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鬢亂 第九章

這對異樣的父子見面時,是非常感人的。

高頭大馬的烏紇像個孩子似的跪在嬌小的烏堡主面前涕泣,「義父…」

烏堡主只是眼眶含淚,「紇兒,義父對不起你…一直瞞著你真相。其實,你父親是我…」

【Google★廣告贊助】

烏紇堅決的搖頭,「這些我都知道,但是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義父將我撫養到這麼大,一直對我慈愛。你是我唯一的親人,是我的父親…」

麗郭悄悄的關上門,讓他們這對父子去說話,她這個時候,是很樂於當外人的。

一轉眸,發現大管家臉色陰霾的望著她,她心平氣和的望回去,還給他極媚的一笑,這讓大管家分外警戒起來。

這個外表無害,嬌柔粉嫩的小姑娘,實在不能小覷!剛進堡就讓她下了一手將軍,接下來的棋盤竟是無處著手。

養虎遺患…眼見傷重垂危的烏紇竟是漸漸好轉,可見鬼醫手段奪天之功。現下又讓她找到了全堡最安全的地方養傷…待烏紇痊癒了,他怎保烏將軍安全?

兩個同樣心思細密,靈巧百轉的人的對轉思緒,一時之間竟是悄然無聲。

半晌,麗郭輕笑一聲,「烏堡主年輕時必定風華絕代。」

這話居然讓老謀深算的大管家紅了臉,怒斥,「妳小小姑娘家,滿口胡說!烏將軍英雄了得,英姿凜然,怎可用女子的形容詞污蔑他?!」

麗郭轉眸,垂下眼簾,「倒是。小女子僭越了。」這著下得好,打蛇正好中七寸,她從容的遞出藥方,「這是烏堡主和烏紇的藥方…但是哪張是烏堡主的,哪張又是烏紇的,我倒有點記不清了…」

豈有醫家記不清病家藥方之理!大管家咬緊牙,忍耐著不發作。這是警告他,別在藥方上面作文章是吧?

「藥煎好了,又怎麼分呢?」他冷笑一聲。

「嚐嚐味道就知道了。」她慵懶的笑笑,「哎,當醫家的替病家嚐藥,也是應該的。若是藥方開得不妥…我這庸醫也該先歸西,您說是吧?」

大管家握緊拳頭。雖然他是軍師出身,卻有一身深厚的好武藝,向來脾氣甚是暴躁。只是烏將軍素來有儒將之稱,不喜他隨便發怒,這才勉強改了過來。

這小小的姑娘居然勾起他多年不動的火氣!

冷哼一聲,忿忿的將袖一甩,他拿著藥方離去,麗郭只是涼涼的搖著她的羅扇。天下沒有神隱要保保不住的人,也沒有她鬼醫的病家死於非命的道理!一介武將跟我鬥?轉世頭胎比較快吧。

她斜倚在門框,實在站沒站像。但是她這麼一站…原本荒涼的塞外,也讓她站成江南春曉。只見她粉白的羅裳在微風裡輕輕飄動,團扇遮著嘴,望著粉蝶翩翩上下,眉間籠著輕愁,竟是醉人眸。

但是誰也不知道這個看似悠閒的閨閣千金,心裡轉得竟是百千個心思,套套連環,就是諸葛再世,也得平起平坐。

***

這日,麗郭居然有了訪客。

堡丁望著這個風塵僕僕,嬌憨憨的小姑娘,搔搔腦袋,不知道怎麼將她轟出去。

「這位大哥,」小姑娘可憐兮兮的接過堡丁遞過來的水,咕嘟嘟的喝了大半杯水,這才吁了口氣,「聽說我三姐到烏家堡作客了?我是她小妹麗剛,能不能讓我見她一見?」她可愛的小臉皺成一團,「爹爹快回家了,讓他知道三姐居然跑來這兒玩…我們姐妹都會被剝皮的!拜託幫我通報一聲吧…」

