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忒兒 第六章

第六章

拍攝的工作很順利。正好遇到芭達雅海灘十年難得一見的美麗天氣。

絢麗的晚霞千層百疊每分鐘都幻化無窮,攝影師幾乎樂瘋了,這樣美麗的黃昏下,每個女人都讓天光水色反映得如夢似幻。這樣豔麗的天色足足維持了一整個禮拜,預定兩週才能完成的拍攝工作,一個禮拜就完成了。

【Google★廣告贊助】

「張老闆說,」興奮的企劃抓著電話,「提前拍完也沒關係,叫我們下個禮拜再回去。要我們好好玩呢!酬勞照付,所有玩的費用和住宿費都從預算裡支出!」

底下一群人歡呼起來,一群年輕漂亮的女孩子,衝進海裡開始玩風浪板,尖叫聲,笑聲,點綴得熱帶的島嶼似天堂。

畢竟都年輕,一解開工作的束縛,很快就玩在一起。丹瑜跟著這群女孩子一起玩風浪板、拖曳傘、水上摩托車。但是玩了半天,就是不見子宜的蹤跡。

她脫離歡樂的隊伍,到處的尋找他。正氣悶的坐在岸邊喝可樂,兩條大腿還泡在水裡晃蕩著。

「給我喝一口。」子宜從水裡冒出來,脫下面罩,湊過去喝了。

「你跑哪兒去了?」丹瑜有點不開心,「把我一個人丟著。對了,剛剛我在飯店看到了小李和他的小姐呢。他這邊有秀嗎?」

「妳管他們?他們這邊有工作吧,我猜。」他含含糊糊的,「玩風浪板玩得很開心?」子宜穿著潛水衣,只有一張豔麗的臉露在外面,「我不喜歡那種愚蠢的運動。要不樣潛水?我教妳。」

渡過一開始老嗆到水的時期,丹瑜發現了晶藍的海溫柔嫵媚的另一面。太陽在海面上像是嬌豔伸展的大理花,各色各樣的熱帶魚,寶石般的從他們眼前游過。奇異的海葵在他們眼前搖曳著,海星就像海底的星星,星羅棋布在潔白的海底。

子宜宛如矯健的鮫人,優游在她身邊,隨時指著目不暇給的美景。

她也覺得自己像是人魚一樣,和子宜並肩橫過燦火流金的熱帶海洋。

一浮出水面,連站都站不穩。沈重的氧氣筒讓嬌小的她往後一仰,「小心!」子宜趕緊扶住她。丹瑜對他微笑,讓水光燦然她的笑容。

聽到輕輕的咖擦聲,他們一起轉頭,攝影師有些尷尬的拿著相機。

「這也是工作嗎?」子宜對他叫著。

「不是!」他有點赧然,「這是我個人興趣……」

「你沒付模特兒費用喔,」子宜笑笑,仍然擁著丹瑜,「小心經紀公司抓狂。」

攝影師戀戀的望著這對美麗的人,想要繼續照,又不敢。

「你只能用傻瓜相機。還有,記得加洗一份給我。」

他大喜過望的拿起相機,「一定!一定!」子宜的美在意料之中,但是在他臂彎那個清秀的女孩,卻在和他一起的時候,綻放著意料外的光芒。

他幾乎肯定那是愛戀的光芒。

***

丹瑜洗好澡出來,正在胡亂的擦著頭髮,比她先洗的子宜,卻拖著一頭溼漉漉的頭髮,正在低頭看書。

「頭髮也不吹乾!」她拖過吹風機,「不怕感冒呀?」

「這麼熱的天氣,很快就乾啦。」他不想接吹風機。

「放著冷氣欸!」她不喜歡這樣不愛惜身體,「我幫你吹,這總可以吧?」

他的頭髮很漂亮,烏黑亮麗的在指間流瀉。唔,觸感跟絲緞一樣。撫著這頭美麗的頭髮,丹瑜有種奇異的滿足感。

「夠乾了。」子宜揚揚頭,頭髮柔順的散開來,「妳呢?妳又吹頭髮了?」

丹瑜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頭髮還是溼的,子宜卻接過吹風機,自然而然的幫她吹起來。

「……頭髮剪短滿可愛的,」他的手指纖長,在她的頭髮穿梭著,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醺然的感覺,「隨隊的髮型師剪的?」

