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翠袖 第九章

艷紅的火光照亮了大半個天空,整個暗黑武林為之震動。受邀為鬼醫座上賓的,幾乎都是暗黑武林數一數二的人物,料想無人敢來尋事,戒備自然鬆懈了些。

沒想到一場大火居然讓這些前輩高人無一倖免,清查火場發現了女子屍骸--憑著燒到扭曲融化的金釵才能辨識--鬼醫居然因此喪命,哀戚的氣氛籠罩了整個暗黑武林墂墎塻墏,蓌蓋蒧蒱連自命正直的名門大派也為之變色。

【Google★廣告贊助】

黑白兩道原本也非絕對對立,鬼醫行事雖然詭譎,卻有轄治暗黑武林的能耐,江湖因此平靜幾年,鬼醫身亡,何人能轄治這些放蕩不羈的群盜?

山雨欲來風滿樓。神隱偷走破棺真劍匿蹤,朝廷派出海捕公文指稱無常鬼捕燕無拘乃是神隱。鬼醫死要錢命喪火窟,暗黑武林為之悲憤,誓言要追查真兇到底……

江湖因此暗潮洶湧,又驚聞少林掌門被失傳已久的玄天冰月掌重創,命在旦夕,除了少林派掌門,華山、峨嵋、崑崙等各大派掌門亦遭偷襲,傷勢或輕或重,皆為玄天冰月掌。武當太掌門靈虛遂廣發英雄帖,召開武林大會,欲推派武林盟主,統轄武林,追查太陰門餘黨,捉拿神隱,並為鬼醫與諸黑道前輩報仇雪恨。

難得的,黑白兩道齊齊放下對立,共赴武當山議事,欲推派武林盟主。

「諸位武林同道,」靈虛銀髮雪髯,飄然若仙,一揮拂塵,朗聲道,「近日武林諸多不平靜,經過本派明察暗訪,已經找到真兇了。」

短短的安靜了一下,群豪頓時鼓噪起來,靈虛微笑的頓了頓,深厚的內力將不高的聲音壓倒了所有的吵雜。

「真兇乃是太陰門餘黨,朝廷追緝在案,前京畿總捕燕無拘。他假藉神隱之名,盜走破棺真劍,因為破棺真劍乃是唯一克制太陰經的神兵利器,想來俠盜神隱也讓他害了!一旦破棺真劍在手,自然肆無忌憚了。懇請各位武林同道放下門戶之見,推派一個武林盟主,討伐太陰門餘黨!百年前太陰門為禍武林,如今重出江湖,將是武林浩劫!」

結果很令人滿意。他微微一笑。

一切都照著他的腳本走,激憤的武林人破口大罵。他一手養大的墨陽,果然不負他的希望,將幾個礙眼的障礙都清除了。

該死而未死的鬼醫,他也派了墨陽去暗殺,已經傳來了好消息。鬼醫能去什麼地方呢?她瞞遍天下人,可瞞不了他。林家三小姐是鬼醫、四小姐是神隱,其它兩個小姐自然不是泛泛之輩。

只是清查到最後,發現林家大小姐是巨商,二小姐是名儒,感到有些震驚罷了。

無妨。林雙無本來就沒兒子,死了四個陪錢貨,也算不了什麼。至於那個老不死的老太婆林太夫人,他也順便替林雙無解決了。

林雙無遠在邊疆忙著救人,自然沒有時間和自己搶武林盟主的位子。除了自己,還有誰配這個位子?

