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園春 第九章

麗婉果然是個高明的生意人,一面處理京城的產業,一面又聯繫了四川的老家人接洽,舟車奔波了月餘,幾乎是一到四川府城就安家立戶了。

他們林家原本就有不少產業在四川,經她整頓,就更有模有樣。看看三個姨娘倒也隨遇而安,遂把四川的產業暫時交給她們管理,往濟南老家去了。

【Google★廣告贊助】

四五日後返回四川府城,只見她眉頭深鎖,回到家就是一聲長歎。

她們等於是逃難的,實在還是喜愛著京城的沁園。置在四川府城的宅子比沁園大,大家還是懷舊的把這宅子喚做「沁園」。雖然沒有京城沁園的流泉潺潺,所幸林內老木森森,蔽蔭涼涼,喚做沁園,倒也名符其實,略略安慰思家之苦。

「是怎麼了?」秋姨娘溫言問著,捧上一盅秋茶,「回家探視不是該高高興興的?怎麼一回來就嘆氣呢?」

「說高興,原本我也該是高興的。」麗婉啜了口茶,「奶奶去參加故人的婚宴,席間見著了麗萍…有了姊妹的消息,應當高興不是?」偏偏她又長歎一聲。

愛姨娘放下了針線,有些驚疑的。她雖不再入江湖,但是消息還是比尋常姊妹靈通點。這些日子零零碎碎的傳說著江湖事,拼湊著也略略知道些。「該不會是秋霽鎮大鬧唐家婚禮的那對…?」

「愛兒,妳可說對了。」麗婉沈重的點點頭,「奶奶在席間允了他們的婚事…不然那殺手要大開殺戒了。只我怎麼想也想不通,我家麗萍乖乖的在金陵當教書先生,怎麼會跟這個聲名狼藉的殺手混在一道?想來劫她出牢的就是這個喚做『墨陽』的殺手了…我聽了急得很,想派人去找,奶奶反而阻止我…說麗萍日子不久了,由他們去吧…就要我瞞著父親,千萬別讓父親找著他們倆…」

此時麗婉神情卻不悲戚,反而充滿困惑,「秋兒紅兒,我在想,這些日子我是不是奔波過甚?妳們看我可有什麼不對頭?」

愛姨娘端詳她半晌,「…什麼地方不對頭呢?看妳臉色紅潤,就是有點病相思罷了…」

「呸,嘴裡就是沒好話。」麗婉啐了她一口,「誰跟妳說這個來?實在是…我沒聽奶奶的,還是繞道秋霽鎮瞧瞧去了。暗裡查訪半日,都說他們倆的蹤跡在江邊就不見了。這些江湖人被他們倆擺了一道,哪個面子拉得下來?差點把秋霽鎮地皮找翻了三尺了。我聽了疑惑,也到江邊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雖然知道時日久了,到底是盡心吧…」

她低頭了片刻,滿臉的不可思議,「莫不是我白日做夢?臨了江邊,水裡竟是湧出個人來。一身水藍,面上似有寶光流動。說也奇怪,居然知道我是誰,笑著喚我,『那個林家長女,妳家兩個妹子沒事兒了,倒是妳近日有喜災,不知道是該賀妳一聲呢…還是該憐妳一聲?看在妳家世代侍奉我的份上,教妳一個好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妳下半輩子困著案牘勞形呢…得個好夫婿,這也不枉了吧?』說完就嘻笑沒入水中不見了。」

兩個姨娘聽得一愣一愣的,麗婉口才又好,說得栩栩如生,兩個人胳臂都起了陣疙瘩。

「…別故意嚇著我。」秋姨娘縮了縮。

「…妳這吹牛皮的工夫真是越來越精湛。」愛姨娘也覺發寒,「雖知妳是胡說,人家還是怕得緊。」

「我也希望我是胡說。」麗婉想破頭也想不出端倪,「我家世代侍奉著誰呢…?大約是我趕路趕急了,累糊塗做起夢來了。」

說是這麼說,她心裡也是一把疑惑。這鬼神跟她說完,憂慮莫名其妙的就寧定了。只是…喜災?既是喜事,為何又有災呢?

