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忒兒 第四章

第四章

「為什麼一個人來公司?」子宜發怒起來,看著丹瑜疼痛的神情,他放了手。上次這樣拖著她,害她手臂出現好幾個禮拜不褪的瘀青,讓他自責很久,「萬一遇到小李……」

「他傷不了我。」丹瑜知道自己一定又淤血了,但是子宜這樣緊張她,心裡有種異樣的甜蜜。

【Google★廣告贊助】

「妳怎麼知道?!」子宜忍不住發火,「妳根本不知道他搞些什麼骯髒把戲……」

「我知道。」丹瑜露出勇敢的笑容,「他跟我提議過。」

子宜的臉色變了。那樣豔麗的面容卻出現了燃燒的怒氣,就算是丹瑜也覺得害怕。

「沒事的,」幸好小李不在這裡,要不然她不敢想像子宜準備把他怎麼「處理」,「我拒絕了。你說得對,我也不想讓『錢』騎在我頭上。」

他這才和緩了些。丹瑜總是讓他驚奇。這樣嬌弱的女孩子底下的意志卻不是他能小覷的。

「……妳還是要小心他。」他呼出一口氣,「這次拍照,妳不要跟。」

「為什麼?!」丹瑜又驚又怒,「這是我的工作!我不要別人幫你化妝!」

「聽話。」他的語氣不容反駁,「我一點都不想答應這次的工作。但是,趕緊給他他要的,然後叫那個邪惡的傢伙離我越遠越好。我會盡快結束這次工作。」

丹瑜還想抗辯,「但是,我很想看看脂艷容……」

「妳想參觀化妝品公司,或者是想請教彩妝資料,我可以帶妳去臨澤蓮花。」他很堅定,「脂艷容不行!就這樣。」

「你怕什麼?」丹瑜又沮喪又生氣,「他又不會吃掉我!」

「我怕……」子宜驚覺自己想說的話,臉孔蒼白了起來。「我不怕什麼。」

他瞟著丹瑜提著的野餐籃,「我怕午餐冷掉。妳煮了什麼?」

「這次是宮保雞丁,還有三杯雞,」一提到廚藝,她馬上忘記剛剛的爭吵,「啊~我居然忘記帶飯!」

就算帶了飯,能夠在大馬路吃嗎?就算已經四月了,天氣還是滿冷的,不太適合野餐。

「我們又不能在安全島野餐。還是妳想表演吃飯,順便收門票?」慶幸她這麼容易被轉移注意力,「走吧,我們去找餐廳吃飯。」他回憶一下,「這附近有家我熟的餐廳。」

「但是餐廳又不能帶外食,」她有點沮喪,「我很想讓你嚐嚐看呀……」

「這家一定可以帶外食的。」他領著丹瑜,走進一家非常有家庭氣氛的餐館。客人熱騰騰的說笑吃飯,人來來往往的。

「趙管家,我來打擾了。」他笑著跟老闆打招呼,老闆眼睛瞪圓,「少爺?老牽手!少爺來了!」

胖墩墩的老闆娘從廚房衝出來,「少爺?三少爺?」她一把抱住子宜,「夭壽唷,我還以為少爺把奶媽忘記了!快坐下快坐下!」她激動的哭了。

老闆的眼睛也溼溼的,「少爺!真的好久沒來了!」他看見跟在後面的丹瑜,不禁打量她。

「我的助理。」他笑笑,「我們自己帶了菜,卻沒有飯。能不能盛兩碗白飯來?」

「老牽手,去炒個青菜和湯來,」老闆殷勤的佈碗筷和盛飯,「好古錐的小姐喔。」他的眼中充滿好奇,「幾歲了?哪裡人?跟少爺多久了?結婚沒有?」

「趙管家,」子宜溫和的止住他,「叫奶媽別忙了,也坐下來吃吧。丹瑜的手藝不壞。」

連餐館老闆都讚嘆不已的手藝,讓丹瑜開心得臉都紅了。這頓飯吃得很熱鬧,奶媽和趙管家的熱情暫時緩和了他心裡的不安。

溫暖的氣氛,奶媽溫柔的眼神和粗糙的大手,一直能讓他平靜下來。

除了自己的家,這裡是不友善的世界裡,最後的庇護所。

離開了餐館,野餐籃空空的,子宜幫她拿著,少有的一起去逛了街,最後提了一籃子書,還在外面吃了晚餐才回來。

「今天我好開心!」她可愛的臉頰出現淡淡的紅暈,一面翻著魔戒。他也微笑,翻開剛買的書。自己沒說出口的話,卻在心裡縈繞著,讓他看不見書的內容。

我怕什麼?我怕妳受到傷害,我怕失去妳。

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做。他突然煩躁起來。我該拿丹瑜怎麼辦?我在事情發生前,是不是該讓她到安全的地方?或者……

讓她離開我?