待墨陽神功已成,他取了墨陽的極寒真氣……他將是武林第一人,名留萬古。

原來在高處,並不會不勝寒。多年的夙願,因為自己的苦心經營,終於要得到報償了。

大廳裡群豪義憤填膺,擾擾紛紛。

習坦個武林盟主,除了靈虛真人,還有誰配當?」群豪中有人大叫,「請道長當武林盟主吧!」

此言一出,群豪紛紛附和,靈虛稽首,「萬萬不可。貧道乃出家人,淡泊名利,為修練是本分,乃堪此重責大任……」

「道長您就別推辭了……」

「這可是為了武林所有人啊!」

「除了您還有誰能擔起這擔子?快別謙虛了……」

七嘴八舌中,突然聽得咯咯一聲嬌笑。「我還不知道,武當派還兼捕快哩,領不領刑部薪餉?」

眾人聞聲抬頭,只見一位翠衫姑娘坐在大樑上,繡花鞋上的絨球兒晃啊晃,撕著香噴噴的雞腿,餵著肩膀上的獵鷹。

「神隱大人!」暗黑武林有人認了出來,激動的大叫。

麗剛笑咪瞇的揮了揮手,繼續喂鷹。

她為什麼還活著?靈虛變了變色,墨陽在做什麼,為什麼沒殺了神隱?他不是來信說所有人無一活口嗎?

「麗剛,妳在上面做什麼?快下來。」靈虛放柔了聲音,暗暗蓄勁,得快快讓她永遠不能開口才行,「妳是神隱?讓妳爹知道,他可會不高興的。」

「在家從父,出嫁從夫,現下他也不用為我不高興了。」她嬌嬌的聲音溫柔可親,「靈虛道長,你怎麼不說說,武當派是怎麼知道這些個的?沒憑沒據的,我能不能賴你是太陰門的餘孽呀?」

「大膽!」

「放肆!」

武當門人紛紛呼喝起來,「妳瞻敢這樣對太掌門說話!」

靈虛默不作聲,門人紛紛上前,在大樑上和麗剛動起手來。他望著師弟示意,要掌門的師弟殺了麗剛。

「想吃雞腿?何必搶呢?」麗剛敏捷的一閃,將雞腿塞到武當弟子的嘴裡,「就這麼一個了,要搶的找他。」

只聽得哼哼、哎唷不絕,武當門人讓麗剛一個個掃下大梁,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樑上君子不好當,是不是呀?」她笑吟吟。

「林麗剛,妳是存心來鬧場的,是不是?」靈虛臉一沉。

「我不是來鬧場。」麗剛正色,「我只是想知道,你憑了什麼可以說我夫君燕無拘是太陰門餘黨,這麼多武林同道都是傷在他手下?就憑你們武當派這個招牌嗎?」她拱手,「各位前輩細想想,無憑無據,能信一面之詞嗎?」

群豪面面相覷,要待不信,武當立派百年,堂堂大派,甚有威望,何人敢質疑?但要待信,的確只有一面之詞。

「空穴不來風。」沉吟了一會兒,峨嵋代掌門湘江上人皺眉,「靈虛真人會這麼說,自然有他的憑據。」

「那把憑據拿出來吧。」麗剛氣定神閒,「人證?還是物證?就算不領刑部薪餉,也該拿出個捕快的作風來。無憑無據,又怎麼說得上話?」

「多說無益!」靈虛沉不住氣,「貧道雖不才,也不能讓妳這樣侮辱!」

他上了樑,和麗剛動起手來。

這個沉不住氣就壞了事。他武功高出麗剛何止十倍,若是平地打,自然麗剛只能遊走自保,上了樑他才知道誤入陷阱。

麗剛原本就長於輕功,一上樑過招,平衡感已經不如麗剛,偏偏她的獵鷹記恨,時不時飛撲偷襲,她又招了數不清的松鼠糾纏,要斃了這些小畜生,又得提防麗剛抽冷子的短劍,頓時險象環生。

群豪在下不知道樑上有這些小伏兵,只覺得靈虛似乎空有虛名,連個嬌滴滴的神隱都可以跟他打個勢均力敵,不禁面面相覷。

這樣的武林盟主……妥當嗎?