「對呀,」丹瑜笑出可愛的小虎牙,「好看又有型,還不用付錢唷!」

「妳呀,還真愛錢,」他搖搖頭,「存那麼多錢幹什麼?」

「我想要自己的產業嘛。」她閉上眼睛,享受子宜溫柔的手。

「自己的產業?」他停了一下,「怎麼?我的家不能住人?」

「不是啦,」丹瑜解釋,「我們家很好呀,只是我希望有個自己的產業……」她的聲音黯然下來,「……我家以前……全家睡在一個大通鋪,如果隨便開冰箱煮宵夜,那是會被罵的呢。我渴望自己出錢買的家,已經很久很久了……」

「好吧,要買就去買吧。」子宜撫著她的頭髮,「反正可以租人。妳還是乖乖的住在我家裡,我也不許妳嫁人。」

「……你很霸道喔!」

「現在才知道?太晚了。」他嗅聞著丹瑜的頭髮,「妳好香喔……嗯,我喜歡妳的短頭髮,看起來好像是國中生……」

丹瑜的臉都紅了,「你現在在幹嘛?」

「我?我在對『國中生』課後輔導呀……」他撩起丹瑜的頭髮,親吻她的後頸。

丹瑜眼睛閉起來,臉頰酡紅,她心裡亂七八糟的,又想推開子宜,又希望他繼續下去。皮膚一陣陣起著戰慄,像是小小的電流竄動。

子宜繞到前面親吻她的唇……嗯……子宜的唇很柔軟……好像好吃的軟糖……

「不行!」她倏然張開眼睛,抓住子宜伸進浴袍前襟的手,「你在幹嘛?!」「B級課後輔導呀。」他輕輕咬囓著丹瑜的耳朵,雖然很……很舒服……她還是推開子宜,「你這個色狼!你想幹嘛?」

「沒幹嘛,就是打算『深入』課後輔導嘛。嗯……妳的胸部真的有點小。」他眨著無辜的眼睛。

「你……你這個沒品的傢伙!」雖然難得看到這麼漂亮的色狼,但也不代表他值得原諒,「我……我才不要跟你什麼深入哩!我要等到新婚之夜……」

「老天啊,丹瑜,妳都二十五歲了,不但是處女,還有處女情結呀?」

他不可思議的叫起來,「都二十一世紀了……」

「跟幾世紀有個鳥關係?!」丹瑜慌張的把前襟拉緊,「你管我?!」

「……那我娶妳好了……」他抱著丹瑜嘆口氣。

啪的一聲,子宜挨了一記枕頭,丹瑜跳得遠遠的,抓起外出的衣服衝進浴室,一面穿一面叫,「我最討厭男人這種不負責任的說法了!想嘿咻才要娶我?你們這些臭男人,只會讓小頭帶著大頭走!」她罵了快十分鐘,把T恤牛仔褲都穿好,指著他的鼻子罵,「我才不會讓你得逞!」

氣呼呼的走出房間,子宜無奈的把頭髮往後撥。唉……這個保守的小女孩……好不容易誘拐到這種地步……居然又讓她跑了。

丹瑜不知道子宜怎麼想的,只覺得臉頰還在發燒,心頭蹦蹦跳。

這個該死的色狼!我還以為他是柳下惠呢!

走沒兩步,就撞見趙小薇似笑非笑的站在門口,還有好幾個女生都在。

「怎麼?跟子宜吵架啦?跟Gay住在一起的感想如何?」趙小薇曖昧的問,其他的女孩子都吃吃的笑起來。

「子宜才不是Gay。」丹瑜臉漲得通紅。

女孩子們交換訝異的眼神,「那麼……」小薇上前一步,「他的『工夫』如何?」

不管子宜有多麼混蛋多麼色狼,也輪不到這些女人評斷他吧?男人的「面子」還是得幫他顧的!

「好得我吃不消!」丹瑜的臉幾乎脹成紫色,氣氣的離開。真不知道這些女人想些什麼,連這種事情都好意思打聽?!

她離開得太快,沒看到那群女人眼中的怒火和嫉妒。

第二天,她把整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子宜雖然抱怨了幾聲,但是丹瑜只給他看背,他還是摸摸鼻子,乖乖的睡了,一夜也沒什麼喧擾。

等到夜幕低垂,趙小薇點了點她的背,她才有點不愉快的想起昨夜的小衝突。

「不要生氣嘛,」美少女笑起來總是令人難以生氣,「我只是有點忌妒……妳能獨佔這麼美麗的人哪……」

「其實也不是什麼獨佔……」丹瑜有些臉紅。

「要不要賺外快?」她把中指放在嘴唇中間,閉了一隻眼睛。

「什麼外快?」她倒是警覺了起來。

「不要緊張好不好?」小薇笑,「這邊的 PUB 聽說我們來了,私下請我們上台演場秀。我們不想讓公司知道,知道就得讓他們抽成了!我們帶來的化妝師功夫爛也就不說了,嘴巴大得要命。妳來幫我們化妝如何?」她說了個誘人的數字,「只要幫我們化化妝,我們也不過六個人而已!好嘛……」

