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 第六章

車行不敢再回去,林玦帶著麗婉急急出了郡府,往京城回奔。

仔細思量,「林大爺」在京城交遊滿天下,無憑無據就發海捕公文拿下麗婉,對攝政王來說不利。他一心想當皇帝,實力尚且不足,說什麼也不會這麼蠢的。

就可惜他實在按不下心裡的那點貪。林玦心裡喟嘆著。

【Google★廣告贊助】

兩個人互望一眼,麗婉開口,「回京妥當嗎?」

「託了重病臥床,比什麼地方都妥當。」林玦簡潔的回了一句,立刻去雇了馬車。

麗婉深深的看了看他,覺得有點不尋常。林玦似乎…有些不一樣了。匆忙返京的路上他很少說話,大半的時候都在深思。

只是有時候他看過來的眼光,令人有點發毛。

「大、大哥,」她乾笑起來,「…有什麼事嗎?」

「沒有,哪有什麼事情?」林玦溫柔的笑笑,把毯子拖了過來,蓋在她腿上,「夜裡坐馬車,更深露重的,別著了涼。」

她說不出來什麼地方怪,就是一股毛骨悚然。

等匆匆回到京裡,在攝政王的爪牙還沒撲上來之前,他們已經平安的進了沁園。讓麗婉驚喜的是,四妹麗剛也剛抵達。

兩姊妹緊緊攢著手,千言萬語,卻說也說不出來。只見林玦氣定神閒的走入大廳,原本激動的麗剛瞪圓了眼睛,跳了起來,「老老老老…老大!?你不是在皇宮裡發瘋著嗎?」

林玦沒好氣的往她腦袋一敲,「嫁都嫁人了,還這麼毛毛躁躁的。妳看我像是發瘋的樣子嗎?」一臉和煦般春風的笑吟吟。

周遭的人一起發冷的安撫胳臂上的雞皮疙瘩。這種恐怖的笑容…怎麼跟麗婉超像的?每次麗婉想算計誰的時候,總是這麼笑。

被這麼笑過的,心裡都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創傷和恐懼,相信過來人的經驗談吧。

麗剛不知道該撫臂,還是摸摸頭上的腫包大不大,愣了好一會兒,這才叫了出來,「…老大!!你居然裝瘋跑出來玩?你知不知道宮裡亂成什麼樣子了…我和大哥都進不去宮裡,我說潛進去麼,被我那呆大哥罵個賊死!你就算當皇帝當膩了,也別出此下策啊~」

皇帝?!所有的人都是一驚,通通獃住不會動了。

還是老管家清醒的快,他機靈的往地上一跪,「…草草草草民,叩見聖上,恭祝聖上長命白歲,福如東海,天增歲月人增壽, 春滿乾坤福滿門,那個那個…心想事成,早生貴子…」

其他人這才如夢初醒,滿滿的跪了一地,只有麗剛跪也不跪,對著老管家翻了翻白眼。他們林家的管家訓練還要再加強才可以。

林玦笑嘻嘻的對麗剛說,「你們林家人真是有意思的緊。」

麗剛比麗婉林玦早進門,早費心猜測這個「林玦」是誰,一見面立刻發了暈,她沒好氣的回嘴,「哪裡比得上豬頭老大?裝瘋也就罷了,跑來我家入贅冠林姓了。好歹也成了一家人,不用多禮了。」

她這一時嘴快,倒讓麗婉漲紅了臉孔,覺得此生沒這麼羞憤過。原來這個彎曲肚腸的男人竟是騙過了她,搞不好從來沒有失憶過!想想自己終究還是被耍弄了,更覺得林玦口底沒句真話,又讓麗剛的無心之語戳了一記,忿忿的望了林玦好半晌,竟是哏的一聲,恨恨的拂袖而去。

林玦也驚覺該糟了,急忙追了過去,正要跟進書房,差點讓猛然關上的大門夾中了鼻頭。

他忙一縮,只覺一額的冷汗。趕忙陪笑的走到窗前,深深的一揖,「晚弟,何故這樣發怒呢?…」

幸得他這一揖低身,不然白瓷盞兒就砸破了他那好看的臉孔了。

林玦揩了揩汗,知道麗婉連貴到眼珠子掉出來的上好官瓷都拿出來砸,可見是動真怒了,聲調放得更軟,「這個這個…晚弟呀,你若生愚兄的氣,何必拿銀子過不去呢?大不了我讓你打兩下就是了…」

