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鬢亂 第十章

令旗一招,五行副旗手得了號令,不禁精神為之一振。

大管家推演的這陣法,以五行八卦安列,小陣已然可觀,更不用提這種千人大陣。可以說入得陣來,哪怕你是數倍以上的兵力,往往逃生無門,活活困死。

這陣法由主陣和五個副陣旗手指揮,若是五個副旗手,幾乎是烏家堡的堡丁都受過訓練,一人倒下,馬上有人替換上去,弱就弱在此陣變幻無常,精妙無比,主陣掌旗難以學習,烏紇算是聰穎的,還學了八十一種變化,其他堡丁或十八種、至多不過三十六變,陣法變化僵硬遲滯,完全發揮不出來。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大管家讓回紇打下馬,整個戰況就危急了。

只見這個能坐著就不站著,能躺著就不坐著的嬌懶姑娘,居然將人高的令旗舞得虎虎生風,變化萬千,原已衝散潰敗的陣型又重整了回來,將回紇大軍切成數段,暗黑群豪最慣這等偷雞摸狗的偷襲,武功又高,截斷的小隊幾乎是一遇就滅,一但得手,他們又馬上沿著陣法竄逃,引誘敵軍繼續入陣。

回紇將軍發現是主陣搞鬼,發聲喊,眾箭齊發,試圖將麗郭打下主陣,就靠麗剛和烏紇將箭擋了下來。

「師父們不會幫我們的。」烏紇逆風大吼,「小妹!發現情形不對,帶著你姊姊逃走!」

麗剛有苦說不出,她失展出全副絕學對付滿天箭雨就快喘不過氣來,哪像烏紇神力過人,還可以邊聊天哩!

「說這什麼喪氣話!」麗郭兩道秀眉怒豎,「我雖不愛戰爭,卻也不容人辱殺。在我鬼醫眼下,豈有枉死病家?」她嫌長裙礙事,索性一把撕開,露出了雪白的大腿,令旗一展,「眾將士聽令!我命由我不由天!」

她氣勢凜然,令旗朝天一指,當天居然破開一線金光,照得整個主陣台閃閃發光,沐浴在金光下,宛如神人,「離兌入坎,開死門!」

烏紇讓她的氣勢一激,昂首虎吼,爬到主陣台的兩個回紇兵居然讓他的吼聲驚倒在地,又讓他臂貫神力的拎起一拋,砸斷了數丈遠的回紇旗幟,這驚人的神武一下子重挫了敵軍的士氣。

但是麗郭並沒有看到他的英勇。她將全副精神都投注在這個龐大繁複的陣法中。只見她踏著禹步,揮旗舉重若輕,狂風刮得令旗和她的衣衫獵獵作響,翩翩然,是那樣的莊嚴,像是在跳舞,跳著向上天祈求勝利的神舞。

一步一虔誠,一揮一祈禱。天上的眾神哪,請你們看看我的用心,看看我的獻祭。替我召喚勝利…不容辱殺的勝利!

「入震回兌,轉陰陽,閉生門!」她氣勢萬千的一揮手,五方副旗手得令,精神無比的協助指揮.

這是烏家堡沒有人會忘記的戰役…這般奇蹟似的戰鬥,也深深的銘記在所有參與的人的心底,甚至讓回紇部落口耳傳唱了許多年.

有個嬌弱的姑娘,以身代祭,威風凜凜的在高高的祭台上,用令旗發出最深沈的祈禱,引領戰神垂憐。

向來兵強馬悍,無往不利的回紇大軍膽怯了,膽怯在這個莫名的陣法和那位大唐姑娘絕對的氣勢中。

但是…膽怯歸膽怯,回紇軍令簡明殘酷,退後就是辱死,增援的部隊又已來到,打著回紇親征王旗的旗幟飄搖著。

這個時候,烏紇突然明白了。

這個小小的烏家堡讓回紇頃盡全力攻打的主因…目標就是他,他這個回紇正統的皇子!