「求求妳!~」其他的女生像是大合唱一樣懇求著,丹瑜耐不住她們的請求,「好吧?在哪裡?什麼時候?」

小薇親熱的拉著她的手,「丹瑜!妳真是我們的救星!車子在外面了,我們走吧……」

她們從後台進去,「丹瑜,妳在這裡等著。我們先去找經理打個招呼。」

她孤獨在只有一盞小燈的後台等著,只覺得這樣簡陋的化妝間未免也太詭異了。隔著厚重的布帘,只覺得整個PUB吵得幾乎要炸開來,音樂大到連心跳都要跳出胸腔。她現在才意識到,她身處語言不通的異國,而她認識的人出去了十幾分鐘,還沒有人回來。她開始不安。幾個人掀起布帘偷窺她,更讓她的不安升高許多。她站起來,想要離開,發現後門已經鎖起來了。

丹瑜覺得喉頭緊縮,不知所措。布帘被大大的掀開,她驚跳起來,發現她和同樣驚訝的小李面面相覷。

「丹瑜?」他一個箭步衝過來,「是妳?妳答應這場……演出?!」他滿臉的不敢置信。

演出?什麼演出?「……是小薇要我來幫她們化妝的。」

他深吸一口氣,「老天啊……莫子宜呢?」他的聲音緊張恐懼。

「他在飯店。你們不也住在同一家飯店嗎?」丹瑜摸不著頭緒,卻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他一把抓住她,「妳不能在這裡!快跟我走!」

「不要!」丹瑜想掙脫,「你要帶我去哪裡?」子宜一再的警告她小李絕非善類。

「妳知道她們怎麼介紹今天節目的?這個磕藥PUB今晚的戲碼是強暴秀!想活命就跟我走!」他硬拖走丹瑜。

一面跟他踉踉蹌蹌的逃進人群,躲到吧台附近,大門有人看守,出不去。小李發著抖邊撥著手機,「快接電話!該死的莫子宜……我不想為了你的女人沒命呀……莫子宜?!你的女人在XXPUB……」話還沒講完,他的手機被搶走,一把摔爛,「小李,你想把那個女孩帶去哪裡?她是今天的主角呢,」一個虎背熊腰,滿臉是疤的醜漢冷冷的瞪著他,操著奇怪口音的英文,「把她交出來。」

「他要幹嘛?」丹瑜害怕的躲在小李的背後。

「他要小李把妳交出來,」小薇冷冷的笑著,「小李,你好不聰明。連我帶來的人也要搶?可憐的小白花,」她搖搖頭,「你美豔的王子保護不到妳了。今天可有許多強壯的男人等著輪暴妳呢,乖乖過來吧,不要多受無謂的痛楚。眼一閉,牙一咬,不也過去了?只是妳今天恐怕會咬斷牙齒就是了。」同夥的女人都笑了起來。

丹瑜不敢相信這些女人就是和她一起玩衝浪板的女孩子。陽光下,她們多麼青春洋溢,在這種鬼魅似的燈光裡,卻像是穿了人皮的妖怪。

「小姐,我真的沒辦法,」小李無奈的搖搖頭,握住她的手腕,「我很想救妳,但是我又不願為了妳喪命……誰讓妳運氣不好呢?……」「呢」那個尾音還沒停歇,小李把丹瑜往反方向一甩,自己撞入那個醜漢的懷裡,「愣什麼?!快走!」

丹瑜想逃,卻聽到小李尖叫一聲,肚子上插著刀,緩緩的倒在地上。

「秀開始了!秀開始了!」磕了藥,處於極度興奮狀態的客人們吼著圍過來,丹瑜卻聽不見也看不見,她的淚無聲的滑下來,扶住小李,跪在地上。

「千萬別拔刀。」他的聲音低弱,「拔刀我就死定了。妳怎麼不逃?」

「你不該為我送命,」她的淚水沈重的落在小李的臉上,「你不是一直希望……希望……」

「希望妳賣淫?」小李擠出笑容,「嗨,小姐。我們好歹也同事一年多了……我本來以為妳不過是吊我的胃口好抬高價碼,要不就是想巴著莫子宜有張長期飯票……偏偏妳笨成這樣,真是很笨很純潔的小白花……這麼污濁的染缸卻一點也染不上妳的心……」他用力壓住傷口的出血,覺得意識漸漸模糊,「我居然會覺得珍奇,居然會不願意妳被污染……一朵奇怪的小白花……」