「有種你給我站好!」屋子裡傳出怒吼,一方沈重的硯台夾著半乾的墨飛出窗外,林玦往旁邊敏捷的一跳,還是被潑了半臉的墨。

「這個古董硯台值五十兩銀子呀!」林玦心驚肉跳的。

「拿五十兩銀子砸皇帝不夠尊貴是不是?!」碰的一聲,麗婉踹開了大門,林玦本想迎上去…看她力拔山河的舉起紅木桌案,馬上逃遠些,饒是他逃得快,轟然一聲巨響,紅木桌案跌成碎片,還砸崩了一角石欄杆,「這張案值五百兩!」麗婉大怒的喊,轉頭去找,吃力的拖著放在書房邊擺設的湯鼎,準備打殺這個皇家騙子。

林玦大驚的過去阻止,別鬧了,砸不中便罷,砸中了他也不用煩惱回宮的事情了。

「你這騙子!你這忘恩負義的狗皇帝!」麗婉氣得滿臉通紅,使力跟他搶湯鼎,「我非打殺你不可!早知道讓你淹死就算了~」

「妳也知道我差點淹死?」林玦抓著湯鼎不放,扯著嗓門,「我做什麼胸口戳一刀,還淹個半死來騙你呀?我說林大爺!你聰明一世,怎麼現在糊塗一時啊?」

「因為事不關己,關心則亂嘛。」趕來看熱鬧的眾人中,有人拋了這麼一句。

「誰…誰關心他!」麗婉的臉更紅了,抄起掉在地上的玉鎮紙就要砸在林玦頭上。

「情關難度啊…」又不知道是誰看戲不過癮,還放了風涼話。

好不容易把玉鎮紙搶下的林玦又得趕緊撲過去抱住半人高的花瓶,他欲哭無淚的回頭吼,「…我又沒啥十惡不赦,別這樣害死我行嗎?晚弟啊…你就不能冷靜點…」

「你再多叫幾聲『晚弟』好了,」看夠戲的麗剛搖搖頭,「怎麼聰明了一輩子,這個時候就都成了豬頭了…」

這個「都」字讓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齊齊霞紅了臉,捧了一捧竹簡,不知道該不該砸的麗婉,手就這樣懸在半空。

林玦趕緊把那捧重死人的竹簡搶下來,低聲下氣的,「…婉妹,妳是最最明理幹練的,怎麼這個時候鬧起小孩子脾氣來?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的?妳想知道什麼,我怕不告訴妳?快別這麼生氣了,仔細手疼呢…」

這聲婉妹一叫,讓麗婉低了頭,紅了眼眶。「你、你你你…你不安好心眼,一直是耍我來著的!誰是你婉妹呢?!」

看戲也看足了,麗剛懶懶的揮手趕人,眾人一陣嗡嗡的牢騷,滿懷不甘願的讓麗剛趕了出去,她還仔細的幫關了大門,順手把窗子也給半掩了。

沒人看戲,麗婉的氣燄也餒了,思前想後,不禁委屈的哭了起來。

林玦又賠了無數不是,見她漸漸回轉過來,這才義正嚴詞,「婉妹,妳賴我騙子,那可真是冤枉我了。我迷了記憶這麼苦,難道妳一手好醫術看不出來?我又不是吃飯不做事的皇帝,放著讓他亂成這樣子?實在是我們到了郡府,我在江邊才想了起來。一想起來了,又是亂紛紛的理不出頭續,尋不出隙跟妳說。想來想去還是等回沁園再說吧。哪知道麗剛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我要跟妳說的時候就來了呢?」

「…都是滿嘴胡說的藉口!」麗婉一甩袖子,「反正你是皇上,高高在上,我們這種草民愚婦,你就算說太陽打西邊出來,我們敢說個不字?都由你說去!」

「林大爺,林巨賈…」林玦深深的揖了揖,「小人豈敢?小人的賣身契還壓在您那兒,連姓都改姓林了。擺明兒是招贅了,贅婿敢說什麼呢?」

麗婉臉頰掠過一抹霞暈,啐了他一口,「就只會滿口胡說!哪有…哪有這回事情…」

「哎,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林玦誇張的嘆了口氣,「誰讓我手印都押了呢?說不得只好賴上妳了…」

她急了,「…錢我也不跟你要了,借條也還你,成不成?你胡扯些什麼?沒有的事情,怎麼在你嘴裡變成這個樣子…」

「看起來,妳是要賴帳了。」林玦凝重的點點頭,「隨便改了我的姓,又隨便的強迫我押手印,還讓我做牛做馬的,現在卻打算撒手不管?這可依不得妳!」

麗婉讓他說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他是怎麼歪纏的,居然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本來呢,我也算是個不錯的皇帝,治事謹慎,勤政愛民的。」他誇張的嘆口氣,「沒想到會被逼著當起強搶民女的惡霸皇帝了。」

