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忒兒 第二章

第二章

美容師呀……她還在想阿蓮的話。

說不定,這是也是條路。這和著色沒什麼兩樣,她試著說服自己。總比去7-11打工好。她一直對自己的色感很有信心……

要畫,就畫漂亮女人。她看見了模特兒經紀公司徵求化妝師,丹瑜這樣跟自己講。

【Google★廣告贊助】

鼓足了勇氣,才到模特兒經紀公司,馬上氣餒了。真的不再找看看嗎?

她掙扎著,說不定還找得到漫畫美編之類的工作……若是能夠單純畫插圖就好了……當漫畫家助手也行啊……只是,還有漫畫家徵助手嗎?

「小姐,應徵嗎?」一個流裡流氣的男人對著她微笑,笑容倒是友善的。

丹瑜深深吸一口氣,我不能忍耐存款低於五位數……「是的。」

她走進模特兒經紀公司,吃驚這樣光鮮亮麗的行業,公司卻這麼破舊。幾個漂亮的辣妹瞪著她,像是把她當成敵手一樣。

「妳來應徵什麼?歌星?演員?還是模特兒?」那個男人低頭翻著表格,「對了,我是經理,不過沒人這麼稱呼我,妳叫我小李吧。」

「呃……」丹瑜清清喉嚨,「我要應徵化妝師。」

「化妝師?!」小李打量了她一會兒,「不用這樣吧?妳這麼漂亮……妳相信我,我一眼就看出妳是可造之材……只要化點妝,換件漂亮衣服……我保證妳會大紅大紫。」

「我不會唱歌,也不會演戲。」丹瑜覺得很尷尬。

「沒關係,那就當模特兒好了。我們有專屬的模特兒課程,妳一定會成為紅牌模特兒的……」

「瞧瞧,兩年前,小李也這麼告訴我。」一個辣妹吃吃的笑了起來,「喂,小李,你對每個女人都這麼說是吧?真是標準皮……」

「姑奶奶,別吐巢我,」小李不以為忤,「來吧,小姐,填這張表格吧。」

「不,」丹瑜很堅定,開玩笑,家裡一個自戀狂就夠了,她不想跟子宜一樣,「我只想應徵化妝師。」

小李皺起眉毛,「好吧,妳有經驗嗎?」

丹瑜嚥了一口口水,「……我高中的時候,學過美容美髮。」

想了一下,小李又笑顏逐開,「沒有經驗沒關係。什麼不能學呢?妳先見習也可以。不過,沒有化妝師的專屬表格,先用模特兒的好了……」正在填表格,門簾刷的一聲開了,一張冷漠的艷容出現。「小李,你在幹什麼?」

「我在募集新人……這沒礙著你吧?」他那種嘻皮笑臉的樣子不見了,變得警戒又小心,「我先說好喔,她是來應徵的,我沒有強迫,也沒有騙她……」

這熟悉的聲音,丹瑜一抬頭,觸及那雙冰封的美麗眼睛,像是閃過一絲惱怒與……關懷?

「妳來應徵模特兒?」子宜瞟了一眼表格。

丹瑜搖搖頭,怎麼搞的?這麼巧?「我來應徵化妝師。」

「這不是化妝師的表格。」他冷冷的看著小李,「『經理』,你弄錯了。」

小李閃過一絲兇狠,馬上換上笑容,「是呀,我以為化妝師的表格用完了……我真是記性越來越差了!」他殷勤的拿出表格,「來,馮小姐,」他看著未填完的表格,「換一張吧。」

「她不填任何東西。」子宜把表格都撕了,「她是我專屬的化妝師。」

「莫子宜!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小李的臉變得蠻橫恐怖,「我招我的新人,你當你的名模,井水不犯河水,你到底想怎樣?」

「不怎麼樣。」他依舊平靜冷漠,「她和我住在一起,她的一切,都由我負責。」

在場的人都倒吸一口氣。一時之間,靜悄悄成一片。

「走吧。」他抓住丹瑜的上臂,硬拖走她。

「喂?喂!這是怎麼回事……」丹瑜糊塗了,「你怎麼可以這樣?我需要工作……喂!子宜,你弄痛我了!」

望著越走越遠的兩個人,小李的臉也越發陰沈。碰的一聲,他把桌子的東西都打得一跳,其他的女孩全噤若寒蟬,沒人敢說話。

「你夠了吧?」丹瑜終於甩開他的手--或說子宜願意放開她,「你搞什麼鬼?為什麼把我拖出來?我需要工作呀!就算房租不用付,我也得吃飯生活……」

子宜這時候才覺得自己的舉止太異常。他不願意承認那種情緒是恐懼,「妳為什麼要到模特兒經紀公司找工作?妳到底去了幾家這樣的公司?」看她扭著臉,忍不住握緊她的手臂,「說!」