「感人肺腑的戲碼到此為止。」醜漢露出瘋狂的笑容,「現在,強暴秀開始了!就由我,史塔基,成為這個小女孩的第一個男人!」舞客鼓譟起來。

雖然不懂意思,從周圍的喧囂,丹瑜大約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瞥見一只酒瓶,奮力在地板敲碎,銳利的碎口閃著雷射光,猙獰的冷笑。

「誰敢過來,我叫他嚐嚐這玩意兒的滋味!」她嬌嫩的怒吼居然引起一陣笑聲,直到一個撲過來的傢伙背上多了好幾眼的血洞,慘叫的滾來滾去,笑聲才平息下來。

她把小李拖靠著吧台,咬著牙,威脅著碎酒瓶,眼睛裡盡是紅絲。

「小兔子遇到了狼群,居然想用門牙咬退敵人!」史塔基大笑,「很有趣的小女孩!」他一揮手,「誰制服這個小女孩,就讓他先享用她!嘖嘖,可便宜你們這群痞子了。鎖上門!看她能跑到哪裡去!」

幾個人撲過來,手臂臉頰全掛了彩,淋漓著鮮血,她不要命的蠻勇嚇退了這群只想淫樂的淫魔。

「該死的婊子!媽的我的手……」「 Fuck!我的臉……賤貨!」一面破口大罵,卻沒有誰敢上前。

她護著昏迷的小李,眼中有著專注的瘋狂,「誰再靠近一點,我就殺了誰!」

「呸!」滿口大黃牙的猥瑣漢子吐了口唾液,「真是群沒用的東西。連個小婊子都制不住,你們是不是男人?」

「瘋狗,不要誇口,有種就上,沒種滾邊去!」史塔基冷冷的說。

瘋狗冷笑一聲,輪起高腳椅,往丹瑜砸去,清脆的一聲,丹瑜大叫,手裡的碎酒瓶脫手而出。

「瘋狗!你打斷她的頸骨了,死了還玩什麼?」有人高聲抱怨起來。

「頂多斷根手骨,死不了。」瘋狗扼住丹瑜的脖子,「寶貝,妳還揮酒瓶不?等妳見識了我的大傢伙,恐怕妳會後悔揮酒瓶做什麼呢。」

手腕的劇痛還比不上心裡的恐懼和不甘願。早知道初夜是這樣的……昨天就該依了子宜……她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壓住手和腳,衣服像是碎紙般被撕裂,她拼命掙扎,卻挨了好幾下耳光,一直忍著不哭的她,終於在牛仔褲被褪下來的時候哭出來,「子宜!子宜!」

「妳再怎麼叫也……」趙小薇欣賞她的掙扎,不提防一拳被打飛,趴在地上昏過去。

「誰想試試看的沒關係。」冷冰冰的聲音像是要凍僵人,一點溫度也沒有,子宜拖住瘋狗,俐落的打得他鼻血長流,扣住了他的手腕,折斷食指,「或者,你們喜歡這樣?」瘋狗尖叫的聲音幾乎劃破整個PUB。

帶著棍棒衝進來的同事,不禁也為了子宜的兇殘縮了縮脖子。

「再一根如何?」他折斷了瘋狗的大拇指,用力一甩,順便甩脫他另一隻手的肩膀。瘋狗眼睛翻白,昏了過去。

壓住丹瑜的男人迅速的逃走,攝影師脫下自己的大衣,讓臉上又是汗又是淚又是污穢的丹瑜穿上。

「好俐落的身手。有你們的人混進來吧?要不然,反鎖的門怎麼打得開?看門的是哪個?」史塔基吼著,一個畏畏縮縮的高個子踅過來,「老大……我只是看了一下……」史塔基一拳就讓他躺下。

「漂亮小姐,我們來玩幾招吧。」他手一閃,一把藍波刀亮晃晃的,「小婊子,小騷貨,來呀……寶貝……」不停的從左手丟到右手,又丟回左手。

「你哪隻眼睛告訴你我是女的?」子宜冷冷的說。在他丟刀子的空檔,子宜敏捷的轉身用後肘擊中他的胸口,踢去他的刀子,將他壓在地上,「哪隻眼睛?嗯?不說就是兩隻眼睛囉?」史塔基慘叫,摀住左眼。子宜保養美麗的長指甲沾著血跡。

「住手!」丹瑜終於能叫出聲音。

「我不會饒他的!」子宜吼著。她卻怒氣沖沖的走上來,鞋跟踏中史塔基的右眼,不顧他的慘嚎,「以後再來收拾這些敗類!小李快……小李快死了啦……」她哇的哭了出來,像小孩子一般遮著眼睛。

