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鬢亂 第五章

驅車盲目的狂奔,憑藉著薄弱的記憶,麗郭以為她朝著歸家的路疾馳,事實上,不分東西的她,倒是往北而行,離濟南倒是越來越遠了。

等她終於寧定心神停了下來,才發現自己已經在荒郊野外了。

這下可好…她比任何姐妹都嬌生慣養,其他人五湖四海遨遊時,她還乖乖的在家裡當千金小姐,就因為她對自己非常瞭解,瞭解自己左右不辨、五穀不分,單獨出門不到五里就寸步難行。

【Google★廣告贊助】

這麼有自知之明的人,落到這種荒郊野外,只能無語問蒼天了。

瞧見前方有個驛站,她連忙將馬車趕進去。舉頭所見,佈滿了蜘蛛絲和灰塵,喜潔的她不禁皺了皺眉。奇怪的是,這驛站倒還完整,就是沒有人煙。大門敞開著,馬廄裡沒有馬,屋子裡沒有人。

她心裡疑惑,跳下馬車謹慎的裡裡外外看過一遍,越來越摸不著頭緒。看起來,也是頗氣派的驛站了…許多擺設一應俱全,大廳雖然佈滿塵埃,裡面幾間客房倒是乾乾淨淨的,卻尋不到有人居住的痕跡。

走到後面廚房,鍋倒灶冷的,薄薄的蒙了層灰,像是很久沒人開伙了。

當然,麗郭不知道,這個驛站突然發了「瘟疫」,一夜之間,所有的人馬牲口突然死了大半。倖存的人大為驚嚇,認為是瘟神作祟,將遺體火焚了,就匆忙封了驛站遷走。

一無所知的麗郭雖然疑惑,但這荒山裡,她折騰了大半夜,真的累得慌了。又掛念那鳥人的傷勢,反正天都要亮了,且先歇歇再做處置吧。

主意打定,她爬上馬車,烏紇猶中奪香散昏迷未醒,想要將他扶下馬車…無奈已經脫力。真奇怪,剛剛是怎麼將他拖上馬車的…?只能說,遇到急難,人人會突然神力泉湧,怪不得她現在腰痠背疼的…這高頭大馬的漢子真真要累死她這可憐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

偏偏他極沉,拽胳臂拉手都拖不動,只好使勁費力的拖著他雙腿,一路磕磕碰碰的拖進大廳。這樣好嗎…?怕是刀傷沒要了命,腦袋先碰爛了。不知道他腦袋結不結實…一個沒留神,拖過彎時,讓他用臉迎接了石柱,碰磅一聲巨響,麗郭白了臉。

這可不好!還沒來得及醫就歸西了!

聽到他呻吟一聲,麗郭才安下心,還有氣就好…「鳥大爺,你…可覺得怎麼樣?」

烏紇抬了抬沈重的眼皮,「…我的頭好痛。」他神智還不太清楚,狐疑的摸了摸頭上大大小小的腫包。

奇怪…管家叔叔應該沒這樣使勁打他的頭吧?

「啊…呃…」麗郭張目結舌,「剛剛我奪香散撒得急了,來不及通知你…」她咽了咽口水,「…所以你跌倒摔了幾個包…」

「…終究還是讓妳合成了毒。」烏紇無奈的笑了笑,甘拜下風,「烏某千防萬防,還是防不到鬼醫的手段。」沈默的看看這個陌生的大廳,「…麗郭姑娘,是妳救了烏某?」

今晚發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向來敬之如父的大管家突然對他下毒手…雖然早就有了預感,到底還是慘痛感傷的。

麗郭被他一問,反而有幾分狼狽,她擺出冷冰冰的不耐煩,「入我鬼醫門,恩怨放兩旁。哪有在我住的地方殺來殺去的?這可跟我的原則大大抵觸。就算…就算你是綁架我的可惡馬賊,天殺的壞人,我也不能夠違背原則看著我住的地方有人死。再說,你到我鬼醫館求醫,也算我的病人。哪有醫家看自己病人死掉的?欸,我可不是存心救你,只是事關原則,我不得不然罷了…」