丹瑜被他嚇到,好一會兒才說,「這是第一家。」看他擔心嚴厲的眼神,這才有些明白小李大概不是什麼好人,「……可不可以放手?會……會痛……」

他這才鬆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為她擔心嗎?寧定一下。不可能,只是……她是個滿好的幌子,就這樣。

「模特兒經紀公司不是什麼好地方。」他的臉色依舊陰沈,「工作這麼難找?」

丹瑜點點頭,「我要跟畫畫有關的工作。化妝師……」她咬咬牙,「我希望不要離畫畫太遠。」

他已經平靜下來,「我很想雇用妳當我的化妝師。不過,我不能因為同情才給妳工作。妳得先經過考試才行。」

「什麼考試?」丹瑜跟在他背後問。

「先不管什麼考試……」子宜轉過身,「妳得答應我,若是考試不過,妳也絕對不能再走進任何一家模特兒經紀公司。可以嗎?」

丹瑜滿臉疑惑的看著他,雖然子宜面無表情,她卻覺得他為她擔心。

「我答應你。」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跟我來。」他們一起來到伸展台的後台,他拉開臨時衣櫥,「這些是我明天要走秀的衣服。多半是紅色,妳要怎麼幫我化妝?」

打開專業的化妝箱,丹瑜生澀的拿起好久不用的化妝棉。「妳學過美容美髮?」子宜閉著眼睛。

「嗯。」丹瑜仔細的用化妝棉和化妝水幫他清理臉孔,「家人覺得女孩子學這個,將來比較有頭路。」

「後來呢?」

「…………」這樣無瑕的臉不用遮瑕膏,她猶豫了一下,拿起粉條,「我想畫畫,轉學到復興美工。」

「家人支持妳嗎?」他仍然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在雪白的臉上落下誘人的陰影。

「怎麼可能?」她澀澀的笑了一聲,小心的用指腹抹勻粉條,「我得靠打工才能付學費和生活費。」為了想畫畫,她被爸爸趕出家門,媽媽只敢瑟縮在門後掉淚,她身上那麼多傷痕,沒人替她說一句話。「理想很沈重,對不對?」他睜開眼睛,冷冷的瞳孔倒映出丹瑜自己的臉孔,「放棄理想,不就輕鬆了嗎?」

「放棄理想,活著幹什麼?」丹瑜覺得有些哽咽,硬嚥下喉頭的硬塊,「把眼睛閉起來。」

「說得好。」他閉上眼睛,卻彎起嘴角,「不要忘了今天說的話。」然後肅穆的安靜。

丹瑜開始專注起來,什麼也聽不見。替子宜化妝是種非常愉悅的經驗。這樣完美的素材,在她的手裡漸漸煥發,艷然,比替她畫肖像還棒--沒有比這更完美的畫布,這是上帝的傑作。

「金色眼影?流行的緣故?」他看著自己的臉,「大部分的衣服都是紅色系的。」

「但是有很大部分都是用金色配件搭配,」她解釋,「我用磚紅在眼窩打底,然後刷上金色眼影。你的眼睛這麼美,應該用這樣的色彩襯托,但也不能搶光衣服的光彩。我想不出金色以外的配色。」她沒說出口的是,『你的眼睛這麼美,就是衣服最好的首飾。金色只是珠寶般眼睛的托座。』

他終於微笑了一下,「妳畫得太淡了。」

「但是……」

「這是舞台。我在伸展台行走,必須要更濃重的舞台妝。」

丹瑜有些失望。不及格,對吧?不過,卻覺得很滿足。

「妳及格了。」他閉上眼睛,「幫我卸妝吧。」

「我不要你因為同情或什麼緣故讓我及格!」丹瑜有點生氣的打開卸妝乳液,「我答應你,不會再進入任何模特兒經紀公司,但是我不要……」

「我不同情妳。為什麼我要同情?」他繼續閉著眼睛,「妳的色感很好,筆觸很敏銳。至於舞台妝……稍微練習一下就是了……我給妳一個禮拜。就這樣,不要再說了。」

「…………」她悶悶的幫他卸好妝。

「記住,一個禮拜。」子宜送她上計程車,車資也付清了,「我把工作當成是信仰的一部份,妳最好了解。一個禮拜後,我只要妳幫我化妝,不要別人。如果妳讓我的秀毀了……我也不會饒過妳。了解嗎?回去吧,不要再自己去模特兒公司。妳以後跟著我行動。懂嗎?」不知道為什麼,丹瑜居然只會點頭。

