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七章(一)

第七章

直到北埔山區,梅麗沒再說任何話,微南有太多的訊息要消化了,也一直很沉默。

拐過幾個彎道,微南才發現這近郊的山居然越來越幽深,很遙遠才一盞路燈,蜿蜒的產業道路,不知道要通往哪裡。

最後離開了產業道路,這輛看起來很普通的小房車,居然吃苦耐勞地爬上石子路,顛簸地往更隱密的山區行去。長草遮徑,這種山路……就算開著吉普車也難走吧?但是梅麗忠實的小房車居然輕輕鬆鬆的開進山裡,直到一個荒涼的三合院。

【Google★廣告贊助】

遠近似乎還有些房子,卻沒有燈火。這樣的廢村在台灣是很普通的,總是等著荒草掩蓋過他們曾經有過的繁華。

梅麗悄悄將車停遠些,凝重地擺出戒備的姿態,小巧的手槍小到可以藏在她纖纖玉掌中,她將手指按在自己的唇上,示意微南噤聲,悄悄拉了拉他,擋在他身前,像是一抹影子般無聲前進。

微南壯著膽子,跟在梅麗後面。開玩笑,好歹他也當過兵,還是優良軍官退伍的哩!像他這樣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完美無缺的愛面族,當兵可不是用混的……他盡力回想生疏已久的潛行,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小心翼翼跟在梅麗後面。

梅麗讚賞地看了他一眼,一面傾聽屋子裡的動靜。這裡是他們倉促間成立的總部,但是大林的保全工作實在做得很爛,她擔心這最後的據點已經被入侵了,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回來,她退休已久,所有的「傢俬」都擺在這兒。

不會要她憑一把小巧的手槍,和一些簡直跟玩具沒兩樣的小東西,在眾國特務、獵犬中,可以保得微南平安吧?

這不啻是猛虎嘴裡搶脆骨,未免也太為難她了。

她只是個普通、受過一點訓練、有點小聰明的前任生命獵人而已。梅麗在內心絕望地想著。

(相信我,梅麗,妳一點都不普通……就算只給妳一桶汽油和番仔火,妳也有本事把敵人燒得焦頭爛額,哭爹喊娘。)

梅麗深吸一口氣,屋子裡的確有些動靜。她朝後握住拳頭,示意微南停在外面待命,這個非常軍隊的肢體語言,微南當然看懂了。他堅決地拉了拉梅麗握住的拳頭,嚴肅地搖了搖頭。

你待在這裡!梅麗的眼神透露嚴重的警告和擔憂。

妳去哪兒我也去哪,有什麼事情一起扛!哪有看妳去涉險的道理?微南也用眼神嚴肅的回答她。

梅麗動搖了一下……她低了低頭,這個身經百戰的前任生命獵人,第一次感到惶恐和害怕。

她不是為自己怕……她怕的是微南有危險。從來不曾猶豫的她,猶豫了。

若是他不肯乖乖聽話,反而危險。還不如帶在身邊,有什麼緊急的時候,她還可以應變一下,最少能幫他擋一擋……她定定地看著微南,很害怕再也看不見他。

「跟緊我。」她用氣音在微南耳邊輕輕說。

她溫暖的氣息吹在耳畔,有些癢癢的。那樣輕的聲音,卻在他心底迴響不已,多少的感情、擔憂、恐懼……都在這三個字裡表露無遺。

我對她,竟是如此重要……這份認知讓他滿懷激越,突然覺得就算這麼死了也無所謂。

她是愛我的。她的的確確是愛我的。

「我愛妳。」他也用氣音輕輕跟梅麗說,無盡的黑暗中,只有他的眼角微微泛著光。

說出來……真好。他終於明白,也終於可以說出來了,他再也沒有任何遺憾。

梅麗的唇有些顫抖,她一偏頭,用肩膀狠狠地抹去淚。會不會太遲了?這種時刻……這種生死一線間的時刻,她才明白,她對微南……

為什麼現在才明白?會不會太遲?

她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抹去淚,堅強的一笑。「你是我的。」她細聲回答,「誰也別想把你帶走。」

梅麗調整呼吸,朝後招了招手,兩手握住槍,飛快潛到斑駁的大門旁,屏住氣息。

她推了推門,意外的,門沒有上鎖,無聲地打開了。她的精神緊繃到極點,握著槍,朝著最近的掩蔽點滾了過去。

一個黑影飛快閃過來,她迅速拔槍──

「不要動!」她和對方一起喝斥。

她和大林都握著槍,目瞪口呆地望著對方。

「你沒弄丟這個據點?」梅麗非常吃驚。

「是怎樣?!吼~~難道我得弄丟這個據點才對喔?」大林被嚇個半死,不禁有些惱羞成怒,「又不是八國聯軍打過來了,就是幾隻想揚名立萬的三腳貓嘛!正好被利用來當煙霧彈……」

「他們失手了。」梅麗有些慶幸,幸好她也考慮到這點,才沒一進門就開槍,不然大林大概被開了好幾個洞了。

雖然大林脫線到令人氣結,但也還不至於想謀殺同事,對吧?

