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忒兒 第九章

第九章

「子宜會來救我的。」她一隻手被銬在精美的古董椅上面,被迫坐著等待自己的末日。

「說不定。」蒼驊謙恭有禮的說,「他說不定正在趕來的路上。」

【Google★廣告贊助】

「你為什麼要這樣?!」她又驚又怒,「我不了解!你不是對我很好嗎?你買了BB槍教我要練打靶,你甚至在我受傷的時候打電話來慰問我!你帶我去看同人誌展!為什麼……」

「為什麼把妳銬在這裡?丹瑜,丹瑜……」他搖頭,像是對個小孩子說話一樣,「妳太機靈也太會闖禍了。我不把妳銬起來,妳可能真的在外面亂跑,反而挨了子彈。這是為妳好。很快的,這一切都會過去。」

「過去?什麼時候?」她不擔心自己,卻非常擔心子宜的安危。

「等王子復仇以後。」他笑,神情那樣輕鬆天真,「為了這一天,王子吃了多少苦楚呀……」黑衣人匆匆進來,附在他耳上輕訴了幾聲。

「舞台準備好了?來吧,我們去宴會廳。不,丹瑜,妳不能動。我的確很喜歡妳。」他輕輕撩起丹瑜額頭的亂髮,「妳的純真有淨化人心的功能呢。等我取回我的一切後,我需要妳淨化我。把她的椅子抬到宴客廳吧。」他唇間漾著斯文的微笑,丹瑜卻覺得他似乎瘋狂了,「當心點。害我的精靈公主傷到一些,你們就跟地下室那堆屍首作伴吧。」

她心驚膽顫的讓人抬到宴客廳。她看到子宜,差點從椅子上跳下來。偏偏讓手銬銬住。

「我說,不要讓精靈公主摔傷。」蒼驊舉起槍往抬椅子的部下射了一槍,他抱著大腿倒在地上,馬上有人把他拖出去。「不過公主沒摔傷,這就饒了你的命吧。」

丹瑜瞪大了眼睛,僵在椅子上,一動也不敢動。

子宜臉上受了點擦傷,被反銬著雙手,直挺挺的站著。看起來沒有什麼外傷,她這才放心了一點點。

「丹瑜,你沒事吧?」子宜的聲音還是很沈著。

「我沒事。」她這才注意到,押著子宜的居然是臉上掛了彩的一叔!兩個鐵人護衛倒在地上,被捆得緊緊的。

「一叔,你……」丹瑜雖然知道不多,還知道子宜非常信賴他。

他羞愧的不敢看丹瑜,但還是押住子宜。

「丹瑜,人的忠實是會改變的。」子宜冷冰冰的語氣讓一叔的眼底泛著淚光,咬著牙,他什麼話也沒說。

「這我就要說句公道話。」蒼驊好整以暇,「一叔這老鬼我收買不動。幸好他蠢夠了,沒發現我的意圖。不過他雖蠢,忠貞這點倒是值得人家讚賞。我若不是扣留他的主人,我還不知道要費多少力氣呢。」

宴客廳舞台的幕慢慢掀開,儼然是個小型的加護病房。心電圖、維生器,連特別護士都是同一個!

「特別護士是你的人。」子宜恍然大悟,「所以一叔聽你的。她大概拿著毒針威脅之類的……」

蒼驊欣賞的微笑,「子宜,你真是惹人愛。沒錯,當時她已經把針插在老頭的心臟上,只要輕輕一推……她殺人的技巧和醫術一樣好!」

「你是他的貼身秘書,當然這種事情可以輕易安排。」子宜失笑,「包括護衛的任用,對不對?」

「當然不是全部。」他承認,「若是全部的話,我今天何必清除不忠於我的人?我是很討厭殺生的。」

丹瑜低下頭,想起那個死去的廚師。

「那麼……你又何必殺死那個廚師?」她開始啜泣,「廚師又沒什麼忠不忠的……」

「他居然敢不替我做菜!只因為我不是他的主人?!」他冷哼一聲,「我才是莫家真正的主人!瞎了狗眼的東西,活著做什麼?!」

他尊貴的坐在寬大的椅子上,「我是莫家真正的主人。」

「對不起,我怎麼不知道我父親娶了第四任妻子?」子宜微笑,「父親雖然殘忍無情,男女關係上應該自律甚嚴……」

「他真的姓莫嗎?」蒼驊也微笑,眼中有著清醒的瘋狂,「不,他不姓莫。就像你們這些雜種也不是莫家人。你的父親本姓吳,是莫嚴泰的養子。我才是純正的莫家人。」他自豪的笑,「我是莫嚴泰的親生兒子,你說對嗎?母親?」

