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一章(二)

碰的一聲巨響,馬上讓沉眠中的梅麗跳了起來,身手敏捷地從床墊下掏出手槍,全面戒備地指著房門,雖然她還沒完全清醒。

然後又是一聲巨響,還夾帶著無助的喊叫。

等她聽清楚了,反而抹了抹臉,無奈地把槍放回床墊底下。

沒事,隔壁的太太又在考驗她家賓士320的板金和保險桿。當了一年多的鄰居,這位太太的駕駛技術沒有進步過,真懷疑她的駕照是怎麼考上的……她家的瑪娜沒長進,相同的驚嚇都嚇過一年了,還是天天尖叫得這麼淒厲。

【Google★廣告贊助】

呼。她早就脫離烽火連天的日子了,現在她是竹科工程師的妻子,日子雖然平淡無聊,卻很安逸。

她受夠了那些骯髒的罪犯了。而且,再怎麼英俊瀟灑的委託客戶,滿臉眼淚鼻涕地哭喊他不想死……梅麗實在提不起釣金龜婿的興趣。

沒辦法,別的女人是「嘴裡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立志要當富家少奶奶的梅麗是「嘴裡說要要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不愛沒關係,長得差也無所謂,但是抱著女人大腿糊了一臉鼻涕發抖的帥哥……這是她的死穴,就算以後帥哥梳理整齊,穿著全套名牌,風度翩翩的拿了九百九十九朵紅玫瑰來……

她都會自動代換成那個滿臉眼淚鼻涕的沒用傢伙。

她會那麼愛亞立克……大概是因為就算街上有人開槍,他也鎮定如昔。

(這個天大的祕密她永遠都不會知道了──那位金髮帥哥不是鎮定如昔,是嚇到面無表情。他所有的情緒都轉移到液體分泌……這也是槍戰過後他馬上買了條新褲子的緣故。)

至於這段婚姻維繫得比她預期的還久,是因為她堅定地相信自己的眼光。在別人面前落淚到流鼻涕是愛面族天大的恥辱,她那個超級假,假到成仙的丈夫,就算是忍斷神經也會故作鎮靜的。

對於這個她有堅強的信心。

雖然說,微南跟她之前拯救的富豪沒得比……但也算是豐衣足食了。雖然不是超級豪門貴婦,倒也算是中等的少奶奶了。

自從嫁給他,梅麗就搬到這個位於園區北方的豪華大社區。環境清幽,實施人車分道,佔地極為遼闊,不像台灣其他房子那樣小里小氣、寸土必爭地猛蓋,反而空出許多空地,形成小花園、籃球場和兒童遊樂區。

雖然和她願望中那種穿過庭院要開車十分鐘的超級豪門有很大的差別……不過她已經累了。一個好講話的上司……呃,咳,老公;一個手腳俐落的菲傭,居住起來舒適的小巧透天別墅……

(雖然在她眼中的「小巧別墅」,佔地有五十坪之大,價格貴到可以讓人的眼珠子掉出來。)

對於一個心靈傷痕累累、企盼休息的薄命美女來說,這已經是很好的了。

啊~~我的心已經入土……多麼痛的領悟……

一面化妝一面傷春悲秋的情緒被粗魯的敲門聲打斷,「太太,早飯好了。吃過飯我們還得去買菜呢。」

……若說還有什麼不足,就是欠個司機吧。

這個佔地遼闊、堅決純住宅的豪華大社區什麼都好,初次來的人幾乎都張著嘴,像是灰姑娘初抵皇宮,不相信自己的運氣這麼好,可以住在這麼美麗、優雅、靜謐的世外桃源。

連他們家的菲傭瑪娜也不例外。

早經歷切膚之痛的梅麗只能無力地笑笑。很快灰姑娘們就明白,不會開車在這個大得嚇死人的社區等於是殘廢,就算不殘廢,等你為了一罐醬油徒步一個多鐘頭,卻只能看到遙遠便利商店的燈光時……