三求四求,堡丁讓她求得心都軟了,只好硬著頭皮通報大管家。

大管家聞言不禁心裡一驚。他的情報掌握得極準確,知道鬼醫的妹妹乃是俠盜神隱。千防萬防,卻沒想到她居然從大門求見。之前諸般防備,倒是沒想到這著…

若拒了她,讓她從暗裡來反而難防了。主意打定,大管家淡淡的,「請林四姑娘進堡吧。」

待見到麗剛,大管家眼睛都直了。

怎麼?這個稚氣未脫的清麗小姑娘居然是俠盜神隱?等麗郭前來,兩姐妹居然見面又叫又跳,嘴巴不饒人的拼命鬥嘴,更讓他傻眼。

…情報來原是否有誤?神隱不是高傲孤僻、堅毅果決的俠盜嗎?他非好好說說探子不可!

「大管家,」麗郭福了福,「你們將我拘了來,這下連我妹子都有事了!我父親快從西南返家,我又趕不回去…不是白累我妹子受責?這烏家堡這麼大,也讓我妹子躲幾天,等我父親的氣消了點,再跟她一起回家,可否?」

大管家沈吟了一會兒,於情於理,這樣的小姑娘千里迢迢的來,也沒拒門不收的道理。就在他眼下…就算她是俠盜神隱又如何?怕她們飛天了麼?

「很是。林四姑娘不要客氣,就住下吧。」他點頭。

兩個姑娘很有禮數的福了福,唧唧咕咕邊走邊聊的往內堂去,就跟尋常的姑娘家沒兩樣。

只是她們談話的內容是…

「唷,聽說謝必安來接妳,妳倒是戀著馬賊不去,吭?說起來我是不該來的,來了壞妳多少好事…」抓到機會不報復,不是她神隱的本色。麗剛覺得痛快得不得了。

麗郭咬著牙,一指恨不得戳透了她額頭,可恨這丫頭武功練得那麼好做啥,戳都戳不到,「這是什麼光景了,妳還打趣我來?!命如風中殘燭,都快熄了!我說神隱大人,我讓人綁了這麼久,妳到底查到哪去了,怎麼就…」

麗剛倒是犯了難。四個姐妹,除了她自己,三個都出狀況。她好歹只有一個人,大江南北不知道奔波幾回了…想想姐妹的劫難大半都已底定,也就不想讓三姐太擔心,「大姐二姐都有點事兒…不過這會兒都好了。先跟妳恭賀一聲,妳要當皇親國戚了。大姐不日就要封后,就等爹爹上京…」

大姐封后還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新聞,爹爹要返家了才是要緊事兒!「…這下我真的完蛋了…」她喃喃著,「我沒在家,爹非打斷我雙腿不可了…是該往哪兒躲去才好…」

麗剛忍不住笑了出來,「也不用煩躲哪去。我瞧這堡挺大的,將就住著,等生個一兒半女的抱著孩子回去,爹一當了爺爺,還不樂開花,什麼打斷腿都忘了?這倒是頂頂不用操心的…」

讓她說得臉孔一陣陣發燒,麗郭發狠,「我撕了妳的爛嘴~」

「唷,來呀來呀,從小打架妳哪次贏?怕妳的話,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麗剛不禁好笑,她這個嘴巴毒到有找的三姐,遇到情關,嘴也笨了,心也拙了,隨便她打趣都沒得還手…真真只有兩個字。

痛快!

麗郭氣喘吁吁的抓住笑軟了的她,嘴裡嚷著,「我看妳往哪跑~」卻又壓低聲音,「情形可是險得很了…這堡裡,有人要我病家的命…」她裝著撕打,一五一十的細說了狀況。

「說冤家不好?還病家哩。」麗剛笑說,接住了麗郭的拳頭,她也低聲,「我大概明白了。暗黑武林精銳盡出,都在附近候命了。我沒讓他們來搶人…終究要探探虛實不是?這烏家堡屹立關外將近三十載,不是好玩兒的。」

「我就知道妳明白的,才要妳來尋我。」麗郭細聲,「要攻進烏家堡,難!這裡守備的比邊關嚴三分,更不要提大管家的陣法厲害…」

麗剛失笑,「我收集情報比妳精呢,我會不知道?」她明亮的眼睛閃爍著可愛的邪氣,「誰跟他硬碰硬?要知道,堂堂君子,我就認得一個大哥;若論雞鳴狗盜之輩,那可就數不清數不完了…」