子宜驚訝的望著走進來的奶媽,她的臉蒼白的像是紙一樣。

「我沒有你這種兒子。」她喃喃著,胖胖的身軀不停的顫抖。

蒼驊的部下用槍抵了抵一起走進來的趙管家。

「我是不是妳的兒子?!」蒼驊的眼睛瞇起來,厲聲問。

「是……沒錯!你這畜生是從我肚皮裡滾出來的!」奶媽不敢看子宜,低著頭大聲說。

「那麼,我是妳跟誰生的?別打馬虎眼,我知道妳還挺愛現在的丈夫的。」

奶媽不斷顫抖,「你……我求求你,這件事情跟他沒關係……」

「我很尊重他的,趙管家,我很尊重你,對不對?你要退休,要娶我媽,我說了半句話沒有?嗯?」

「沒有。」趙管家倒是很鎮定,「沒錯,你是太爺的兒子。這事我也知道。但是,你對你媽不能夠這樣。這一切都是太爺決定的。」

「我不能對她這樣?」蒼驊一把抓住趙管家的領子,「我被她拋棄了二十六年,你覺得我該對她怎樣?!」

「是太爺要把你送走的。」趙管家不為所動,「莫家已經有繼承人了,連孫子都比你大……太爺不希望骨肉鬩牆,也不希望你走黑路……少爺,」他仍然恭敬,「太爺臨終交代,不能讓你恢復本姓。他希望你一生平安幸福……我知道張家對你一直疼愛有加……」

「疼愛有加?!」蒼驊縱聲大笑,「說卑躬屈膝還差不多一點!你知道我過的是什麼日子?!每個人對我恭恭敬敬的,我做了天大的錯事也沒人責備我,我書讀得好也沒人真心為我高興!假的!我就像跟一群假人生活在一起,我居然連親生父親過世都見不到最後一面!這整個莫家都該是我的!我有母有父,居然在別人的屋簷下被當成一個尊貴的食客和寄生蟲?!」

「不要再說啦~」奶媽哭得氣得喘不過來,「孩子,這是太爺的交代,這是你的命呀……要說有錯……都是我的錯……只是我會愛上太爺,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怎麼也想不到太爺年紀那麼大了,還有辦法讓我懷孕……是我不好啦……放過少爺和老爺,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我會放過那個廢人,」他指指台上昏迷的老人,「一叔,我喜歡忠貞的人,這世界太壞了,狗都比人忠實……老狗,我就把你主人賞給你吧。他花不了我多少錢的,我會繼續付所有的醫療費用,讓他繼續苟延殘喘。去吧,可以用你的下半生後悔把少爺送到我手底……」一叔擦擦眼淚,往舞台跑去,他放手得太快,子宜摔倒在地上,他想扶子宜,蒼驊的部下已經一把把他抓起來。

「輕點,」他喝斥部下,「別傷了我的美人兒!莫子期死得倒好,我省事多了……莫子尉?那掛子罪名夠他關到老了……瞧,媽,我可是寬宏大量的很,這些雜種我可一個也沒殺。妳呢,把餐館收一收,搬回家來,當妳的老太君吧。不過趙管家,你還是跟我媽離婚的好。莫家太君跟個管家結婚,名聲總是不太好。放心,我也不會拆散你們。你還可以回莫家,繼續當你的管家,夜來替我媽暖床……髒唐臭漢,這也不是稀奇事,對不對?」

奶媽哭著,「你說什麼,我都答應你……請你也放過子宜……還有小丹瑜……不要傷害他們……拜託……他們已經讓老爺趕出去很久了……跟莫家沒有關係,他們也不會跟你搶什麼……」

「我怎麼會傷他們?」蒼驊站起來,握著丹瑜的下巴,「我很喜歡這個女孩呢。我要娶她為妻。如果子宜也是女人,一起娶了倒是省事……不過,他是男人,個性太暴躁,身手也太好了。」他搖搖頭,「需要很嚴重的調教。我會好好疼愛你的……有些時候,你也可以見見丹瑜。想跟她過夜……」他認真的考慮一下,「你乖的話,我會考慮。」