「有當為,有不當為。」他喃喃著,用一柄鐵槍打飛了數十飛箭,「小妹,麗郭就拜託妳了!」

他和專注陣法的麗郭交換了一眼,像是交談了千言萬語。麗郭眼底出現了不捨、傷痛、害怕…然後堅毅。

「…我還行。」她低語。

烏紇沈默的搖頭。已經是極限了…麗郭掌旗這麼久,地上佈滿了她的汗水…為了繡花鞋會滑,她已經赤著粉嫩的足,疾走了許久許久…久到斑斑汗漬中滲了絲絲的血跡。

「有當為,有不當為。」他飛快的拉過麗郭的頭,深深的一吻。

然後,下台,衝向潮水似的敵軍。他不敢回頭,因為他知道…麗郭已是滿臉的淚。

眾神哪…把他賞給我。請把他賞給我!

麗郭發出一聲絕叫,指揮陣法如臂使力,只求能多掩護烏紇一些些…撐下去,她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倒下!就算心力耗竭,眼前開始模糊一片…她也不能夠倒下!

那聲絕叫像是撕裂了烏紇的心。他暴吼著,如猛虎入狼群,身上深淺的刀痕累累,卻沒辦法稍微讓他停滯一下。他的猛悍連善戰的回紇人都膽喪,竟讓他砍倒了王旗,一掌扼住騎在馬上簌簌發抖的親王。

「通通住手!」他渾厚的內力加上獅子吼,周遭的馬驚鳴,一片混亂。他又扼緊一些,「讓他們住手…除非你不要你的頭顱了!」

親王顫巍巍的擺了擺手,傳令號角嘟嘟嘟的響了起來。

麗郭將令旗重重一頓,陣法硬生生的停住,正在征戰的雙方居然都暫時罷了手。

孤身陷在敵陣中的烏紇扼著親王的頸子,數十把刀戟森然的指著他。麗郭拄著令旗,喉嚨乾渴,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不斷的流進眼中,模糊一片。

她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烏紇的模樣。

烏紇無懼的環顧四周,「我們都是親兄弟,為什麼要自相殘殺?這個烏家堡既無財寶,也沒牲口,更沒有女人,為什麼要我們兄弟來攻打這個窮寨子?」

他說得是回紇方言,官兵們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告訴我,為什麼!」他的聲音又更響亮了一點。

底下一片竊竊私語。回紇打仗不比大唐等大國,為的只是開疆闢土。多半是為了劫掠貨資、牲口奴隸,這才興兵打仗。

跑來打這起馬賊明明知道吃力不討好…但是親王說要打,只好跟著打,但是為了什麼…還真的是不知道。

「就因為這個發抖的膽小鬼嗎?因為他是前代可汗的弟兄嗎?!」他掐著親王的脖子,高高的舉起搖晃,親王的臉轉成豬肝色,手腳亂舞,嚇得褲襠溼了一大片,回紇官兵都露出鄙夷的神情。

回紇人最敬勇士,這個親王仗著是前代可汗的弟弟,戰利品幾乎都歸他所有,打仗卻都縮在最後面,跟前代可汗比起來…真是差太遠了。

現在居然在戰場上嚇得失禁…上上下下都覺得沒臉。

「若要說可汗的血…我有!」他單手撕開胸膛,露出一個猙獰的狼頭刺青,「我身上流著可汗的血!認認我的臉,認認我的刺青!如果這些你們都認不得…那就問問台上的神人!」

他一指指向遙遠主陣台的麗郭,「問問那位神人!我們回紇軍,天下無敵!但是為什麼打不下這少少的幾百人?因為神人站在我這邊!我有神人庇護,誰也傷不了我!」

烏紇瞇細眼睛,「若還有誰不相信…就繼續打試試看!當神人的旗一招,英勇的將士都得獻祭於天!你們的英勇上天都看到了,但是你們的英勇不該是浪費在此,這也是上天的旨意!」