即使萬分愁苦,聽她這樣極力撇清,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只是奪香散的威力猶存,他又漸漸陷入昏睡中…

直到麗郭持著烤熱的小刀割開他負傷的肩膀,他才淒慘的痛醒過來。

「妳…」烏紇瞪著若無其事切開發黑血肉的麗郭,「妳就算這麼恨我,一刀痛快就是了,需要凌遲嗎~」話說到最後,聲音已經拔尖的顫抖。想要逃開,發現已經被點了大穴,動彈不得。

「真的恨你,幹嘛幫你剔骨療毒?」麗郭不以為然,「欸,撐著點。人家關羽剔骨療傷,夜觀春秋面不改色。好歹也學學人家的英雄氣概…」她不僅僅用藥橫霸,讓她醫治過的江洋大盜都曉得,若不是命在旦夕,千萬別讓她傷筋動骨的療傷…那種痛,會讓你恨不得轉世投胎比較快…

「我不是啥勞子的關羽啊~」烏紇叫得更慘了,「住手!喂,妳好歹也打昏我吧?不然也給個麻沸散什麼的…啊~那是我的胳臂!妳以為是切死豬肉嗎~」

「別鬼叫了行不行?」滿頭大汗的麗郭費力的跪在他胳臂上,省得他亂動,「再一下子就好了嘛!殺你的這刀有毒…誰讓你把我的藥罐子藥瓶子都拿走?我不把傷口洗乾淨,你還有命在?女人生孩子都沒你嚎得大聲!是不是男子漢啊你?!」

嘴裡抱怨著,手底還是毫不留情的動刀子,不顧他慘叫連連的澆了火燙的水把傷口沖乾淨,又拿出針線,開始將他的傷口縫了起來。

手術完畢,烏紇雙眼無神的望著天花板。不禁懊悔了起來,早知道就讓管家叔叔一刀穿心,省得讓她這樣零零碎碎的要切就切,要縫就縫…

他突然瞭解為何那些粗豪漢子看到這位嬌小的鬼醫,就會忍不住發抖發個不停。

將他的胳臂和肩膀的血污拭淨,她很滿意自己點穴的手法…瞧,出血這麼少,這麼短的時間,就把傷口處理好了!雖然她的女紅做得很差,但是論起縫合傷口,可沒人縫得比她漂亮了…

「喂,連謝也不說一聲啊?」就算收不到診金,口頭謝一聲不會?這些土匪強盜真的都得再教育!

烏紇運了運氣,發現原本因毒窒礙的內息居然順暢了起來。果然是名醫手段…既無醫藥,也無器械,單靠點穴和一把烤過的小刀,就救了他一命…

雖然療傷的時候,他真的想乾脆死了比較快。

「…謝謝麗郭姑娘。」他有氣無力的說。

「幹嘛這麼頹頹喪喪?」麗郭不高興了,「你壯得跟條牛一樣,這點子小傷也這麼沒精神?」

烏紇對她翻了翻白眼。聽說鬼醫手下起死回生,死亡率甚低。搞不好那幾個翹辮子的,不是醫藥罔顧,而是被她活活痛死…也未可知。

麗郭幫他解了穴,翻箱倒櫃的找到了硯台,吹了吹上頭的灰塵,她注入了點水,開始磨墨,試著把乾透的筆洗軟,「我開個方子給你,以後照方外敷內服就是了…這刀穿透肩胛,看起來很險,反而是你運氣了。既沒有傷到血脈,傷口又已貫穿,毒血反而流得出來。若是讓毒悶在裡頭運行…我也不用費力了。」

其實可能更費力,畢竟她沒埋過死人不是?想來挖坑埋人比動刀縫傷口累…不禁慶幸自己還算是個不錯的醫生,「放心,你根骨強壯,內功底子又深厚,這點小傷礙不著什麼…就算不吃藥,認真運功行氣,剩下的那點子毒也傷不了你。」