你也會覺得自己殘廢了。

剛開始,瑪娜很客氣害羞,總是要梅麗再三勸慰才肯讓她載去買菜。有回她跟鄰居的太太去學插花,瑪娜為了醬油走了兩個多鐘頭,還走錯路,差點一路走到新竹,半路上讓返家的梅麗撿回來之後,瑪娜突然不知道「客氣」怎麼寫了。

她堂堂一個女主人,淪落到變成了菲傭的司機。

再請一個司機如何?她很認真地考慮。不是請不起,只是她得顧慮其他太太的眼光,總不好讓人覺得她太奢華吧?會被排擠的。

這大概是美女的宿命吧?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眾人目光的焦點,就算想要與眾不同一些,也得思前想後……

(妳怎麼不說妳那超級愛面子的個性該改改啊?)

「早安。」微南神采奕奕地坐在餐桌上,對著梅麗點點頭。

「早。」梅麗馬上綻放最優雅的溫柔微笑,坐了下來。

早晨的微南是最好看的時候……梅麗在心底悄悄評分。不是說他其他時刻是怎樣的邋遢,畢竟對一個愛面族來說,邋遢恐怕比搶劫的罪狀還嚴重。

不過,不管微南是怎樣硬撐外表的瀟灑順眼,經過一整天恐怖的腦力壓榨,外在的殼可能還好好的,但是內在已經啥也沒了,常常雙眼無神地飄進大門,碰地一聲倒在沙發上,除了手指還有辦法按遙控器,已經沒有任何其他的力氣了。

可憐的甘蔗渣。她表情凝重地搖搖頭,一面把晚餐張羅到茶几,讓甘蔗渣丈夫方便取用──若是他需要的話,梅麗甚至可以餵他的,一面萬分同情的想起甘蔗渣的笑話。

這是流傳在園區工程師太太間的笑話。

據說,有個工程師在公司聽到一個笑話,很興奮地跑回家跟他老婆說:「老婆老婆,我在公司聽到一個很好笑的笑話,我說給妳聽喔!」

以前啊,有個皇帝的愛妃們都病倒了,奄奄一息,睡不好也吃不下,神色委靡。皇帝很著急,就要御醫想辦法。

御醫想了想,說:「啟稟皇上,這病是可以治,但是不管微臣用什麼藥引,都請皇上恕罪。」

皇帝急得要死,「只要能治得好我的愛妃們,隨便你用任何藥吧!」

結果,三天以後,愛妃們眉開眼笑,神采奕奕。

皇帝當然很讚賞御醫的手段啦,勉勵賞賜一番,突然看到御醫身後跟了五六個面黃肌瘦、神情慘淡的男人。

皇帝就問了:「御醫,你身後這些是什麼人?」

御醫很恭敬地回答「啟稟皇上,他們不是人,是藥渣。」

工程師說完了這個笑話,哈哈大笑,但是那個智慧聰明的太太若有所思,卻沒有笑。

「老婆,妳聽不懂啊?」工程師笑嘻嘻地抱著自己老婆,「我就是妳的藥渣啦……」

智慧聰明的太太苦笑著搖頭,「哪來的藥渣?我只看到甘蔗渣啦!」

她嘆了口氣,「每天把你們這些工程師餵得飽飽的,服侍得好好的,絞盡腦筋幫你們補了又補,讓你們一夜睡到天亮,打點得光鮮亮麗,像是新鮮的甘蔗,然後把你們送到園區去……壓榨一整天下來,回來的時候只剩一堆甘蔗渣,哪還擠得出半點汁啊?藥渣起碼是我用掉的,甘蔗渣是被園區用的欸。」

