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第二章

第二章

殷曼呻吟一聲,睜開一隻眼睛。然後無奈的閉上,用頭髮塞住耳朵。不過好像沒什麼用處,吸塵器依舊震耳欲聾的嗡嗡直響,她有股衝動炸了那個鬼玩意兒。

三年了…每天的清晨都是這個鬼玩意兒吵醒自己,她已經覺得自己快崩潰了。

「幾點灰塵不要要了我的命,快關上這個鬼東西!」她尖叫起來。

【Google★廣告贊助】

君心不以為然的搖搖頭,「環境清幽才有助修行,小曼姊,妳忍耐一下…今天有妳最愛吃的水梨唷。」

她不甘不願的睜開眼睛,鬆開了屋頂的細線,飛了下來。無精打采的坐在一塵不染的桌子上,忍耐著隆隆的吸塵器。

正在忙碌的打掃的少年,已經跟三年前細瘦的小孩子不一樣了。

病魔既去,他像是迎風招展的白樺樹,長得又高又矯健。病弱時宛如少女的嬌羞,經過了身心鍛鍊的修道後,已經蛻變為英氣風發的俊朗。童年老是被欺負的過往沒在他心裡留下殘酷的種子,反而讓他更同情弱小,體恤別人。

上了國中以後,他的人緣好到不能再好,但是跟別人都有段禮貌的距離。

他在太小的時候就體會到世態炎涼。在他最弱小無助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幫助他;等他強大聰明起來,別人才忙著巴結奉承,錦上添花。雖然他無心報復,但是很難對人付出體恤以外的真情。

除了殷曼。

這幾年和她相處下來,早就看慣了這個千年大妖只有個頭顱飛來飛去。而殷曼雖然已經修煉到最後階段,卻還有些小孩子脾氣,不喜歡打掃,愛賴床,總是懶洋洋的提不起勁。有時想想也很好笑,自己倒像是她的兄長一樣。

明明是這樣無所不能的大妖…跟著殷曼,他也認識了幾個隱居在都市裡的妖怪。這些有幾百年道行的妖怪不是用傀儡術弄幾個式神讓自己住得舒舒服服的,要不然就收幾個小妖當弟子順便充當僕傭,至不濟也弄個鬼靈來打掃。

就只有這個備受尊敬的大妖,一聽君心的提議就狠狠地巴了他一下,「生靈是讓你拿來當玩具的?給我好好改改這種觀念!」

君心只能苦笑的摸著腫起小包的頭,乖乖的拿起吸塵器,「是是是,有事弟子服其勞,這種小事我來就好。」就這樣,他每天天不亮就到殷曼這兒打掃,順便弄些水果給她吃。

原本修煉到這地步的妖怪是可以不進飲食了。但是飛頭蠻這個怪異的種族原本就是以花果為主食。殷曼吃得極少,偏喜歡不同的口味,自己卻懶得弄。君心發現她的小嗜好,每天都會拎袋水果來討她開心。

又知道她懶,總是用小湯匙在水果上頭挖出小小的果球,襯上幾片花瓣,擺得漂漂亮亮的。也因為剩下來的水果扔了可惜,隔夜的水果殷曼是不吃的,君心只好通通吃下去。

這個誤打誤撞,反而讓君心的體質去濁趨清,肉類這種重濁食物越吃越少,倒是有助修行。

等君心弄好了一盤水果,殷曼才睜開瞌睡兮兮的眼睛,慢條斯理的吃著,「做什麼天天跑來?被窩裡多溫暖,睡懶覺是多麼大的享受啊~」

說到這個就頭疼。殷曼作為一個師父,恐怕是不太合格的。要她嚴格督促君心,恐怕要等太陽打西邊出來;別人家的師父恨鐵不成鋼,她嫌自己的徒弟太拼命,總是勸他多休息。

「我來陪小曼姊修煉。」君心很懂事的回答,一面啃著水梨。

「…你又不是妖怪!吸收什麼日光精華?!」殷曼沒好氣。那種場景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穿著制服的俊朗少年盤腿打坐,跟個大妖面對著初昇的陽光修煉。