她在麗郭耳邊低語,惹得她噗嗤一聲,「妳是怎麼把賽魯班綁了來?他怎麼捨得家裡那堆稀奇古怪的破銅爛鐵過來幫忙?」

麗剛嘻嘻一笑,「我跟他說,破銅爛鐵擺著也沒人相信多厲害,不如拿來關外顯顯威風…他可就來了。唷,我們說這麼多幹嘛?妳可也帶我去見見那個馬賊姊夫。妳放心,我家大哥只管得到關內的,還管不到關外呢…」

「林麗剛!」麗郭氣急敗壞的要擰她的嘴,一追一逃的,姑娘嬌笑的聲音,活潑了肅穆的烏家堡,來往的人不禁也跟著微笑,連遠遠看著的大管家都嘴角微彎。

只是過了十天,大管家就笑不出來了。

很神奇的,一起去跟烏堡主請安的林家姑娘,竟然和烏紇一起在眾目睽睽的監視之下,消失無蹤。

「烏將軍,他們人呢?!」大管家幾乎要氣炸了。

氣色好了很多的烏堡主慢條斯理的喝茶,「走了。」

「走?!」大管家吼了起來,又忍耐的把聲音放低,「但是您的身體…」

「麗郭姑娘說,我再調養個十天半個月就可恢復如初。」烏堡主和藹的笑笑,「仲謀,到時候你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大管家忍了忍,告退出來。「…給我搜!他們不可能憑空消失的,快給我找出來!」

烏堡主微微的笑了笑。真是辛苦仲謀了…這些孩子的鬼心思,真是匪夷所思,又有趣的緊。

居然會想到將地道打到他床下,仲謀說什麼也不會翻開他床底下看看吧?

紇兒…但願你一路平安。有麗郭姑娘跟著你…倒是你一生的福氣。

數不清第幾次撞到頭頂,烏紇蹲在地道上抱住頭,半晌不出聲。

「…犯得著這樣鑽地洞嗎?」他沒好氣。

趴在他背上的麗郭懶懶的說,「不鑽地洞等你管家叔叔殺過來?走穩點…當馬的人這樣跌跌碰碰,我讓你背得很辛苦欸。」

在前面打著火把的麗剛拼命忍笑,肩膀還是不斷抖動,抖得太厲害,連火把都閃閃爍爍起來。

「笑?妳還笑?」麗郭白了一眼,「燒了頭髮我看妳還笑得出來!」

「…三姐,妳好歹給姊夫留點面子。」不行了…再看三姐整治馬賊姊夫…她忍笑到要內傷了。

「小妹真是貼心。」烏紇沮喪之餘,心裡略略感到安慰。

「不高興?不高興我找別人當馬。」麗郭就要跳下來,「王五,你背我吧…這地道這麼遠,我走不動…」

烏紇遞了一記殺人的眼光過去,王五摸摸鼻子,「…鬼醫大人,我瞧烏大俠背得挺穩的。我背有傷,怕顛著您老人家。」

「娘子,我背妳吧…」烏紇轉頭滿臉堆笑。

麗郭居然還考慮了一會兒,「好吧,看在你這麼誠心的份上…」

…他是哪根筋不對,居然會愛上這種姑娘?這不是自找苦吃嗎?

直到出了地道,他還在自怨自艾。「麗郭,到了。麗郭?」那個一路刻薄他的鬼醫,累到在他背上睡著了。

這些天,她為了義父和烏紇的病,幾乎都沒闔眼過。心裡頭籌劃熬煎,總是看她愁眉發愣。

為了保住他…不知道費了多少心思,這樣嬌懶的人,卻連聲苦都不說的。欠她…可真是欠足了好幾輩子的份了。

那讓她一些,又怎麼樣呢?