「奶奶,這個人皮面具悶煞人,可不可以拿下來呀?」一個瘦小的漢子在人群裡嬌脆的嚷著,在寂靜中顯得分外顯眼。

「哎,麗剛哪裡弄來這麼差勁的人皮面具?算了,她本及不上我年輕時的一拎兒。拿下來吧,我看到不少老朋友了。」掛著大鬍子的老翁卻有著婦人的聲音,扯下滿把大鬍子,群豪直了眼睛。

「……聆風?!」湘江上人失聲叫了出來,「妳嫁到林家幾十年沒出大門,來湊什麼熱鬧?」

林太夫人笑咪咪的跟湘江上人打招呼,「湘,向來可好?這是我三孫女兒,大火燒不死的鬼醫死要錢。哇,跟妳說這外號難聽死了,偏偏要取這名兒。我跟老朋友介紹都覺得沒面子。」

幾個前輩都擠過來打招呼,換麗郭眼睛直了。不會吧?這些老前輩鬍子都一大把了,望著奶奶的時候……眼睛裡還有少年的愛慕?

白髮蒼蒼的奶奶在他們眼中,似乎仍是那個火衫暴躁爽辣的姑娘。

「都好,都安。」林太夫人抬頭看上面的激戰,「神隱是我小孫女兒,煩各位多照料照料。」

「果然是家風呀。」華山派代掌門笑了起來,「身上有妳的影子。」

「哪及得上聆風一些些?」崑崙派代掌門不同意了。

「呿,所以說是影子。誰及得上聆風的?」

麗剛見時間拖延得差不多了,揮手指揮松鼠和獵鷹退下,飛身到奶奶身邊,「渴了。奶奶,我們帶來的水可還有?我要喝一口。」

見麗剛如此戲耍他,靈虛幾乎要發狂了。眼見這些該死末死的人一個個跑出來,他額上冷汗直冒。

林大夫人隱居多年,居然仍然吃得開,除了殺光所有的人,他如何當得起這個武林盟主?幸好他心機縝密,早就在飲食裡動了手腳,又埋下重重伏兵,這些沒有防備的人,就只能當他的盤中飧、俎上肉了。

他對師弟示意,師弟趕緊點起龍涎香。

麗郭搖著折扇,「在我鬼醫面前搞鬼,不是魯班門前要大斧麼?你這飲食裡頭擺了五味散充胡椒粉,當我是死人呀?這五味散單吃,於體有益無害,配合龍涎香可就成了劇毒……」

群豪大吃一驚,紛紛掩鼻倒退幾步。

「我早在火把裡投了天仙丸,破了你的五味散了。還點啥龍涎香?給大夥兒壯陽嗎?」

「麗郭!還沒出嫁的女孩兒別這麼粗口!」林太夫人責備她,「靈虛,你好?沒殺死我這老太婆,可遺憾?你那使玄天冰月掌的徒兒還是兒子,藏到哪去了?你要他學這殘缺不全的太陰經可是害他一輩子的。」

「莫聽她們胡說!」靈虛厲聲,「她們都是跟燕無拘一夥兒的,全都是太陰門的餘黨!我堂堂武當大派,怎麼會……」

「那說說看,武當大派為何私擄兒童,藏於密室,供墨陽練功吸血?」大廳的牆突然打開一道秘門,無拘抱著孩童走出來。

看到了靈虛,那些稚童馬上驚惶的大哭起來,「怕怕……叔叔,怕怕……壞人,他是壞人!」

看看氣色頹唐的雲娘跟著被押出來,靈虛的心冷了一截,猶然嘴硬,「這分明是栽贓嫁禍……你盜我破棺真劍,還帶這些小鬼來栽贓誣賴……」

「破棺真劍是我盜的。」麗剛爽快的說,「我盜你破棺真劍,就是要這些孩子回來。靈虛,你偶然發現了秘室,以為獨一無二。我實在對你說吧。這武當秘室,是我林家無人設計的,除了我家有這麼個機關暗室,武當前代掌門與我家先人交好,所以給了武當前代掌門藍圖,讓他按圖施工去。咱們家還留著藍圖呢,就是時代久了,藍圖有些模糊,現在才找到孩子的蹤影。你還不伏罪嗎?」