他的心突然發冷。即使是想像,他也無法忍耐。他閉上眼睛,試著安撫驚惶的心。說不定那個人徹底的遺忘了他,說不定那個人羞於這樣的自己。

子宜平靜下來。這才發現丹瑜已經睡著了。膝頭的魔戒沈重的滾落在地。

將她抱到房間裡,替她蓋好被子。他多久沒對人溫柔過了?他苦笑。

輕輕的撫開垂在丹瑜額頭的頭髮,凝視了她很久。才回自己房間。

我會保護她的。雖然他什麼也不會說。一定要平安的保護她到丹瑜自己離開為止。

因為他已經沒有送走她的勇氣。

咦?我怎麼在床上?她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連睡衣都沒換就睡了,天空早亮起來,春陽懶洋洋的照進白色蕾絲窗簾裡。

難道是子宜……似乎在半睡半醒中,有人抱著她……她臉孔發燙,不敢回憶子宜的胸膛。

他外表看起來非常纖細,但是丹瑜知道,他每天都有慢跑的習慣。當然,還有健身房和其他的什麼,有回看見他甚至有跆拳道服。

不管他做了什麼,子宜的胸膛還是很可靠,讓她很有安全感。

………………

我幹嘛一早起來就發花痴?她甩甩頭,拼命作家事,好讓自己的遐想趕緊退散。他的皮膚真的好好喔……剛忙完又開始……她衝進浴室沖冷水澡。唉……我還以為只有男人會色心不息……跟他住久了,害我的腦袋也奇怪起來。

她嘆口氣,提起菜籃。

「嗨,馮小姐。」一開門就看到張蒼驊,她愣了一下,「我正要登門拜訪呢。」

「……呃……子宜不在。」她還是很有禮貌,「或許你要等他回來……」

「真不巧,」他聳聳肩,「我以為模特兒都晚起。」

「除非有工作,要不然子宜一早就會去慢跑。」她鎖好門,「或者改天?我想你應該跟林姐約時間……」

我當然知道。蒼驊掠過微笑。我親眼看他跑進公園。

「真可惜,」他儘可能擺出遺憾的樣子,「我本來想請他參觀一下工廠。我不希望我的模特兒對公司一無所知,這樣拍不出好照片。」沈吟了一下,「還是馮小姐想跟我去參觀一下?我知道妳是他的化妝師。參觀一下我們公司,順便試用新產品,這樣才能更有說服力……」

連丹瑜這樣單純的女孩都覺得理由很爛,不管他說得多冠冕堂皇。「……你還是跟林姐約時間吧。」提著菜籃就要走。

「我騙不過妳。」他笑了,「我的確不是等他的,我在等妳。」

「我?」丹瑜瞪大眼睛。

「是。」他很瀟灑的倚在BMW上面,「我能請妳賞光,一起吃早餐嗎?」

「我吃過了。」他到底想幹嘛?

「我想追求妳。」似乎洞察她的疑惑,蒼驊很直接。

啊?丹瑜像是看到神經病一樣,狐疑的看他。她的心還是純白的,從來沒有戀愛過。最大的興趣只有畫畫和工作,她幾乎很少認識陌生男人,和陌生的愛情。

「我不想被你追。」她也很直接,「再見,我要去買菜了。」

「因為妳愛著莫先生?妳的品味很特殊。」蒼驊揶揄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她臉紅的轉過來,「關你……」

