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後記

後記

館長每天都去看君心。開頭幾天,他傷心得不飲不食,只是呆滯的望著天花板,躺著。除了抱抱他,拍拍他的背,讓他痛哭一場,館長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是第四天,正在幫書歸架的館長詫異的看到,消瘦不少的君心居然精神奕奕的走進圖書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Google★廣告贊助】

「都好了?」館長慈愛的摸摸他的頭髮。

「…有個地方永遠好不了。」他的聲音有點沙啞,卻燦爛的笑笑,「但是我想,小曼那種資質,修仙一定很快。我不想讓她等太久…」

呵,這孩子沒事了。「你要回家了嗎?」她會很想念君心,還有殷曼。

「不,暑假還沒有結束。」他聽著窗外如雷的蟬鳴。「館長阿姨,請妳教我射擊。」

他想過了,若是認真修煉,進展快不到哪去。但是因武入道就不一樣了。每一次的爭鬥,都可以讓境界和功力大幅提升。他不要殷曼在天界等太久。

「啊。」館長輕輕叫了一聲,「我並沒有好到可以當老師…你若願意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幾個以道術見長的老師…」

「喚符太慢了。」君心低了頭,「雖然我有飛劍…但是說真的,我的飛劍保護我就很累了,要用來爭鬥,實在是…而且,我看到館長阿姨的英姿,覺得…真的很帥喔!」他兩眼閃閃發光。

這樣的眼神,讓人很難拒絕呢…

「學了用槍有什麼用?」館長搖搖頭,「你們那邊不是有什麼管制法,你怎麼大大方方的拔槍出來用?」

「唔,我會跟館長阿姨一樣,藏到誰也找不到的小封陣。」君心眨眨眼。

館長笑了。

於是,她送了君心兩把小一些的靈槍,教他如何使用。他是個用心的學生,每天都在圖書館的祕密地下室勤練不已。後來乾脆買了張行軍床,就睡在充滿硝煙味道的地下室。

他在圖書館住了一整個暑假,除了地下室的射擊訓練,在有假日的時候,跟著館長外出實習射擊。

他們使用的是種類似靈氣的子彈,需要從自體提煉出靈氣凝聚成形,化為實體。他從來不知道館長是從哪兒學來的,好奇的問她,她也只是不好意思的笑。

「…我有很多書。」她紅著臉回答。

但是她的書又不是普通的書…可能是哪個棲居於此的人魂教了她吧。

「那為什麼是槍呢?」他更好奇了,圖書館館長拿槍…怎麼想怎麼看都不大對勁。

「這、這個麼?」她慌張的推推眼鏡,「那、那是…那是因為…」

「那是因為館長喜歡看好萊塢的動作片。」蕊意有些無可奈何的插嘴。「唔,還有炸彈亂飛的日本卡通。」

「蕊、蕊意!」館長像是小女生般扭捏,「妳、妳怎麼…妳答應不說的!」

蕊意翻了翻白眼,寵溺的看著都快五十歲的館長。這個終生沒有結婚,心靈純潔的跟少女一樣的女人,連行為模式都比她這個正港少女還少女。

***

之後每年的暑假,君心都會千里跋涉的來重慶打擾館長。

館長總是笑咪咪的,伸出手臂歡迎他。

雖然館長是有些迷糊,煮飯的手藝又不怎麼樣。但是和她一起…他會有種親切感。或許他想像中的母親應該是這樣的吧?

「…我爸媽終於離婚了。」就要上大學的君心長高很多,已經散發出一種男子氣概,「可笑的是,要我再三保證,還簽了同意書,等我成年就把基金公平分給他們倆,他們才甘願離婚哩。兩個早就各有家庭了…可憐那些小孩子了。」

「喔,君心。」館長同情的按了按他的肩膀。

「沒關係,我已經有館長阿姨了。」君心調皮的一笑,「阿姨就是我的媽媽呀!」

館長聽到他說得話,嚇了一跳,善感的她差點流下眼淚。「…我也很高興有你這樣的孩子。」

君心幫她抹了抹眼淚,望著燦爛的晴空,「…本來我在想,我是不是把殷曼當成母親的替身了?但是…跟阿姨相處之後,我就明白了。我是…我是…」他垂下眼,「我是真的愛著她。」

突然一股怒氣湧了上來,他握緊拳,「好歹也寫封信,打個電話連絡一下啊!我又不會真的跑去吵她…她把我當成什麼了?把我們這種愛上妖怪的人類看什麼了?難道離開得久一點,我就會忘記她嗎?殷曼真是大笨蛋啊!」

「…這就是愛上妖怪的人,無可奈何的宿命啊。」館長按著他的肩膀,一起仰望晴空。

「阿姨。」

「唔?」

「我還會見到她吧?」君心仰著頭,直直的望著模糊成一片的天空,「會吧?」

館長心裡一陣迷糊,片片浮雲安靜的飛過燦藍。她等的那道飛影,是明天會來,還是後天呢?

「會的。」她微笑,非常有信心,「一定會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