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第一章

第一章

非常狼狽的爬到十四樓,她發現自己快癱了。樓梯間的燈又不是全開的,有些時候得摸黑上樓,更讓她怕得不得了。但是再怎麼累,怎麼怕,她都不想跟那個可怕的男人同電梯。

好不容易衝進家門,她抖了好久才把鑰匙插進鎖孔,直到把門用力關起來,她才脫力的趴在沙發上。

…是,她是有些怕男人的。

【Google★廣告贊助】

好不容易抖完,她終於可以爬起來倒杯水喝…大門猛然一響,一個男生衝了進來,窮凶惡極的問,「似雲呢?似雲在哪?」

她嚇得手裡的杯子都掉了,貼在牆上輕喘,好不容易才認出這個男生是室友的男朋友。「我我我…我不知道。我才剛回家…」她細聲細氣的,拼命忍住眼眶裡驚恐的淚。

那個大男生頹下肩膀,氣勢跑得一絲都不見,坐在沙發上,抱住了頭。薄荷大大的鬆了口氣,找了抹布把地板抹乾淨。她很知道自己容易受驚嚇的個性,喝水的杯子通常都是塑膠杯,省得打破。

望了一眼,她在心裡悄悄的埋怨…似雲哪,妳怎麼就這樣把家裡的鑰匙給男朋友呢?妳不知道我心臟不太好嗎…?

躊躇了一會兒,她望望似雲的房間,靜悄悄的。這個大二的女生還沒回家…不知道是跟學長去啤酒屋,還是跟學弟去唱KTV了。

「昭榮…」雖然這麼熟,熟到她比較不怕他了,她還是怯怯的走近些,「似雲沒事的…你也不要盯得這麼緊啊。戀愛啊,還是要給彼此空間的…」

「我給她的自由還不夠多嗎?她跟什麼野男人出去只要通知我一聲就夠了,她卻連電話也不打,手機也關機了!」

昭榮撲了上來,薄荷嚇得想逃,卻被他緊緊抓住手,「為什麼這樣對我…」他這個身高一七八的大男生,居然嚎啕大哭,「我是真心付出啊~~」

薄荷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麼甩開他,只好一面掰著他的手,一面哄著,「你你你…先不要急好不好?你再這樣…再這樣…我也要哭了…」她紅了眼眶,已經開始哽咽了。

兩個人扣著手哭了一會兒,這樣相對而泣也不是辦法,薄荷用衣袖擦了擦眼淚,輕聲哄他,「冷靜點好不好?似雲只是愛玩了點,又不是不愛你…冰箱還有綠豆湯,我盛碗來給你喝,好不好?你急出滿身汗呢…」

趁機把自己的手拔出來,她盛了一碗綠豆湯,還細心的加了些冰塊。哭了一會兒,昭榮著實又渴又熱,這碗綠豆湯不啻是瓊漿玉液,馬上喝了個精光。

「還要嗎?」看他平靜下來,薄荷鬆了口氣。

昭榮不好意思的點點頭,她馬上盛了一碗,又抽了面紙給他。

「…對不起,薄荷姐。」他羞愧的低下頭,「我不是…我只是很急…」他沈默的喝著綠豆湯,「似雲跟妳一樣就好了…」

「欸?」薄荷連連搖手,「你在說什麼?似雲很好啊,長得漂亮性子又熱情,那麼多才多藝,只是還年輕了點,愛玩。過幾年就好了…」

昭榮激動起來,「過幾年?要幾年啊?」他又一把抓住薄荷的手,「我跟她高中就在一起,都幾年了,她還玩不夠?我心裡只有她,她呢?還是薄荷姐好!肯聽我說話,溫柔又體貼!我…」