「有規定不能夠邊吸收日光精華邊吐納嗎?」君心理直氣壯的回駁。

是沒有。殷曼悶聲不吭的吃著水果,一面覺得有些頭疼。

收了個人類小徒,已經讓她的妖類同修引為笑柄。這個都市雖大,消息傳遞倒是很快的,至於八卦,是不論人類妖類都相當喜好的。在這城市跑動的仙魔眾生都當茶餘飯後的消遣。

剛收的那一年,每到早晨她小小的陽台就「生」滿為患,連幾個到這邊出任務的神人都嘖嘖稱奇的跑來看。幾年下來才好些,要不然生性淡泊的她實在煩不過了。

打了個呵欠,她睡眼惺忪的幻化成人形。在人類的都市中,她不希望太驚世駭俗。必須出現在外面的時候,她依足了人類的規矩。甚至去出版社領稿費,她還會刻意穿上名牌衣服,裝得像人一點。

即使只出現在陽台,她還是很規矩的變得跟人一樣,就算只是個虛影。君心很開心的扛了個墊子,在她身邊有模有樣的打坐。

他們的一天,就是這樣平淡卻不太平凡的開始了。

將初昇太陽的精華盡收運行為己用後,殷曼張開眼睛思索著。

她修仙一向很順利,連天劫都輕輕鬆鬆應付過去。但是現在卻卡在最後一關──化人。

只要她能真正蛻變為人形,照著人類修道的方式修個一百年甚至更短,就可以飛升為妖仙了。

運作內丹,殷曼實在百思不得其解。她不但抵達化人的境界,甚至還超過了,但是她卻無法進入化人的階段。

因為她是個淡泊、順應天命的大妖(絕對不能說她懶,雖然是事實),所以她沒考慮過金丹或者是找個認識的仙人打通這個關卡。

反正時間對她來說已經沒有實質上的意義,金丹還得去搶去偷,自己練她是絕對不幹的(多麻煩),她認識的仙人雖然不少,但是敬而遠之的居多。若不是身在這個有能人看管的都市裡,她早就被這些不懷好意的仙人抓去煉化什麼仙器了。

這個華麗而污穢的都市,有著無數的九字切。在異國管理時,不知道為什麼將這個都城規劃成一個神魔輩出的魔性都市。都城建立到現在沒有出任何大亂子,實在是人類的功勞。

規劃魔城的是人類,將之守護的,又是另一些人類。在這片總是籠罩著煙塵黃霧的邪美都市裡,每一代都會出現人類的管理者,就算神魔出現在此,也得向管理者伏首。

或許是這個都市的意志吧。這個高傲的、卑微的、華貴的、庸俗的都市,有了自己的意志。這個魔性都市的意志,選了人類這個中性種族管理一切。

眾生的力量,沒有強大過自然的力量。即使修煉到妖類的頂端,她也只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殷曼的冥想總是很久很久的,君心跟她說了三次要去上學了,看見她沒反應,聳聳肩,背起書包就走了。

他很清楚,殷曼對他是無可奈何的包容。人類和妖類的壽算相比好比蜉蝣一般,若是放了太多情感,將來對誰都修行都不好。所以殷曼的刻意冷淡,他很明白,也很感激她的用心。

任是誰也不會比殷曼更為他著想了。她不但收容了一個孤苦的異族病兒,還用她特有的淡漠關注照顧著。

每天他放學就跑去殷曼那兒做功課,表面上,殷曼似乎只專注的打著電腦或者是冥思修煉。但是他功課一遇到困難,用不著他開口,殷曼就會淡淡的說,「再想想。想不出來,我再講給你聽。」

不管是什麼時候,殷曼就算修煉到物我兩忘,或者是寫稿寫到沈醉,都會分一絲心神注意他的狀況。

也是她這個不理俗事的大妖發現了君心鞋子穿不下,衣服太小了,悶不吭聲的穿上假身帶他出門去買衣服鞋襪(明明她是非常討厭穿假身的),也是這個淡漠的大妖仔仔細細的跟他講解修煉法門,甚至不惜妖力的大把揮灑,幫他渡過一次又一次的關卡。

