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第十章

之後…

國際會議結束,應元若無其事的回到正常生活。當然,他沒有告訴薄荷,他推掉了幾個念出國博士的機會,和幾個令人垂涎的職位。

若是在他三十歲前,他會毫不猶豫的離開這個小島,飛向另一個更廣大自由的天空。但是…他太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漂泊過整個世界了。他得到許多,卻也失去許多。

【Google★廣告贊助】

看盡繁花艷朵,萬般紅塵,他發現最想念的還是這個小島,這個污濁的城市,灰濛濛的雨,和雜亂無章的生命力。

思鄉而歸鄉,更何況,他找到了自己的港口。

雖然是那麼小的一雙手,當薄荷張開雙臂時,卻是他最安穩的港灣。

生活,絕對不是千篇一律的。只要有心,每個轉彎都會有意外的驚喜。像是薄荷指給他看的,掛在行道樹上滿是露珠的美麗蜘網,灰藍天空的上弦月,和她平凡的臉上掛著的安穩笑容。

總是漂泊的心,找到可以回去的方向。

這些,他都沒有說。但是他知道,薄荷懂,薄荷都懂。薄荷了解他就像他了解薄荷,表諸於外象可能天差地遠,但是擁有著類似而溫暖的靈魂。

日子平靜的過去,一切都這樣自然。原本害怕束縛的他,已經開始規劃要開始買房子、結婚。一切都是這樣自然而然。

只是很讓人訝異的是,似雲居然和家齊成了密友。自從那夜意外相識之後,家齊打電話給薄荷,似雲幫接電話就聊上幾句,居然覺得很投緣,漸漸的,家齊打電話都直接找似雲,兩個人還會相約看電影逛街。

這兩個人有許多相似處;愛好自由、不畏人言,擁有活潑開放的心靈。而且…他們兩個對男人這種生物都是又愛又恨。

「真是愛死了他們的身體…」這兩個在家喝個半醉的一起怒吼,「但是恨死了他們的豬腦袋!」

這種「姊妹」情誼雖然有點怪異…但是似雲很豪氣干雲的接下「代班女友」的這種擋箭牌大任,成了家齊的第二任假女友。

「…這樣好嗎?」薄荷還是有點憂心的,「似雲,感情這種事情不是假得來的…妳…」她很替這兩個奇怪的朋友擔憂。

「妳怕不怕我愛上妳?」似雲抬了抬眼皮。

「…妳開玩笑?」薄荷有點發暈。

「哎唷,那妳幹嘛怕我愛上家齊?」似雲打了個很大的呵欠,「就算跟他睡在一起,他也只會嫌我有乳房很噁心。安啦,我們這種『好朋友』跟你們那種不一樣。可是百分之百原汁,不會參雜任何雜質的。」

認識家齊讓她覺得很有趣。一個不會愛上她的男人,關心照顧比任何姊妹都周到,當她需要一個擁抱的時候,隨時都有,而且沒有戀人的黏膩和麻煩。

她很喜歡這種清爽的關係。若是可能,最好誰都別結婚,可以快快樂樂的一起玩到老。

「妳不懂啦。」似雲大笑,「妳要安安分份結婚生小孩的,我們這種外星人跟你們不一樣啦!」

她受夠了笨蛋男人的無聊和拘束。聰明的家齊、不會愛上女人的家齊,什麼都可以談,什麼都可以說的家齊,才是她理想的異性朋友。

這種奇怪的想法,大概只有家齊會接受,而薄荷想上一千年也不會理解的吧?

雖然薄荷的確不能了解,但她還是接受了這樣特別的朋友。唯一有怨言的是應元。因為這兩個人老是跑來打擾他們的約會,就算他們想去踏青,這兩個也會硬擠上應元的破吉普車,熱熱鬧鬧的上路。

這天,應元想偷偷的帶薄荷去蝴蝶谷,結果還是被逮個正著,硬擠了兩個大電燈泡。

到了目的地,這兩個不請自來的朋友,玩得比誰都瘋,唧唧呱呱的打起水仗,應元連想好好跟薄荷說話都說不上,眼角要緊張的瞄著,動不動就跳起來大叫:「那邊水深、水深!跟你們講過上百次了,不要玩到那邊去!你們聽不懂人話?需不需要我用瑞士小刀幫你們通通耳朵啊?!」

雖然薄荷會被他突如其來的大聲音嚇得跳起來,但還是笑了。

「…認識這麼久了,妳還是會嚇到呀?」應元搔搔頭,「怎麼辦?我聲音一直都是這麼大…結婚以後可要改改了…」

結、結婚?薄荷的臉孔漲紅起來,她低下頭,「跟、跟誰結婚啊?」

「妳呀。」應元說得很自然,只是耳朵上有著微微的紅,「結婚以後不改改,若是妳懷孕了,對胎教可不太好。」

…你會不會想得有點遠?

