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第六章

夏天到了尾聲,靠工程單位吃飯的營造廠比較清閒了。他們公司人數少,辦員工旅遊太冷清。但老闆娘是很慷慨的…她發了一筆旅遊津貼,放了三天假,連著週休二日,足足有了五天的空檔。

辦公室的女孩子快樂瘋了,大談著要去哪邊玩,計畫種種美好的旅程。薄荷含笑的聽她們說,只是靜靜的聽。

【Google★廣告贊助】

她和這些無憂無慮的女孩子不一樣。但是這筆小小的津貼,卻對她有很大很大的幫助。她的鞋早就該買了,幫她修鞋的阿伯已經搖頭不知道多少次,「小姐喔,妳這雙鞋底都要磨穿了,還是買雙新的吧。」

阿伯已經想自己買一雙給她了,她實在不好意思。

旅行?那是別人的夢想,不是她的夢想。她頂多看看副刊,想像一下旅遊的快樂而已。

「我有五天的假喔。」她笑著跟應元說,「這幾天可以做早餐。你想吃荷包蛋土司還是清粥小菜?」

「為什麼有假?年假嗎?」應元很開心,他從來沒吃過薄荷做的早餐呢。

「不是,我們公司每年都放旅遊假,有旅遊津貼喔。」她輕挽著應元的胳臂,「太好了,我可以買新鞋了…」

「哇,你們公司福利真好!」應元覺得不對,「新鞋?妳不去玩?有假、有津貼,為什麼不去呢?如果妳一個人旅行覺得沒趣,我可以請年假陪妳去啊…」

薄荷覺得有點窘,「那、那個…我喜歡待在家裡…哈哈,沒關係啦…」她趕緊將頭一低,眼眶有些發熱。

如果可以,她當然想去玩。上次去旅行是什麼時候?她快記不清楚了…想了好久才想到,可不就是高中畢業旅行那次?本來爸媽不給她去的,是老師打電話來家裡,說只有她一個人沒去不太好,媽媽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原來那麼多年了啊…

她一直很安貧,對物質的慾望也很低。但是偶爾,只是偶爾,她也希望手邊有一點點錢,可以搭著火車去旅行。她喜歡火車,喜歡看著美麗的風景在窗外一閃而逝。外婆還在世的時候,一到暑假,會牽著她的手,帶她回嘉義。

一直難忘那美麗的風景,難忘火車便當樸素卻好吃的滋味。難忘…外婆溫柔的笑臉。

外婆偏疼她一些,哥哥太聰明也太挑剔,暑假寧可待在家裡玩電動玩具,也不想去熱死人的鄉下。外婆喜歡實心眼不吵不鬧的小薄荷,薄荷也喜歡外婆。

但是外婆過世以後,她就幾乎沒搭過火車了。

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對不起,並不是每個少女都過著幸福快樂金枝玉葉的生活。像她這樣刻苦的女孩很多很多,深深的壓在這個社會的底層。當別人有本事刷爆五六張信用卡,負債上百萬還有父母收拾殘局…

她們這些窮苦的女孩呢?能夠倚賴的也只是這雙手。

寧可拿來買鞋,也不能夠花在不切實際的「夢想」上面。

整個晚上,應元都沒說什麼話,只是帶著研究的味道看著她。

「薄荷,明天早上別做早飯了。」他想了想,「既然妳沒事,跟我去工地好了。明天工地很清閒,只有灌漿而已。不過啊,那附近有條小溪,涼快又舒服。妳帶幾本書,我們中午可以野餐。便當?便當不用弄了,我拜託工寮的阿嬸幫我們弄,妳只要帶要看的書,穿得輕便一點就好。」

薄荷張大眼睛,好一會兒才訥訥的說,「…這樣可以嗎…?」

「可以啊,當然可以。」應元很理所當然,「我是工頭欸,我說可以就可以啦。」

第二天,應元真的一大早就來接她,坐上他那輛跑起來驚天動地的吉普車。應元的工地在很深山的地方挖隧道,工地現場當然是佈滿塵土和嘈雜的機器隆隆。

但是距離工地不到半里的地方,依著一條清澈寧靜的小溪,搭蓋了一座乾淨整齊的組合屋,這裡是工人們休息的地方,還有對顧寮的老夫妻住在這裡。

在這清幽的山谷裡,只有小溪潺潺,山鳥清唱,有種世外桃源的靜謐。極大的林木沿著小溪生長,遮去了熱毒的陽光,山嵐靜好,坐在樹蔭下,聽著泉響、風吟,適合讀書和沈睡。

「這裡不錯吧?」應元粗獷的臉掛著溫柔的笑,「今天我還有工作要忙,不能陪妳。但是這邊可以到處走走,看看書。要玩水也可以,水不深的。別人還喜歡溪釣什麼的…不過我不喜歡。妳如果想釣魚,我讓阿伯或阿嬸帶妳去釣魚…」

「不不不,我怕釣魚。」她又驚又喜,「我…我好喜歡。真的真的…」她為什麼嘴這麼笨?就是說不出感謝的話?

