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翠袖 第十章

墨陽隨著山嵐翩翩而去,眾人皆是一陣驚愕。

默默的,只有淒涼的向晚夜風低吟,像是在控訴一些什麼。沒有人說話,真正的真相,在日後漸漸拼湊出來以後,更加讓人晞噓不已。

但是墨陽手下實在傷了太多人命,黑白兩道饒不過他,人死見屍,徒勞無功的在山區尋找他的屍骨,是夜,不知道是天神的慈悲還是嘲弄,夜來大火,將山谷燒成一片火紅。

【Google★廣告贊助】

就算墨陽墜崖沒死,也逃不過這場森林大火。

墨陽已死,留在武當善後的無拘很是鬱鬱,整天悶悶不樂。

麗剛幾次逗他都沒反應,不禁惱了,「大哥,你可是看上了那艷如桃李、冷若冰霜的墨陽?眼底還有我這過門的妻子麼?」

「妳瞎說什麼?」無拘心情正壞,要發落武當派,幫助新掌門走上正軌,又要遣人醫治孩童,護送回家,已經忙得不可開交,麗剛居然又來找麻煩。

「你若不是看上他,怎麼他一死,你就這麼難受了?」麗剛索性瞎鬧起來,「他雖是男兒身,我知道是比我好看得多。你若有心於他,乾脆給我一張休書,我回家當我的神隱算了,何必……」

「他人都死了,妳還鬧?」無拘惱她不知道自己的心,「難道妳不知道,少了個可敬的對手是多麼難過的事情?硬派我跟他不清白?這是什麼話來著?」

「你還敢說?你可是要幫他開罪來著,讓他有出獄的機會。你要抓我歸案,可想過幫我開罪?你這分明是大小眼,既然你找到了真愛……這生心裡老惦記著他,那……那,那給我休書!我回家就是了!」

「瞎說!我可不是賭身家性命,拚著官不要,就是要讓妳的罪輕些?真是顛倒黑白……」

「你若不給我休書,我休了你也一樣!」麗剛憤憤的拿起筆,大大的寫了「休書」兩字。

無拘被她氣得臉發青,一把奪了筆,「真是胡鬧!我這兒忙得要命,妳就只會瞎鬧!寫什麼休書?妳聽話著些行不行?」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誰也不讓著誰,終究是吵翻。正吵得不可開交,必安臉色發青的拿了公文進來--

「老大,慘了。」

「有什麼事情等等再說。」無拘下耐的揮揮手,「麗剛,妳實在……」

「老大啊,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空跟嫂子鬥嘴。」必安臉色比什麼都難看,「刑部那混帳東西知道自己免不了被彈劾,先下手為強了!現在不說你是神隱了,說你跟神隱成親,是神隱一夥的。你先看看這公文,要命唷……寫得比傳奇本子精彩。現在海捕公文都下了,兄弟們當然不會抓你跟嫂子,但是圖形也繪了,海內的捕快都收到了。你看現在可怎麼辦?」

無拘將公文一奪,臉孔一陣青一陣白。以往麗剛隱匿行蹤,暗黑武林自有其規矩與義氣,雖然知道麗剛的外貌身份,卻也沒人報官。這次她在武林大會暴露行蹤,不知道哪個名門大派的門人貪那區區的賞銀,偷偷地將她的身份與外貌透露出去。

這下連要安排她自首都難了,刑部非坐死他和麗剛的罪不可。

逃麼?官位不值得戀棧,但是他正直的個性無法容忍自己這麼做。不逃?不逃的話,眼見刑部為了跟他鬥上一鬥,麗剛若入刑部大牢,說什麼也活不到第二天。

他的瞼孔陰晴不定,忖度著。

麗剛取了公文看了看,「……怎麼把我畫得這麼醜?不好,我爹雖在邊疆……這公文恐怕他也知道了。」這才驚跳起來,「哎呀,這可怎麼好?」

真是啼笑皆非。這傻姑娘不知道偷到皇家去恐是死罪?不懼刑部追緝,卻怕爹爹知道?「……麗剛,妳走吧。」

「大哥!你這是不要我了?!我就知道你心裡只有墨陽!」麗剛氣得哭出來。

「我的姑娘,這是什麼光景了,妳還吃男人的醋?」無拘真真哭笑不得,「刑部和我有帳要算。我先跟他們折衝清楚,然後我自然會去抓妳歸案。放心,流放而已,我當然辭官同妳去。大漢邊疆,天涯海角,絕對是不離不棄的。妳活著,我們一起活著。妳若不幸脫不了罪,我同妳一起走。但不是現在讓妳枉送性命……」