將她抱在懷裡,見她睡得這麼沈,竟是不忍鬆手。周圍的人藉故走開,留他們獨處,都去忙返回中原的事情。

就這樣跟她回中原嗎?烏紇的心裡有些茫然,輕飄飄的,沒有一點著力的地方。只有懷裡的溫軟身軀提醒他,就算未來如何,他,不會是孤獨一個的。

「快拔營!」出去探查的群豪突然策馬急奔回來,「快快快!別被捲了進去,快趁現在走人了!」

幾隻響箭呼嘯而起,數百個暗黑武林群英,慌忙的動起來。

王五聽了探子的回報,喜形於色,「烏大俠,好機會。回紇人不知道為什麼,出了三千精銳去攻打烏家堡了!據說烏家堡管事的已經被拿下了,我們剛好可以趁亂逃走…」

「烏家堡被襲?」烏紇的心臟都緊縮了起來。

在他懷裡的麗郭已經被吵醒,警覺的抓住他的前襟,「鳥人,你想幹嘛?我不准你回去送死!」

烏紇狠狠地望了她幾眼,想將她記在心裡。這一別…恐怕此生不能再見了。「妳跟他們回去。等我救了烏家堡的危急,這就去尋妳…」

「你孤身一個人能幹什麼?!」麗郭的聲音大了起來。

「我會使陣。」他要了旁人的弓和箭袋,牽了匹馬。

「使陣?」麗郭氣得聲音發抖,「你會幾種變化?」

「八十一種。」他翻身上馬,麗郭卻勒住他的馬韁。

「八十一種?!我真不敢相信,你是去送死的嗎?!」麗郭死活不放手,「要使陣也是我使,輪得到你?!你是陣前衝殺的命,跟我搶什麼生意?你信不信我可以馬上放倒你,讓你哪兒也去不了?不信你就跑馬試試看!」

「麗郭!大丈夫生於世,有當為有不當為。」烏紇激憤起來,「是,管家叔叔為了義父要殺我。但他也撫育我愛護我到大。烏家堡是我長大的地方!我若苟且偷生,這種男人妳愛他做什?讓我去!」

「沒不讓你去,吵什麼吵?!」麗郭厲聲,轉頭吩咐王五,「煩你們跑這麼遠,終究無功而返。麗郭謝過了…若有命再見,我當不忘各位恩情。快回中原吧…少殺幾個人,多積點陰德。」

「鬼醫大人!我們也…」王五知道他們居然要螳臂擋車,不禁大驚失色,「我等也非貪生怕死之徒!」

麗郭翻身上馬,「呿,多回家看看妻子兒女才真。為個不相干的女人送命,何必呢?」

「麗郭!」烏紇不贊成的吼,「這不是女人家的事情…」

「跟我男人有關就是我家的事情!」麗郭吼了回去。

「我家嗎?」麗剛愁眉苦臉的也跟著上馬,「好啦…是我們家的事情…」

烏紇知道麗郭的脾氣,就算不讓她去…她就算放倒他也會一意孤行,咬咬牙,「小妹,麗郭拜託妳照看了。」

麗剛悲慘的看看滿臉悲壯的三姐,有氣無力的回答,「是…」當她的妹妹真是倒楣到極點了!

見三人騎馬疾馳而去,王五咬了咬牙,「兄弟們!鬼醫老人家的話都聽到了?快回家抱老婆去!格老子的要跟上去了!」

王夫人搶了出來,「夫君,等等我!我也要去!」

呼嘯一聲,盡是一百多人馬全跟上了,麗郭回頭望望,「笨蛋,呆子…」

「我也想這麼跟妳說!」烏紇迎著風大吼,「麗郭不要來!」

她哏的一聲,快馬加鞭,竟是與馬術精湛的烏紇並轡而行。

跟在後面的麗剛就苦了,她急急的趕著馬,心裡默哀。馬賊姊夫,你把三姐看得輕了…她什麼都一學就上手,只是懶到有剩。這個馬術…恐怕是家裡姐妹最好的,連快馬送信的都趕不上,你想甩掉她?跑個三百里說不定可以…

但是你們快把我這個保鏢甩掉了!