「喜歡就好啦。」應元愛憐的摸摸她的頭。可憐,經濟那麼拮据,一定很少出來玩吧?跟她認識好幾個月了,不是公司就是家裡,頂多就到租書店租幾本書當娛樂。吃沒好吃,穿沒好穿,那雙鞋雖然刷得乾乾淨淨,看起來還是很破舊。

不過是個深山的小溪麼…她卻驚喜得連眼睛都發亮了。他覺得很難受,非常難受。這麼好的女孩子,卻從來沒人呵疼過。女孩子生來是讓人疼愛的…

她也不該例外啊。

「我拜託阿嬸陪妳,等等她會去採山菜,妳就跟她去散步吧。」應元輕輕摟了摟她,「今天工地還要灌漿,中午我來陪妳吃飯。嗯?」

「好,好…謝謝、謝謝…你真好,你真好…」她不斷的點頭,愛哭的薄荷,眼眶又紅了。

看她這樣,應元心裡更難過。這世界上的男人全瞎光了,沒半個看到她的善良可愛,讓她這樣獨自孤零零、沒人照顧。偏偏她的家人又待她不好。

「別謝了,真是,只是順便麼。」其實他想乾脆管工地去死,陪她走走。這山裡好玩的地方還多哩…

這世界這麼大,好玩的地方更多,她一定都沒看過。

「中午我再來找妳喔。」他囑咐著,又拜託了阿嬸半天,才依依不捨的回工地去。

「我們主任吼,就是一張臉兇,人很好的啦。」滿臉皺紋的阿嬸笑嘻嘻,「這種男朋友不錯啦,將來可以考慮嫁給他。」

專心盯著應元遠去的背影,薄荷被阿嬸的話嚇了一跳,「沒、沒有啦!我們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她拼命搖手,臉孔紅得跟番茄一樣。

「哇災啦…」阿嬸安慰的拍拍她,只是笑得更深些,「女孩子臉皮薄,都馬說是好朋友。我跟我們老欸也素好朋友…睏在一起二三十冬了溜!大家都一樣啦…」

「不、不是啦…」薄荷急得滿頭汗。

「不要緊不要緊,」阿嬸拉著她的手,「主任要我帶妳去玩…我要去採過貓。妳吃過沒有?很好吃喔!還有老鷹翅…欸,你們說是山蘇的樣子。山裡面好玩得很,我們來去…這個斗笠給妳戴,不然等等會晒到頭暈…」