「道長……這些孩子真的很可憐,讓他們回去吧……」雲娘抬起頭,哀求著,「我都說了……」

「我不認識這女人!」靈虛暴怒,「給我殺!」

「重要人證你要殺?你當朝廷都沒人了嗎?」無拘怒斥,京畿捕快整整齊齊的湧上來,「還要問問你跟刑部可有瓜葛,拐帶傷害兒童,這罪跟我上京折衝去!」

情勢倒轉,群豪反而不知如何是好。各執一詞,兩邊都是值得信賴的人……

湘江上人擁著林太夫人退後一步,「聆風,這事兒還沒弄清楚,先不幫。」

「讓他們小孩子折衝去。」林大夫人笑咪咪,「湘,久不見妳還是這樣年輕,果然出家人六根清淨,不顯老哩,唉,我倒是老得很了。」

「聆風胡說,還是美得很。」崑崙派代掌門含情脈脈。

「要你討好來著?」華山派代掌門老大不痛快。

這邊一觸即發,那邊老先生老太太倒是喝起陳年老醋,麗剛實在啼笑皆非。不過看起來祖母和三姊安全無虞,她遂把精神擺在緊繃的戰局。

她一面滿場遊走,一面觀戰。這些捕快不是領乾薪的,跟武當門人還可以打個平手,必安跟武當掌門打得難分難捨,還佔了點上風。倒是無拘單挑靈虛吃虧了些,若不是仗著破棺真劍,無拘的內功修為遠不及靈虛。

純陽對純陽,大哥吃虧了。

執起短劍上前助戰,兩人心意合一,進攻退守,和諧宛如樂章。只見剛猛壯闊的劍法,搭配著輕靈精妙的小巧纏鬥,頓時將劣勢扭轉了過來。

酣戰興起,無拘大喝一聲,綿綿不絕的劍招洶湧而至:麗剛在靈虛身邊悠轉,抽冷子幾下短劍,竟像是天羅地網,風雨不透。

靈虛一聲清嘯,將平生絕學排雲掌使了出來。

被強大內力一震,無拘和麗剛都被震出丈外;麗剛翩翩旋飛了幾下,才卸開了被震傷的危機。

好深厚驚人的內力。

靈虛眼中湧起濃重殺氣,招招致命的撲向麗剛。只要先解決了這只煩人的小蒼蠅,燕無拘有何懼?

他是天下第一人!

急於追擊,反而讓無拘找到了破綻。

他揮劍,使出石破天驚的一擊--

劍尖對劍尖,魔劍對真劍。墨陽鬼魅般的出現,霜冷絕艷的面容,讓整個大廳的溫度下降到冰寒的地步。

「莫傷我爹爹。」他的聲音如此動聽,卻裹著儼然的霜氣,讓人發冷。

讓群豪保護著的孩子們,先是發抖,然後齊齊嚎哭了起來,呆若木雞的眾人這才清醒過來。

「就是他!」暗黑武林有人嚷了起來,「他就是使寒掌的……」

他叫靈虛真人「爹爹」?!

一切都完了……靈虛眼中出現絕望,繼之是烈火般的怒氣。

不!他還沒有輸!只要殺光所有在場的人,這個秘密永遠不會洩漏出去!

「殺光所有的人,墨陽!一個都不要留,殺!」他順手殺了一旁呆站著的賓客。

群豪鼓噪起來,突然發生巨變,身為賓客,武當向來有入山門解劍的規矩,手邊沒有兵器,又受林太夫人的委託照料這群孩童,一時慌亂,讓武當門人殺了個措手不及。

林大夫人瀟灑的一揮龍頭拐,「多年不動,也該動動老骨頭了。不然讓後輩笑我們老廢物。」

湘江上人一笑,揮掌改指,點倒了來襲的幾個武當門人。她出家已久,不改慈悲之心。

見掌門皆出手,門人也都穩定了心情,或掌或指,奪了武當門人的劍和武器,團團保護住還在哭泣的孩子。

所有的佈置都成了幻影……見墨陽只跟無拘纏鬥,靈虛越來越焦躁。他生養的兵器,居然越來越不聽話……

留著他做啥?