「你不怕被殺的話。」子宜冷冷的笑,「好吧,事情已經這樣了,我也沒什麼好說。你早就知道我是莫家老三,你在脂艷容搞鬼,為什麼要我去參觀?」

「我想看看光艷照人,聰敏靈慧的莫三能不能看出我的破綻。你看出來了。」他滿眼是讚賞,「必須把你關起來,我也覺得很可惜。」

「我不懂。」子宜大惑不解,「我們查帳查得要死,為什麼查不到貨在哪裡?」

「脂艷容的轉投資案,你們查了嗎?」蒼驊微笑,「很聰明,但是時間不夠。脂艷容另外開了一家藥品公司,專門研究各式各樣的藥品,當然包含令人快樂的藥。」他哈哈大笑,「子宜,子宜。你現在心裡是不是想,壞人總是敗在話多?你在等雪岩組?」

蒼驊微笑的看著他,「你不用等了。他們組長大概也換人了。」他坐在丹瑜的椅臂上,輕輕撫摸她的臉,「王子復仇記,是中日連線共同上映的。」

突然聽到模模糊糊的槍聲,並且越來越近。

「恐怕不見得。」丹瑜開口,突然拔起頭髮簪著的G筆,狠狠地插入蒼驊的手背,他大叫一聲,將她連人帶椅推倒在地,趁著部下圍過來的時候,已經鬆開手銬的子宜撲向蒼驊,他的部下投鼠忌器,拿著槍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難怪你的耳環不見了一隻,」這種情況下,蒼驊還笑得出來,「我太大意了!」

丹瑜努力爬了半天,才終於坐起來。該死,還被銬在這張沈重的椅子上。看見蒼驊部下偷偷摸摸的接近纏鬥的兩個人,她的腎上腺素激發,一把扛起沈重的古董椅,大叫著,「可別小看我!我念得可是需要扛水泥的雕塑組呀!」用力的摔在那個人的身上,沈重的木椅粉碎,她的手雖然刮得都是血,不過倒是自由了。

丹瑜蠻勇的行為驚醒了俘虜,趙管家趁著混亂,踢飛了押著他的手槍,奶媽也轉身一面罵一面哭一面用皮包打著這些混蛋,誰也沒敢開槍打死太君,場面真是混亂極了。

深雪和子期帶著部下衝進來的時候,就是這麼混亂。蒼驊的部下現在顧不得會不會射殺了老太君,一起拿起槍應戰。

「趴下,趴下!」深雪高聲喊著,「投降就饒你們!」

這片混亂中,蒼驊大喊,「殺了他!」他忠實的部屬立刻將毒藥推進老人的血管裡,來不及應變的一叔眼睜睜看著這幕,撲過去和那個特別護士拼命。

「張蒼驊!」子宜大吼一聲,美麗的臉都扭曲了,「留下你的命來!」

「是你的命要留下來才對。」他輕聲說著,舉起掌心雷。

一切發生得那麼快,看在丹瑜的眼裡,卻像是慢動作一樣……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跑得這麼慢……子彈擦過她的手臂,還是筆直的打進宜的胸腔。

「子宜!」她淒厲的叫著。就在她面前,子宜美麗的身影像是被暴風折斷的桃花,美麗的星眸閉起來,緩緩倒在地毯上。

張蒼驊已經悄悄的逃走了。

丹瑜根本不關心也不在乎,她用手摀著子宜的傷口,不停的呼喚他的名字。血染遍了她的衣袖,子宜的眼睛沒再睜開過。他的呼吸漸漸緩慢,心跳也安靜下來。

丹瑜晃了兩晃,倒了下來。昏倒在子宜不再動彈的身體上。

***

「還是不說話嗎?」帶著墨鏡的里見深雪低低的問。

林姐憂愁的搖搖頭,子宜的死訊讓她受到重大的打擊,一下子老了許多。她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時候,她漸漸愛上了這個充滿魔性的弟子和囚犯。