她怔怔的看著阿嬸善良樸實的臉孔,覺得陌生又熟悉。雖然長得不像,但是她有外婆的感覺呢…

「阿嬸,我幫妳拿袋子。」怕羞的她主動接過阿嬸的袋子,像是她總是接過外婆的袋子一樣。

「莫怪主任喜歡妳,妳真乖捏。」阿嬸對她微笑,「我家那些女孩子噗噗跳,到處闖,沒有一時閒,都馬嫌我囉唆。有妳這樣的女兒就好啦…來,我們走吧。」

避開回來放飯的工人,他們往屋後的小徑走。綠蔭森森,小溪蜿蜒在側,落葉撲滿小徑,走在上面像是綿軟的地毯,沙沙作響。

走了一會兒,拐過一個山拗,狹窄的小徑豁然開朗,一彎靜靜的山泉幽畢著,半人高的落差形成一個自然的小瀑布,潺潺然,伴著清風,低吟著夏天的歡欣。

「…哇。」薄荷瞪大了眼睛。

湖面掠過幾點艷黃的蝶,恐怕只有硬幣大小,卻是那麼的鮮豔,翩然而動人。

「他們管這裡叫蝴蝶谷啦。」應元將野餐盒裡的食物拿出來,一一放在撲好的桌巾上。就這樣坐在草地,開始吃阿嬸做的午餐。

看薄荷只是發呆,他有些好笑,「來吃飯吧。妳不餓嗎?不用瞪著不放,那些蝴蝶又不會跑掉。」

「嗯…」她戀戀不捨的將目光挪回來,「真是太漂亮、太漂亮了…」

應元朝四周看了看。他跑遍了全天下,再漂亮的景色都看過了。這裡是不錯,卻只是個很普通的景點而已。

但是透過薄荷驚奇的眼睛看出去…他也開始覺得這裡非常非常的美。

雖然這種美帶著一種哀傷的氣息。哀傷一個單純得近乎美麗的女孩,生活卻貧瘠的一無所有。

「…妳如果喜歡,我可以帶妳到處走走。」他清了清嗓子,有點尷尬,「其實是我自己愛亂跑,但是一個人旅行很無聊…」

薄荷盯了他好一會兒,低下了頭,「…我沒有錢。」這種無能為力的窘迫逼出了她的眼淚,雖然她很努力的吞下去。

「錢?那不重要的嘛!又不是要花很多錢才可以去旅行。」但是怎樣的地方才可以真的便宜的旅行,不讓薄荷覺得羞愧發窘呢?靈光一閃,「妳聽過集集沒有?」

「集集線?我知道的。」她點了點頭。

他鬆了口氣,「那是搭火車就可以到達的地方!雖然是觀光區,但是可以騎著腳踏車享受悠閒的小鎮生活。住宿也很便宜,如果不堅持要套房,雅房只要一千元以下就有了喔!如果我們兩個人分,交通費啦、住宿啦、雜費吃用,算一算不到兩三千就可以啟程了…」

搭火車呢!可以搭很久很久的火車,悠閒的吃著火車便當,在小鎮騎著腳踏車東晃西晃…就跟以前在外婆家一樣。

而且…也不很貴。買完了鞋,她還有一點點津貼可以用…

「明天我們就去。」應元遊說她,「妳放兩千塊在我這邊,我會負責把行程規劃好,玩得開開心心,好不好?」他很明白薄荷外表柔弱、內心倔強的一面,說什麼也不願意讓他出錢的,「如果開車去也可以,只是路很遠,我怕妳累…」

「…我想坐火車。」薄荷喃喃著,眼中露出止不住的渴望。

「好,我們就坐火車。」她眸中那種卑微的渴望讓他鼻酸了,應元大力的點頭,「我們一起出去走走。」

她不該接受應元這樣的好意…但是,她真的壓抑不住了。她喜歡綠意,喜歡清風,一直被捆綁在不適合本性的都市裡…她實在壓抑不住這樣欲飛的心了。

「…連著兩天都跑出來玩,會不會太過分了?」她怯怯的笑著。

這種笑容更扎痛了他的心。妳…妳值得更好、更快樂的生活。而不是這樣貧窮困窘的囚居在冷漠的大都市,悶死所有青春的光輝啊。

「一點都不會。」他粗聲起來,「相信我。」

她非常信賴的將手遞給應元,「我相信你的。」

第二天,多雲晴朗。他們起了個大早,急著搭捷運到火車站去。一路上薄荷都很興奮,一反過去的害羞內向,喋喋不休的談得集集的種種。她昨晚借了似雲的電腦,查了一整個晚上的資料,太過興奮,以致於上車沒多久,聲音越來越低,最後在應元的肩膀上睡著了。

應元很小心很小心的將外套脫下來,蓋在她身上。雖然是夏天,火車裡面冷氣強,一個不小心還是會感冒的。

她軟軟的髮絲披散在應元的肩上,安靜睡去的臉蛋看起來這樣年輕、稚弱,一點都不像二十來歲的人。越認識她,越知道她敏感多思的個性,這個殘酷黑暗的社會對她來說,實在太艱苦了。

一般女孩的幸福無憂,她完全享受不到,受困於經濟窘迫,也受困於壓在肩上的家計重擔。坦白說,應元一點也不相信男女平等。真的平等,就不會讓女人要受生理期的痛楚,和生育時無止盡的受苦。

男人是該多讓女人一些、多照顧一些。他的父親一直很相信這個,也這樣教育他。雖然把家裡的女人嬌寵得有些無法無天了,但是母親、妹妹臉上綻放著幸福的笑容,讓他們家的男人很有成就感。

同樣都是女人,為什麼薄荷要多多折磨,沒有人關心愛護呢?

他很難受,真的很難受。

但是,身為一個「好朋友」,他能做的實在很有限。為了小心不要踰越那條界限,他必須小心翼翼。啊,他真的不想失去薄荷…男女的情感太膚淺,一但交往就會有很多後遺症。

和許多美好的女孩交往過,但是最後總是越來越不堪,直到感情腐敗,愴然的分手。午夜夢迴,他不是不歉疚的,總覺得自己毀了那些女孩一些純真、一些美好。

雖然在感情中,他受到的傷害也不比對方少,但他是男人,他走得出來。那些女孩呢?