她暫且撇一邊不去想,轉頭發現少了一個,「紅兒呢?怎麼沒看到她?」

兩個姨娘也把這樁怪力亂神撇一邊,都摀著嘴笑,秋姨娘仁厚,沒說什麼,愛姨娘倒是促狹的開口了,「紅兒哪有空在家?她口口聲聲嚷著要來四川享清福,跑去管客棧。管就管吧,天天跟大廚拌嘴兒,她哪還記得沁園在哪個方向?連家都不知道要回了。」

麗婉愣了愣,「…這大廚可是我費心挖角挖來的,很有點名匠脾氣。怎麼好天天跑去跟他拌嘴?我得好好說說紅兒不可…」

「千萬不要,」愛姨娘笑著止住她,「妳不讓他們拌嘴兒?恐怕大廚連菜都不會切了,還煮哩!讓他們去…嘻嘻…」

麗婉偏頭想了想,倒也明白了。不禁笑著搖頭,「不知道是誰嘴裡說得那麼厲害,歷盡滄桑似的…」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誰又真的看得破呢?」秋姨娘笑著說。

這「無人不冤,有情皆孽」八個字,卻無預警的戳戮了麗婉的心。她鎮日忙碌奔波,自以為相隔數百里,已經與京城的一切毫無相關。表面上看起來,她像是一切如常,談笑風生,依舊是那個風流瀟灑的巨賈林大爺。

但是午夜夢迴,她何以不能成眠,獨守孤燈的時候,對影竟有流淚的衝動呢?

心口總有一股微微的疼。白日諸事紛亂,還可以混過去。長夜漫漫,這股子疼總是越來越深,越來越酸。

她想來思去,到底是哪個人呢?

甩甩頭,希冀把那張俊逸臉孔給摔開,她寧了寧神,「這些日子家裡可有什麼事情沒有…?」

「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老管家慌慌張張的衝進來,手裡搖著一張黃榜。

「…老管家,跟你說過多少回了!叫我林大爺!」麗婉沒好氣,「又是怎樣不好了?」

老管家哭喪著臉,「大小姐,現在妳還管大爺小姐的?聖旨宣到咱們濟南老家了!指名要迎接『林麗婉小姐』入宮封后。老夫人派人快馬把聖旨送來了,現在可是怎麼辦才好啊~」

麗婉虎的一聲跳起來,搶過黃榜一看,頭上一昏。這怎麼可能?立后哪有這樣草率的?!慢說要調查身家,還得經過十七八道煩瑣,入宮後還要驗身…三年五載還未必搞得定,哪有這樣聖旨一道就底定的?

他怎麼闖過太后、禮部、和史官那幾個大關的?!

「…就說林麗婉小姐病死了!」麗婉大吼,「他總不會搞個冥婚吧?」

老管家捧著一封信函,眉毛都垂了下來,「除了聖旨…還有封指名要給『林大爺』的密旨。老夫人代接了,也差人一併送了過來…」

麗婉接過那封「密旨」,心裡把皇帝罵了千百遍,「奶奶呢?快差人請奶奶出門避禍!」

「老夫人…接完聖旨就讓皇上派人接去京城了。」老管家膽戰心驚的回答。

可惡的李琊!麗婉氣得發昏,粗魯的撕開密旨,一面看,一面爆青筋,看完就把信扭成一團。

「密旨…是寫些什麼?」愛姨娘小心翼翼的問,她實在怕麗婉會不會氣到爆了全身經脈。

「寫了些渾話!這種人也能當皇帝!」麗婉怒吼,「備船!我馬上回京!」

***

撇下三個姨娘,麗婉一路乘船換馬,怒火沖天的趕往京城。一抵京城顧不得梳洗,風塵僕僕的衝到皇宮,點名要皇帝「滾出來」。

若不是皇上早下了詔令,「林大爺」或「林小姐」抵宮立刻晉見不得阻攔,恐怕她早讓皇宮守衛砍成十段八段了。

引她到御書房的公公膽戰心驚,向來溫和斯文的「林大爺」活像吃了炸藥,紅著眼睛,不像是來晉見皇上,倒像是來殺人的。

結果皇上把所有的人都趕出御書房,林大爺一進去,馬上乒乒乓乓,像是拆起屋子。所有的人都提心弔膽的面面相覷,又沒人敢違旨進去看一看。

麗婉一進御書房,瞧見了李琊胸有成竹的笑容,原本高漲的火氣更添三分,簡直要燒了起來。

「婉妹,妳到底還是…」他走上前想要一慰相思之苦,饒是他反應得快,緊急一閃,剛好躲過了麗婉順手從桌子上摔過來的蟠龍花瓶。

筐瑯一聲,這個價值連城的古董花瓶完蛋了,也把尊貴的皇上嚇出一身冷汗。「婉妹,妳也聽我說一下…」

「我先打殺了你這色鬼!」麗婉怒吼,「省得又有無知少女上了你的當!」敏捷的又抄起一疊奏摺丟了過去。

堂堂一國之尊,皇上李琊可以說是抱頭鼠竄,「冷靜點啊,婉妹~」

「冷靜?你叫我冷靜?」麗婉越想越氣,「我就知道你肖想紅兒愛兒秋兒很久了!!你這色胚!我不入宮你是打算怎樣?你要先收她們入宮?你到底要坑殺多少無辜女子的青春啊~」

乒乓一聲,她把整個筆架砸了過去。

李琊漂亮的一閃,「婉妹,我是怕妳捨不得她們,所以才…」

「你給我住口!」她一把奪過燈架,「我也捨不得我奶奶,你是不是也要納我奶奶為貴妃啊?!你這大色鬼!我就知道你心裡根本是沒我的!我又不是你的展覽品,放在皇宮裡跟一堆女人一樣擺好看?我先打殺了你這禍害~」