靜默了一會兒,只有風獵獵的吹過。

「是可汗!可汗終於回到回紇了!」隊伍中不知道是誰喊了這句,像是感染一般,呼喊蔓延開來,「可汗可汗可汗!」最後竟是驚天動地。

脫力的麗郭扁著眼睛看著遠方唬爛面不改色的烏紇,心不甘情不願的配合,將令旗朝天一指。

群眾真的是盲目的…不分敵我,歡呼聲爆炸開來,震耳欲聾。

麗剛癱了下來,她不知道擋了幾千幾萬隻箭,兩條手臂重得舉不起來。

「…麗剛,你要癱能不能到我背後癱?」麗郭的聲音很平靜,「撐著我一下…我快站不住了。」

麗剛爬著到她背後,「…辛苦妳了,三姐。」她突然覺得自己嫁得算好了…「有這種老公,大概不會太輕鬆。」

「…我知道。」她兩條腿像是發瘧疾,抖個不停,「他到底幾時過足戲癮?神人從台子栽下去,可不太神。」

「三姐…」沒力的麗剛抱住她的腿,「妳儘管栽吧,我抱住妳了。」

麗郭很沈重的嘆了口氣。

據說,回紇可汗的乞婚書讓父親嚇病了,不過麗郭堅持是大姊驚嚇他在先,絕對不是她這起婚事的關係。

新婚的時候,奶奶倒是來了,聽了周憐兒的事情,她默默不語了好一會兒,才冷哼說,「好不要臉的狐狸精。以為早點死,妳爺爺就會跟她了?意玄可是要跟我生生世世的…」

說是這麼說,奶奶還是急急的擺了香案,連說帶念的遙祭老公,還寫了一大偏的訓夫詞燒了過去。

…年紀一大把了,還這麼有興致吃這種醋,實在不簡單…

「幫我安慰一下爹爹。」麗郭搔搔頭,「我也沒想到我會嫁給回紇可汗…」

奶奶笑了笑,「我就知道你們姐妹會嫁得不平凡。」

麗郭無奈的笑了笑。不平凡嗎?的確是不太平凡。烏紇得到族裡大老的認可,真的成了回紇可汗了。她這個馬賊丈夫,當真到哪兒都是馬賊…

「其實想想,當可汗也沒什麼不好的。」烏紇盤算著,「起碼要不要打,我當家不是?我用不著打麼。打仗勞民傷財,當當馬賊多好。整個回紇當靠山,真是賺大了!我不但賺往絲路去的大唐商人,還賺從絲路來的外國商人,根本是不用錢的買賣嘛!怎麼算就怎麼上算…」

「嫁是嫁給你了,」麗郭擺擺手,「你別指望我跟著你去住帳篷養馬養羊的。你明明知道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我還打算在烏家堡繼續開我的鬼醫館呢。你呢?你還是得跟部落走,逐水草而居…看起來我們是要聚少離多了。」

「每年春天,我就回來,秋末我才走。」他含情脈脈的看著麗郭,「我們一年有三季都在烏家堡過。妳是誰,我又是誰?兩情若長久,豈在朝朝暮暮?」

麗郭媚然一笑,她知道,是遇到那個懂她的人了。紅燭高照,喜洋洋的暖光,照得她雙頰酡紅似醉。

這可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啊。

「麗郭…」他伸手抱住她,軟香溫玉在懷,令人意亂情迷,不飲自醉…

咖噠輕響,他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頸上的纓絡圈…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又被銬了狗鍊。

麗郭氣定神閒的支著頤,媚眼眨呀眨的,「來,叫兩聲汪汪來聽。」沒錯,她是很會記恨的。

「…林麗郭!」

一聲暴吼從新房裡傳了出來…真是個別緻的洞房花燭夜。

(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看看其他姊妹的故事:
大四喜 楔子 
沁園春 大小姐麗婉(富商林大爺) 
羽仙歌 二小姐麗萍(萍蹤先生)
翻翠袖 四小姐麗剛(俠盜神隱)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