「好可惜,這麼好的材料。」林姐在他背後笑著,「她應該站上伸展台的。」

「伸展台?她只滿一百六,上什麼伸展台?」他的眼睛沒有一絲暖意,「還是說,勉強讓她上個一兩次,將來好用虛榮誘她成為交際花?」

「你不曾關心過小李旗下的任何女孩子。」林姐低頭點煙,「她對你真的很重要?」

「誰不疼愛自己的『寵物』?」他淡漠的看著林姐,「就算我不要了,我用過的玩具,誰也不准碰。包括妳,林姐。」他微笑,雖然那麼美,森森的殺氣卻讓人不寒而慄,「我不會饒過任何人。」

林姐強自鎮定,「我不會的。」

他的眼睛在林姐的臉上繞過一圈,「我希望。」轉身要離去。

「你畢竟是佩劍的王子,不是公主。」林姐壓抑著自己的顫抖。

「…………」他抬頭望著天空,「我從來不是王子。」他回頭,「我只是個『魔忒兒』。」

他們兩個都知道他的意思。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林姐輕輕的說,「她會變成你最大的弱點,你知道嗎?」

他知道的。

回到家,看著丹瑜專注的往假人頭上面化妝,他默默的倚著牆,欣賞她的專注。子宜知道,現在就算捅她幾刀,她也沒感覺。

是這份專注打動了他嗎?他不知道。這樣的凝視有著滿足,卻也凝聚著痛苦。

這樣做,比起交到小李的手上,到底那樣比較危險?

他默默的走進房間,試著不再去想。

「動作要快一點,」丹瑜的動作越來越穩定,子宜教她,「服裝秀有時候是不等人的。」

「我不想草草了事。」丹瑜皺著眉毛,邊看著時尚雜誌想配色。

「所以要把多餘的動作減少。力道用得剛剛好,就不用多餘的動作。」過幾天就是服裝秀的時間,這場春夏發表會很受重視,他不希望在這場秀上面失敗,「妳怎麼不拿我試看看?」

丹瑜看看他那無瑕晶瑩的皮膚,「舞台妝太傷皮膚了。我不想弄壞你的臉。」

是嗎?他心裡覺得有點異樣的柔軟,「那一點點妝傷不了我。」他坐在餐桌前,閉上眼睛,「過來。」

為什麼總是抵抗不了他的命令呢?雖然這樣有禮貌的口吻……她還是溫順的走過去。

「你沒有保養。」漸漸回憶起過去學的美容課,她皺眉,「熬夜是吧?外表看不出來,摸就知道了……」

「誰會摸我的臉?除了妳以外?」驚覺語氣太親密,他馬上沈默下來。丹瑜沒有發覺,咬著下唇一會兒,「我能不能問……能不能問為什麼要開除前面那個化妝師?因為她毀了你的秀?」都已經住在一起了,子宜應該很喜歡她才是。

「不,」子宜淡漠的說,「她試圖爬上我的床。」

丹瑜臉紅了,「…………我不會的。」

「我知道。」

但是……她要很克制才能不去親吻那樣美麗柔軟的嘴唇……直到碰到鬍渣。

「你的鬍子。」她的眼睛一扁,「沒有刮乾淨。」

「那天我會注意。」

她扶著頭。為什麼這麼美麗的臉會有鬍渣?這根本是不自然的事情啊~

等走秀那天,丹瑜帶著兩個黑眼圈出門。

「妳很緊張?」素著臉的子宜戴著墨鏡。

她點頭,「我怕你不會饒我。」

子宜微笑,「今天是妳的生日吧?」

欸?他怎麼知道?