愛過他,也恨過他。現在許多恩怨都盡赴風中,失去這個可愛可恨的對象,她反而茫然了。

只有照顧丹瑜的時候,她才覺得跟子宜的關連沒有斷絕。但是幾天過去了,她不哭也不開口,只是定定的坐著。

「張蒼驊抓到了嗎?」林姐想到這名字就後悔,她不該讓這魔鬼認識子宜。

「還沒有。」深雪的臉沒什麼表情,「他準備了許多年,思慮又縝密。如果存心躲起來不見人,我們的確很難找到他。」

門呀的一聲,丹瑜雪白的臉出現了,她終於開口,「我要回家。」

不顧任何人的勸阻,也不讓任何人跟著,回到和子宜住在一起的家裡。

深雪發現怎麼勸都無效,他語重心長的說,「馮小姐,請妳保重。我相信在某個地方,你們會相見。」

她的眼神渙散,「如果我們到得了同個地方的話。」

默默的住著,不接電話,只有林姐的簡訊會回,允許林姐來幫她補充冰箱。她已經連市場都不去了。

她只出去一次。那次是為了把所有繪圖的工具與紙張和筆都買齊,數目大到工藝社願意給她折扣和送貨。她只接受了送貨,折扣倒是不在乎的。

順便她也買了幾件運動器材。然後就閉門不出,只在家裡畫畫,畫累了就沈默的在跑步器上跑著,踩運動腳踏車,和打靶。

她偷偷留了一把槍。那是把很漂亮的PPK。她從一叔那兒偷來的,裡面的子彈還沒有動過。

她一直在期待。期待張蒼驊到她面前來的時候。丹瑜很清楚,張蒼驊不會饒過莫家的任何一個人。他自以為是自我悲憫,覺得自己是遭受不公不義對待的王子,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所以他殺了莫老先生,殺了子宜。他動不到在牢裡的子尉,但是他一定會來找自己的。

她屏息等待著。你真可憐……張蒼驊。你病了,一種叫做被害妄想和復仇的病。你覺得父母對你不公平,你覺得養父母對你不公平,所以你要我們這些無辜的人賠償你那想像出來的損失。

她幾乎是無防備的住在家裡,除了隨身佩戴的槍。她畫著一直想畫的漫畫,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把跟子宜間的記憶全刻畫在裡頭。

這些往事多麼甜蜜……現在回憶起來多麼苦楚。子宜的房間沒有人動過,有時想痛哭的時候,她會躲在他的床上,把臉埋在子宜的枕頭裡。

眼淚變得這麼少……是不是眼淚也有配額,哭完了就沒有了?如果沒有了……惹人發狂的傷慟,要用什麼沖刷?

她那樂觀堅強的個性幾乎都消失了……只剩下不斷回憶和反芻的力氣。若說有什麼是讓她活下去的信念,大約只有張蒼驊死在她面前,她才能夠含笑的跟著子宜走。

但是,張蒼驊這樣的有耐性。她幾乎畫完了整本「魔忒兒」,張蒼驊還沒有出現,而兩個月過去了。

原本警戒著的莫家部屬也已撤離,連深雪都懷疑他已經逃到國外去。

只是,他們都錯了。

他不但來了,還按電鈴才進來的。丹瑜一言不發的打開門。

「好久不見了……今天實在好冷。」他歡快的打招呼,「近來好嗎?」像是很久不見的老朋友。

「還好。」許久沒有開口說話,她的聲音生澀。

「最近妳都不出門,做些什麼消遣?」他搓著手,「還是畫畫?」

她把魔忒兒拿出來,「就畫了這個。」

「啊……真漂亮,就像是子宜重生了一樣……」他一面驚嘆著,一面翻閱整本漫畫的原稿。「現在我也覺得殺死子宜實在太可惜了。」

丹瑜微微的笑了笑。原本嬌嫩的小白花,現在卻有種淒艷的美感。蒼驊欣賞著,在那樣冷漠的小臉上展現一種冰封的微笑,那種微笑居然和子宜相似。

子宜死了。沒有子嗣的他,卻意外的將神情遺傳給丹瑜,現在她的臉上也出現那種艷光。

「嫁給我如何?丹瑜。」他貪婪渴求的眼光,像是渴求玩具的小孩,「我最清楚子宜的美和妳的嬌嫩。現在妳已經是子宜的唯一繼承人了……我是說那種魔性得有點殘酷的美。我們生的第一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可以取名叫做子宜。妳看,生命宛如長河,我們不過是當中的基因傳遞者。我現在是唯一的莫家人了……只有我才能讓莫子宜回到人間。」

