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荷 楔子

楔子

每個父母,都是孩子的第一個情人。

孩子出生以來,就會對父母產生一種孺慕的愛情。能夠得到父母愛的回饋,可以說是最幸福的小孩了…

很可惜,這不是每個孩子的福氣。緣份這種東西很奧妙,即使是自己生下來的孩子,也未必能得到父母的喜愛…簡單說,就是「不投緣」。

【Google★廣告贊助】

這些失去第一個情人的孩子,就會下意識的渴求,渴求另一個人的愛。渴望有個可以歸屬的地方,渴求幼年時無法獲得的一切…

只是,現實往往很殘酷。

***

她叫做劉薄荷,二十四歲。剛好是不大不小的年紀。

但是在同儕之中,她顯得太保守、早熟,在長輩眼中,她又還是個老實的小孩子。至於她的父母麼…他們比較關心她每個月有沒有寄錢回來,不太關心她在外的生活。

她長得並不美,卻有著很漂亮的身材。當然,跟那些三四十公斤的少女是不能比的…但是她的身材很勻稱,配上那嬌小到只有一五六的身高,真有幾分楚楚動人。

關於這點,她很明白。這個害羞保守的年輕小姐,總是穿得規規矩矩,包得跟粽子一樣,不輕易顯現美好的線條。

是的,你沒看錯,她這樣一個二十四歲的大姑娘,還會「害羞」。即使是在這家營造廠這麼久了,跟老闆在走道上不期而遇,她還會臉色大變的貼在牆上,整張臉漲個通紅,連聲音都會發抖。

就因為她膽子這樣的小,所以老闆娘對她很放心,人前人後都誇獎她是個知禮守分的好女孩。她高職畢業就在這家營造廠當助理會計,前後也做了六年,多少女孩子不是結婚就是跳槽,只有她老老實實本本分分的待在這裡,老闆娘很喜歡她的勤快安靜,也就力排眾議,讓她當了主辦會計,手下管著三個女孩子。

她也一直沒讓老闆娘失望過。

這天,她頂著大太陽,抱著標單跑去仁愛大樓開標,還順便去銀行辦事,這樣熱的天氣…她還是騎著五十CC機車在外跑。

熱得頭昏眼花的進了公司,連水都還沒喝一口,就聽到會計室已經吵成一片了。

「…為什麼是我幫妳做?」素麗瞪起眼睛,「交代是交代給妳欸!難道我沒有自己的工作?妳不要裝好人接了下來,累死別人,讓老闆娘當妳是個能幹人!真有本事接下來,自己就要做得到!」

「唷,幹嘛啊!?」邵皙搶白她,「橫豎都是自己公司的事情,還分妳啊我的?老闆娘也說了,這份標單很趕,要赴郵局快件的時間的!我要不是手上有老闆交代下來的重要報表,還來求妳麼?哼,我也知道了,妳只會拍薄荷的馬屁而已。怎麼薄荷拜託妳,妳還加班幫她弄,我說了這麼多好話,也跟妳說是老闆娘要的,妳就不管了?妳不怕我跟老闆娘說…」

「說呀,」素麗跳了起來,「去說啊!妳是誰啊?現在亂為王了,妳也交代我也交代,我是妳們家養的奴隸?薄荷姐是我上司,妳也出去看看人事表,她是我們會計室的主管。若是她交代下來,我能不做嗎?要我做?行!妳讓薄荷姐發個命令下來,我就做!難怪老闆娘讓薄荷姐當主管不是妳,妳也自己檢討檢討!」

「妳胡說八道些什麼?!」邵皙瞪起眼睛,「妳是什麼意思?今天給我說明白!」

薄荷急急的喝了一杯水,插在她們中間輕聲細語的勸著,「好了,是什麼事情呢?需要這樣嚷嚷叫叫?才出去一會兒…這裡就吵翻天了。」

「是啊,就妳最能幹。」邵皙諷刺她,「勝昌營造沒妳不行麼。妳一時半刻不在,營造廠都快倒了。」

「妳也放尊重點。」素麗氣了,「妳是跟我吵架呢?還是藉故找薄荷姐的碴?倒是一次說明白算了!」

邵皙還要說,薄荷擺擺手,「吵可以吵出標單嗎?若是可以吵出來,那就由妳們吵去了,吵得再兇也沒關係。但是小姐們,誰都不愛加班對吧?若是不想加班,趕緊把工作弄完才是正理。是不是呢?」她依舊語調輕慢,但是這樣的溫柔反而讓兩方的火氣都消了。

「…老闆娘說四點要。」邵皙丟出一份標單,「出不來事情就大了。『主辦會計』,妳看著辦吧。」

「以後老闆娘要什麼,就擱在我桌上就好,貼張紙條告訴我幾點要。」薄荷頭也不抬的看著標單,「素麗,,妳手上工作多麼?」

「多。」素麗指了指滿桌雜亂,「我還有三份標單,明天就要的。」

「別看我,」邵皙回她的座位,「我手上是『老闆』急著要的報表,我沒空弄那些。」

薄荷在心裡忖度了一下,「素麗,撥出一點時間幫我看看我剛做好的標單,這份我來作。辛苦妳了,只是妳心細,幫我抓一下錯誤就好。」

她溫柔客氣卻不容商量的跟邵皙說,「邵皙,妳手上的報表我知道,我會跟老闆緩一下時間。請妳幫我算一下水泥和瓷磚部份的估價,真謝謝妳了。」

邵皙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搶過來,「這麼拼?還能拼到哪?想拼掉老闆娘嗎?」

薄荷卻不動怒,仍然很有耐性的微笑,「妳能力比我優秀,一定可以做得又快又好的。」

在一旁看熱鬧的洛君看到薄荷的臉轉過來,趕緊裝出很忙的樣子,「薄荷姐,我還在忙著算薪資和出應付帳款…」

「我知道,」薄荷溫柔的說,「點工的錢還沒好麼?人家等著錢養家呢,要快,知道嗎?」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始填標單。

