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喜 楔子

楔子

窗外柳條兒初萌,春寒方去,碧淨的天空讓雲絮兒洗了又洗,粼粼的宛如水光,清麗得這麼可喜,讓人瞧了心兒整個飛了出去。

林家三小姐麗郭,手裡針線遲遲下不了第二針,癡癡望著如此明麗春光,幽幽的歎了口氣。

其它三個姊妹很齊心的一起在桌下各踹她一腳。

【Google★廣告贊助】

她剛要呼痛,幾個姊妹一起把食指放在嬌嫩的粉唇上,無聲的對她噓半天。

「悄聲。」大姊麗婉用低到不能再低的聲音說,「妳不怕爹爹聽到?若讓爹爹聽到妳歎氣,可又是兩個時辰的長篇大論了。」

麗郭沒精打采的繼續繡著煩人的女紅,「我們的爹爹是江湖有名的大神醫、大豪傑,沒想到腦袋裡頭裝了草,腐儒成這副德行……什麼年代啊,別人家的女孩兒騎馬踢球,咱們卻得關在屋子裡念女誡、繡這勞什子……」

幾個姊妹拚命噓她,麗郭又挨了好幾腳。

正值盛唐,國風開放富裕,路上的女孩兒騎馬行走,穿艷裝談笑自如,眉飛色舞,國人視為平常。然而生活在林府的四個小姐,雖是醫武雙絕林神醫的武林千金,偏偏比書院家的小姐更受束縛。

神醫「林雙無」是武俠赫赫有名的人物,醫者父母心加上淵博的武學,終年在外排憂解困,救人無數,是黑白兩道都景仰尊重的俠客神醫。

但是這位林神醫卻非常的腐儒,認為女孩子終究要嫁人,雖然四個女兒都是學武的奇才,但還是不准她們拋頭露面,只可在家刺繡讀書。

這位神醫四海奔波救人,難得回來家裡,但是對女兒們的管束從沒有鬆懈過,除了嚴托林大夫人好好管教這四個早年喪母的女兒,回到家裡,總是先考究女兒們的功課和女紅。

前天,林神醫終於回來林府,女兒們高興歸高興,但是一路趕路回家也是很喘的……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

遠遠的,聽到小婢開始朗誦古詩,武功最好的老四麗剛警覺到,低聲說:「爹爹進園子了!」

從「麗景苑」大門開始,小婢們用古詩作暗號,一站傳過一站,等到了「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林雙無已經踏入大門。

林雙無看著這四個靈靈水蔥兒般俊秀的女孩兒,心裡不禁是一陣驕傲。

「麗萍,妳又教小婢們讀詩了。」他這個二女兒頗有閨師之風,將家裡上下的小婢長工教得知書達禮,人人會念幾段古詩,果然是他們讀書人家的千金。

「爹爹,聞來也教教他們,總是自家人。」麗萍顧盼間自有一股儒雅風流,雖不是怎樣的國色天香,也是四個姊妹裡頭容貌較不出色的,但是那股書讀破萬卷的靈秀,卻讓人移不開目光。

唉,可惜是個女孩兒。若是男孩,怕是十個狀元也考上了。雖然說林雙無淡泊名利,不求仕途,總覺得這孩子的才華有些埋沒了。

他坐了下來,麗婉馬上站起來,從小婢手裡端了茶奉給父親。

「對了,麗婉,帳簿我看了。難為妳整理得這麼用心。祖母年紀大了,妳幫著照看家裡照看得挺好的,只是別太勞神。」

「這是女兒份內該做的。」麗婉溫笑,卻掩不住臉上那股神采飛揚,一雙丹鳳眼閃閃的,艷麗不可方物。

說到這個大女兒,又是他的另一個驕傲了。年方十九,已經將偌大的林府整理得井井有條。他過世的夫人和母親林太夫人已經算是治家的能手了,這大女兒不但治家的手段高過母親和祖母,甚至將林府名下的藥店和醫館打理得無比興旺。

他在外奔波,為天下病家奮不顧身,一時短少了經費,都是這個大女兒從家用裡撥出來,一看家帳,居然不減反增……

將來必是能幹的管家主母,哪家有福氣得了她去呢。

「妳也該有人家了……前天尚書府……」

「爹爹,奶奶年紀大了呢,女兒還想盡盡孝心。」她垂下眼睛,「再說,女兒早已指腹為婚……」淡淡的羞紅了臉,卻有點哀戚。

「唉,是為父誤了妳。」林雙無有些感動,卻也感慨。「將妳許給蔣家,偏偏他們家逢大禍,十幾年沒有音訊。妳又何苦為了未曾謀面的夫家……」

「貞女不事二夫。」她滿臉的堅毅,「我願侍奉奶奶和爹爹終身。」

果然是他嚴守女誡的好女兒。這反而讓他不好再勸了。

他轉頭看看三女兒,這孩子的女紅一點進步也沒有。「就說了,麗郭,成天弄草弄藥不是辦法,瞧瞧妳的女紅,繡這什麼狗啃葉子。」

「……醫館總要有人照看。」麗郭長得溫柔可親,一皺起秀眉,又讓人愛憐,「爹爹,我也很少去醫館了,您就別念人家。」愁眉苦臉的戳著針線,連林父都覺得好笑。

將來把她嫁出去,非配幾個針線好的小婢過去不可。不過她那手醫術,也不見得會讓她吃虧多少吧。有幾家有名的醫府都來求親了,只是他總擔心三女兒嫁過去,反而成了人家的搖錢樹,太勞神,總是還在考慮中。