…為什麼會這樣?天啊…好恐怖好恐怖啊~誰來救救我…神啊…

像是上天聽到她驚恐的祈禱,對面門突然傳出幾聲巨響,接著是響亮的敲釘子的聲音。

昭榮哀怨的泣訴被打斷了情緒,只好閉上嘴等這場雜音過去。好不容易敲釘子敲完了,他才張開嘴,「若是早點遇到薄荷姐…」接著是驚天動地的電鋸聲,又把他下半截的話淹沒了。

啊啊啊,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屢次打斷他的情緒!他忿忿的拉開大門,「吵什麼吵?!吵死人啦!整個大樓你家開的啊?要釘就釘要鋸就鋸…」他下半截的話越說越小聲,眼睛卻越瞪越大。

跟在他後面的薄荷探頭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氣。那不是…電梯那個嚇死人的男人嗎?

他走出來,抱著雙臂,看起來比昭榮還高一個頭,「什麼事?」

雖然是這麼簡簡單單的三個字,聲音或許不大,卻有種颶風壓境的恐怖感。昭榮結巴起來,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看起來像是要找個地洞鑽。

薄荷其實害怕得要死,但是…她又不能坐視不管。她勇敢的護在昭榮前面(雖然兩條腿都在抖),「先、先生,大家都剛下班,希望安靜休息一下…請、請你小聲一點…」

那個男人皺起眉,打量了她一下,語氣居然緩和許多,「我剛搬來,還在整理屋子。最多半個小時,很快就好了。打擾到妳真不好意思。」他伸出熊掌似的大手,「我姓謝,謝應元。」

薄荷硬著頭皮跟他握了握手,發現自己的手都被吞沒了。但是他很有禮貌的虛握了一下,「打擾到妳,真的很抱歉。半個小時。」從頭到尾都不瞧昭榮一眼。

「不會不會。」薄荷欠了欠身,「謝謝你,謝先生。」死命將嚇怔的昭榮拖進屋裡。

…真傷腦筋,為什麼這個年頭的男人越來越不像男人?白長了這樣的個子。哎…

昭榮進屋才嘴硬,「我不是怕他喔,我只是剛剛情緒太激動,一時有點呆呆的…」

「我知道。」薄荷笑了笑,「你要等似雲嗎?那你在客廳看電視等好了…我很累,想休息了。」

她火速跑回房,這次她記得把門鎖都鎖上了。唉,她以後回家一定要記得把鉸鏈鍊上,省得麻煩。

其實…她並不討厭昭榮,甚至會羨慕被這樣狂愛著的似雲。但是她明白,她知道,昭榮實在太年輕了…他無意識的示愛只是種純真愚蠢的報復。

她犯不著淌這淌混水。

雖然寂寞,但還沒有寂寞到失去理智的程度。

還是先跟似雲談談吧…隨便把家裡鑰匙給男生實在不太好。她翻了個身,朦朦朧朧的有些睡意。在似夢非夢中,一下下有力的釘錘聲模糊了,像是另一種穩定的心跳,曾經很熟悉,很喜歡的聲音。

她睡著了。

睡醒以後又餓又熱,發現連電風扇都沒開,她就這樣和衣睡去。都快十二點了…昭榮不會還在她家吧?

小心翼翼的拉開門,發現客廳沒人,她鬆了口氣。但是似雲的房門一響,她還是嚇得跳起來。

「連我都怕?」似雲笑了起來,「薄荷姐,妳這膽小的個性要改改。」

薄荷按住狂跳的胸口,「妳唷…昭榮呢?」

「他還真的跑來亂啊?」似雲搖頭,「真受不了他…」

「我才受不了呢。」薄荷輕聲埋怨,「妳怎麼把鑰匙給他呢?」

「我只是寄放嘛。」似雲撒嬌的挨著薄荷坐,「我常忘記帶鑰匙,他那兒有個備份鑰匙我比較方便…人家不知道他會隨便開門進來麼。別生人家的氣啦…」她討好的送上一小盒精緻的蛋糕,「妳一定又沒吃飯睡著了?我特別幫妳帶了點心呢。」

