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第二章

第二章

她很少心情這麼好的醒過來。

基本上,她很願意相信世界上每個人都是好人,只是想法不相同、或者各自有立場而已。但是事實往往不是這樣的美好。她高職一畢業就進入社會,看到太多黑暗面,也經歷太多,她漸漸覺悟到,很多人,非常非常多人,他們會為了微不足道的理由,恣意的傷害別人。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些殘酷的事情一點一滴的磨損她原本的純真,但是在這種黑暗的絕望之下,她還是保有很微弱的希望。所以她很珍惜身邊的人,少有的幾個朋友、同事,只要曾經付出一些關懷和溫暖,她就覺得對這世界還可以有點期待。

或許她又找到一個還可以保持希望的樣本。一隻外表滿可怕的熊先生。

就是因為有這些微弱的希望支撐,所以她才覺得活在這世界上不算太壞吧?

匆匆的穿上衣服,她知道,天氣還是很熱,到捷運站的路還是很遠,她的鞋子又快壞了,領薪水的日子又還很久;但是這不妨礙她美好的心情。

搭電梯下樓,中庭稀少到簡直可憐的綠意還是讓她微笑起來。她原本要求的就不多。

看看錶,六點半。這是很好的時間,表示她到公司的時候只有她一個。她可以慢吞吞的邊吃早餐邊把昨天未完的工作做個整理,還可以在不受打擾的情形之下儘速幫昨天的工作做個結束。

正走著,突然一輛沾滿了泥巴、髒兮兮的吉普車氣勢驚人的停到她旁邊,熊先生搖下車窗,瞪著她,「…去上班?」聲音還是大得嚇人。

明明知道他不可怕…薄荷還是抖了一下。「…嗯。早、早安…」她慌慌張張的點頭,紅著臉孔往前走快一點。

「上車。」熊先生…不不,是謝應元,擰著可怕的濃眉,把車門推開。

「呃、呃…我我我…我只是要去捷運站…」她手忙腳亂的解釋,聲音還是忍不住發抖。

「我知道。捷運站很遠啊。」他不耐煩了,「妳聽不懂國語喔?上車啦。」

「不、不會很遠啊…」薄荷結巴著。

「叫妳上車就上車啦!」他這樣一吼,連路邊的小娃娃都哭了,薄荷根本就把不大的膽子嚇掉了,馬上跳上車。

驚魂甫定的坐在車內,她臉孔慘白的坐得端端正正,應元看她嚇成這樣,,不知道該笑該氣,只好粗魯的抓過安全帶幫她上好,薄荷倒抽一口冷氣,緊緊貼著座椅不敢動,怕會碰到應元。

