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六章(二)

梅麗不耐煩地看了看這幾個悄悄潛進她家的廢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是哪家不長眼的特務摸到她梅麗的家裡來了?弄出來的聲音大到可以吵死人,若不是她急著追問微南,這些廢柴真的會被她拿去當柴燒。

「別理他們。」梅麗粗魯地揮揮手,「倪微南!你給我說清楚,平白無故的你憑啥休了我?!我這樣溫柔體貼美豔大方天上少有世上無雙的好老婆是要去哪找?你說啊你!」

「妳安靜一點啦!」微南氣急敗壞的對她吼,這女人的神經怎麼長的?她沒看到幾把黑黝黝的手槍正對著她?

【Google★廣告贊助】

「你們非法入侵民宅!那個女人已經不是倪太太了,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就是了,不要殃及無辜!」

「為什麼我不是倪太太?!」梅麗暴跳如雷,「離婚協議書我還沒簽呢!你當我死人啊?!你說娶就娶,說休就休?你不知道請神容易送神難喔?你給我說清楚,為什麼要離婚?!」

微南氣得發抖。為什麼?為什麼?!你當我願意離婚喔?看這個局勢也知道為什麼,這不知好歹的女人吵屁喔?

「她跟我沒關係了,快放開她!」微南對著那群扭著梅麗的黑衣人怒吼。
「你敢說沒關係?你說沒關係就沒關係?想得美!」梅麗氣得連掙脫都沒有,只是衝著微南大叫,「你不說出個緣故,我跟你沒完沒了!」

這群黑衣人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兒,回神過來覺得很不高興。這對夫妻是怎樣?沒看到他們手底的槍?居然旁若無人的互相叫罵,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

為首的對著天花板開了一槍,裝上滅音器的手槍只發出沉悶的一聲「噗」,卻在天花板開了個洞。「倪先生,只要你帶著曙光女神跟我們走,我們保證不傷害倪太太。」

「……沒有什麼倪太太。」微南鐵青著臉,依舊鎮定,「你先放她走,不然我寧可將女神帶進棺材。」

「我就是倪太太!」梅麗吼出來,她氣得失去理智,「倪微南,我跟你沒完……」

「妳安靜啦!」微南吼她,對著黑衣人果決地說:「放她走。她不過是個柔弱無用的平凡女子,你們為難她做什麼?放了她……我才跟你們走。」

黑衣人猶豫了一下,為首的示意將梅麗帶出去,梅麗讓人一扯,沉了臉,「做什麼?」

「讓妳走。」黑衣人皮笑肉不笑的。

「走去陰曹地府?你當我吃素的嗎?」梅麗滿肚子氣,剛好一起爆發起來,「我們夫妻吵架還沒個結果,你們這群廢柴吵三小?!」

當中一個個性暴躁點的,馬上把槍掏出來,梅麗也忍到不能再忍了,迅若疾雷的抓住那人的槍,一扭一摔,剛好把那人摔出玻璃窗,一陣慘叫隨著落地的那聲大響,就安靜了下來。

那人的槍端端正正地拿在梅麗手上,發出嘲笑似的精光。

黑衣人都是一怔,下一瞬便一擁而上,只聽得乒乒乓乓幾聲大響,還有幾個摔出窗外的哀號,黑衣人躺了一地,統統被繳械了。

梅麗心煩,手上更沒輕重,摔出窗戶的那幾個幾乎去了半條命,翻了白眼躺在一樓的地上──這裡可是二樓的書房啊,躺在書房地上的也沒好到哪去,還沒搞清楚發生啥事,手上的槍沒了,手也脫臼,大腿也脫臼,只能躺在地上呻吟,連逃命都逃不得。

她俐落的把手槍的彈匣都卸了下來,連繞路都懶,直接從那群動彈不得的黑衣人身上踩過去(一步就有一聲悶哼,還有人慘叫……我不好意思告訴你踩到哪),越想越委屈,滿臉眼淚鼻涕的大哭,「你……倪微南!你今天不給我個交代,我絕對不要放過你……」

梅麗一頭撞進呆若木雞的微南懷裡,又是撒嬌又是撒潑地哭了起來。

躺了一地的黑衣人個個眼角含淚。奇怪……他們情報是哪兒出問題?這個像是無敵女金剛的倪太太到底是哪來的?她不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程師太太嗎?

哭?他們才想抱頭痛哭吧?

「說!為什麼要跟我離婚?」她梨花帶淚地抬起頭,嬌嚷著,「你總要告訴我個理由吧!」

微南指了指黑衣人,又指了指地上那堆沒彈匣的槍,他是很想說話,但是剛剛那場變故糊塗了他的腦袋,他有種脫離現實的不真實感,讓他的舌頭暫時失去功能。

「你說這群廢柴?就為了這群拿槍的廢柴,你不想連累我?」梅麗哭得更大聲,「你居然因為這群沒用的爛人要跟我離婚!好歹你也該為了美豔的狐狸精不要我啊~~為了一群廢物男人要休了我,我的面子要擺哪啊?」

她乾脆嚎啕起來,哭得面白氣促,眼淚像是水龍頭壞了,嘩啦啦流個不停。

震驚過度的微南,非常機械化地拍了拍賴在他懷裡痛哭不已的梅麗。

哈哈……這一定是夢吧?真是超級荒謬的夢啊,千萬不要告訴他,那個英勇的像是女超人的女人是他老婆梅麗。
啊哈哈……是夢啊,這一切都是夢啊……

等機關槍的子彈掃射得地板一片彈孔,終於發現,這一切都不是夢……他腦門發脹,差點昏了過去。

這是他惹來的災難,一定要保護梅麗!