看薄荷只顧低著頭,應元咳了一聲,「…嫁給我吧,薄荷。我知道很老套…但是我會永遠照顧妳的。」

等了一會兒,薄荷還是只顧紅著臉,他搔搔頭。該不會家齊那傢伙說對了吧?薄荷還介意麗珮?「呃…如果妳擔心麗珮…那真的已經是過去了。妳完全不用擔心…」

他揮著手,很是手足無措,「我上次不該硬拖妳去的。我不知道妳會很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想要把妳介紹給我所有朋友認識而已。」

「…我連英文都說不好喔。更不要說多國語言。」薄荷怯怯的抬頭,「你要想清楚…我跟你和麗珮不同,是沒有那雙寬闊的翅膀的。」

應元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我用不著那雙翅膀了。」

年輕的時候,只想飛向遙遠的天際。是,他和麗珮曾經很相愛。但是他想振翅高飛的時候,麗珮只想跟他留在這個小島;當他倦了,想要停泊的時候,遙遠的距離已經磨光了所有的可能性。

麗珮放棄了愛情,選了遠大的夢想。他們總是擦肩而過。

分手的時候或許很痛苦…但是時光會洗滌一切。現在看到她,只對遙遠的青春有種淡淡的懷念。

也或許,他擁有了薄荷吧?他開始相信,愛情這回事也講究天實地利人和。他和薄荷經過許多磨難,轉過許多錯誤的彎,在對的時間、對的地方,邂逅了對的人。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機率那樣的小,簡直是奇蹟。

所以他很珍惜,很珍惜。

「我們結婚吧。我會用一生珍惜妳的。」他慎重的說。

薄荷瞅了他好一會兒,她羞澀的上前,輕輕的吻了應元。

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僵硬了很久。好一會兒才大夢初醒,趕緊環抱著她。真不敢相信…認識這麼久了,這居然是他們的初吻。一直都太規矩、太害羞,沒想到第一次的吻…是膽小的薄荷主動的。

這…大概是她最真誠的回答吧?

「就只是吻?」似雲有點失望,「怕我們偷看嗎?我沒看過接吻還這麼規規矩矩的。」

「這是天性啦。」家齊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應元就是這樣硬邦邦、規規矩矩的個性。有沒有照相機?我們留念一下好了…」

咖擦一聲,滿天清光和漫飛蝶影,成了這對戀人最美麗的背景。

***

過了幾年後…

薄荷騎著機車,從菜市場回來。他們結婚時就在紅樹林買了有個小院子的舊別墅。雖然離市中心很遠,又花掉了應元所有的積蓄,他們結婚回到家裡時,除了家齊和似雲合買的床以外,幾乎什麼都沒有。

但是這個小小的家,實現了所有的夢想。他們在這院子裡養狗,在屋子裡養貓,假日最大的興趣是到處去撿人家不要的傢具,回來一起加工,粧點他們小小的夢想之屋。

她脫了鞋子,光著腳走入光可鑑人的磨石子地板,將菜冰入冰箱裡。又悄悄的踱回客廳。

最心愛的家人都在那兒。應元躺在光亮的地板上面沈睡著,他們快週歲的小女兒趴在爸爸寬闊的胸膛上,小小的臉蛋像是天使一樣。家裡養的小貓小狗,有的塞在應元的頸窩、有的在他頭髮蜷縮,都緊緊的靠著他。

她蹲下來,愛憐的摸著他的臉龐。應元睜開惺忪的眼睛,懶懶得招了招空著的右臂。

「…我還沒煮飯啦。」薄荷笑著。

愛睏的應元扯了扯她的長裙,還是固執的招著手。這…大約是最甜蜜的誘惑吧?

她輕嘆口氣,滿足的枕著應元的手臂,也跟著一起睡午覺。

樹影無聲的傾斜、喧譁,蟬鳴響亮。這一家人,很幸福的沈睡著,緊緊相依。

這是一個發生在台北的、平凡愛情故事。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