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八章(二)

「就是這樣。」梅麗聳聳肩,「真的很普通。跟別的女生念軍校啦、警校啦,差不多啦。只是她們訓練完了,大概一輩子都不會摸到槍,我摸到的機會多一點而已。生命救援會對我不錯啊,薪水高不說,還提供學費和獎學金讓我上大學哩,我說退休就退休,會長也沒為難我……」

所有的血淚和刀光劍影、烽火連天,就這樣輕描淡寫過去。

微南默默聽完,卻什麼話也沒說。他的心滿滿的,滿滿的都是說不出的滋味,眼眶有些泛紅。

緊緊握住她的手……這個愛美的女人哪裡都顧到了,就是手上有些薄繭顧不到,但是他深愛每一點勞動的痕跡。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會再讓妳吃任何苦。」他溫柔地抱住梅麗。

欸?「我沒有吃到什麼苦啊。」她有些莫名其妙。吃苦的應該是跟她對峙的組織或罪犯吧?

不過微南充滿感情地抱住她,讓她的心跟著柔軟起來。

她突然很慶幸,自己的賭運真是驚人的好。生命救援會這樣,微南……也這樣。

滿足地抱住他的背,她衷心感謝上蒼。

突然,四周暗了下來。短短一秒鐘的寂靜,然後一片嘩然。

梅麗警覺地拿起手槍,微南衝向電腦,雖然有不斷電系統,但是維持不久。他緊急存檔,然後拷進隨身碟裡面。
閃到窗戶邊,梅麗雖然知道這裡是十四樓,而這棟大樓有二十四樓之高……但是她知道這只能拖延一點時間,未必真能阻擋殺手的追緝。

觸目所見只有車燈,這個嘈雜的城市罕見地停了綿綿的冬雨,卻失去了所有的燈光。

全市大停電?

她暗暗祈禱,這只是個可笑的意外,而不是任何人所為……她和微南的行蹤依舊是隱密的。

有人叩叩地敲門,壓低而焦灼的聲音喊著:「梅麗?妳在嗎?我是生命救援會的人,敵人破壞了電塔,已經循線追來了……」

梅麗抱怨著開門,「你們怎麼來得這麼晚……」

然後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槍聲。微南覺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了,他衝上前,發現梅麗直挺挺的站著,手裡的槍冒著青煙,在極冷的夜裡發出膽寒的微光。

她的眼神冷酷,「我告訴生命救援會的,是屏東的假地址,你又怎麼會知道了?」

地上的男人仰躺著,再也不能回答任何人的問題了。

梅麗在男人的身上摸索,摸到了一把沉沉的手槍。她轉身把門踹上,把槍遞給微南,「老公,你會用槍嗎?」

「……我當過兵。」微南牙一咬,知道情勢不對了。

「好,」梅麗簡潔地講解如何開保險和扣板機,「我們得啟程了。」

她把沉重的行李袋扛在肩膀上,「老公,你相信我嗎?」

微南雖然頭皮發麻,還是挺了挺胸膛,「我永遠相信妳。」

「你跟我搶腳踏車也是有好處的……」她有些憂鬱的笑笑,「最少跑得動。」

她將套房的窗戶打開,早在窗戶上鑽出來的洞這就派上用場了,扣上了攀岩環,深深吸了一口氣,「來,抱著我。」她在微南的身上扣上安全環,「走。」

微南咬緊牙關,隨著她從窗戶跳出去。

這種可怕的經驗,他絕對不想再來第二次了。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縱身往十四樓跳下去,猛烈的風拉扯著衣服,快速墜落的感覺令人想要嘔吐……

直到安全繩猛然一拉,心臟差點從口腔跳出來。梅麗卻平靜地貼在大樓的表面,高度約五樓,敏捷地用鑽石刮針在玻璃窗上畫出一個小洞,打開鎖,拉著微南一起滾進去。

這是樓梯間。

「我們先在這裡等等。」梅麗對著他細語,「等等電會來的。」

「妳怎麼知道?」微南不懂。

「停電會使人驚慌,」梅麗掏出一個小小的遙控器,「但是我沒有驚慌。剛剛我們從大樓墜下來的時刻,他們又沒瞄準……失去了這樣的機會,他們得開燈才找得到我們。」

她仔細聆聽裝在套房裡的竊聽器,「老公,你資料有拷貝起來嗎?」

微南晃了晃脖子上掛著的隨身碟。

梅麗笑笑,專注聽著之前安上的竊聽器。「嘖……黑手黨跟人家和什麼稀泥?」確定了來路,她輕輕嘆口氣,
「看在會長的面子上,我就讓你們死傷輕微些好了。」

她按下了遙控器。

正在檢查電腦的黑手黨被一陣閃光和氣爆炸得亂飛,趁著這股騷動,她拖著微南從大樓的樓梯間往下飛奔,戴著紅外線眼罩的她,一路解決守在樓梯間的追兵。勢如破竹的,跑到地下停車場。

就是鬆懈了一下下──她拉開車門,一管黑黝黝的槍對著她。她那忠實的、讓生命救援會精心改造過的小車,居然被粗魯地入侵,還潛伏了致命的殺手。

她太慢了……果然已經安逸太久了……梅麗的腦海只來得及閃過這個念頭。

槍聲無情的響起,驚破了沉寂昏暗的停車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