「關你什麼事?」冷冷的聲音傳過來,子宜面無表情的凝視他。

「對不起,是我多事了。」蒼驊舉起手,「我沒惡意。只是希望請兩位來工廠參觀。」

子宜冷冷的掃過他一眼,「請和林小姐約時間。售後服務不是我份內的事情。」

欣賞著他冷冰冰的美豔怒容,蒼驊覺得今天頗有收穫,「沒問題。」

起碼他們對我的印象都很深刻。

等他車開走,子宜緊繃的肌肉才放鬆下來。

「他可對妳怎樣了?」淡淡的口吻,遮掩著擔心。

「沒有。」丹瑜也對這個蠻橫的男人有些畏懼,「我不喜歡他看你的眼光。」

我才不喜歡他看妳的眼光!子宜的臉色又陰沈下來。是誰透露我的住所?他想到林姐,暗暗咬牙。

「丹瑜,這次拍照,妳跟我去。」很快的,他又平靜下來。

「可是,你說……」

「不要管我說什麼。這次拍照,妳跟我去。以後盡量不要獨處,還有,不管他要帶妳去哪裡,都不能跟他走。了解嗎?」

丹瑜點點頭,有些畏懼的靠他近些。

「……我會照顧妳的。」因為這些災難幾乎是我帶來的,「不要擔心。

***

林姐點起煙,如她所料,子宜果然來了。

「妳給張蒼驊我的住址?」他淡漠的說,沒有表情的臉看不出情緒。

「是。」林姐吐出雪白的煙。

「……我們的合作,到此為止。」子宜淡淡的,「我會另外找經紀人。至於違約金……」

「去你的違約金!」她毒恨的望著子宜,「你明白,我也明白。你甩不掉我的!」

子宜望著她,「為什麼?」

「……我不要她搶走你。」她的笑容苦澀,「如果要失去你,我寧可親手毀了你。他會毀了你的,」林姐聳聳肩,想點燃煙,手卻不斷發抖,「那個惡魔,已經毀了很多男人或女人!」她輕嘶的說。

「哎呀,這聽起來像是告白。」子宜笑了,殘酷而美麗,「我懂了,獄卒愛上了囚犯。是這樣的嗎?林姐?」

「你的美麗是我創造出來的!」她霍的站起來,「是我告訴你『魔忒兒』的定義!是我教你怎麼走上伸展台!如何魅惑看見你的每個人!我是你的老師、你的同伴、你的創造者!你怎麼可以忽視我!?就為了那個小女孩?」

「還是我的獄卒。」子宜靠近她,她覺得又恐懼又歡欣。她比誰都了解子宜的冷酷,她曾經親眼見過子宜怎麼對待敵人。那個殺手的手指一根根的被折斷,慘酷的尖叫讓她做了很久的惡夢。

「妳怕什麼?妳不是想要我嗎?」子宜輕輕的摸她的臉,林姐的唇微微的抖著,「妳放心,我還沒有殺害老師的決心。妳實在不該創造我的魔性。不要發抖,看著我。」他的眼睛美得像是無光害的銀河,閃爍的冷漠和光潔,「妳沒想到我這麼容易就學會『魅惑』,對不對?本來只是執行妳主人的指令,沒想到居然被我迷惑了。」他的唇只離自己的幾公分,她的腦中一片空白,想逃走,卻更想留下,「我魅惑的只是鏡頭和伸展台前嗎?告訴我。」

「不是。」她的聲音幾不可辨。

「妳效忠我嗎?妳答應再也不做這麼愚蠢的事情?妳會保護丹瑜跟保護我一樣?」他的唇只離她一點點,她被這種妖魅的氣質蠱惑得想哭。

「是……」

子宜吻了她,她什麼都不記得,只覺得歡欣和驚恐幾乎炸了自己的大腦。

他一鬆手,林姐幾乎摔在地上,抓住桌角才穩住。

即使脂粉未施,他的美貌更讓看他的人心頭微微的覺得恐怖。「記住妳的承諾。」

他轉身離去,林姐仍然覺得兩腿發軟。她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她是不是把絕艷的妖魔放到世間了?她顫抖的摸著自己的唇,覺得上面有驚人的火熱。

像是一個烙痕。

「林姐?林姐!」她嚇得差點跳起來,幾乎忘了自己在開車。

後照鏡裡是丹瑜關懷的眼神,「妳的臉色很蒼白呢。」她轉頭,「子宜,我們一定要去參觀工廠嗎?我實在不想看到張先生……」

「既然他們邀請了,我們就去吧。林姐沒事的。」子宜淡淡的笑,「是嗎?林姐。」

「我沒事。」她打起精神。

丹瑜狐疑的看看林姐,又看看子宜。她隱隱知道有些什麼事情發生了,卻說不出所以然。

總覺得……林姐像是有點怕子宜。

「你到底對林姐做了什麼?」她悄悄的問,「你該不會對她嚴刑拷打吧?」她了解林姐透露住址是不該的,但是也不要用這麼激烈的手段。

「當然不是。」子宜好整以暇,「比拷打恐怖多了。」

丹瑜皺起眉,「你不該……」

「我扣她薪水。」他閉上眼睛。

誰會相信?