李琊幾乎是施展了全身解數才搶下燈架,制住麗婉。不禁懷疑自己是哪個筋不對,會愛上這種發飆起來非常可怕的母老虎。

但是拿再怎麼溫馴可愛聽話美麗的女人跟他換麗婉…對不起,他死也不換。

他就是愛這股潑辣勁,沒辦法。

「我不這麼寫,妳會快快的跑來嗎?」李琊扯開嗓門,努力抱緊在他懷裡死命掙扎的麗婉,「妳醋勁怎麼這麼大?去趟四川,喝飽了四川醋?我記得四川也不怎麼產醋。」

「誰…誰吃你的醋?!」麗婉漲紅了臉孔,「本大爺不希罕跟那麼多女人爭老公!」

「等我封妳為后,以後我再也不看她們一眼,行了吧?我的婉妹,拜託,這些女人又不是我去挑的…連姓啥名誰我都鬧不清了…」

「吭?你有沒有良心啊?!巴巴的把人家拘了來,連姓啥名誰都不曉得!說你是禍害還真是一點都不冤,坐牢的還有個刑期呢,入宮的豈不比坐牢慘十分?你這色魔、你這…你這…你這豬頭!只會吃食百姓血肉的蠹蟲!」

「就跟妳說不是我願意的!」李琊聲音也大了起來,「妳是夠了沒啊?我當這皇帝也不是我想要的,坐牢是大家一起坐的,她們還六年一放,我得坐滿一輩子欸!!」

被他這大嗓門懾得一呆,李琊趁機趕緊抱個滿懷,下足工夫甜言蜜語,「…當我不想妳的?誰讓妳拔腿就逃?我在這深宮可有半分自由?心裡急著巴不得插翅飛去尋妳,可恨多少事情要處置!還得說服禮部、史官,連太后都說不妥。我這輩子循規蹈矩,從沒少當過一天好皇帝。就這件事情依不得別人。妳可是惱我慢去尋妳?見面就是個大花瓶砸來!也不想想我在宮裡思妳思得多苦…」

被他這麼絮絮的灌了迷湯,語氣這樣委屈纏綿,心倒是軟了下來,又想起密旨裡頭的諸多威脅,不禁又上了火,「你寫的什麼密旨?!怎麼?我若不肯上京,你就收了我三個姨娘?問也不問一聲,我奶奶也讓你脅迫來了,我爹爹也讓你下詔召回京裡。若不從,你就要跟爹掀了我的底?你這不是惡霸是什麼?不是色鬼是什麼?」

「我若軟語懇求,我的小姐,你看樣子沒事兒,不拔腿跑得更遠?若是跑去倭國高麗,你是叫我哪裡尋人?請將不如激將麼…」李琊趕緊收緊雙臂,就怕她真的飛了,「離了妳,我沒一天好生睡的…」

「早知道我就該渡海去高麗!」麗婉忿忿的。

「妳若渡海去高麗,這個他娘的皇帝我也不幹了,」李琊發狠,「我看妳天涯海角跑哪去!」

望著他發狠,麗婉發起怔來,「…你滿口胡說什麼?你是萬人之上,一國之尊,何必棄了江山來尋我?是了,我也真是…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

李琊見她不信,越發生氣,「離了妳,我可有一日安眠?妳居然說了這話…」咬牙掏出國璽,狠狠地往地上摜,「我就砸了這個璽!皇帝也幹不成!」

麗婉大驚失色,趕緊上前搶了下來,「你砸這啞巴東西做啥?說就說,幹嘛砸東西?你砸了這個怎麼跟天下交代?!」

「我的皇后不信我,這皇帝做來什麼意思呢?」李琊氣呼呼的。

她低了頭,突然餒了氣,「…你瞧我這樣五湖四海亂跑,哪裡是拘得住的?你也知道宮裡像坐牢…偏生要拖我一起坐這個不慣的牢。我看起來像是皇后的料?慢說其他…」她眼底滾淚,「三宮六院我第一個容不下!我就是心胸狹窄,沒有婦德,又怎麼樣呢?你容我去不成?」

見她欲泣,李琊知道她和軟了,拉著她的手,「我的皇后娘娘,我生在這個位置,也不是我甘願的。妳說三宮六院,我這苦命皇帝睡御書房的時候才是多呢,幾時有那空閒窩溫柔鄉?更何況有了妳…我又管哪些女人做啥?做皇帝,沒半點自由,總不能要白頭偕老的人兒都不能選。我知道要妳進宮是委屈了妳…妳又怕我喜新厭舊,恐妳追索舊恩,是不是?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既然把妳拖來這牢籠,當然是一生一世對妳好了。妳且把三宮六院當女官看待,我們就當尋常夫妻便是。朝朝暮暮,永遠不離不棄。我是說話算話的,跟妳不擺什麼皇帝派頭,就當妳的夫婿,成不成?」