她定定的看著無拘,「大哥,咱們結髮共患難是麼?」

「還需要問嗎?我此生只有妳一人,心裡也永遠只有妳一個。」

麗剛低頭淺笑,「……嘖,你這樣硬邦邦的人,還叫我逃。你的原則呢?」

不禁紅了紅臉,無拘低頭,「……我終究會去抓妳的。就是遲些時候……」

這可是她那剛正不阿的大哥,最大最大的讓步了。心裡說不出有多甜,終究……終究他心底還是只有我。

「上京就上京,怕什麼?」麗剛眼睛轉了轉,「不過,大哥,我不去刑部。」

「麗剛,不要胡鬧……」無拘怕她出什麼餿主意,「妳……」

她笑吟吟的附在無拘耳邊低訴幾句。

無拘驚異的望著她,非常不贊成。「這怎麼行?這絕對……」

「為什麼不行?我若被刑部逮去,哪活得到受訊?皇宮的大牢,可是安全多了。」

「但是皇太后……」

「應該是皇上想偵訊我,而不是皇太后。」麗剛胸有成竹,「落到皇帝手上,我說不定還有生機呢。」

無拘狐疑的望望這個主動要投案的俠盜娘子,不知道她葫蘆裡賣什麼藥。但是仔細想想,這個方法雖然匪夷所思,但是當今聖上是難得的明君,說不定能網開一面。

總不能真的讓麗剛流落江湖吧?

他勉強的點了點頭。不敢承認,自己最希望的卻是……麗剛快快逃走。

匆匆將事情交代給必安,他星夜帶著麗剛趕回京裡。

一路上夏日光耀,綠蔭森森,他無心玩賞,麗剛倒是自得其樂,賞風玩景,不時和他說笑。

「妹子……此去凶險,妳難道一點都不擔心?」無拘甚感無奈。

「大哥呵,事情就是在那裡,擔心能改變什麼?咱們相遇不久我就重傷,好不容易成了親,又為別人的事情奔波到現在,我是悶得很了。終於有了點閒暇可以共游,鬆鬆眉頭如何?總是皺著,不怕長皺紋嗎?」她巧笑倩兮,穿著淡綠色的夏衫,這樣的嬌俏可愛。

想她重傷垂危,身子都沒養好,就到處奔波,為的只是不相干的人,既不邀功,也不圖名。這場勞碌下來,在鬼醫那兒養出來的一點肉,現在又瘦得可憐。

看她衣袂飄舉,真怕會隨風而去。

「得相聚且相聚,世事無常,我只要現在能看著你就滿足了。」她嬌憨的抱住無拘的胳臂,滿臉蜜愛的望著他。

得真愛若此,此生何求?

暗暗下了個決定,若皇上饒過麗剛性命便罷,若是饒不過……與她亡命江湖,也絕不讓她往死裡送。

苦笑著,堅持多年的原則,居然為她打破了。或許,他在內心深處,本來就贊同神隱吧。

這世間的冤孽,朝廷能管得到的,百不及一。這個瘦小的肩膀,卻一肩扛起別人不管的冤孽。

撇開總捕的立場,他是為了這個小小的妻子驕傲的。

「宮裡壞人多,可不能通報進去的。」入夜才抵京,麗剛小小聲的提醒。

「我知道多有買通……妳怎知道的?是了,妳偷了皇家多次,可摸熟了。」無拘點點她的鼻子。

麗剛皺了皺鼻頭,「……可哪樣我沒還的?這樣還要治我罪,太不公平了。」

「我的小姐,妳哪樣沒要贖金的?贖金內容千奇百怪,連皇上都讓妳勒索了,妳真是膽大包天……」無拘有些啼笑皆非。

「我幾時為了私利勒索了……」她咕噥著,「再說,又不是我一個……」下半截話她又嚥了回去。

無拘一時語塞,默默的領著她往偏門而去,掏出懷裡小小的令牌,遞與門房。

門房瞧也沒瞧他一眼,也沒通報,就讓他自己進去,也沒盤問麗剛。

「……你在皇帝面前很吃得開呀。」麗剛眼睛都直了。她知道只有極少數皇上的心腹才有此覓盤查、自由入宮的殊榮。

「承蒙皇上錯愛罷了。」令牌能通行,他心下稍安,可見皇上並沒有聽信刑部的一面之詞,麗剛應當還有生機。

夜行到御書房,他拉著麗剛跪下,「臣燕無拘,叩請皇上聖安。」

內侍還沒開口,皇上威嚴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好了,別為難他了。宣燕無拘進來。」