開好了藥方,她吹了吹墨漬未乾的絹紙,遞給了他,「鳥大爺,我做到我的本分,維持了我的原則了。就此別過,告辭。」

「麗郭姑娘…」烏紇沒有接藥方,遲疑的說。

「噯,我絕對不去賀蘭山的!」麗郭跳了起來,「天下大夫甚多,又何必非我不可?若說令尊的命重要,我館裡的病人就不重要了?鳥大爺,我自從行醫以來,向來診金驚人。今天也得跟你收收診金了…我的自由就是診金!你從今以後可別再出現在我面前。過去我不計較了,以後你可別來騷擾我…」

「麗郭姑娘…」烏紇搔了搔頭,還是沒有接藥方,「我是想說…」

「怎麼?我救了你一命,你還硬要把我綁去賀蘭山?恩將仇報,是江湖豪傑所當為嗎…?!」

「麗郭姑娘!」烏紇大叫起來,牽動了傷口,疼得他一咧嘴,忍痛說,「我是說,麗郭姑娘,妳該不會打算繼續拖著這條紫金鍊跑來跑去吧?我剛剛看得捏把汗,妳好幾次要被鍊子給絆倒了啊!妳是把鑰匙弄丟了…?」

一摸自己的脖子,驚覺這麼大半夜的,她居然拖著這條極長的紫金鍊跑來跑去。一想到剛剛自己就這樣拖著鍊子驅車趕馬…幸虧她林家組上積德,沒讓這鍊子絞進馬車輪軸,不然脖子和腦袋大約搬家已久了…

忍不住發了身冷汗,抖著手險些解不開那個纓絡圈。

等將這該死的狗鍊拆下來,她感到無比輕鬆,心裡的火忍不住冒了出來。是很該把這鬼玩意兒鎖在這個鳥人身上才是…

只是,沒收診金已經虧得大了,這個破狗鍊大約還能賣點錢。睇了睇已經恢復精神的烏紇,慢說這高頭大馬的馬賊不會乖乖就範…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不趁他現在身上有傷快快溜走,難道還等他來綁人不成?

她趕緊將纓絡圈和紫金鍊都收入懷裡,謹慎的跟他拉開點距離,「鳥大爺,您保重。麗郭這就別過了…」

烏紇張了張嘴還想說什麼,遲疑了一會兒,還是沈默了。「…鬼醫大人,妳的救命之恩,烏某記下了。」他突遭大變,內心甚感茫然,不知何去何從。真押著麗郭北上,自身尚且難保,又怎麼顧到她的安危?

見他沈默而頹喪,麗郭雖然不知道當中因由,倒也猜到了五六分。只是愛莫能助,多問又何益?空泛的安慰徒然更傷人。

「鳥大爺…」麗郭開了門要走,又有些躊躇著,終究還是多事的開口,「男子漢天寬地闊,何處不能安生?父母責,不能辭。我瞧你也知書達禮的,應是念過幾年書。難道不曉得,小杖則受,大杖則逃?父子家沒有隔夜仇,就算是不是自己生的,養的情份大如天呢。就算是一時誤會了,你可別引頸受戮,這就不是『孝』了。將來誤會若有冰釋的一天,你讓令尊終生追悔莫及,懊悔終生,豈不是不孝之至?」