哎,可憐的甘蔗渣……難怪三天才能排一次,而且微南還會叮嚀瑪娜當天的晚餐要吃海鮮……說起來,微南也是盡力了。

邊吃早餐邊胡思亂想,結果微南禮貌地跟她說:「太太,我去上班了。」

她一時還沒反應過來,脫口而出,「甘蔗渣再見……」

「甘蔗渣?」微南愣了一下。

不妙!她怎麼就把心裡的話說出來呢?趕緊擺出最甜蜜最溫順的微笑,「沒什麼……老公再見。」趁他還在思索,趕緊用一個熱情的吻補強效果。

噓噓噓,你什麼都沒聽見,也千萬不要去問啊~~

一大早就這麼熱情,把微南嚇了一大跳。他剛娶這個嬌豔欲滴的妻子時,其實是有點忐忑不安的。

本來是想報復交往多年的女友,居然用一句「你太完美」把他甩了,這才心傷又氣憤地決定相親結婚,還故意發了喜帖給前女友。

當然啦,要報復的話,當然是娶越美的女人越好啊!梅麗的長相誰敢挑?更不要提她那完美到有點做作的優雅舉止。但是越美麗的女人越傲氣凌人,越花費無度,越蠻橫不講理,他實在是在前女友身上吃盡了苦頭,不免想法有些偏激了。

沒想到,這個比前女友美豔千百倍的妻子,居然是這樣的「敬業」。當然啦,結婚不到一個月,他就發現了梅麗千藏萬藏的真相。

有什麼關係?大家都是愛面一族嘛!要假一起假,多完美?而且在家放鬆一點,很沒形象的癱成一團泥,梅麗也都裝看不見,有時候梅麗被他撞見邋遢到一塌糊塗的「下班」時刻,他也鎮定地視若無睹,像是她全副盛妝一般……跟她一起真是舒服透了,就像跟自己相處一樣自在。

但是這個突兀而熱情的吻是代表什麼啊?甘蔗渣?甘蔗渣又是什麼?聽起來不像是啥好話啊……

他第一次遇到梅麗難以捉摸的舉止,有點張目結舌,不知道怎麼處理。

欸?她是不是在暗示什麼……哦,懂了,女人也是有需要的啊。

「瑪娜,」他很鎮靜地摸摸梅麗的臉龐,不著痕跡地將她有點糊掉的口紅擦掉,「晚上我想吃海鮮。」

吭?海鮮?梅麗瞪大眼睛。不是……不是明天才是「同睡日」嗎?平常他們都各有各的房間,各有各的「下班時刻」啊。

「我懂妳的意思了。」微南很嚴肅地點點頭,「可以幫我預錄卡通嗎?我想看神奇寶貝和海賊王,還有柯南……」

「好。」梅麗愣愣地回答。欸?懂我的意思?我什麼意思啊?

「我會早點回來的。」微南握了握她的手,「今天晚上我會早點回來努力的。」

努力什麼啊?喂~~先生,我沒有什麼意思啊!

微南沒有看到她在身後顫抖的手,心裡盤算著到了公司該先看哪片「愛情動作片教學VCD」。

雖然不愛她,但是她都這麼努力了,自己當然不可以遜掉啊!不用再說了,他明白,他完全明白女人也是有需求的,最近加班得太累了,一定沒滿足到她……太見外了,總是要適時暗示他一下嘛,他是可以配合的!

就這麼決定了。他臉色悲壯凝重地上了車,很瀟灑地開走,沒有注意到梅麗在門口虛弱地發軟。

這位先生……只是一個吻好嗎?難道你就剩那裡是唯一溝通的管道嗎?

「我是嫁了什麼樣的外星人啊……」好半晌她才哀號出來。

當天晚上,滿滿一桌的各式海鮮料理,的確讓微南一併擺脫了藥渣和甘蔗渣的汙名。梅麗卻很沒力地趴在床上,覺得自己被榨得乾乾淨淨,有脫水的嫌疑。

人家說,採陽補陰,為什麼她是被採補的那一個?

風水輪流轉,換她當藥渣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