「不會很遠?」應元念著,「走路要二十分鐘啊!那是不是走上一個鐘頭才叫做有點遠?有車不坐?奇怪勒…」一踩油門,這台滿身泥水的吉普車發出怒吼,氣勢驚人的啟動了。

…是說,這輛車防震真的很糟糕,加上附近道路正在柏油整修,坐不到五分鐘,薄荷的屁股就隱隱作痛了…

怎麼隨便上陌生人的車?薄荷暗暗的責備自己。萬一出了什麼事情,都得怪自己不好啊!萬一熊先生真的是壞人怎麼辦?她該怎麼辦呢…

一路上她緊張不已,短短五分鐘像是五十個小時的煎熬。等吉普車停在捷運站之前時,她還沈溺在自己驚恐的想像裡,動也沒動。

「下車。」應元對著這個滿臉驚恐,像是被綁架的女孩說,發現她只是呆呆的望著前方。無奈的幫她按下安全帶,「小姐!捷運站到了!七十五塊,謝謝!」

薄荷還真的一跳(幸好她矮,沒撞到車頂),伸手到乾扁的錢包裡掏出一百塊,非常反射的說,「不用找了謝謝謝謝…」

「妳是不是沒睡醒啊?」應元對著她叫,「回魂啦!過橋啦!」

她狼狽不堪、連滾帶爬的下了車,「謝、謝謝,謝謝…真是麻煩你…」

應元伸長手臂,將大開的車門帶上,發現薄荷居然還呆呆的站在原地。妳望望我,我望望妳,他突然興起,突然對著薄荷大叫一聲,「吼~~」

果不其然,薄荷像是全身都通電了,很卡通的跳了半天高,幾乎連頭髮都站了起來。

「哈哈哈哈~」應元放聲大笑,「妳膽子會不會太小了?怪女孩…」他邊笑著邊把車開走,那輛髒兮兮的吉普車很有自信的奔馳而去,像是BMW或者是賓士一樣。

不,其實一點也不遜色。

好一會兒,薄荷才發出不知道是放心還是鬆了口氣的嘆息。她是真的很希望可以相信某個人的…

她搖搖頭,含笑著走入了捷運站。

***

她的好心情一直保持到下午,接到工程小組長的電話,才開始轉壞。

先是裝模作樣的刁難,然後故做大方的「給她面子」,然後開始問電話和下班時間,當中穿插的是對自己的自吹自擂和豪誇不實的甜言蜜語。

雖然不是第一次遇到,她還是滿手的冷汗。她陪笑著,盡量不給正面的答覆,也盡量不觸怒這個公務員,等他講到盡興了,她才趕緊抓住時機插嘴,「…真是謝謝您了,正巧呢,老闆娘有事要麻煩您,我幫你轉接老闆娘好嗎?請你等一下…」不讓他有說話的機會,她馬上按下保留鍵。

抖什麼抖?沒出息…又不是第一次遇到。她暗暗罵著自己,趕緊撥內線給老闆娘,簡要的說了一下。

「我知道了。」老闆娘會意,「以後他要找你的電話,通通接到我這裡來就好。妳也不用我多吩咐,別把這些狗男人的屁話當真了。」

她低低的說了幾聲是,連忙把電話給掛了。

只是膽子小,並不是笨。她好歹也在這裡工作了六年,看了太多千奇百怪的事情。她們老闆娘算是好人了,總是很替她們這些女孩子著想,也會殷殷囑咐別著了這些男人的道。

囑咐歸囑咐,還是有女孩子行差踏錯,就讓這些人騙了去。她很明白這些小公務員。年紀有了一些,但是升遷萬萬沒有指望了,只能在他的職位上刁難刁難廠商,發發官威,趁機拿點好處,混著吃喝玩樂罷了。像這樣的可悲男人,連風塵女郎都不會上當,只好對著這些涉世未深的年輕會計下手。

成天關在公司裡的小會計哪懂這些人心險惡?被這些表面威風的成熟男人耍得團團轉,越是老實越容易被騙,不是委屈的當人家的情婦,就算脫身也脫了一層皮傷痕累累。

之前她們公司的主辦會計就是吃上妨害家庭官司,丟臉的離職了。

她不懂…她真的不懂。這些男人為什麼要這麼作呢?他們不知道,這樣會讓一個女人毀滅的很徹底嗎?為什麼老婆醋勁大發來辦公室又吵又打,還可以跪地求饒的說,「都是那個女人誘拐我的。」?

真的,她很害怕這些「男人」,像是害怕未知星球的異形。

下班的時候,她緊張的從門外探探,那個只見過一次面的小組長,果然故作瀟灑的靠在他的小march上面等著。

…幸好她們大樓有後門。也幸好,之前倒楣的前輩們都有過示範了。很緊張很緊張,她繞了很大一圈路,走到下一個捷運站搭車。

我看起來很好欺負是嗎?溜進捷運站,她無聲的嘆氣。

昏暗的車窗倒映著她的樣子:梳好的馬尾有些散亂了,樸素的臉孔流露出疲憊和孤寂。穿著地攤買來的衣服鞋子,雖然包得這麼緊,還是可以看到青春美好的身段。

她整個還讓人貪婪的,只有這一點點特點吧?