雖然她不愛吃甜點,但是似雲這份甜蜜的心意她的確感受到了。

「…我去把門鎖換一換吧。」薄荷無奈的說。

「這該死的傢伙對妳怎樣了?」似雲變色了。

「沒沒沒…」薄荷趕緊揮手,「沒那回事。只是我膽子小,有人突然衝進來,還是個男生…我是嚇到了。」

似雲皺眉,「薄荷姐,妳什麼都好,就是這個恐男症好不了。妳都二十四了欸,連個男朋友都不交,將來打算當老處女喔?」

「這、這個…」薄荷張目結舌,訥訥的說不出話來。她輕咳一聲,「別轉移話題了,妳跟昭榮是怎麼樣了?妳也別有事沒事關手機,他找不到人自然會發狂…」

「開手機幹嘛?聽他罵我喔?真奇怪,又不是當男女朋友就不可以有自己的朋友。」似雲理直氣壯,「拜託,又不是要天天二十四小時黏在一起,煩都煩死!…」她開始抱怨昭榮的種種專制,讓她無法呼吸。

「…沒有了他,妳會快樂嗎?」薄荷靜靜的說了一句。

這句話馬上命中紅心。只見似雲臉孔一陣慘白,低下了頭。有他很煩,但是沒有了他…沒有那種陽光空氣水一般的愛…她一定快樂不起來。

就是知道有人會在背後守護,她才會能夠自由自在的享受青春。

「好好想想吧。」薄荷吃了一塊蛋糕,剩下的實在吃不下,她放到冰箱裡,泡了杯牛奶喝。

應該沒事了。她和似雲一起住了兩年,對她和昭榮的戀愛模式很熟悉。太多的愛令人窒息,但是缺少了又覺得不行。

這不知道是不是另一種孽緣。

有時候,也會覺得孤獨不是件壞事。

***

第二天,她過得很糟。

素雲把標單的總金額少打了一個零,當然是以最低標得標了,但也讓營造廠當場損失慘重。

雖然說,因為太趕,這份標單沒送到她手上覆核,但這不是理由。她是這個會計室的主管不是?所以她將錯誤扛了下來。

但是老闆娘還是把素雲狂罵了一頓,罵得這個小女孩淚流滿面,當然,她也賭氣要辭職了。

「是我不對。」薄荷護著素雲,「我該覆核的。老闆娘,我會盡力彌補的。」

「還有什麼好彌補的?」老闆娘怒氣沖天,「現在只能追加補助款了,還有什麼辦法好想?素雲,要辭職我是不會留妳的。被罵幾句就要跑?妳也不想想妳讓公司蒙受多少損失?現在的小孩怎麼都這樣…」