他抱住梅麗滾開,卻被梅麗一把揪起來,半蹲半跑的脫離火線,他那嬌豔溫柔美麗大方的老婆,居然從裙底神奇
地翻出一把嬌小得像是玩具槍的小玩意兒,只開了一槍……

一聲慘叫,就停住了機關槍的攻擊。

他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讓梅麗拖進寢室,打開寢室的窗戶,「相信我,老公。」

「我相信妳。」他用如在夢中的語氣回答。

梅麗對他燦爛的一笑,抱著他,英勇地往一樓跳下去──

天啊!雖然說是二樓,但是他們家是挑高一米八的那種,比別人尋常的三樓還高啊~~

他的尖叫悶在嗓眼裡,就算是這種節骨眼,他還沒忘記男人的面子……就算是生死關頭,也得撐住不能露出驚恐。

就算腦袋摔得像是個爛西瓜,也絕對不能尖叫啊啊啊啊~~

只覺得就地滾了幾下,他發現自己毫髮無傷,正發呆的時候,梅麗已經一骨碌爬起來,抓著他半蹲半跑的往車庫去,順便朝後解決追兵。

微南不敢想像,被她小巧的手槍打中的人到底是死是活……

「嘖,這些傢伙只會使槍嗎?到底有沒有帶點大腦?」梅麗發現車庫居然安然無恙又無人把守時,不禁抱怨起來,「這不是擺明了請我們趕緊逃走嗎?哪國的特務啊?到底是怎麼訓練的……」

她打開車門,把微南粗魯地塞進副駕駛座,馬上跳上駕駛座,發動了車子,颼颼的子彈已經追了上來了。

「梅麗!夠了!」微南發現追來的人越來越多,不禁絕望了起來,「讓我下車!他們要的只是我,我不能連累妳……」

「我呢?我也要你啊!」梅麗發狠了,「這些傢伙不長眼,居然敢跟我搶男人?統統給我滾!」

她急踩油門,轉身衝向追兵,子彈徒勞無功地打在貌似普通的小房車上,連玻璃都是防彈玻璃……這群把任務看得太輕易的特務都傻了眼,一個柔弱的園區太太居然殺得他們大敗,滿院子開著嬌小的防彈房車追得他們哭爹喊娘,這才洩恨似的揚長而去。

眼前是一片七零八落、淒淒慘慘的景象。院子裡有被車碾過去的,有中彈掛在樹上的,屋子裡有手脫臼腳脫臼的,威風凜凜的某國特務,居然慘敗在某個不知名的園區太太手上……

說起來也不是不淒涼的。

***

擺脫了追兵以後,梅麗按下卡西歐的通話鍵,大林那兒沒有回話,卻不斷閃著「緊急」的警告。

大約大林他們也被絆住了。細想想就知道,大約生命救援會的底牌被摸清楚了,知道派駐在新竹的人手極少,只要絆住了主力,這些獵犬們想抓誰就抓誰,到時候咬死不認就是了。

得先靠自己了。

越想越氣,「老公!你沒事開發那個什麼鬼女神的做啥?惹來這堆麻煩!」她火氣可旺的勒。

表面鎮定如昔,事實上已經呆掉的微南清醒過來,「什麼?」

「曙光女神之寬恕!」說到這個蠢名字,梅麗的臉蛋還是有些抽搐,「你沒事幹嘛弄個什麼病毒的……」

「真的只是偶然而已啊,我真的做夢也沒想到會引起這麼大的騷動。」他沮喪的抱住腦袋,「天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害學弟變成廢人了……聽說他被注射了過量的自白劑……這不是夢嗎?這真的不是夢嗎?天啊……」

都是因為他的輕忽,事態才會一發不可收拾。

當初學妹蜜蜜苦惱地打電話給他,說學校主機讓學弟玩掛了,他回來一看,才發現是個有趣的新種病毒。很偶然的契機,讓他馴服了這只頑劣的小東西,變得馴良卻強大,就像他夢寐以求,最喜歡的女武神一般。

學弟妹們都覺得非常有趣,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讓這防禦性病毒系統放在學校的系統裡面,順便教訓一下隨意入侵交大系統的自大駭客們。

對於這個馴服的小東西,微南有種父親般的驕傲,也是這份驕傲讓他很大氣的隨便別的駭客來挑戰,因為他堅信,他的「女神」可以抵禦一切的入侵,無情地消滅一切外來者。

的確,女神不負他的期望……但是強大的女神卻引來了許多摻雜質的野心。

「我不是故意的……」他痛苦不已,「我真的不是故意傷害任何人的……」

開著車的梅麗沒有任何表情,「你傷害了我。你居然要跟我離婚。」

沮喪的微南忍不住笑了出來。是怎樣?他這位英明神武的太太,來來去去都只惦記這件事情。

「我只是不想連累妳……」他沉默了一會兒,「妳對我太重要了。」

「你對我也很重要。」梅麗憤怒的抹去頰上的淚,「我可是不當同林鳥的,大難來時大家一起擋,你別想一個人跑掉!」

他感動得眼角溼潤。「梅麗……」

「嗯?」她忙著抽面紙。

「妳……妳以前到底是做什麼的?」他小心翼翼的問,「警察?軍隊?」

「軍隊和警察算什麼……」她充滿自信的一笑,「我以前的職業是拯救世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