「我給妳三個願望當生日禮物。妳可以許一個『就算我搞砸了秀,子宜也不會開除我』的願望。」

丹瑜瞪著眼睛看他,緊張突然不翼而飛。輕笑著,「我不會搞砸。」

子宜睥睨著她,「這麼有信心?那好。搞砸了就扣妳兩年薪水。」

「什麼?!兩年?你是不是人哪~這嚴重違反勞基法欸~」

「再吵就變三年。」

「喂~」

第一次到表演中的後台。整個後台全是華服和豔麗的脂粉與香水。配件的珠寶晃亮了所有人的眼睛,粉撲揚起來的蜜粉,就像一陣陣的香霧。

「只有你有自己的化妝師。」丹瑜覺得有點窘,「許多人共用一個。」

「因為我是名模。」他閉上眼睛,「快動手吧。你是首席化妝師呢。」

她深深吸一口氣,迅速的再瞄一眼所有的衣服,開始專注的幫子宜化妝。

香霧不見了,華服不見了,周遭的一切都消失,只剩下子宜的臉和自己的手。

等子宜化好妝,整場響起驚嘆聲。穿上華服的他,豔麗的像是君臨天下的女王。

「不錯嘛。」倒是怎麼都想不到小李也來了,「沒想到馮小姐手藝這麼好。」丹瑜記著子宜的吩咐,只是笑笑,讓到一邊去。

她不讓到一邊去也不行。在伸展台優雅走位的模特兒,一走進後台,簡直是用撲的撲到衣服上。誰也不記得靦腆要怎麼寫,誰管場內還有男人呢?只忙著脫衣服穿衣服,穿著三吋高跟鞋仍健步如飛的到位,等輪到她時,每個人都氣定神閒,連喘也不見喘,優雅如故。

但是丹瑜一直很緊張。雖然她知道自己的配色很棒,但是能不能配合每一套衣服呢?衣服沒穿到身上,是誰也不知道的。她顫抖著等子宜換好衣服,才能暫時鬆口氣,等子宜進來再換衣服的時候,她又緊繃起來。

冷色調的衣服配上冷艷金屬感的妝,她呼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做到了。

「該死!妳現在扭傷腿,那套衣服叫誰穿?!」嘩啦一聲大響,小李的模特兒在衝進來的時候,拐到了腳。

「你以為我願意?」那名叫做維妮的女孩大吼,「這是壓軸主秀,我還能走……」

「別鬧了!這樣走什麼秀?!」林姐鎮壓場面,「這套衣服……子宜,你和維妮身高差不多,你來!」

子宜看著那套極豔紅的荷葉領拖地禮服,「我臉上的妝太突兀……丹瑜!快!再三分鐘輪我了!」

她幾乎愣住了。怎麼來得及卸妝重畫?

「快呀!愣什麼?」他吼著,一面套上那套禮服。

丹瑜慌亂的看著彩妝盤,一咬牙,手指去沾同色的口紅。

「妳在幹嘛?」林姐被她嚇一跳,「那是口紅……」

她不答話,把口紅沾在子宜的眼皮上,輕輕用指腹推開,來不及擦掉手上的口紅,顫著手用卸妝紙巾卸掉子宜的口紅,用唇蜜軟軟的塗了層。

「你非常美。去吧。」

等他走出去,全場響起驚嘆聲和掌聲,丹瑜才打著哆嗦,無力的坐下來。

「擦擦手上的口紅吧。」林姐抽了幾張面紙給她。她無法出聲,緊張奪走了她的聲音,她抖著擦著手指。「妳很棒。」

丹瑜無力的笑笑。雙手抱住自己,不知道為什麼還抖個不停。

過了好一段時間,突然有人從背後抱住她,「嚇!」

「是我。」子宜的聲音總是能讓她鎮定,「妳做得很好。秀結束了。緊張過去,害怕也過去了。」

丹瑜紅了眼睛,卻拼命忍住淚。「謝謝。」

等呼吸平靜些,「我幫你卸妝。」

其他的人幾乎都走光了,燈光下,豔紅的眼影和豔紅的禮服襯著子宜白皙賽雪的皮膚,拿著卸妝乳液的丹瑜愣著,看著自己完成的完美作品,不忍心卸掉。

「…………我可以看一下嗎?」

他張開眼睛,長長的睫毛像是羽毛扇一樣揚起來,令人心頭輕顫的眼睛,寶石一樣明亮,「…………我覺得好累。林姐,幫我把椅背調低。丹瑜,」他輕喚著,「妳在這裡等著,讓我休息一下再卸妝。」

丹瑜心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她痴痴的望著那個美豔神祕的麗人,那一身的紅,在她心頭留下極深的影子。恐怕再也抹不去。

「妳很喜歡美麗的事物。」子宜閉著眼睛,輕輕的說。

「……是呀。我對美的事物沒有抵抗力。」丹瑜穿著他的外套,有些半睡半醒的。

「那我們應該會處得很好。工作上。」丹瑜沒有回答,已經開始打起瞌睡。怕她撞到車窗,子宜輕輕的攬住她,心裡思潮洶湧。

這樣不對。子宜望著墨黑的車窗外,覺得他領著丹瑜走進妖魔野獸橫行的荒野之中。而丹瑜蒙著眼睛,對於腳邊的流沙和沼澤一無所知。放手讓她離開,會不會好一點?但是為什麼要放手?她的安危和我有什麼關係?