「…你要搶誰?」麗婉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我的婉妹,妳說還有誰呢?」他又是那臉和煦春風般的笑,明明跟自己沒啥兩樣,為什麼雞皮疙瘩一粒粒的浮了起來?「當然是我那聰明睿智的結拜『兄弟』。咱們同甘共苦這麼久了,總不好讓為兄的回宮去獨守孤燈。說不得,只好將妳迎進宮,封個皇后,以後呢,真的是有福共享有難同當了。之前我幫妳看帳,之後妳幫我看奏摺,兄友弟恭,夫唱婦隨,該是多好呀~」

麗婉瞪大了眼睛,想也想不到這種厄運居然會降臨在自己身上。是老天爺看不過去了,將她之前的惡行一口氣報應了嗎?

向來是設計別人的麗婉,今朝也被設計了!

「…我能不能說不要?」她感到全身無力。

「恐怕不能。」林玦笑吟吟的,「婉妹,光光這『假陰為陽、倒賣宮貨數倍中飽私利』,就算我饒過林神醫,也得責他個教女不嚴。只要妳的身分一曝光…這沁園可就散了。妳讓三個姨娘和上下數百口人,賴何維生呢?」

「你居然威脅我!」麗婉跳了起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有沒有一點點感恩圖報的心哪~」

「大概沒有了。」林玦對她眨眨眼兒,「讓妳好好的『教導』過,誰還記得那些腐儒說呢?」他甚是得意的點點頭,「我現在也是個好生意人了。」

麗婉忍無可忍,一把扼住他的脖子,「掐死你就完事了!早知道路邊的東西不能亂撿,尤其是人不能亂撿!我幹嘛撿你這禍害回來?還是水裡撈出來撿的!」

林玦反而迎了上去,將她抱了個滿懷,「千金難買早知道呢。再說…」他粗啞的在麗婉耳邊低語,「誰讓妳扮花妖盜走了我的心呢…?」

她羞了個滿臉通紅,「快快放開我!那是意外…我根本沒有…」

「那麼…妳老實告訴我,妳心裡真的沒有我?」他的唇似有若無輕刷過她的耳垂,引得她一陣戰慄。

「……」麗婉閉上眼睛,睫毛輕輕顫抖著。林玦的手輕輕的在她的背上游移,她覺得自己的靈智逃得一點蹤影也沒有,居然、居然連掙扎的念頭都沒有!