頹喪的烏紇抬了頭,驚訝的看著這個醫家手段毒辣無比的小姑娘。短短幾句話,一下子就揭開了他內心深處的迷惘了。真真比自己心裡掏出來的話還貼切…

「…烏某受教了。麗郭姑娘…非常感謝妳。」他的眼神柔和起來,反而讓麗郭有些狼狽。

「噯,我就是愛多管閒事。」她氣紅了臉,說這些不相干的做啥?快逃才是吧!她急急的出了大門…空氣中漂蕩著醉人的芳香。

這香…這香…她蹭的一聲跳進門裡,臉孔白的跟雪一樣,趕緊把門窗一一關緊,六神無主的輕喃,「完了,完了…這群老不死的不是全都翹辮子了?怎麼會…怎麼會?…」

「麗郭姑娘?」烏紇覺得她面色有異,忍不住緊繃了起來。

「都是你!」麗郭差點哭出來,「我好好的待在鬼醫館,哪個人能碰得到我?現在可是完了!啊呀,爹,奶奶…我可是要去陪娘了,原諒麗郭不孝啊…」

烏紇待要問清楚,只聽到一陣銀鈴似的笑聲,「唷,小姑娘,誰是老不死的?沒想到我閉關二十載,後生小輩就不認得我了呢…」

聲音柔媚蝕骨,讓人人心頭發癢的嬌嗲,烏紇還不覺得怎樣,麗郭內功低弱,就算掩著耳朵也搖搖欲墜。她趕緊躲到烏紇的身後,仗著他極盛陽氣抵禦來人陰毒的內功傳聲。

堅固的門閂只一晃,整整齊齊的斷成兩半,就算是鋸子費力鋸半天也沒那麼整齊,平平整整的落在地上。

沈重的大門,無聲無息的開了,西落的月帶著微紅,有氣無力的描繪出女子曼妙的輪廓。

只見她身穿重重疊疊的薄紗,手臂和渾圓的足踝都誘人的露著,額上貼著桃花花鈿,一雙柳細的眉入鬢,唇上塗著深黝的紅,漆黑的長髮高高梳起,身上的薄紗無風而自動,飄逸的像是畫裡的飛仙。

但是…那雙清澈的丹鳳眼微微翹起,透露著清醒的瘋狂。

她輕啟朱唇,笑得非常柔,「小姑娘,誰是老不死的?」

這柔媚女子每說一個字,麗郭就忍不住輕顫一次。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鬼醫,居然抖得像個篩子一樣,「拜拜拜見…無色天宮主…」

「唷,你知道我是無色天宮主?」宮主嘻嘻一笑,「大約是我這不成材的徒兒告訴妳的吧…」

她像是拋條手帕似的將拖在手裡的「人」扔在門口,麗郭雖然看過無數傷患,但是瞥了一眼,還是忍不住欲嘔。

那個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人」扭曲起來,「師、師父…徒、徒兒不敢洩漏師承…」

雖然瘖啞模糊,麗郭還是認出來了,那是毒仙的聲音。

老天啊…你要亡我。嫌毒仙不夠棘手嗎?為什麼…為什麼毒仙的師父居然是這群可怕的女人之一…?

林老夫人年輕的時候是成名的俠女,嫁入林家才隱遁江湖。閒來無事,常常跟這幾個孫女聊武林軼事。麗郭成了鬼醫,和江湖人多有接觸,她更殷殷告誡諸多禁忌。

無色天這個神秘的門派,更是禁忌中的禁忌!

「若是其他棘手門派,多少都願看我薄面,不至於太為難你們姐妹,」林太夫人提到無色天,忍不住嘆了口氣,「若是遇到無色天的人…就只有一個字:『逃』!能逃多遠就逃多遠,能逃到少林寺是更好的了…普天之下,也只有少林掌門還保得住無色天要殺的人…」

這個擅長使毒、機關、暗器,擁有獨門內功心法的無色天,天下沒人惹得起。林太夫人年少時俠名在外,僥倖在無色門人手下逃生,卻也傷重得差點不癒,還是麗郭的爺爺救治了,成就一段良緣。