其他的人發現是梅麗,紛紛湧出來,七嘴八舌跟她報告剛剛的戰況和最新動態。

微南暗暗鬆了口氣,依舊風度翩翩地和大林點頭示意。

大林看到他,下巴差點掉下來,趕緊一把扯過梅麗,「喂,妳帶妳老公來幹嘛?我們這裡是菜市場嗎?誰都可以來參觀?妳不是說我們的行動要盡量隱密嗎?妳搞啥……」

一鬆懈下來,梅麗覺得萬分疲倦。「他就是老大要找的人。」她無力的指指微南。

「梅麗,妳在開玩笑嗎?」大林笑起來,「老大要找的是馴服『女神』的改良者欸……」他的笑容漸漸凍結,園區工程師、交大校友,擁有管理者帳號……他慘叫一聲,顫抖的指著微南,「你!你你你……你就是……你就是……」

微南從容的笑露出幾分尷尬,「是,我就是。」

他們找到天翻地覆,只差沒把新竹掘地三尺找人的「改良者」,居然是梅麗那個沒事就愛蹲在家裡看卡通的老公!

他,堂堂生命救援會資訊部門的超級菁英,居然輸給這個只愛看卡通的傢伙……刺激過度,大林仰面碰的一聲躺下。

梅麗扁眼看了看這隻傻大個,拍拍手示意,「好了,哪個人來把他弄醒……現在狀態很緊急了,改良者的身分已經曝光,我們必須立刻撤退。大林,別昏了,你趕緊去通知非過和龍兒,讓他們喬裝成我和微南的樣子,你們隨他們一起撤退,幫我把追兵引開。」

甦醒過來的大林驚訝地抬頭看著梅麗,「梅麗,你們不跟我們一起?我想就算再怎麼囂張,也不見得敢跟生命救援會正面為敵吧?妳還是……」

「連非過和龍兒,我們在新竹只有十人。」梅麗扯了扯嘴角,「全體殲滅就沒有什麼正面為敵的問題了。我們現在是孤軍……懂嗎?你們的任務只是引開追兵,並不是要你們去送死。所有電訊、網路傳輸的連絡都要停止。」
她靜了會兒,「我們面對的是好幾個國家的頂級駭客和殺手。老大是不是說,在台灣所有的指揮都聽我的?」

大林愣愣地點了點頭。

「很好。」梅麗溫柔一笑,「那麼,我授命你,如果追兵已經到了要正面衝突的地步,揭穿我們分兩路撤退的事實。非過和龍兒立刻去除偽裝,就說……我們已經循『安全途徑』抵達生命救援會,懂嗎?」

「什麼『安全途徑』?」大林叫了起來,「梅麗,妳這樣太冒險了……」
「別忘了,電腦或許你是專家,」梅麗燦爛地笑了笑,燦得讓人睜不開眼睛,「救援呢,我才是專家。」她拍了拍手,「別發愣了!統統動起來!用暗號通知非過和龍兒,快快快!」
一片混亂中,微南終於找到空隙靠近大林。他聽了半天,還是如墜五里霧中,但是這樣的緊急,他又沒有多的時間可以問。

「……梅麗說,她婚前的職業是拯救世界?」他問大林。

忙亂的大林抬眼想了一下,「從某個角度來說,算是的。你知道的,有時候某些人的死亡或失蹤,可以引起世界動盪不安,而有些時候拯救壞蛋的生命,反而可以讓世界和平。」

旁邊忙亂的同事笑了,「你說前任會長逼恐怖組織的頭子從此不可再發起『民航機人肉炸彈』這件事?前任會長也真是異想天開……居然救那混帳的代價是這個!」

「很有效不是?這種恐怖攻擊九一一以後就絕跡了啊。」大林也笑了,「雖然梅麗當生命獵人的動機很可疑啦,但她到底也算是為世界和平盡心盡力了。」

「噗,她想到的只有豐厚的嫁妝和金龜婿吧?」

「要不是金龜婿們的表現太鳥,她大約早就成了世界級首富的少奶奶了……」

啊?為什麼他越聽越糊塗?

「對了,你第一次遇到這種槍林彈雨的事情嘛!」大林興趣很濃厚地望著微南,「欸,你有沒有……哭?嚇哭?有沒有?」

一聽到八卦,大家的耳朵都豎起來了。

「……沒有。」開玩笑,士可殺不可辱,再怕也不能掉男兒淚啊!嚇哭的話,他的面子要擺哪?

「真的沒有?」大林翹起大拇指,「難怪梅麗死心塌地保你。她保護過多少豪門世家子弟……嘿嘿,沒嚇哭甚至尿溼褲子的幾乎沒有。兄弟,你好樣的!」

大家都親熱地拍他的背,他苦笑著接受了他們的認同,「我還是不知道你們是什麼組織的?」

「我們?」大林嘿嘿地笑,頗自豪地挺了挺胸膛,「我們不過是生命救援會。」

「你們是要摸魚到什麼時候?」忙進忙出的梅麗沒好氣地對這群八卦不停的男人嚷,「快行動吧!男人那麼長舌是要做啥啊?你們又沒那黑心本事當政客!」

這群還想八卦下去的男人趕緊摸摸鼻子鳥獸散,留下滿頭霧水的微南。

聽起來……他似乎有了個了不起的老婆。

應該驕傲還是覺得有失面子呢?他的感覺真是複雜。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