他煩躁了起來。這種煩躁卻有著苦悶的甜蜜和渴望。

這麼多年,他一直是孤獨的。丹瑜出現之前,他冷眼看著這個繁華世界的優雅和醜惡,天使面和鬼魅面。是誰走入地獄都跟他沒關係,雖然大部分都走入地獄。

丹瑜像是喚醒了他的心一樣。他發現自己的心臟還在跳動,體溫是熱的,和丹瑜一樣。

這樣擁著她的時候,感覺特別清晰、愉悅,卻也特別痛苦。

***

丹瑜對於這樣的日子,開始熟悉起來。她放下畫筆,拿起眉筆。在服裝秀的繁華生活中,她緊緊的跟著子宜到處趕場。

對於小李的畏懼,也在熟悉裡漸漸消失。小李對她一向很友善,那天鬼魅似的暴怒像是夢一般,在漸漸模糊的記憶裡消失。

「子宜,」小李涎著臉,諂媚著,「我借一下丹瑜好嗎?明采忙不過來,還有一個化妝師今天又請假。」

他冷冷的目光搜羅著小李,看得小李心頭一凜,「……你先問過丹瑜。她若願意幫忙,就去吧。但是只能在我看得到的地方。」

子宜已經化好妝了。他穿好衣服,靜靜的坐著。黑天鵝絨禮服讓他神祕而高貴。

「丹瑜,拜託啦……」小李雙手合十,「人手真的不夠啊……」

有些惶恐的過去幫忙,她工作的專注無人可比,成果也讓模特兒們非常滿意,「丹瑜,要不要到我這兒工作?」小李半開玩笑的,「子宜給妳多少薪水,我給妳三倍。」

三倍薪水?的確很誘人。但是這裡有什麼人,能夠讓她在這繁華喧鬧的世界覺得安心的?她看著小李,即使在強烈的燈光下,還是有著陰影在眉眼間,這讓她畏懼。

「我喜歡子宜。」她抱著化妝箱,小聲的。

「嘿,不要跑嘛,」小李拉住她,子宜望向這邊,眼中精光暴射,「別緊張,」他掏出一疊厚厚的鈔票,「這是妳幫忙的代價。」看她僵住不動,他笑著拉過丹瑜的手,塞在她手心,趁著錯身的時候,輕輕在她耳邊說,「這不過是幾百萬之一,若是妳跟我的話。」

她奪回手,慌張的跑回子宜身邊。手裡的鈔票讓她有安全感,卻也覺得恐怖。

「怎麼辦?」她把鈔票給子宜看。

「不怎麼辦,存起來。」他站起來,小李獰笑的眼睛和他激出火花,

「只要記住一件事情。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卻不是一切。」他拿起一張鈔票,「這個,只是交易用的一張紙。不要讓它騎在妳的頭上。」

不要讓它騎在妳的頭上……她能安渡這場繁華,這句話起了無比作用。

模特兒的薪水並不如想像中的多。即使子宜這樣的紅牌模特兒,生活也很簡樸。但是許多二線模特兒,卻可以開著跑車,買下她們展示的五位數甚至六位數的華服,帶著耀眼的五C白金鑽戒,奢華之至的生活著。

這不會是模特兒生涯賺來的。丹瑜不敢去想她們兼怎樣的差。

「賣淫?妳這麼想吧?」子宜在台前走秀,小李在她耳邊輕輕的說著,「不是這個樣子的。她們是宴會盛開的嬌豔玫瑰,穿梭在達官貴人之間。往往只要穿著華服,化著精緻的妝,拿著一杯酒,每個晚上可以賺的數字,比妳一個月還多……妳不要先拒絕,想想看,想想看……」他住了嘴,子宜冷冷的看他走開。

「念過書的敗類,比沒念過的還糟。」他匆匆的換衣服,擔心的望著丹瑜一眼,又走回伸展台。

這讓丹瑜鬆了口氣。那擔心的眼神,讓她從誘惑中清醒過來。

不等小李再開口,她先開口,「我有個好朋友,在酒店陪酒。」

「本來她只是去酒店當會計的,薪水兩萬二。酒店忙不過來,幫忙端酒,兼當公主,薪水調了一倍。後來,她乾脆當起公主,薪水調了三倍。端酒進包廂,盛情難卻的坐下來,薪水當場又調了一翻。等她習慣奢華的生活,已經非陪酒不可了。」丹瑜笑笑,「我不會重蹈她的覆轍。」

小李冷眼看看她,「妳知道,我隨時等著妳。」

她點點頭,低頭用眉筆在紙上畫輪廓,拿著眼影棒,沾著快用完的眼影和腮紅,靜靜的上彩。沒多久,只有磁碟片大小的子宜,神祕的對她微笑。

這場繁華中,只有這樣專注在繪畫上,才能讓她抵抗惡魔的誘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