一轉眼,看見老四縮在一邊不出聲。這個古靈精怪的女兒他最心疼也最頭疼。壞就壞在沒兒子,又喜她天生武學奇骨,未免有些當男孩子養了……一到十四歲,發現她居然撂倒了跟她半開玩笑的武俠父執,心裡一驚非同小可。

跟她過招,發現自己居然養出個不世出的俠女,後悔得不得了。

「別躲了,麗剛。」林雙無板起臉,「把手伸出來。」

她乖乖的伸出雙手給父親看,林雙無端詳半天,發現沒再長習武人的薄繭,這才稍微安心點。

又看了看她們的針線和字帖,覺得養了四個知書達禮的女兒,很是安慰。

「妳們的婚事……」四個女兒各差一歲,早就該有人家了。

「我已有夫婿,我要侍奉奶奶和爹爹。」麗婉很堅決。

「爹爹,我的婚事還不急,我幫大姊打理家務。」麗萍溫婉的說。

「我……我要陪奶奶和姊姊。」麗郭慌了。

「先打得過我再說吧。」麗剛無精打采的。

「麗剛!」

林父和三個姊妹一起凶她。

結果她讓四個人連說帶念,手不長繭,耳朵倒是長繭了。

等父親一出大門,麗剛往床上一倒。……我的老天爺!」

「妳自己找罵挨,怪誰啊?」麗婉撫著心,「妳若露餡兒……」

「我幫妳們轉移注意力欸。」麗剛伏枕不起,「不用感謝我了。」

待沒幾天,王府的趙大人親自跑來,跟林雙無求援,西南戰事正緊,但是瘴癘橫行,折兵損將很是嚴重。林神醫雖非官場中人,卻也視國家大事為己任,義不容辭的離家了。

女兒們不免一陣叮囑,眼送著父親離開了。

林太夫人望望這四個孫女兒,「這下好了,妳們爹爹一走,妳們又都飛了。」

「奶奶--」四個孫女一起黏上來,麗郭更是不依,「我才沒有!我還在家的勒。」

「是喔,妳在後山的賊窩別讓妳爹發現了。專醫江洋大盜,妳還弄個什麼難聽的外號,『鬼醫死要錢』?好好的女孩子家……」林太夫人數落著,卻也疼愛的攬緊這個嬌俏的三孫女。

「江洋大盜醫死也沒差,那麼多不義之財弄些來花花也應該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好歹也從他們身上撈些。」麗郭不在乎,跟麗婉招手,「大姊,我攢了些錢,妳幫我投資一下。爹爹實在太愛濟世救人了,不留點本錢不夠他花的。」

「好啊,等等把錢給我的小廝。」麗婉忙著換男裝。每每父親離家,她樂得換上男裝,搖身一變成金陵名動天下的大商賈「林大爺」。奇準的眼光和賭徒般的性格,讓她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無往不利。

提到那個謎樣的「林大爺」,莫不讓同業咬牙切齒,又不得不買「他」的帳。

麗萍也在忙著整理箱籠,趕著回金陵的書院,所以跟大姊同路。她飽讀詩書,見解精闢,總恨自己是女兒身,不能與天下學子切磋砥礪。偶爾的機緣讓她成了「銀鹿書院」的講書先生,名氣大到連史官都要隔簾請益。她託言容貌咽喉皆有舊傷,不便見客,總是隔簾講經,春風化雨,許多學子能在她門下,都是一種榮幸。

誰又知道廉後語氣輕柔斯文,隔廉猶然以折扇遮面的「萍蹤先生」,居然是個年滿十八的靈秀女孩兒?

一片混亂中,只有麗剛最悠閒,她向來輕裝打扮,也從不易容,總是一頂輕紗帽,戴著一雙銀絲手套,背著簡單的行李,就五湖四海亂走了。

「這次哪兒做買賣?」麗婉取笑她,「神隱大人,妳好不好『取』了啥好東西,直接拿給我算了?我幫妳銷賊贓。反正都是不義之財……」

「哇,」麗剛撇撇嘴,「我雖『不告而取』,到底也都『完壁歸趙』了。」

「只是要贖金而已。」麗郭也笑了,「哪有偷到皇帝家裡,要的贖金是『放出年長秀女三千』的?」

「當林神醫的女兒嘛,總是要有點俠義之心……」麗剛開了窗戶,回頭抱著祖母親了一下,「奶奶,爹爹若回家,跟我飛鴿送個訊兒。若來不及,就說我上山讀書,修身養性吧。」

「這次又是什麼山呀?」林太夫人頗無奈,摸摸這個古靈精怪的孫女柔軟的頭髮。

「武當山囉。」話才說完,她纖腰一扭,已經在數丈外的屋頂,「奶奶保重,我事情辦完就回來。芳雯,」她喚著一起長大的小婢,「記得幫我做女紅跟寫字帖呀!」

芳雯應了,麗剛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怪人。」麗婉一層折扇,穿著男裝的她看起來更顧吩風流瀟灑。

溺愛孫女的林太夫人歎了口氣。林府哪個人不怪的?怪是怪,仍然都是她值得驕傲的心頭肉呀。

「都小心呀……」她叮嚀又叮嚀,望著她們去遠了,才讓麗郭攙著進門。

林府的大門關上了。然後,屬於林家女兒的故事,這才要開始……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看看姊妹們的故事:
沁園春 大小姐麗婉(富商林大爺) 
羽仙歌 二小姐麗萍(萍蹤先生)
雲鬢亂 三小姐麗郭(鬼醫) 
翻翠袖 四小姐麗剛(俠盜神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