又一個排雲掌推開重圍,他一把抓住墨陽的背心,「你過來!我還有很多帳要跟你算!」

拉著他打飛幾個捕快,衝進秘門,門一闔上,武當門人大驚失色,太掌門居然將他們都擱下了!

「放下兵器!」無拘厲聲,「放下兵器既往不咎!我相信你們完全不知情,只是聽令於靈虛。有罪都在他身上,放下兵器!」

僵持了好一會兒,第一把劍落了地。然後足第二把、第三把……所有的武當弟子都棄械了。

武當掌門全真見大勢已去,長歎一聲,將劍往頸上一橫,自刎了。

且不言武當弟子哀痛環繞,麗剛攤開藍圖火速的瀏覽一遍,「大哥,他們應該逃到後山去了。」

無拘點點頭,將孩子們交給必安照料,領著群豪衝向後山。

根本不該是這樣的……都是這個該死的墨陽……

在秘道中,靈虛咬牙切齒的掐住墨陽的咽喉,「你騙我!你騙我殺死了林家那幾個死丫頭!」

「我需要一點時間……」墨陽臉上難得有這樣溫然的微笑,「要殺她們時間多得很,不急的。」

「你需要時間做什麼?」靈虛獰笑,「你再也不需要時間了……」

他運起內力,想制住墨陽,就算墨陽的玄天冰月掌尚未大成,只要收納了他的極寒內力,輔以自己多年修練的純陽真氣,今天的恥辱,還是可以洗雪的。

所有的人都該死!他是武林第一人……

「我的確不需要時間。」他微笑的看著瞠目的靈虛,「因為我要的時間,足夠了。」

靈虛的手,凍得發青。他沒能制住墨陽,移經換骨讓他的經脈門戶大開,反而讓墨陽的極寒真氣宛如利刀般入侵,一寸寸的凍斷他的經脈。

「……你練到第八層了?」這是靈虛所說的最後一句話。

「不,第九層。」明明知道靈虛已死,墨陽還是愉悅的回答,「你不知道玄天冰月掌可以練到第九層?我練成了。」

因為魔劍的關係。

但是墨陽也付出很慘痛的代價。不能吸食卯童血中和寒性,每運一次氣,他就知道自己往死亡靠近一步。

無妨。在另一個世界,姊姊應該在等他。他們同年同月同日生,所以姊姊不會走太遠,應該會等他的,帶著擔心的眼神。

不知道六兒在不在那兒?希望她還在。那麼,他還可以跟六兒說聲謝謝。

謝什麼呢?

或許謝謝她,在嚴酷無情的短暫人生中,讓漸漸霜冷僵硬的心,留下一小塊仍然柔軟溫暖的地方。

是該說謝的。

他知道,甬道的盡頭只有死亡在等待。不過,他懷著雀躍的心,緩緩前進。

沒有人打擾了。燕無拘,我們可以繼續上次未竟的戰鬥。

這是他最後的心願。

甬道的光亮讓他的眼睛眨了一下,嚴陣以待的群豪已經取回自己的兵器,刀光劍影在偏西的日影下一片血紅。

他一個個看過去,看到無拘時,艷笑了一下。

這麼美麗的笑容讓許多人都臉紅了,不知道為什麼低下了頭。

「燕無拘,」他的聲音依舊動聽,禁錮著的霜冷卻消失了,像是重獲自由的籠中鳥。「我和你,還有一場比試沒有完。」

「……靈虛呢?」無拘握緊了破棺真劍。

「死了。」偏著頭微笑了一下,「他想要我的真氣,卻要不了。」

「你殺了自己生父?!」湘江上人大驚。

「我沒動手……」墨陽低眉,溫柔淺笑,「他移經換骨讓寒氣走火入魔而死,與我相關嗎?」

群豪皆無法作聲。

移經換骨是何等危險……又何等殘酷的內功!真氣被吸走的人,輕則成了廢人,重則喪命,靈虛對自己的孩子居然……

而墨陽居然利用這種陰險內功反噬了自己生父?!這對父子何以如此殘酷無情?!

