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七章(二)

微南已經換上輕便運動風服裝,梅麗甚至親自幫微南理髮……看她拿推剪走過來,其實微南有些抗拒。

「老公,你害怕呀?」梅麗帶著溫柔的笑問,激發了微南的男性尊嚴。

開玩笑,槍林彈雨他眉毛都不動一下,就是剪個頭髮,有什麼好怕的?硬著頭皮讓梅麗剪完頭髮,只見她拿起彩妝,在他臉上飛快的刷刷弄弄,等他看到鏡子時,幾乎不認識自己。他像是年輕了十歲,容光煥發的讓他想起年少的歲月……

梅麗打扮好,更讓他驚嚇。她把精緻的妝都卸了,光潔的臉蛋粉嫩得讓人嘆息。只是將眉毛修細些,露出額頭,綁了條樸素的馬尾……她看起來就判若兩人。

【Google★廣告贊助】

走在路上,人家只會覺得好個美麗青春的少女,卻不知道這個「少女」其實已經超齡很多年了。
一起在穿衣鏡前站定,像是一對準備外出打球的學生情侶,一點過去的影子都看不出來。
沒想到傳說中的易容術真的存在!

大林他們出發許久,梅麗才帶著微南小心翼翼地走出來。

一看梅麗的車,他傻眼了。那輛忠實樸素的小房車,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烤漆完畢,不但換了個顏色,連車燈和雨刷都換過了,嶄新的停在三合院的曬穀場上。

「……這是新車?」微南不太肯定,內裝看起來似乎很眼熟……

「不是。」梅麗扛了很重的行李過來,卻塞在駕駛座下面,「只是換了些配件……連輪胎都換過了。等我們出了山區,還得再換輪胎。」

「抹去腳印?」微南寧定多了,開始覺得有趣。

「對。」梅麗讚賞的笑笑,「輪胎也是有腳印的,不能讓人找到一絲半點的痕跡。」

她將微南和自己換下來的衣服堆在一起,放把火,燒了。

很奇異的感覺……像是連同過去安穩的自己都一起燃盡,未來是全然未知的冒險。雖然茫然……卻有種重生的感覺。

很新鮮,雖然有點悵然。

他看了看站在身邊的梅麗,突然安下心來。最少,梅麗還在他身邊。

「老公,我們出發吧。」梅麗確定衣物都燒完了,潑了盆水澆熄火苗。

她穩穩地開著忠實的小房車,駛向未知的冒險。

事實上,沒有所謂的「安全途徑」。生命救援會的勢力在這個缺乏政變的環境裡是很薄弱的。政府不買他們的帳,就算生命救援會的現任會長在這裡出生,那也不能改變政府的立場。

而梅麗的廣大人脈和資源都在美國,這裡只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說起來,她可能更熟悉華盛頓的每條大街小巷,而她在台北市還得看新光三越才能定方位。

在各國特務和駭客的鎖定下,她相信不管是電話還是網路都被監控中,如果大林他們能夠順利脫身,才可能會有後援。

但是這後援來得再快,起碼也得一個禮拜。

她現在能做的只是,想辦法拖延過這個禮拜,等待生命救援會的動作。

「……我們可能再也回不去那種安定的日子。」梅麗故作輕快地說,一面謹慎地開著車,「但是,到了生命救援會,我想他們會好好安排你的生活。你放心,不管你想看什麼卡通,生命救援會都會滿足你的需要……」
除了自由以外。她的心往下沉了沉。

「我還是不知道生命救援會是什麼。」微南笑笑,「他們會比要抓我去的人好嗎?」

梅麗沉吟了一會兒,「生命救援會顧名思義,就是救人的,不管是什麼人,只要付得起代價,我們都會派人前去救援。我們出任務的人,代號都是『獵人』。外界都管我們這些執行任務的……」她聳聳肩,「管我們叫『生命獵人』。」

「……什麼人都救?恐怖份子也救?」

「救啊,怎麼不救?不救他就不能控制他了。換下一個白癡還不是搞人肉飛機炸彈?倒不如救了他,嚴厲要求不可再採取這種激烈的恐怖手段。生命救援會也對外放話,任何意圖這種恐怖行動的組織,再高的代價,生命救援會也不受理。這些恐怖份子首腦,才是最怕死的。」

微南默默消化了一會兒,「妳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妳婚前從事這樣的行業……」

「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梅麗皺起眉頭,「我又不是做特種行業的,還得交代我之前的辛酸血淚史?不過是比警察還危險一點點的行業嘛!」

一點點……嗎?真的只有一點點嗎?!

「……我不喜歡妳過這樣危險的生活。」他有些心痛,嬌弱的梅麗居然有過這樣生死一線間的日子……一點點差錯,他可能永遠都無法跟她相遇。

光想到就不寒而慄。

「我退休了。」梅麗嘆氣,「我不是退休嫁人了?我想這裡這樣的和平,應該不會再遇到任何危險……」她聲音漸漸的低下去,沉默了。

她在擔憂什麼?「梅麗……」

「我不想把你交給生命救援會。」她握著方向盤的手指發白,「其實問題根本沒有解決!只是戰場從沒有防備的新竹改到防備比較好的總部而已!如果你到了生命救援會……那就再也沒有自由了!為什麼呢?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微南倒是比她想像中的冷靜許多,「不為什麼。因為『女神』太強大了,強大到超乎我的想像……」他有些憂鬱地笑笑,「老婆,女神不是只能做防禦性病毒系統,她甚至有導彈的特色……她能侵略任何系統。」

梅麗緊急煞車,臉孔慘白的望著微南,「你說侵略?」

他無言地點點頭,無奈地笑。「我能透過女神,遠端遙控任何系統,哪怕是控制核彈的電腦系統,只要它串在網路上……女神就可以。」

梅麗無力地趴在方向盤上面,她知道,自己把事情想簡單了。思前想後,她發現她根本誰也拯救不了。

懷璧其罪……她與世無爭,只愛好看卡通的老公,恐怕誰也保不了。為了這個該死的「女神」病毒,他下半生恐怕只能關在生命救援會,還不能保障這樣就可以阻止各國得到他和女神的貪念。

「老公……」梅麗嗚咽起來,「你能不能忘掉這個該死的病毒?一點點都不要記起來……」這個摔人如摔杯子的女超人,居然哭了起來。

「如果我下半輩子都得被關起來才能平安,妳怎麼辦?」看她哭了,微南憐愛的將她攬在懷裡。哎,她也就那幾斤力氣像女超人罷了,骨子裡還是個嬌嬌弱弱,很愛面子的小女人。

現在哭得一臉眼淚鼻涕,連愛面子都顧不得了。

「我陪你一起關!我陪你,我永遠保護你……你別跟我又說什麼離不離婚,我我我我……我是會打人的!」微南的衣服都糊了她的眼淚鼻涕了。

但是這個特重外表工夫的男人卻笑了。

「我呢,妳也知道,有卡通漫畫就天下太平,有人管吃管住,關他一輩子也無所謂,但是……」

他眼神閃爍出自信的光芒,「我可捨不得我老婆陪著我悶死。」

難道他還能有什麼辦法?

「給我一個禮拜的時間,」他拍拍梅麗的背,「我會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世上除了我,沒有人比我更瞭解『女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