但是提起這個門派,心高氣傲的林太夫人還是忍不住流露懼意。

這種懼意傳染了麗郭,她看起來天不怕地不怕,還是暗暗的探查了這個神秘的無色天,結果那個出色的包打聽只來得及遞條充滿香氣的手帕,就慘死了。

那種香味成了一種夢魘。而這個夢魘,活生生的堵在門口,飄散著充滿殺意的芳香。

「徒兒,妳告訴師父,」宮主溫柔的扶起不成人形的毒仙,「是不是這個小姑娘把妳害成這樣的?可憐…臉蛋都毀了呢…」

毒仙害怕的拼命發抖,咳出一口血,「…啟稟師父…咳咳,就是鬼醫害我的臉變這樣…」

她眼中出現悲憫,「變成這個樣子,活著也無趣…師父送妳一程吧。」

「師父饒命!」毒仙又咳又哭的拉住宮主的袖子,「是徒兒不是,我不該趁著師父閉關私逃師門!師父饒命,饒命啊~」

宮主的眼神變冷了,冷得像千年寒冰,「…妳弄髒了我的袖子。」篷的一聲,毒仙沒了聲息。

麗郭將臉藏在烏紇身後,臉色慘白的不敢看毒仙的下場。

宮主轉動靈媚的眸子,「小姑娘,看妳這樣可愛嬌嫩,倒讓我有些不忍心了…但我答應替我徒兒報仇呢。」

麗郭緊繃起來,只是縮在烏紇背後,死都不放手。

就著燈火,宮主端詳著縮在烏紇背後的麗郭,只覺得氣度神情,似乎很面善…跟一個該死的女人很像。

這情景,這個偉岸的漢子和縮在他後面嬌弱的女子…她恍惚起來,勾起多年前的舊恨。

一掌打死他們很容易…但是翻湧了一甲子的恨意怎麼平息?

她眼神閃爍,覷著烏紇的眼中露出溫暖柔和的清光,豔紅的唇漾著笑,「你…覺得我美嗎?」空氣中的香氣突然濃重到令人暈眩。

「鳥大爺!不要看她的眼睛!」麗郭絕望的叫。完了,是攝心大法…又加上了媚香!原本對男人才有用的媚香,連她聞了都有點臉紅心跳,何況是血氣方剛的漢子?

烏紇像是沒聽到她的話,愣愣的點了點頭,對著宮主走近了一步。

完了完了,真的完了…麗郭絕望的偷偷退後,雖然知道要避開宮主的攝心術,但是有股壓力迫使她抬了抬頭,眼神一和宮主接觸,她就動彈不得了。

…這下真的好極了。

看見控制住了麗郭,宮主漾著的笑更媚,更妖。「你…可願為我做任何事情?」她纖長的指甲在烏紇寬闊的胸膛上輕劃,媚香透過指端,染得更深。

「我願。」烏紇的聲音含糊,更靠近宮主一些。

她滿意的一笑,眼底的瘋狂更盛,「那…為我殺了她。」

烏紇面無表情的轉身走向麗郭,將手伸了過來,扼住她纖細的脖子。麗郭想要尖叫,但是中了宮主的攝心大法,她連動都不能動,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走向死亡…

一切都完蛋了…娘…麗郭就去陪妳了…

她腦海裡一幕幕的閃過親人的臉孔,最後是早逝的母親病弱卻清秀的容顏。娘…妳竭盡心力醫好了數縣瘟疫,年紀輕輕的香消玉殞;這些年,女兒救過的人只多不少,到底也要隨您而去了…

閉上眼睛,心裡輕輕默念。我不恨,不恨。這人不是存心殺我的,他只是中了邪法,將來若清醒,應該會追悔莫及…

不恨,不能恨。她向來善卜知命,深知每人皆有這一天。帶著怨恨上路,恐怕再也見不到娘,連深愛的家人的護佑不及。

我不能恨…

握著她頸子的手越縮越緊,她反而屏住氣息,只求促死…

突然一輕,她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讓烏紇一把抱了起來,扛在肩上撞破了木窗脫逃。

事出突然,連無色天宮主都愣住了。她精神一鬆懈,攝心大法突然沒了準頭,反噬得她咳出一口血。

就這一點點空隙,烏紇已經扛著麗郭遠遠逃去了。

她的眼神森冷,燃燒著狂然的怒意。「施聆風!林意玄!我看你們可以逃到哪裡去~」

多年的情恨不因長久的閉關而消滅,卻在無數清寂中更熾烈。她尖銳的呼喊隨著風飄送過來,半里開外依舊清清楚楚。

「咦?」被顛得很不舒服的麗郭抬頭,「這個瘋女人…認識我爺爺和奶奶?」

「什麼?」烏紇只顧發力狂奔,沒注意到無色天宮主說些什麼。

「沒…」麗郭努力甩開冷冰冰的不祥感,「我說鳥大爺…你不能跑得穩一點?我顛得要吐了…」

烏紇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回答,「鬼醫大人,請妳閉嘴。」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