一想到若是…不,他不要薄荷受到這種傷害。

但是他又想保護她,愛惜她…「好朋友」能做的真的太少太少…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自言自語著,「薄荷,我該拿妳怎麼辦呢?」

迷迷糊糊醒來的薄荷剛好聽到了這句,她的臉孔整個漲紅,垂下頭繼續裝睡,心跳得像是擂鼓。

什麼怎麼辦?拿我怎麼辦?其實她是聽懂了,但是不想懂,也不敢懂。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靠在他堅實的臂膀上,垂下眼簾。若是好朋友…她大概不會失去熊先生。

無法想像,也不敢想像,失去熊先生以後會怎樣。她想,大約比失戀還要痛苦一百倍吧?

火車規律的搖晃著,兩個心意相同的人,卻各有所思的,沒辦法互相了解。

坐了很久的火車,他們又在二水換了集集線。心裡都有事情的人,反而不像平常那樣談笑風生,有種溫柔的尷尬,讓他們不好意思起來。

到了集集,看到火車站附近一片熱鬧滾滾,宛如市區,兩個人才傻眼的笑出來,尷尬的氣氛一掃而空。

「早知道到士林夜市就好。」應元朗笑。

「別這樣麼,我很高興呢。」薄荷張望著,一卻對她來說都很新鮮。

火車站旁邊還搭了個舞台,樂團熱鬧的開唱,還停下來做有獎徵答,非常假日的氣氛。

集集是沒有計程車的,一出火車站,應元很熟門熟路的租了輛協力車,載著薄荷找民宿去了。

找到那家以便宜出名的雅房民宿,發現只剩下一間雙人房。

「對不起…暑假的關係,幾乎都住滿了。」老闆娘滿懷歉意,「反正你們兩個人一起住雙人房剛好,如何?」

應元咕噥著,他不想讓薄荷覺得尷尬,正想再去找旅社,薄荷開口了,「沒關係,我們住一間好了。」

「薄荷…」應元瞪大眼睛。

「有關係嗎?」薄荷也跟著張大眼睛,「這樣旅費比較省呀。」

他搔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說,「…妳不要太相信人,笨笨的。」

「我沒有相信每個人,我只相信你呀。」薄荷很信賴的看著他。

…遇到這樣的信賴,他能說什麼?

他們住的那一間是雅房,光亮的磨石子地板,天花板有著吊扇,也有冷氣,還有個對外的大陽台。

燥熱的夏天午後令人昏昏欲睡,應元走到陽台抽煙,薄荷也跟了去,兩個人面對著山景,漫無目的的閒聊著。

說來好笑,千里迢迢跑來集集,他們卻在民宿窩了一個下午。一來是熱,二來是薄荷累了,聊著聊著,她居然躺在沙發上昏昏睡去。

幫她蓋上薄被,不知道為什麼,應元的心裡掠過了一陣酸軟的柔情,卻沒有邪念。

真的糟糕了。他似乎太喜歡這種溫暖相依的感覺,太喜歡薄荷了。

腦海裡浮現一句日語:「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這種感覺很難說明,比朋友還愛她,卻不是戀人。很努力的維持這種危險平衡,但是漸漸的,他卻不是那麼想維持了…

他要好好想想。對著薄荷靜謐睡去的容顏,他真的想了很久很久,直到薄荷醒來。

「我又睡著了?」薄荷清醒過來,發現應元嚴肅的盯著她,有些心慌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睏成這樣…」

「妳不習慣旅行,累嘛。」應元溫然的摸摸她的頭,「太陽快下山了,我們出去走走?路上都有樹,不會很晒的。」

薄荷溫順的點點頭,「我去洗把臉。」

這趟旅行,成了薄荷最美好的回憶之一。應元帶她到開滿向日葵的苗圃,騎著協力車在山道上飛馳,在小鎮東遊西逛,跟有文人氣息的餐廳老闆聊天,吃著道地的客家菜。

不是說集集的景點有多麼特別…而是那種悠閒、安逸,隨時隨地身邊有人照顧依賴的感覺,讓她覺得這次的旅行那樣的美好。

或許是因為熊先生的關係吧?他就在身邊,非常值得信賴。晚上的時候,他拿了條涼被睡在地板上,把床讓給她。

雖然之後薄荷聊天聊到跟他一起睡在地板上,熊先生還是非常守禮的。

她是相信了一個非常值得的人。

這趟旅行更拉近了他們兩個人的距離,也讓薄荷對應元更加信任,更願意親近他。回來台北以後,她很習慣,也很喜歡坐在地板上看書,靠著熊先生的膝蓋。他會摸摸她的頭髮,眼中有種寵愛的溫柔。

她別無所求了。只能祈禱這樣的日子,永遠不會消失。

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