「你們就不能騎慢點嗎?」麗剛哀號,「我輕功行,騎馬不太行啊~」

不到一里,他們就在一個小小的土岡停了馬。

眼前真是觸目驚心…原以為烏家堡憑了防禦工事大概可以支撐,卻沒料到他們這一逃,烏家堡正好調兵遣將,精銳盡出的要去追緝他們。好死不死碰到回紇大軍來襲,措手不及之下,只能在堡外布陣嚴防,結果心焦的大管家一時大意,居然中箭落馬,被回紇大軍俘虜了,主陣無人,仗著幾個副旗手指揮,已經亂了起來。

望著密密麻麻的軍馬,麗郭心裡一陣無力。雖然這千人大陣繁複異常,若是能抵達主陣,她應當可以指揮的起來。

問題是…他們一百多人馬,是怎樣攻進核心?饒是她聰明智慧,也實在想不出法子。

「我們殺進去!」暗黑群豪囂鬧起來。

「你們當這是攔路搶劫?這些可不是肥羊,是狼啊!」麗郭忍不住罵出來。「我們下去武功再好有什麼用?這是打仗!跟武功好有個啥關係…讓我搶到主陣就好了…我想想看,我再想想看…」

「小姑娘有些見識,」咯咯的嬌笑在他們身邊響起,「這陣有些意思,妳指揮得了?」

一襲香風,穿著上朝華服的女子飄飄然的落下來,臉頰貼著豔紅的桃花鈿。至艷極嬌,那種笑容居然有點眼熟。

群豪心裡打了個突。好得很…那種笑容居然跟鬼醫有幾分相似。

一僧一道悄然無聲的出現,更讓眾人嚇個半死。

要知道,群豪裡武藝驚人的不少,就算打不贏的世外高人,也多少聽得到動靜,居然這樣悄悄的冒出來…許多人的心底都發冷了。

「…大師父、三師父!」烏紇驚喜交加,自他十一歲以後,這三個師父就出門雲遊了,沒想到又再見面。

「唷,小紇兒,怎麼不叫二師父?」嬌容女子不滿了,撲上去抱住烏紇的脖子,「二師父就知道,你會長得這麼雄壯威武,二師父可是等你等好多年了…」

「前輩不會跟晚輩搶男人吧?他有人家了。」麗郭冷冷的,一把把烏紇拖過來。

烏紇苦笑,他突然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他最害怕的二師父也回來了…為什麼和他最愛的女人站在一起…兩個居然有些像?他有不祥的預感。

「小紇兒,你變心了?」嬌容女子泣訴,「二師父不是跟你說過,不要隨便被野女人騙走嗎?這丫頭平頭整臉些…但是你跟了她,和跟我差不多慘呢…」

「二妹,別整紇兒了。咱們修煉的人…口德要修啊。」和尚無奈的撥開她,只是揮袖,就讓嬌容女子飄然而起。

道士一臉玩世不恭,「唷,紇兒也入情關了。各有各的緣法吧…怎麼?老烏遇到麻煩了?」他輕描淡寫的望著下面的兵荒馬亂,「先說呀,我們修煉的人,是不能插手俗世紛爭的,就算是老烏,也不成。」

烏紇低了低頭,「…弟子明白。」

和尚慈愛的撫撫烏紇的頭,「紇兒,我們是來探望你父親的。」

嬌容女子咯咯一笑,說不出的好聽,「自然得從這兒走過去。當然也阻不得你們跟著來…」她媚眼如波,橫了橫,「這俗世能擋得住我們的…恐怕沒有了吧?」

麗郭有些了然了。「各位前輩是方士吧。」她心下略寬,「晚輩是青松子的外孫女。」

「嘖,老松天天誇個沒完的小外孫女就是妳?那我可得好好看看妳的手段了。」嬌容女子飄然而起,似乎足不點塵,「大哥三弟,找老烏喝茶去。」

麗郭深深吸了口氣,囑咐王五幾聲,他們皺眉聽著,點頭領命而去。

有這三位高人護航,官兵宛如潮水般分開,沒有人可以靠近。麗郭居然因此登上了主陣。他們三位微微一笑,依舊飄然前行,如入無人之境的走入烏家堡。

失了他們的屏障,驚愕的紇兵寧了寧神,又吶喊著衝殺而來…

「烏紇、麗郭,為我護法!」麗郭嬌喝,掌起來有一人高、沈重的令旗。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