「饒過你們……暫時。」他兇狠的目光掃過全場,「走!」

工作人員迅速的將小李抬出去,子宜擁著啜泣的丹瑜。

醫生發現丹瑜的手骨沒斷,只是扭傷挫傷得厲害,整隻手包得像饅頭。

丹瑜愣愣的抱著自己的手,還沒從驚嚇中清醒過來。

「妳真笨……妳真笨……真笨……」子宜心疼的將她擁進自己的懷裡,「妳怎麼可以相信那些女人……」只是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些女孩子黑暗墮落到這種地步。

「小李呢?」她淚眼模糊的抓著子宜的外套,「他怎麼樣了?」

「他……」子宜還沒說出口,丹瑜就掩住自己耳朵,「我不要聽我不要聽我不要聽……小李一定死了~都是我害死他的……」

「妳夠了沒有啊?!」他拉開丹瑜的手,大聲的說,「他還沒死也讓妳咒死了!他媽的狗運好,沒傷到什麼內臟,失血過度,輸了血,狗命保住了!」

「先生,小聲點,這裡是醫院哪!」護士用高好幾倍的聲量制止子宜。

兩個人都噤聲。

「他沒死啦。」子宜小小聲的說,丹瑜嗚的一聲,躲進子宜的懷裡,「我……我好害怕……」

「我知道,妳很勇敢……雖然還是那麼笨!」攝影師看見他們倆相擁,不大好意思的想退出病房,子宜叫住他,「跟人家說謝謝。要不是攝影師先生跟蹤你們出去,就算小李救妳,妳現在也……」現在才覺得一陣陣的發寒,「……總之,謝謝你。」

丹瑜哭得眼睛腫得賽核桃,「謝謝……」

「不要這麼說!」攝影師窘得雙手亂搖,「我不像小李先生那麼有勇氣……看著馮小姐遇到困難,我也只會打電話求援……」他低頭,「我真是沒用……」

「不是你打開大門,我們也救援不及。我衷心的謝謝你。」

攝影師愛慕的看著這樣美麗強壯的人如此謙卑的向自己低頭。他會爭取這次的外景,實在是追逐著子宜美麗的身影而來。沒想到這樣的美麗勇敢,卻在丹瑜的身上也看得到,他有些欣慰,雖然也有點失落。難怪他們會互相吸引呢。

「我送你們回飯店吧,」攝影師甩甩手上的鑰匙,「還有,我不是攝影師先生,雖然我的確姓施。」

***

困難的洗好澡,丹瑜哽咽的縮在子宜的懷裡低低的啜泣著。

越回想今晚的經歷,越不寒而慄。她緊緊的靠緊子宜,下定決心,生澀的主動吻了他。

「今晚不行。」子宜吻了吻她的額頭。

「喂!」丹瑜有點生氣,「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獻身欸!」

「妳受了太大的打擊了。過了今晚,妳一定會後悔的。」子宜閉上眼睛,「我不想挨妳的枕頭。」

「我知道你不想娶我,」她悶悶的,「但是我……」

「誰說我不想娶妳?」他仍一派平和,「我當然要娶妳。要不然,妳笨成這樣,不管嫁給誰,幾條命都不夠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你……」丹瑜氣得爬起來。

「喝掉妳的牛奶,好好睡一覺。」他的口吻不容反駁,看著她額頭的傷,聲音又柔軟了下來,「我在這裡。」

等丹瑜沈沈睡去,子宜抱著她,臉色卻陰冷得令人害怕。

總有人要下地獄的。

過了幾天,丹瑜才知道那家磕藥PUB被燒了個精光。

「有個蒙面俠衝進去,開槍趕走所有的人,」企劃不可思議的說,「然後他放了把火,把那個PUB燒了!哇嗚……真像電影情節……」

等丹瑜的手好些,他們就搭機回台灣。她注意到那幾個女孩子都不見了。

「她們呢?」雖然恨她們,卻也不希望她們受了什麼傷害。

「她們?她們受了該受的管教,應該先回台灣了吧?」子宜微微的笑,丹瑜發現,他越冷酷的時候,笑得越艷。

嗯,我的心情當然很愉快。不打女人?為什麼不打女人?他相信這幾個靠臉蛋吃飯的女人還是能靠臉蛋吃飯,只是得奉獻給整容大夫很大一筆酬勞而已。

至於那群玩強暴秀的敗類……我想芭達雅的海底,是個不錯的長眠之地。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