他領著麗剛進御書房。

皇帝下停手的批奏折,頭也沒抬,「燕卿,刑部天天來煩朕,叫你回來說明,怎不回來?被擄稚童都安排妥當了嗎?神隱可捉拿……妳在這兒幹嘛?!」皇帝的威嚴蕩然無存,下巴差點掉到桌子上,「妳……妳妳妳!妳怎麼這麼不濟事,隨隨便便就讓小燕子給抓到了?!一代俠盜神隱大人欸!丟不丟臉啊?!」

麗剛懶得高跪,坐在自己小腿上,插著衣袖,「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怎麼這麼沒用啊!」皇帝暴跳起來,「我派小燕子專責辦理妳的案件,就是因為小燕子聰明是聰明,但是硬梆梆的,鬥不過妳這鬼靈精……怎麼三兩下就被抓回來?妳現在叫我怎麼辦啊?妳說啊妳?!」

小燕子?無拘臉上抽搐了兩下。該不會……該不會那個威嚴的皇上,私底下這麼叫自己吧?

「皇帝老大,我嫁了他嘛……」麗剛忸怩了起來。

「妳真沒用!美男計就把妳迷得暈頭轉向!」皇帝又跳起來,「女大不中留,真是不中留!妳該不會什麼都跟他說了吧?」

「我是沒講。」麗剛閒閒的掮袖子,「不過皇帝老大,你也不鎮靜點,現在沒講跟有講好像差不多了……」

皇帝眼光小心翼翼的移向冒火的無拘,開始後悔了。當初實在不該出這餿主意的……

「皇上,臣愚昧。」無拘咬牙切齒的說。

這下真的完了……

「皇帝老大,我勸你別動歪腦筋唷。」麗剛護著無拘,「你要搞殺人滅口那套,我就跑去跟皇太后說。」

「妳敢?!」皇帝馬上去把門閂上了好幾道,「妳妳妳!妳敢說一個字,滅九族!連妳家的貓貓狗狗都滅個乾淨,蟋蟀都找不到一隻!」他苦惱起來,「笨神隱,跟我這麼多年,妳給我見色忘友……」

「夫是天出頭,」麗剛抱著無拘不放,「我不護他護誰?護天子?他還比天多一點喔。」

「妳給我說這種大逆不道的話!哇勒,我們認識一年多了,這種交情還讓妳只顧妳夫婿!妳妳妳……」

「皇上!」無拘的青筋都冒出來了,「臣愚昧。」

望望冒火的無拘,又望望鬼靈精怪的麗剛,皇帝歎了一聲,「當初我把妳送到刑部就完了,哪來這麼多事情!」

「這叫一失足成千古恨。」麗剛賊笑起來。

「需要妳教我嗎?認識妳真是大災難,大災難!」

「我幫你扛了多少事情欸,豬頭老大。」

「妳給我辱君!」

「你自己叫我別跟你來皇上臣子那套的。」

「給妳三分顏色,妳給我開染坊?!妳妳妳……」

話說麗剛初次潛入宮裡盜寶,就讓心思細密的皇帝給抓個正著。誤入陷阱又被金絲網纏得動彈不得,麗剛正感絕望時,皇帝望著她摩挲下巴,那種眼神讓人發冷--

「我不好吃。」她覺得毛骨悚然,「可能只能燉湯。我奶奶說我太瘦了。」

「燉湯大概也不能吃了……我跟妳瞎說什麼?妳是神隱?」皇帝很感興趣的上下打量她,「原來還是個小孩子啊。」

「我不小了!」麗剛冒火,「我都十五歲了!」

「黃毛丫頭。」皇帝擺擺手,「怎麼?來偷我的御印?妳怎麼知道我御印放在哪?」

「我是有職業道德的,」她很有義氣的硬頸,「消息來源,恕不能透露。」

「嗯,看起來的確很有職業道德。」皇帝點點頭,「好吧,咱們來做個交易好了。妳幫我忙,我放秀女。」

「幫忙?」麗剛眼睛都直了。

原來,這個熱心國政的好皇帝早就想裁撤規模浩大的後宮,但是事母甚孝的他卻礙於皇太后堅持古制,後宮規模一直不能動彈。

「我養這麼多沒用的女人幹嘛?」皇帝滿腹牢騷,「妳說說,哪樣不是要錢的?河工要錢,軍備要錢,賑災要錢,瘟疫也要錢!我宮裡又沒金母雞,歲收就這麼多,養群廢物在宮裡還要聽她們怨,我又不是有病!妳若幫我這個忙,說妳把御印盜走了,我就趁機放了秀女,妳說可好?」

