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麗的婚後冒險 第二章(一)

梅麗每一天的生活就像是一場戰鬥。

不過對於這樣一個鬥志昂揚的「前任」生命獵人來說,她還滿喜歡這樣的生活的。

當初她在台灣被生命救援會看上,就是對於她那「假到最高點」的狠勁給吸引了。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來台灣出任務的某個生命獵人,對她印象太深刻,搞清楚了她「賺嫁妝」、「當貴婦」的遠大志向後,就利誘她加入生命救援會,果然證明這位前輩的眼光正確到不能再正確,果然是生命救援會會長之後,另一個出色的美豔猛將。

【Google★廣告贊助】

這位美豔猛將就算是退休了,依舊是猛將,而且是非常有智慧的猛將。

她初來這個社區,就非常低調。每個團體(只要複數以上的人口就是團體)一定有自己獨特的、不成文的文化和默契。她之所以是個高救援率的生命獵人,就是有這種絕對犀利的洞察力。

「救援」這種獨特的任務,不但要對抗罪犯或者是社會機器,更重要的關鍵是被救援者的合作程度,和如何瓦解對抗對象的團體。這些都靠觀察和分析。

所以,初來乍到,她並不因為沒有公婆而掉以輕心(微南的父母都已往生),她是個用功的人,在發覺自己要嫁給這個人的時候,就已經蒐集全所有的資料了。

(感謝生命救援會的愛護和公器私用。)

她閱讀再三,發現這個美麗豪華的大社區,幾乎都住著微南公司的同事、主管。當然,會住到這樣昂貴社區的人,幾乎都是以家庭為單位的。

這表示,她的婚姻能不能順利經營,在排除了「婆媳問題」之後,她還必須面對各式各樣的「鄰居」。

影響力重大的鄰居。

這些鄰居太太表面上看起來對她毫無威脅,但是實際上,她們的另一半就和微南的職場生涯息息相關。她很明白,她和丈夫完全沒有感情基礎,只要一顆小小的砂礫──某個同事太太的枕邊抱怨影響了同事對她的觀感,進而影響了丈夫……打算永續經營的婚姻就會遇到難關。

梅麗外表雖然美豔非凡,內心可是非常傳統的,既然結了婚,當然希望維繫到最後一刻。

她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

所以,她剛來的時候,只是靜下心來,對每個新鄰居微笑,從來不拒絕鄰居太太的邀約和聚會,打扮也盡量保守和內斂。

觀察一段時間,她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

這群年齡層普遍都在二十五歲以上的新貴太太,跟高中女校學生沒兩樣嘛!

或許是都居住在封閉型社區的關係吧?這群新貴太太一樣有大大小小不同的小圈圈,身在小圈圈裡面時,就可以受到成員非常熱烈親密的愛護照顧──只要妳的行為舉止言談都能夠合乎她們的標準,一定會覺得如魚得水。

若是違背了呢?

就會受到團體共同的無言排擠、竊竊私語,或規勸、或命令,就是希望妳能回到她們的團體內。

拜託,她從國小二年級以後,就不玩這種無聊的圈圈遊戲了……沒想到這群太太還玩得這麼起勁。

「聽我說,淑琴居然寧願跟黃太太她們去喝茶,不來插花欸!」一個太太抱怨起來,「那群女人妖裡妖氣的,聽說還跑去星期五餐廳釣男人,淑琴是鬼迷心竅嗎?居然跟她們混在一堆!真是……」一面忿忿的把花枝一剪兩斷。

「真不知道淑琴在想什麼!」另一個太太很不以為然,「其實啊,我早就覺得淑琴也太愛跟人家比了。她也不想想,她老公只是個小小的設備工程師,能賺多少錢給她花?妳看看,我老公剛買這個百達斐麗給我,她瞧見了,馬上去鬧她老公,說我有什麼她也要什麼!害我老公回來跟我抱怨半天,叫我別戴出來……」

這群一起插花的女人聚在一起嘰嘰喳喳,一旁聽著的梅麗一直面帶微笑,低頭插著花。

「梅麗,妳怎麼都不說話呀?」她們這群年紀最長的王太太推了推她。

她在心裡呻吟一聲,是怎樣……要開始表示效忠了?她才不上當咧。等她說了啥壞話,馬上有人去學舌給淑琴聽,下次萬一她沒來,換淑琴開始說自己的閒話。

冤冤相報何時了?

「……我跟淑琴不太熟。」她露出害羞又溫柔欲滴的笑容,就算是女人也沒辦法擋啊,這可是她面對鏡子苦心練習出來的。「而且……百達斐麗是什麼?」

「手錶啦!」王太太憐愛地拍拍她的手背。這個羞怯怯的小美人兒一點也沒有美女慣有的嬌氣,總是這麼天真無邪、溫柔聽話,真真我見猶憐。「妳家微南也真是的,一年賺那麼多錢,也不知道幫妳添購點行頭。等等我們去逛街好了……在美國念書念那麼多年,連百達斐麗是什麼都不知道?真是……」

「微南對我很好的。」她含羞地低下頭,睫毛輕輕地顫呀顫的,嘴角有著掩不住的笑意,「是我搞不懂這些……他買了一堆,我也不知道該戴什麼,只好繼續戴我的卡西歐。」

這群太太都笑了起來,結婚一年多了,她還跟新娘子一樣。「好啦,上完課我們去逛逛街好了。都一年多了,妳連LV和卡地亞都分不清,這怎麼可以?」

要是我都分得清了,妳們怎麼繼續好為人師下去?梅麗在心裡悄悄地說。

逛了大半個下午的街,大家都大包小包的,梅麗也提了個手提袋,不過只有買給微南的半打襯衫。

太太們看不過去,訓著她:「女人啊,要多疼愛自己一些,每次出來妳都淨買妳家微南的東西,這怎麼行?男人是寵不得的……」

提著大包小包,她們又拉著梅麗去喝茶,訓到該去接小孩放學了,這才意猶未盡地放她走,臨走前還再三吩咐,「那只卡西歐別戴了,換隻錶吧!別捨不得老公的錢哪!」

她溫順地微笑答應,坐到自己的車裡,等太太們都開車走了,她才大大地鬆口氣,揉了揉笑到僵硬的臉頰。

傷腦筋……這只卡西歐只有殼是卡西歐呢!她搔了搔頭,這可是生命救援會的紀念品,全世界不超過十個,是鐘錶工藝和高科技的極致完美組合。

換錶?不可能啦。

唉,每天都是一場場嚴苛的戰鬥啊……對她而言。看了看忠實的錶,她也該回家了,雖然她沒孩子要接,但是她的上司……咳,她的丈夫可是會回來吃晚飯的。

噹!另一場嚴苛的戰鬥又開始了。

飯雖然是瑪娜煮的,真正的大廚,可是她這個媲美一流廚師的家庭主婦呢,要抓住丈夫的心,得先抓住他的胃。為了她永續經營的完美婚姻,梅麗是非常嚴肅而嚴謹的。

晚上就來煮麻婆豆腐吧。今天天氣比較炎熱,應該需要辣一點的菜來提胃口……她一路上都很認真地想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