她轉頭看看越來越近的化妝品工廠,心裡覺得很沈重。說不上為什麼,她很不喜歡張蒼驊。總覺得他打量自己的眼光像是自己是裸體的。若是對自己如此就算了,但是對子宜也這樣……她承認,實在滿想打爆張蒼驊的頭。

更讓她不愉快的是,張蒼驊像是很享受他們的不愉快。

「歡迎。」他站在門口微笑,「這一路還好吧?林姐怎麼還在車上?」

「謝謝關心。」子宜淡淡的回答,「林姐有點暈車。這就不進去了。」

他在挑釁。子宜心裡忖度著他的意圖。但是挑釁什麼呢?一路上,張蒼驊倒是規矩的介紹了工廠的流程,還讓他們看了許多化妝品的樣本,甚至有個簡報會,和廣告公司一起會商。

太正常了。反而有些詭異。他望著廣告公司的人,他知道這些人跟張蒼驊沒關係。

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的工廠如何?」張蒼驊笑笑,他的手一揮,「這個美麗的行業,真的非常適合你。」

「你指模特兒,還是指化妝品?」

「都是。」他還是笑笑。「要四下看看嗎?」

子宜止步了,「我想我們不適合繼續走下去。這裡是實驗室吧?應該有許多祕密配方在。瓜田李下,我希望避免。」

「這樣看能偷走什麼?」張蒼驊笑笑,「難得來,過來參觀吧。」他欺近子宜,「你知道我最想偷什麼嗎?」

「我沒興趣。」他淡淡的回頭,「得等一下丹瑜,她去洗手間了。」

「總裁!」行色匆匆的秘書過來,附在他耳上說了幾句話。他陰晴不定的忖度了一會兒,「我有些私事要辦。請自便,隨意看看。可以嗎?」

「隨意看看?連實驗室都可以?」子宜淡淡的笑了,張蒼驊欣賞他那綻放的笑顏,「你們是我的客人,當然可以。」他匆匆的走了。

「怎麼去那麼久?」他呼出一口氣,皺著眉,看著匆匆跑來的丹瑜。

「剛剛有個女生掉了這張貨單,」丹瑜差點迷路,這實驗室真大,「我找不到她……」

「貨單?」他接過來看,「妳在哪兒撿到的?」

「我也不知道。」丹瑜搔搔頭,「有個穿實驗服的女生怒氣沖沖的走出來,一面大聲罵著,結果這張貨單飄下來,我想撿給她,就不知道到哪去了。」

他仔細閱讀了一下,「她罵什麼?」

丹瑜覺得奇怪,還是照實回答,「她好像說,『搞什麼鬼!一天到晚送錯東西……我們哪需要什麼酸什麼麻,倉庫滿滿都是退貨了!』這類的……大概吧。」

他點點頭,「在哪兒撿到的?」

她憑著記憶好不容易找到,「這棵盆栽旁邊。」子宜把貨單丟在地上。

「嘿!」丹瑜要去撿,子宜阻止了她。

「會有人回來找的。這裡是人家的實驗室,待會兒人家以為我們來偷祕方的,多麼倒楣?來吧,我倒是看到幾樣有趣的試用品……」

果然是莫氏的企業,他在心裡冷笑。示威嗎?

他不動聲色的回去。幾次張蒼驊刺探他,他總是裝糊塗過去。雖然拍片現場有個令人不愉快的人,他還是盡責的完成工作。

丹瑜拿到海報時,覺得心裡滿滿的,非常有成就感。即使廣告公司吵個不停,子宜還是堅持讓丹瑜化妝。那張只有臉龐的大特寫,將他的冷艷與華貴拍得震懾望著海報的每個人。

「聽說好多人去撕海報呢,」丹瑜感動極了,「林姐的電話快燒了,大家都想知道,這個美麗的模特兒是誰。」

「讓她的電話燒掉吧。」子宜還是翻著書,「只要別透露我的地址就行了。」

「但是小李居然接受週刊訪問,」丹瑜不太開心的翹著嘴,「還告訴別人模特兒是男的。」

「他也只敢透露這麼多。」子宜撐著臉,「妳的顏色用得好。這張海報成功,是妳的功勞。」

丹瑜對他做鬼臉,「才不是。那是因為你的美麗……和一種能感動人的力量,好像很多話要對別人說……」

「我是很多話想說,」他輕嘆一口氣,「可不可以請攝影師不要再插那麼近?我快烤焦了。還有,能不能不要一直在那兒插過來插過去?」丹瑜想到那天的情形,大笑了起來。

拍照並不輕鬆。表面光鮮亮麗的封面模特兒,卻沒有人知道攝影棚的燈光有多麼熱。他們試著打出最合適的光,攝影師吆喝著:「再插近一點!」

「插什麼?」忙著化妝的丹瑜悄悄的問子宜。

「燈光。」他指指打光用可以煎蛋的燈光,「『插近』就是把燈光挪近。」

等子宜畫好妝,端坐在相機前面,攝影師開始吆喝:

「插進一點,再插進來一點!這樣不夠啊……再插進一點……」

「再插下去,模特兒受不了啦。」燈光烤得妝都要融化了。

「不插進一點不行啊,忍耐一下……來,插進一點,用力插進來一點……」

「他受不了啦,讓他休息一下吧……」

「這樣就受不了?不行不行,快插進一點……」

如此兩個鐘頭。

「我說……」子宜有點無奈,「能不能拜託一次插到底?我已經被你們強暴了兩個小時了。」

「被強暴兩個小時的男主角出現了!」幾個應邀參加茶會的攝影工作人員邊笑著邊鼓掌,子宜穿著一身黑,微笑著答禮。

「是八個小時才對吧,真是整死我們美麗的模特兒了……」大家笑著鬧著,帶著仰慕看著他沒有施一點脂粉的臉。

意外的,傳說中冷若冰霜的紅牌模特兒卻沒有意料中的驕氣。他和工作人員處得很好,敬業的態度不禁讓人覺得這才是專業模特兒風範。

「為什麼要參加茶會?」林姐看著如此喧鬧,「你從來不喜歡熱鬧的地方。」

他微微一笑,「這個廣告很成功。」

林姐懷疑的看他一眼,又讓人潮擠了開來。

子宜不知道被多少人握過手,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每個人都露出仰慕的神情,他不放在心上,卻在拿到一張脂艷容的名片時,注意了一下。

「晚安,」一個品味惡俗的男人對他笑笑,「我是效率出版的潘亦凱,很榮幸認識你這麼美麗的人。不禁讓人讚嘆,造物者多麼厚愛你哪……這樣美麗的容顏……性別完全不重要……」

「您是脂艷容的董事?」名片上小小的印了一行。

「小股東。」品味雖然惡俗,俊逸的臉卻滿是誠摯,「不過佔了百分之二十。」

佔了百分之二十叫小股東?他輕輕挑挑眉。潘……建築起家的潘家?他們是正當生意人。

「讓我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表妹,朱皙慧,」皙慧興奮的走過來,聲音有點輕顫,「天,我終於親眼看到你了!聽說你來參觀過工廠?我要是知道,一定會跑去跟你要簽名的……管那些實驗去死!」

「朱小姐也在脂艷容工作?」子宜眼光一閃,唇角有著淺淺的笑意,「什麼部門?」

「我在實驗部門,」子宜跟她說話,害她開心得幾乎昏過去,「真想招待你去參觀……只是太多祕方。」

「實驗?女孩子在實驗室真的很少呢,了不起。我本來要參觀貴實驗室的,」他溫柔的笑笑,「那天聽到有位小姐大罵送貨送錯了,我不好意思進去。」

「那天?」皙慧愣了一下,「該不會是我吧?最近實驗室不知道搞啥鬼,一天到晚都送錯貨,我退貨退得心煩氣躁。要的東西不送來,老送鹽酸黃麻素……」

「鹽酸黃麻素?」子宜笑了笑。

「要命呢,」皙慧皺皺眉毛,「退的貨都可以供應安非他命五六年了。」

「退那麼多?」子宜還是笑笑。

有些了然,也有些不解。

「怎麼?跟我們實驗室最傑出的女性相談甚歡否?」蒼驊悄悄的在他背後出現,「有沒有什麼你想知道的消息?」

「有。她是位直爽,個性麻利的可愛女性。」子宜泰然自若。

「你喜歡她的話,」蒼驊輕輕的在他耳邊低語,「我拿她跟你換丹瑜。她今天怎麼沒來?」

「那也得你肯得罪潘家。」子宜仍然淡淡的,「我想你不肯吧?」

望著子宜離去的背影,他信心滿滿的看著。就在你眼下……莫家的老三。就在你眼下展現,但是你什麼也發覺不到。

總有一天,莫家得跪在我面前求饒,而你和丹瑜,將成為帶著黃金項圈的禁臠,只能向我求憐。

那天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