就這樣,麗剛當起皇帝的「共犯」。幾樁轟動的大案子,說來說去,不是麗剛有通天的本領,而是內神通外鬼,皇帝使了五鬼搬運了。

這也讓他避開了皇太后的固執和囉唆,幾次財政吃緊,他還透過麗剛「銷贓」,拿了宮裡的寶貝去弄個假貨充面子,真貨就拿去賣了補財政的洞。

麗剛很讓他信賴,心底也很疼愛這個鬼靈精怪的小姑娘。每次無拘報告他追查到神隱的行蹤,他也暗暗送信給麗剛,讓她及早閃過去。

說起來,皇帝也是「神隱」。

「大哥,你還想抓我嗎?」麗剛很無奈,「就說我不想被抓了,會有人很尷尬……」

「妳真沒用!」皇帝罵她,「虧我這麼罩妳……」

「老大,話不是這麼講的……」麗剛辯解,「我怎知道我會嫁到鬼捕家去?世事難預料嘛!」

無拘陰沉沉的冒火,讓皇帝和麗剛都住嘴了。

兩個人小心翼翼的望著他。

「……燕卿,你可是惱了?」皇帝搔搔頭,這個硬邦邦的愛將實在一點幽默感也沒有。

「臣不敢生皇上的氣。」無拘鐵青著臉回答。

哈哈……真糟糕。皇帝又搔搔頭,「我說神隱,現在可怎麼辦?」

「刑部要抓我們夫妻,恐怕要斬首了。」麗剛涼涼的摀袖子,「早就知道狡兔死,走狗烹,只是可惜了我大哥的一條命……」

「喂,我是那種人嗎?」皇帝沉下臉來。

「皇帝老大,你若念點舊情,就讓我們收押在宮裡的天牢。如果去刑部……你乾脆給我們一人一刀,省得零星受苦。」麗剛誇張的歎口氣,「唉,若要我們沒事,除非是我們關在牢裡,神隱還出來作案,這才可能脫罪呢。」

這下子,換皇帝的臉抽搐了兩下。

第二天,無拘與麗剛主動投案並收押在天牢的消息,立刻傳遍了大街小巷。任誰也不相信,那個年方十六的小姑娘就是神隱。刑部不敢去宮裡要人,只好趕緊催辦案件才好拘提,但是皇帝卻堅持要親自審理。

過了幾天,無拘和麗剛人還在天牢裡,「神隱」卻又發出預告信,並且盜走了皇太后的白玉枕,贖金要求釋放「無辜」的燕無拘和林麗剛。

市井議論紛紛,當天皇帝親自辦案,當廷釋放無拘和麗剛,並且由皇帝主婚,封麗剛為「瑕燾公主」,當場無拘就成了駙馬爺,皇親國戚起來。

神秘的神隱依舊了無蹤跡,成了一代俠盜,說書先生和唱曲兒的姑娘,替「他」傳說了一代又一代。

「妳呀,妳和皇上狼狽為奸……」無拘在第二次的洞房花燭夜發起脾氣,「你們……」

「你辱君唷,我要告密。」麗剛眨眨眼,滿滿的慧黠。

紅燭高燒,映得她面若嬌霞,清麗不可方物。他想起初見面時,那神采飛揚的秀絕面容「……妳捨得?」執起她柔軟的小手。

「捨不捨得,要看大哥你囉。」她咯咯笑,鑽到無拘的懷裡。

夏風吹拂,將床帳吹攏起來,不讓明月偷偷瞧見。

瞧見那溫柔甜蜜的旖旎。這是屬於他們兩個人的,誰也不許多瞧一眼。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看看其他姊妹的故事:
大四喜 楔子 
沁園春 大小姐麗婉(富商林大爺)
羽仙歌 二小姐麗萍(萍蹤先生)
雲鬢亂 三小姐麗郭(鬼醫)的故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