不用怕,也不用急。她安慰著自己。沒多久的…五年?十年?那時候她就老了,醜了。誰也不會多看她,這種威脅就會減輕了。

或許她是第一個希望自己趕緊老的女孩吧…

回到家,靜悄悄的。似雲還沒回來,想來跟昭榮和好了,相偕約會去。然後會甜蜜一段日子,然後似雲又鬆懈了,開始跟其他男生出去,昭榮又開始吵吵鬧鬧,大吵一架,然後和好…無盡循環。

是不是因為年輕,所以有發散不完的精力,因此樂而不疲?她想了想,沒有結果。雖然說,她才二十四歲,但是她老覺得自己是個老婆婆了。

很想睡一下…但是她知道睡醒就不想吃飯了,反而會失眠。屋裡的漫畫小說又都看過了,她慢吞吞的收拾,準備去還書,順便去買瓶礦泉水,隨便吃點什麼好了…

她也知道,最後拎回來的只是一塊麵包和一罐牛奶而已。

在小說出租店磨了一兩個小時,發現可以看得小說這麼少。但她還是拎了一袋看過的小說踱出店裡。站在華燈初上的街頭發呆,她有些迷失了自己的方向。

我要去哪裡呢?我能去哪裡呢?時間這麼漫長,一天天像是捱不完似的。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活下來呢…?

「…喂。」

她茫茫的抬頭,像是不認識這個高大的男人,目光渙散,心神不知道漂流到哪去了。

應元在她眼前晃了晃「熊掌」,發現她還沒有反應,忍不住惡作劇的吼,「汪汪汪!」

噗,她果然馬上跳了起來,連馬尾都翹了。她按住碰碰的心口,「熊、熊先生!」

「我很像熊嗎?」應元抱著雙臂,睥睨的看著這個發呆的小不點,「妳在馬路上發什麼呆?」

「我、我沒有啊…」她下意識的縮了縮。雖然知道他不是壞人,但是這個新鄰居也實在有點…

他伸長脖子,「你去借書?我剛也借了一堆。有什麼好書可以推薦嗎…?」

看他像是要伸手來翻,薄荷趕緊把整袋書都給他,「你、你想看都給你…我我我,我沒什麼書要推薦的…」

「幹嘛?我會吃人?還是我是攔路的土匪啊?」應元說不出為什麼,對這個膽怯的鄰居有種說不出的同情心。雖然工地的工人開玩笑的在他吉普車上掛了「熊出沒注意!!」這樣的告示牌,但是工地附近的野狗野貓幾乎都是他在餵的。