「麗婉…隨我回宮吧…」林玦在她耳邊輕喃著,「少了妳,我當這皇帝還有什麼意思呢?連吃飯都沒味道的。」

半晌她沒說話,本來僵硬的在身側的手,緩緩的攀上了林玦的背。「…我可是被你強迫的。」

「…就算是我強迫妳的好了。」林玦有些無奈。

「嫁你的是林家大小姐,可不是『林大爺』。」她答應得非常勉強。

…別的女子被親口封后,應該感恩到痛哭流涕,磕頭謝恩吧?為什麼這位「林大爺」還一副被逼上梁山的樣子?「是…沒錯,是林家大小姐。我還會稟明岳父…我需要招贅嗎?」

「能夠這樣是最好的…」麗婉大剌剌的回答。

「喂!妳好歹也尊重一下我的身分,皇帝入贅像話嗎?」林玦終於生氣了。

「哼,好希罕嗎?我又不想嫁到帝王家…」麗婉嗤之以鼻,「你自己說被冠了林姓,已經是贅婿了!」

林玦被反將一軍,有點狼狽,「…這個再研究好了。妳允了我的!可反悔不得…我姓李,單名琊。」

林大爺嫁李大爺?麗婉感到有些無奈。

林玦見她不再抗拒,悄悄的親了她的鬢角和臉孔,聽她輕輕嬌吟,不禁心蕩神馳。

「…李琊…」麗婉閉著眼睛輕輕顫抖,「…你的奏摺多不多?會比沁園的帳多麼?」就算是這樣旖旎的情形,她還是理智的擔心起未來的工作狀況。

他僵了一下,乾笑著,立刻圓滑的打起馬虎眼,「怎麼可能呢?我不會讓妳累著的,妳是我的寶貝呀…」捧著她的臉蛋,跟了她深情的一吻。

麗婉覺得頭昏腦脹兼飄飄然,不知道為什麼,林玦這樣慎重的保證,反而讓她的心發起冷來,只是這個該死的傢伙,接吻的工夫好到讓她失去理智…

***

等他們衣衫不整的出了書房,發現一堆人都在門口跟他們大眼瞪小眼。

麗剛翻了翻白眼,她這個表面聰明的大姊,只差沒被吃乾抹淨了,而這個皇帝老大又快變成皇帝姊夫的男人,又不像她家無拘大哥那樣正人君子。

麗婉是天生的奸商,發現羞赧也不管事,乾脆落落大方的跟大家點頭;林玦的臉皮本來就厚,也是滿臉笑容的;倒是匆匆趕來的燕無拘尷尬的紅了臉。

幸好他膚色黑,看不太出來,只有耳上一抹赤紅洩了底。「…臣燕無拘,參見皇上。臣護駕來遲,罪該萬死…」

「呆頭大哥,你護駕早個幾刻,皇上會把我們滿門抄斬。」麗剛無奈又不耐的拉了自己的夫婿,「我說皇帝老大,你是想摟我姊姊的腰多久?你先別急著追老婆,讓我們先議一議事如何?我看我姊姊也不像是跑得掉的樣子,更何況她好像不想跑…」

「麗剛,妳鬼扯啥?!」麗婉狠狠地啐了她一口。

麗剛聳聳肩,「我家大哥有二姐三姐的消息了,我們好不好先把兒女私情擺一旁,入廳議論一下?我們站在這門口也大半天了,能不能坐著談談啊?」

一聽到有姐妹的消息,麗婉虎的一聲跳起來,攢住麗剛,「…麗萍沒有死?!」

「先到我們那兒再說吧。」秋姨娘探了探滿目創痍的書房,輕輕嘆了聲。「須知人多嘴雜。」

等延入凌仙閣,還沒等上茶,麗婉已經急急的抓著無拘問,林玦很不高興的瞪了無拘一眼,鬧得他很尷尬。

換麗剛不高興的瞪了林玦一眼,「…我說大姊,妳放了我家大哥吧。豬頭老大快在我家大哥身上瞪穿五六個洞了。」

「喂,妳又辱君!」林玦馬上指責她。

麗剛理也不理他,「剛剛大哥說,在離郡府數十里的荒山,訪到了二姐的行蹤。據說是在那邊的獵戶養了一陣子的病,又離開了。最少看起來是病弱而已。妳也知道,二姐比起妳那手三腳貓醫術,強得太多了。只要還有口氣,總還是有活路的…」

麗婉幾乎虛脫了,緊繃的精神這才鬆泛下來。只要還活著,就有希望。

「…至於鬼醫死要錢…」無拘緩緩的說,「目前確定她是讓馬賊帶往絲路了。至於這個馬賊頭子,神出鬼沒,喜怒無常。孤傲不群,向來不跟黑白兩道來往。他會擄走鬼醫,已經很讓人訝異了…」無拘遲疑了一下。

「怎了?」麗婉忙著追問。

「…我的屬下曾經找到鬼醫,當時馬賊頭子受傷瀕死。但是她卻拒絕跟我的屬下走,執意要留下來醫治…最後馬賊們追來,失去了這個脫逃的良機。」

麗婉和麗剛交會了一眼,眉毛都抬得高高的。

不會吧?他們一家子姐妹全淪陷了?

「所以眼下鬼醫和萍蹤先生暫且無恙。」無拘的濃眉顰得緊緊的,「反而是皇上要如何回宮才是大問題…攝政王將宮裡佈滿了自己的人馬,我怕不管明裡暗裡,都不容易讓皇上平安返宮…」

眾人將目光都瞄向氣定神閒喝茶的林玦。只見他胸有成足,「這有什麼好憂的?只要我的皇后幫我,大可大搖大擺的進宮去。」

大夥兒瞪大眼睛看著麗婉,她也覺得奇怪,轉思想一想,跳了起來,「你不會…皇太后…裝神弄鬼一番?」

別人聽得糊裡糊塗,就皇上含笑的點點頭,「我就知道我的皇后娘娘懂我的。」

「…搞個不好我會先掉腦袋吧?還皇個啥后啊?!」麗婉吼了起來。

「妳放心,我相信妳的能力的。」皇上非常愉悅的拍拍麗婉的肩膀。

「…我認識你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楣了!我就知道我不該亂撿東西的,尤其是水裡撈起來撿的人!」

「放心,妳也只有這麼一次機會從水裡撈人。」黃上笑得很無邪、溫和,但是令人發寒,「以後哪個男人敢讓妳碰一下,我先把他剁個十塊八塊再說。」

剛剛被麗婉抓著問個不停的大俠燕無拘,居然抖了一下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