「是我不好,」薄荷頻頻道歉,「是我沒做到我該做的。老闆娘,我會扛起責任,讓損失彌補到最小的。」

她扶著哭得幾乎喘不過去來的素雲,殷殷的勸她。「怎麼可以氣頭上就要辭職呢?辭職是最糟糕的處理方式…」

「薄荷姐,妳看老闆娘把我罵成什麼樣子!」素雲抽噎著,「我又不靠這份薪水過日子!」

「但妳的確是弄錯了呀。」薄荷輕輕撫著她的頭髮,「錯了就算了,想想有什麼彌補的辦法…妳比我心細,冷靜下來,我們一起找找看好不好?」

結果她們翻遍了所有資料,終於找到一則行政命令。行政命令提到,得標金額若是遠低於底標十五%,要視同流標。

算了一下,剛好是十五%,薄荷揩揩汗。很險,又過了一關。

當然還是跟拉長了臉的工程單位低頭賠罪,不知道講了多少好話,晚上老闆娘請客,連她們四個會計室的小姐都去當陪客了。

雖然薄荷很討厭應酬,但是她還是勉強跟著去,因為是「工作」。

工程單位的小組長不知道為什麼很中意薄荷,一直敬她酒,還執意要送她回家。老闆娘看到情形不對,使了個眼色,「薄荷,妳妹妹不舒服不是麼?早點回去帶她看醫生吧。」

「我送妳去。」小組長色瞇瞇的站起來。

老闆趕緊留住他,「噯,組長,你這不是不給我面子嗎?嫌我招待不週?等我們吃過飯,等等再去續攤…女孩子在不方便啦。」

「你老婆在更不方便啦!」一屋子男人曖昧的轟笑起來。

薄荷狼狽的逃席,喝了些酒,心頭突突的跳著。她一直過得很拮据,大部分的薪水都寄回家,所以她連計程車也沒叫,徒步走向遙遠的捷運站。

走著走著,她心裡一酸,居然掉下眼淚。一路握著手帕,哭著搭捷運回去。捷運站到她家還有段很長的距離,路燈又昏暗,她很少這麼晚回家…

走著走著,她心裡一酸,居然掉下眼淚。一路握著手帕,哭著搭捷運回去。捷運

走沒幾步,就發現後面有鬼鬼祟祟的腳步聲,心頭一緊,她快步往前,記得不遠處有個便利商店……但是她走得越快,後面的腳步聲跟得越緊,她一嚇,開始拔足狂奔,後面的腳步聲也跟著跑起來了。

便利商店就在眼前……但是她已經快被追上了!

「你幹什麼!」突如其然的一聲大喝,震得耳膜一陣發疼,她顫巍巍的抬頭,發現是剛搬來的熊先生……她的確是忘記這位先生的名字了。

熊先生將她塞在身後,像是鐵塔一樣保護著她,對著那個逃跑的影子揮拳,「再來就打死你!混帳東西!」

她抖了很久,才找到自己聲音,「謝、謝謝……」

熊先生又皺起他可怕的濃眉,「喝得這麼醉,還這麼晚回家?妳不知道女孩子晚上最好別出來亂晃嗎?」

整天的疲憊和心酸一起湧上來,她哭嚷起來:「若不是有你們這些壞男人,為什麼女孩子晚上就得關在家里當囚犯啊?我很愛喝酒嗎?我很喜歡喝酒嗎?都是你們這些臭男人!我討厭你們,我討厭你們!」

她哭著跑回去,她……她怎麼這麼沒有禮貌呢?熊先生可是救了她啊,但是……啊啊,她現在只想撲到床上大哭一場……

哽咽的推開大門,客廳沒有開燈,但是模糊中,有兩條人影忘情的在沙發上糾纏。

她愣了愣,頹然的將門悄悄的關起來。顧不得難不難看,她坐在門口哭了又哭,連熊先生蹲在她旁邊,她也只是縮了縮。

「怎麼不進去?」他就算蹲下來也很嚇人,但是他已經盡量讓聲音溫柔一點了。

「……」她咳了兩聲,哭太久,喉嚨幹啞了。

熊先生研究了她一下,「下樓。」

薄荷恐懼的抱著皮包擋著,「下樓?」

「不要那麼怕,我不會吃了妳!」他不由分說的扯著薄荷的袖子,將她拖到電梯,「怕什麼怕?我帶妳去管理室,管理室那邊一定有鎖匠的電話。」

「我、我……我有帶鑰匙啊!」她結結巴巴的解釋。

「有帶還蹲在門口哭?騙誰啊!」他的聲音在小小的電梯巨響著,薄荷嚇得連回嘴的力氣都沒有。

踉踉蹌蹌被他拖到管理室,座位空空蕩蕩的,管理員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真不知道繳那麼多管理費是做什麼的……」熊先生髮起牢騷,「坐下!」