他並不笨,相處一陣子以後,他知道在妖類眼中,收了人類徒弟的殷曼成了大笑柄。而殷曼什麼也不說,像是什麼都不要緊似的。

但是君心對她的感激和孺慕越來越深了。

雖然這個喜歡自己碎碎念的妖怪師父從來不說,君心也知道,她卡在化人這關已經二十年,若是能突破,就可以突飛猛進的飛升為妖仙。

如果可以幫她該多好啊…他也皺起眉,苦苦的思索著。

放學後去幻影咖啡廳走一趟吧。他很知道殷曼貪懶到極點、討厭欠人情到極點的個性,既然她懶得問,那當弟子的幫她問問也沒什麼。

因為她是君心最喜歡的小曼姊嘛。

***

幻影咖啡廳的入口有些奇怪,原本這就不是給人類來的。這是流盪在這個城市的妖怪、仙人、神、魔等眾生休憩談天的場所。

想要進入的人,得飛快的在一秒內橫渡三次十字路口,才有辦法找到幻影咖啡廳的招牌。

君心最討厭這個過程,畢竟他修為還低,雖然三年就到了開光前期,已經是了不得的成績了,但是要進入幻影咖啡廳,還是很吃力。

他不知道的是,殷曼刻意壓抑他的進度,不然照他的資質,應該無可限量…只是走火入魔也是隨時都可能發生的。為了怕別人覬覦他的資質,殷曼小心的在他身上加了層小小的封制,讓眾生看不出來他是修煉的上好美材,省得莫名其妙被煉化或採捕了。

等君心跌跌撞撞的跌進幻影咖啡廳,一干眾生都停下交談,看著這個稀有的人類。幾個以採捕為修煉正途的妖類已經開始舔牙齒了。

「喂喂,別動他,他是殷曼的徒弟。」咖啡店老闆是狐仙,據說來歷很神祕,在這種三不管地帶可以開這種龍蛇雜處的店,也足見他相當不簡單了,「而且,你們不希望『管理者』跑來吧?別忘了你們在誰的地盤上!」他朝一旁開著的電腦努了努嘴。

含含糊糊的抱怨響了起來,妖類都轉頭過去,只有幾個看似吃素的眾生很有興趣的望著這個希罕的人類。

君心倒是有些傻眼。這個大名鼎鼎的管理者他是聽說過了。妖類連她的名字都不敢提,神魔則是能不談就不談。很稀奇的是,這位管理者不但是未曾修煉的普通人類,甚至有本事透過電腦管理整個都市的眾生。

人類…其實也有不輸其他種族的能人異士啊。他不由得挺了挺胸膛。

「君心小弟,你家那個懶惰師父呢?」狐仙很和氣的招呼他,「欸?你一個人?」

「嗯。」君心衝著他燦爛的笑笑,「老闆,我要一杯普通的柳橙汁。」他坐在櫃台上。

這孩子…修煉的很有成績啊。狐仙有些驚異的望望君心,他的氣偏純,許是日光精華吸收多了,隱隱發出金光。跟第一次看到他那種頹靡的死氣相差好比天與地。

沒想到那個懶惰成性的殷曼花了這麼大的力氣教出這樣的孩子,倒是得對這個小蠻女刮目相看了。

「好啦,『普通』的柳橙汁。」狐仙老闆有點遺憾的搖搖頭,「你師父把你教壞了。我這裡的料可不是別的地方喝得到的…加點天仙曼陀蘿?」

「等你毒死他,你看殷曼會不會掀了這裡。」旁邊的花仙瞪了瞪他,「我也要『普通』的曼特寧。狐影,你給我亂加,看我會不會掀了這裡!」

「真是不懂欣賞。」狐影抱怨著,「這些可是花大力氣搞來的,喝了以後對仙體極好…」

「死得也極快。」另一個佔據櫃台的花仙翻了翻白眼。「殷曼沒哪兒對不起你,別欺負人家小孩子。」

君心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跟殷曼來了幾次,知道老闆是狐仙,而狐妖一族對藥草金丹本來就有奇特的見解,這位名為狐影的老闆更是當中的佼佼者。

「老闆…」他躊躇了一會兒,「請問有沒有可以讓妖怪進入化人階段的丹藥?」

狐影睜大眼睛瞧了瞧他,「我跟殷曼什麼交情?如果有,怎麼會不給她?怎了?殷曼要你來打聽?」

君心頻頻擺手,羞得臉都紅了。他修煉已有小成,加上天生的俊美,流露出一股純真的魅力,兩旁的花仙都看得如痴如醉,「不是不是,我是想知道有沒有這種藥方,有的話,要些什麼材料,我能不能辦到…不然看小曼姊老是苦惱,我…我又一點忙也幫不上…」

狐影笑了出來,「這種心意是很可佩的…」兩個花仙已經笑到趴在桌上。要知道金丹煉製的煩瑣、還有種種藥材求之不易,修道人可能終生都無法求全最普通的丹藥藥材,連仙人為了採藥都煞費苦心未必周全,而一個普通人類居然想要採藥煉丹,豈不是緣木求魚?