其實勝昌營造是個不算大的營造廠,主要的業務是承攬公共工程。大案子輪不到他們,林林總總的小案子倒是不少。小歸小,標單還是要照寫照開。這也是為什麼資訊化的會計室會有四個會計的緣故。

標單總是很煩瑣的,明細表列得很仔細。書寫標單之前,老闆會依據豐富的經驗,衡量多少錢可以得標,然後她們會計就要照著這個總金額和瑣碎的項目「掰」出最合理的標單。

有個在營造廠間流傳很久的老笑話。據說當初捷運站鬧得滿城風雨的「兩萬塊不鏽鋼垃圾桶」,就是寫標單的會計實在湊不出老闆寫的總金額,只好無奈的塞在「垃圾桶」的預算上面。

為了不鬧出這種笑話,必須要仔細才行。

好不容易,這份插隊的標單在時間內趕給老闆娘了。「果然交給薄荷辦,我就不用操心了。」老闆娘笑嘻嘻的。

薄荷虛弱的笑了笑,「其實是邵皙趕出來的。我只是幫了一點點小忙。」

「邵皙真是能幹啊。」老闆娘敷衍的笑了笑,「我去開標了。」

她知道邵皙瞪了她一眼,但是她不在乎。工作這麼多,不做也不會有小精靈偷做,她沒有心力去管別人白眼還是黑眼。

終於下班鈴響了。她將冰冷的手蓋在火熱的眼睛上面好一會兒,疲乏的站起身。「素麗,剩下的明天做吧。真的辛苦妳了。」

「薄荷姐,說什麼呀。」這個剛從高職畢業的倔強女孩是很服她的,「一點小忙,不算什麼啦。」

拍了拍她的肩膀,她累得幾乎沒力氣笑。慢吞吞的到洗手間,若是這樣忙下去,她可能會得膀胱炎。

正打算出來,聽到兩個女孩嘻嘻哈哈的走進洗手間,是邵皙和洛君。

「…看她那副裝好人的樣子就討厭!我就不信她是什麼聖女貞德…看到男人就臉紅喔?真會裝…」

「說不定她會臉紅是因為…」一陣低語,邵皙打著洛君,「妳好壞喔!有夠色…哈哈哈~」

靠在門上,薄荷冷靜的等她們發完種種不堪的議論,補了半天的妝,八卦到盡興離去,她才悄悄的從洗手間裡出來。

傷心?生氣?不不,不會的。甚至沮喪都不曾有。

她明白這種人。天之驕女,父母親捧在手心呵護著。出來工作只是為了打發時間,早晚要嫁給有錢專情的男朋友,順順利利的過一生。

當然她們是瞧不起連香奈兒都茫然無知的自己,更何況,薄荷連大學都沒念過。

這些都不重要。別人怎麼說,通通,不重要。

她也希望,她是父母疼愛的那個小孩…但是父母親的疼愛都集中在哥哥身上。她也希望,她能夠趕緊離開這個缺乏愛情的家庭,有人呵護照顧…

但是,這個夢想也不可能了。她承認,她的膽子很小很小,心很脆弱。一次的打擊就讓她永遠絕望了。

她還剩下什麼?也就是這雙手和這份工作而已。

所以別人背後怎麼說,她都不要緊了。當妳發現沒有退路的時候,妳就可以將工作做得很好很好…

因為再退一步,就是萬丈深淵了。

疲憊的走出公司,搭上捷運。漆黑的窗口,飛逝著點點映在窗上的燈光。像是這城市數不清的,寂寞的心。

她也不過是,這城市裡最不起眼的孤寂。

下了捷運,她走了十幾分鐘,才到大樓門口,跟一個高大的男子打了個照面。她不禁驚跳了,臉孔馬上泛紅起來,忍不住開始發抖。

那男子起碼也超過一百八…渾身糾結的肌肉,臉孔長得怎樣她已經記不起來了,只記得有兩道又濃又粗的眉毛,和一雙兇光四射的眼睛。

她大概嚇到腿都軟了,只能盡量拉開距離,慢慢蹭過去。那知道那個男人毫不客氣的超車,按了電梯,看著站在電梯外面發呆的薄荷,聲如洪鐘的問,「上樓?」

薄荷發誓,他的聲音大到有迴音,震得她耳朵發痛。她恐懼的貼在牆上,拼命搖頭。

男人皺緊了眉,看起來更恐怖,他忍住不耐,聲音放小一點,像是小一號的鐘響,「要上樓嗎?小姐?」

「我我我…我走樓梯,樓梯!」她幾乎是飛奔的衝進太平門,開始爬樓梯。雖然她家在十四樓…但是她寧可爬樓梯爬到累死,也不想跟這種恐怖的男人單獨在電梯裡啊!

起碼對她死寂的生活來說,今天實在太刺激了一點。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