在硬漢的外表下,有顆無比柔軟的心。這一直是他很尷尬的地方。

看到這個總是滿臉疲憊,害怕的小女孩,卻會在非常恐懼時將朋友護在身後(還是個大個子的膽小鬼),面對看起來滿「粗獷」的自己…說坦白,他是又感動又有些可憐的。

他一直沒辦法放著可憐小動物不管的。

瞧,聲音大一點,她就手足無措了。「我、我…不是的。只是你想看,可以先讓你看,這些我都看過了…」

「妳吃飯沒有?」他設法讓自己聽起來和善一點。

為什麼話題變成吃飯沒?驚慌的薄荷呆呆的搖頭。

「我最討厭女人減肥。」他扯著薄荷的衣袖,「走吧,我快餓死了,附近有家很好吃的排骨飯,份量足,讚!算是謝謝妳給我書看,咱們吃飯去吧…」

為什麼變成要吃飯?我沒有要跟你吃飯啊啊啊~但是身高體重實在相差太懸殊了,為了不讓衣袖脫離衣服本體,她只好踉踉蹌蹌的讓應元拖到附近的快餐店。

這家只有剛搬來的時候吃過一次…因為份量可怕的驚人!她根本連一半也吃不完啊…

「快吃啊!再看排骨也不會多一塊。」應元很慷慨的將他的排骨又分了一半給薄荷,「多吃點,妳臉色很差啊!一定是吃太少才會走到哪呆到哪…膽子這麼小也是沒有營養的關係!」

…膽子小真的跟食量有關嗎?薄荷有點哭笑不得,面對著小山似的食物…她覺得光看就飽了。不過在應元充滿「魄力」的目光下,她還是很努力的加餐飯,吃到一半…

她投降了。

「…我吃不下了。」她幾乎是哀求了。

「女孩子不要減肥!」應元研究的看了她好一會兒,「弄壞身體多不值得!其實圓圓軟軟的比較好啊,真不懂妳們這些女人…」

「…我胃不太好,吃多了會痛。」薄荷可憐兮兮的求饒。

「哎,早說嘛!」他不客氣的將她的份端過來,「那我吃了。」

欸…那我吃過了…你不用這麼省啊…薄荷還來不及阻止,那半盤排骨飯已經在應元的肚子裡安居了。

「嗯,這樣剛好。」應元打了個飽咯,「省得我還得點一份。」

…你的胃是小叮噹的四度空間袋嗎?

「吃飽了,心情好多了吧?」他遞過面紙,爬起來付帳。

的確,吃了飯,本來空空的心也像是飽暖了一樣。「這是我的份…」薄荷將錢遞給他,卻被他兇起來的眼睛嚇著了。

「聽著,是我要妳陪我吃飯的,對吧?」站在嬌小的薄荷面前,應元像是巴黎鐵塔。

「…嗯?」

「本來妳是不想吃的…卻被我拖來吃飯。所以我該付這頓飯的錢…還是說,妳認為我連區區排骨飯都請不起?」

「沒、沒有…」薄荷趕緊搖頭。

她居然口拙到不知道該怎麼搶付帳。只能紅著臉頰,跟在應元後面出去。

「妳要回家嗎?還是要買什麼?我陪妳去。」應元很自然的問。

「不、不用吧…我只是去便利商店買瓶水…」她不想這麼麻煩他的。

應元搔搔頭,他不知道會不會嚇到她,這女孩的膽子是那麼的小。「…最好還是讓我陪…我聽管理員說,附近出了個鬼祟的色狼,昨天有晚歸的女孩子被…呃,雖然沒真的怎麼樣,但…」他沒說下去,因為薄荷已經臉色大變的抖不停了。

若不是他剛好去便利商店買啤酒,昨天那個倒楣的女孩,搞不好就是他怯懦的新鄰居了。

「妳還留著我的電話吧?」他聲音放柔(雖然還是很有威嚴),「不然我們住得這麼近,敲敲門就可以了。最近工地的事情不多,晚上我都很早回來。敲個門,不要怕麻煩。我常忘東忘西,順便還可以去買點煙啊酒啊什麼的。」

薄荷抬起頭,看著他濃密的黑眉下,是真摯的關懷。她心裡一陣激動…「熊先生,你真是個好人。」

「就跟妳說我不姓熊了。」他沒好氣的翻翻白眼,「好人牌我還接得少麼?為什麼每個女孩都趕緊發我好人牌?我有那麼恐怖,怕我追妳們麼?」

薄荷含著眼淚笑了,「…可以、可以請你陪我去便利商店嗎?」

「啊,我就說了,我要順便去買煙啊。」他提著兩大袋的書,「走吧,其實我外號不叫『熊先生』,損友都叫我『鍾馗』啦!有我在,別說人,連鬼都跑得一隻不剩!」

她笑了。這世界上,的確還有好人存在呢…

那天熊先生陪她去買了水,還護送她到門口,很慎重的將自己的那一袋書交給她。「其實呢,這套書我也早就看過了。既然妳把妳的書給我,那就看看我的書吧。心情不好的時候,是很解悶的。」

那是一套二十幾本的玄幻小說:「縹緲之旅」。

忘掉孤寂、忘掉黑暗,也遺忘過去的傷痕。她跟著主人翁這個星球到那個星球,從事著各式各樣的冒險旅程。

她看到趴在書上睡著。她夢見一個高大的熊先生(真的是毛茸茸的熊),帶著她在星空下旅行。

眼前的道路,無窮無盡。

薄荷微笑,在熟睡的夢裡。

她看了兩天才把書都看完了,很舒服的嘆了口大氣。人活著就是為了還有些美好的事情可以期待啊…

熊先生應該很喜歡這套小說,所以才又借了一次吧?一想到這個,她又覺得有點不安。要怎麼把書還他呢?