字字句句都把她心裡的隱憂說了出來,真真是個知心人。那個「不」字到了舌尖,反而化成滿眶的淚,死命的打轉。

「…我可是讓你脅迫來的。」麗婉帶著哭聲,「你若待我不好,我就逃去高麗當巨賈!」

李琊翻了翻白眼,哪個皇帝封后比他更苦命的?還得自承匪人勒!「是是是…明明妳愛我愛得茶不思飯不想的,偏偏就要佔這點子口頭便宜…」

「吭?」麗婉瞪了一眼過來。

他馬上枯萎了下來,「沒沒沒,是我土匪、我惡霸,我強搶民女,硬栽妳當皇后…這樣行不行?」

「算你識相。」麗婉嬌嗔著。

「放心,」李琊拍著胸脯,「我會識相一輩子的。永遠愛妳、保護妳,有福共享…有難同當…」

***

外面盛傳,林大爺的表姊,神醫林麗婉承了胡道長的金口,讓皇上從遙遠的濟南深閨迎娶到宮裡,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后,皇上還對麗婉姑娘一見鍾情,婚後鶼鰈情深,羨煞了天下所有未嫁少女,更讓說書先生和唱曲兒的姑娘不斷的翻唱著這段纏綿傳奇的故事。

不過真實的狀況卻是…

「你說要永遠愛我、保護我,就是這樣『愛護』嗎?」御書房傳出一聲怒吼,門外的公公和宮女都裝作沒聽見。

「我的娘娘,不就先說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麼…」尊貴的皇上陪笑著。

御書房快要被奏摺淹沒了,高高疊起來的奏摺顫巍巍的,像是一碰就會山崩。孤燈下,九五之尊的聖上和母儀天下的皇后,正揮汗隔案對坐,批著看也看不完的奏摺。

近來水患頻傳,又有外國犯邊,他們這對苦命的皇家夫妻已經釘在御書房好幾天了,睜開眼皮就是會山崩的奏摺。

「這個價格是錯的,」麗婉發著牢騷將奏摺一扔,「騙我沒提供過築堤材料?見鬼!再坑我就滿門抄斬!奸商奸到我這個絕頂大奸商頭上?回去修煉吧!靠…這份更誇張,連算術都算錯,多個零!當我不識字?」又扔。

李琊很欣慰的微笑,自從有了他這個能幹的皇后娘娘,他那總是破大洞的國庫,居然漸漸有了盈滿的趨勢。慢說現在他睡眠充足多了,又有個免費又機敏的免費長工…

他真是做了筆好生意。

「不對!」麗婉猛然從奏摺裡驚恐的抬頭,「我當了皇后卻半點福也沒享到!這比我之前當『林大爺』還累太多了…你還騙我說奏摺沒比林家帳多,你這皇家騙子!」

李琊聳了聳肩,「沒辦法,生意人哪有老實的?」他涎著臉,「這也是我的好娘娘教我的呢…」

麗婉瞪了他半天,悶不吭聲的低頭繼續看奏摺。所謂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她現在總算是明白了。

成天算計別人,現在被算計一輩子了!

「別這麼苦著臉麼…」李琊將氣鼓鼓的她抱在懷裡,「嫁給我又不只有壞事。瞧瞧,我現在可是只在妳身邊,全了我的承諾了。妳滿身才幹不拿來治國,當個小商人實在大材小用。妳呢,現在可是經營著『李氏』這門大生意,當家的老闆娘呢!更何況…我們在一起。」

她恨恨的睇了他一眼,偎著李琊,一起同望著半圓的月。

突然噗嗤一聲,麗婉悠哉的疊起手,「反正我再忙也沒幾天,親愛的皇上,這堆奏摺就得看您的了…我大約可以放個十來個月的假吧?」

「什麼?」李琊糊塗起來。

麗婉伏在他耳邊低語,李琊瞪大眼睛,半晌才嚷出來,「…我要當爹了?!」他抱著麗婉不敢動,扯著嗓子大喊,「太醫!太醫~快傳太醫來~」

麗婉翻了翻白眼,不知道自己怎麼會嫁了這樣一個人。

喜災,果然是喜災了一輩子。

她笑了起來,卻是這樣的美麗。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看看其他姊妹的故事:
大四喜 楔子 
羽仙歌 二小姐麗萍(萍蹤先生)
雲鬢亂 三小姐麗郭(鬼醫)
翻翠袖 四小姐麗剛(俠盜神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