「子宜的父親本姓吳。」丹瑜淒迷的笑,「他和你是沒有血緣關係的。誰也無法讓子宜重回人間。死亡就是死亡,沒有什麼討價還價的空間。至於嫁給你這個問題……你若娶我,就是招死神進門了。你隨時要擔心枕畔有個人時時刻刻想要你的命。」

「我不擔心這個。」他含笑,丹瑜覺得他的瘋狂越來越劇烈。「妳是我的精靈公主呀。我充滿罪惡的生命需要妳為我淨化。」他熱切的看著她,「妳可以的。妳想殺我?再也沒有比枕畔更容易動我的機會了。妳好好想想,想想。我不怕死,但是怕得不到妳。」

沒錯,他這樣的渴求這個單弱的小女人。只有她才看得出他的不快樂,他的茫然和瘋狂。丹瑜為他畫的素描,他慎重的框了起來,越看越了解自己,也越渴望她。

這世界只有她了解自己。現在她恨自己,又怎樣?他可以花一生來感動她,用世界上一切的美麗供養她,直到她放棄仇恨……過程就值得滿足。

「我換件衣服,化個妝,然後回答你,好嗎?」丹瑜站起來。

「不要逃走,丹瑜。」他溫柔憐愛的看著她,「深雪那笨蛋帶著莫家那些叛逆正在四處搜捕我,卻已經從這裡撤退了。這棟大樓全都是我的人了,妳的電話恐怕不通了。」

「若是害怕,我不會獨居在這裡。」她垂下眼簾,「是的,我在等你。」

她換上子宜那天撕破下襬的禮服,幾個無法睡眠的夜裡,她一針一線的將禮服改成她能穿的尺寸。她看著鏡子,慢慢的在自己臉上化妝。

子宜,回來。我在等你回來。她在自己臉上化著濃重的妝,一點一滴的重現子宜的艷光。給我力量,這戰鬥的妝,我們重逢的日子不遠了。

她多麼懷念那安靜互相陪伴的生活。她幾乎願意付出一切代價,包括自己的生命,只求能夠再見到子宜,看見他靜靜的坐在客廳裡看書,抬頭看她的時候,臉孔放出燦爛柔和的光。

一切都將結束了。

每夜每夜,丹瑜都在惡夢裡醒來。突突狂跳的心臟讓她暈眩,子宜倒下的身影不斷的在她眼前重播。眼中已經流不出任何淚水。

她赤著腳,打開窗簾。中天懸明月……冰冷的月光讓她紛亂的情緒稍微鎮靜下來,萬物安息,沈靜的夜祥和而安靜。

子宜會在哪裡?她翹首看著天上模糊的星星,月亮西沈,星星像是夜之淚,閃亮著悽愴。

一切都只是惡夢吧?根本什麼都沒發生,只是一場惡夢。她哭醒以後,子宜會溫柔的坐在她床前,輕輕挪開她遮著臉的手,告訴她,一切都沒事的……

挪開手,冷冰冰的現實襲上來。像是被扼緊了喉嚨。

一切終於要結束了。

她打開房門,端嚴肅穆的走出去。美麗的眼睛和冷然的神情,儼然是小了一號的魔忒兒子宜。

「我回答你的請求。」她拔出槍,隨著火藥硝煙,「這就是我的答案!」她苦練許久的槍法,終於正確的打中蒼驊的胸膛。

她只覺得一閃,手上的槍被奪下來,蒼驊笑著扭過丹瑜的雙手,「妳的槍法越來越準了……我的胸口一定瘀青了。雖然有防彈衣,還是很不好受呢。」他靠著丹瑜的耳朵,「還是嫁給我吧……這樣妳下手的機會會多很多……」

「你慢慢想吧,十八層地獄可以讓你慢慢思考怎麼達成願望。」冷冰冰的刀子無聲無息的架在他脖子上,同樣冰冷沒有體溫的聲音,「放開我的妻子,快點。還是你現在就想死?」蒼驊的脖子出現了一點點血痕,他鬆了手。其他人從子宜的房間一湧而上,將他的手腳銬了起來。

丹瑜回頭,不敢相信她的眼睛。

子宜!

她軟倒在地,驚詫的望著抱住她的人,「我回來了。」子宜臉上的冰霜漸漸的消散,「為了妳,我從陰曹地府殺回來了。」

她發出撕裂心肺的哭聲,衝進他的懷裡。像是要把這兩個月的眼淚一起傾瀉而盡。

子宜撫著她的頭髮,眼眶也湧出晶瑩的淚水。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