去敲門?不,這太羞了…她不敢…但是租書是有時間性的,萬一他看得不快,誤了時間怎麼辦呢?她在房裡走來走去,罵自己沒用,罵自己膽小,就是不敢去敲門。

拜託,他們對門而居欸…

結果她很沒種的上床睡覺,打算明天再說。

若不是第二天上班途中剛好遇到,她還不知道要捱到哪個明天。

「上車啊。」熊先生很友善,但也很大聲的招呼。

這次她沒有猶豫了,鼓足勇氣上了吉普車。剛剛她才發現,吉普車後面有個驚人的告示牌「熊出沒注意!!」。

嘻嘻…

「拜託…妳看過這麼帥的熊嗎?」應元注意到她的偷笑,滿腹牢騷,「我命犯華蓋就對了,到處遇到損友…」

…其實很貼切呢。

「書…我都看完了。」提到心愛的書,薄荷臉上泛出幸福的霞暈,「真的真的好好看,好好看…謝謝你。我、我晚上拿還給你好不好?」

「好看是吧?!」應元朗聲大笑,吉普車的車頂像是也跟著震動,「我就說啊,讚啦!對了,妳借我看那幾本也很棒,女孩子寫武俠小說還滿細膩的!沒看過還真不知道勒!以後多推薦幾本給我吧!」

…那是言情小說。想到他這麼大的個子,捧本言情小說看…其實也滿好笑的。不過,自己喜歡的書也被肯定,她好高興喔!

「好、好啊…你不嫌是言情小說就好…」

「好看就是好看,什麼書沒差吧?」他把車開到捷運站,「晚上吃飯的時候再來交換書好了。」

吃飯?啊?「…吃飯時間嗎?」

「一起吃飯啊。六點半,我去妳家敲門喔。」他很帥氣的把車開走了,留下發呆的薄荷。

…我有答應要跟他去吃飯嗎?為什麼這麼理所當然…?

真是個奇怪的熊先生。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平凡的臉龐,露出了久違的光彩。

她和熊先生漸漸熟了起來。或許是作息時間差不多,也可能是住得太近的關係,常常會碰到。

有時候她也會好奇,熊先生這樣一個大男人,為什麼願意對她這樣一個膽小又沒用的女孩子和善。直到她看到熊先生在餵野貓那種溫柔的表情,她才稍微了解了一點。

或許在熊先生眼中,她就像隻膽小瘦弱的野貓吧?

但是這樣的認知卻沒讓她不舒服,反而讓她覺得很溫暖。因為熊先生不是因為什麼邪念才靠近她,只是因為…一點點同情,和一點點的惜弱。這讓她滿感動的。

這個都市又匆忙又冷漠,這個高大的熊先生,卻一言不發的憐愛身邊的弱小。他們都生活在這個冷酷的大都市,幾乎沒有什麼朋友。即使像是熊先生這樣的人,也想找個談話的對象吧?

他們聊天的時候越來越多,常常做著別人覺得奇怪的事情。吃過了飯,熊先生會在口袋裡揣著貓餅乾,一面散步一面到處定點餵貓;附近的行道樹常常被撞、弄斷,熊先生會從吉普車裡找出木料和鋸子、麻繩,設法把樹救活。

他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薄荷都會忘記對他的一點點害怕,很認真的幫他忙。

「…妳真是奇怪的女孩。」應元看著她滿手沾著泥巴,「其實我來弄就好了。」

「我喜歡幫忙。」她的回答很簡短,但是笑容很燦爛。

說不定,他真找到一個可以說話的人了。應元心裡想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