鼓噪中,無拘緩緩的抽出劍,「……我們是還有一場比試。希望眾位別加以阻攔插手。」他已經推測出七八分的內情,對於這個弒父的兇手……他居然痛恨不起來。

「亮劍吧。」無拘懷著敬意起劍武,「我一直很期待。」

「我也很期待。」墨陽笑著,充滿愉悅的。

純陽對純陰,真劍對魔劍。他們對手的地方正是靈虛閉關處外的小院,臨著懸崖峭壁。孤零零的一株桃花已經半凋零,殘紅飛舞,劍氣捲得花瓣紅模糊。

一輪快攻只是互相試探,一觸即離,身影快到幾乎看不清楚。這位名動天下的名捕,第一次在武林人面前施展武藝,隱隱有一派宗師的影子。

而令暗黑武林聞之喪膽的玄天冰月掌墨陽,劍術精妙絕倫,連以劍法自豪的湘江上人也自歎不如。

望著墨陽印堂越來越明顯的黑氣,無拘知道墨陽已經讓寒氣反噬。他時日不多了……

若是讓他提捕到案,墨陽手下傷的人命,死刑絕對難逃。基於一種惺惺之情,他出手更凌厲,將平生所學打疊起十二萬分精神施展開來,這是對可敬的敵手唯一能做的,讓他了無遺憾。

酣戰到最後,墨陽一改鬼魅輕靈的路線,凌厲威猛的揮出他盡全力而出的一劍,無拘也還以同樣剛強堅毅的一劍……

真劍與魔劍相交,極寒與真陽激烈衝突,火光四射,然後兩人凝住不動。

片刻,破棺真劍與魔劍雙雙斷裂、粉碎,在夕陽下和著飛舞的桃花瓣消失了。

一片靜默,只有山嵐在松梢低吟。

「我沒有輸。」墨陽放心的一笑,「並沒有。」

「我也沒有贏。」無拘望著他,堅毅的線條讓夕陽照得通亮,「是的,沒有。」

「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可以贏你。」墨陽抬頭望著夕陽,他多久沒有抬頭望著天了?

「沒錯。」無拘回答,「隨我歸案吧。你是從犯,我會跟刑部稟明。你若好好醫治,應該有救的。大牢雖孤清,卻是練功的好地方。待你出獄,我們再比過。」

「我沒有時間了……」他柔柔一笑,「不過,我該說謝的。不大習慣……不過有人在等我。」

誰在等?無拘還沒問,墨陽已經返身一躍,跳下了萬丈深淵。

驚呼中,麗剛衝上前去,揮銀帶出手,捲住了墨陽,她的力氣不足,讓墨陽拖得一墜,緊緊的抱住桃花樹才免得一起墜下崖。

在風中飄蕩,墨陽奇怪的抬起頭,「……為何救我?我曾想殺妳。」

「這是兩回事。」麗剛咬牙抓緊樹幹,無拘趕緊上前抱住她,「我是解冤的神隱,不是殺人的神隱!快上來!」

墨陽笑了,映著殘輝,如此皎潔,「……妳們林家的女孩子,都這麼笨嗎?」

話剛說完,他揮手震斷銀帶,筆直的墜下山崖,雪白的衣袖飄揚,像是翩翩的蝴蝶。

粉白美麗的臉孔這樣的安詳,像是洗滌了所有的霜冷陰暗,飛向另一個世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有第一手的正版小說可以看,幹嘛去看二三手轉貼呢?(ˊ.ω.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