薄荷馬上乖乖的在沙發上坐下。雖然坐得像小學生般規矩,併攏的腿還是很不爭氣的發抖。

熊先生到外面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兩罐飲料,很粗魯不客氣地道:「拿去!」

薄荷馬上嚇得跳起來,眼眶含淚,顫著手接過來,卻不敢喝。

他沒好氣的看著她,「喂……」

只是這樣一聲,卻讓她嚇得又跳了起來……其實也滿好玩的。

冷不防,熊先生突然對她叫:「汪汪汪!」

果不其然,薄荷又立刻從沙發上彈起來,兩眼睜得大大的,把他逗笑了。

薄荷看他笑起來,臉孔剛硬的線條都柔軟許多,原本的懼怕也減輕不少,仔細想想,也覺得可笑,她含著眼淚笑出來。

「女孩子哭多難看啊!」熊先生很不客氣的批評,「笑笑多好?可愛多了。喝吧,酒醉後會很渴,喝點東西比較舒服。」

薄荷遲疑的拿著那罐果汁,她一直都是很小心的。

「我沒下藥啦!」熊先生不耐煩的開了自己那一罐,咕嚕嚕的喝起來,「知道要這麼小心,怎麼不叫男朋友來接妳?」

「我、我沒有男朋友啊……」她開了果汁,喝了一口。

「那昨天遇到的那一個?」他狐疑的望過來。

「是我室友的男朋友。」果然渴了,她幾乎把果汁喝光。

「幸好不是,不然我還得勸妳分手。妳膽子這麼小,交個膽子更小的男朋友還得了!」他喝光自己的可樂,「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

「呃……熊先生,我叫劉薄荷。」

「熊先生?我可不姓熊啊!」他又把可怕的濃眉皺在一起,「我叫謝應元。」

……這種斯文的名字,還不如熊先生來得貼切。

「妳常這麼晚回家嗎?」他很直的問。

「不,我不常,只是今天有應酬。」她發現已經不那麼怕熊先生了……不,是謝先生。

他望望這個老實膽怯的女孩子,有點心軟。和他的大個子不相符合的是……他有顆非常柔軟的心。

掏出紙刷刷的寫了個電話號碼,「這是我的手機。若是太晚回家,打個電話給我,我去捷運站接妳。」

「這、這太麻煩你了。」她慌張的搖手,「我們、我們才剛認識……」

「妳還想遇到今天晚上的事情?」應元皺眉,「又不麻煩,當作散步也不錯,回來可以順便去便利商店補貨。」

一想到今天晚上的驚魂,她的心都揪緊了。她默默的收下應元的好意,卻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打。

「謝、謝謝。」

真是……還有這麼老實的女孩子啊?說幾句話就臉紅,真快絕種了。

等來等去,等不到管理員,卻等到昭榮下樓。他看到薄荷,咧大了嘴笑著打招呼:「薄荷姊……」但看到一起坐著的應元卻倒抽了一口冷氣。

「跟似雲和好了?」她微笑。

「嗯……」他不好意思的笑,有些畏懼應元的兇樣,「薄荷姊,我先回去了。」

幸好她從來不把昭榮的傻話當真。薄荷對著自己笑笑。

她拿起皮包,「謝謝你,謝先生,我可以回去了。」

「妳不能回家是因為……」他指了指昭榮的背影。

「呃……哈哈~~」她尷尬的苦笑。

「我們大樓格局差不多。」應元有點不開心,「他們不會去房間?就在客廳?」

這讓薄荷不知道怎麼答話,一路臉紅得像是可以煎蛋,默默的上了電梯。

他看著薄荷開門,聲量大得屋裡可以聽見地道:「叫那些小孩不要那麼忍不住!是怎樣?害得有人自己的家門都進不得!有房間就到房間去,不然賓館也不貴的!」

薄荷窘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拚命揮手,「噓噓噓,今天晚上很謝謝你,謝謝、謝謝……」

她尷尬的將門關上,似雲也同樣尷尬的望著她。

「那個大聲公是誰啊?」似雲輕咳一聲。

「剛搬來的新鄰居。」她低頭笑了笑,聲音很大、長得很嚇人……「是個好心的熊先生。」她低低的說。

「什麼?」似雲沒聽清楚。

「沒什麼,呵,沒什麼。」

握著他給的紙條,她覺得,男人也不全都那麼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