「別笑話人家,你們誰會替師父想這種事情?一群沒孝心的徒兒,我替你們師父不值。」狐影笑斥花仙們,轉頭跟君心說,「其實殷曼根本不用什麼丹藥催化,她早就破了這個階段了。之所以無法化人…實在是她有三大心障未除。這只能靠她自己,任何丹藥都幫不上忙的。」

心障?君心呆了呆,這倒是從沒聽殷曼說過。「是什麼?」

狐影笑著搖頭,「我不能說。天機不可洩漏…」

「她啊,孟婆湯少喝了一口…」一個花仙笑道,另一個花仙厲聲制止她,「石榴!別胡扯!」

名為石榴的花仙掩了嘴,咳嗽一聲敷衍過去。

狐影皺了皺眉,「許多事情是說不得的。孩子,你對殷曼一片赤誠,連我這個天不拘地不管的狐仙都感動。她的心障要靠自己,但是你在她身邊就是了不起的幫忙了。她說不定因為一念之慈,反而能有所突破。你們倆,魚幫水水幫魚,你跟著她,算是福份了。修道之途大不易,就算你沒修成,也去病延年,好多陪她幾年。」

君心聽得糊裡糊塗,但還是乖巧的點點頭。他會認真修道,也是因為修道者可以多活些壽命。一想到殷曼千年來都是孤身一個,連個可以說話的對象都沒有,不知道為什麼,心裡就是一陣酸痛。

雖然他知道若殷曼修成妖仙飛升了,自己未免孤單。但是自己孤單好過讓殷曼孤單,之所以為何會這樣想,他其實還不明白。

「你放學不乖乖回家,跑到這邊來?」只覺得腦袋被巴了一下,他摀著頭,看見了殷曼,整個臉都亮了起來,狐影暗暗搖頭。

這孩子居然是因情入道,實在埋下走火入魔的因子。

「幹嘛?徒弟也就來喝杯果汁,管得這麼嚴?」狐影打趣著。

「哪裡沒有果汁,得跑來這裡喝?」殷曼走入咖啡廳引起一股小小的騷動,這個都市修煉千年的妖怪一隻手掌也數不滿。雖然殷曼個性平和,但和她起衝突絕對好不了。「別亂搞東西給我家君心喝,怕他活太長?」

「我哪裡敢?」狐影叫屈了,石榴咕噥著,「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殷曼皺著眉看他,狐影無辜的搔搔下巴,「我真的沒有呀…我還打算拿固源丹給他…看起來是不用了…」他攤開手,一粒充滿香氣的豔紅丹藥在掌心。

懶得跟他囉唆,殷曼一髮奪去那枚丹藥──雖然她使用假身惟妙惟肖,卻很厭惡用手拿東西──拋給君心,「別說我白拿你的。」

從髮尖湧出無數金沙,細細的堆了一小堆在櫃台上。連花仙都忍不住輕呼。

需知妖類修煉從吸收日月精華最難,根基卻最扎實。饒是殷曼這樣不急不徐的烏龜性子才有那種耐性,在千年間不間斷的吸收日光精華,順便煉化日光為精沙。這是煉丹的極品藥材,就是為了一粒也可以打得頭破血流,殷曼居然為了一顆普普的固源丹不惜血本,她饞得口水快流下來。

「那個…我不用這麼大堆,一粒,一粒就好!」花仙掏出異香異氣的丹藥,「我拿萬艷同窟跟妳換!咱們多年好朋友了…」

「梨花…妳湊什麼熱鬧…」殷曼看著這群流口水的懶鬼,頭痛不已,一髮指向狐影,「找他要!」

「我有龍嚴丹!」「我有烏血丸!」「我有…」客人幾乎瘋狂了,一面把貴重的丹藥拋給君心,一面撲向櫃台搶精沙。

「別搶別搶!」狐影手忙腳亂的收精沙,「靠!你們趁火打劫啊?!這是我的啦!」

轉瞬間雷鳴閃電、火躍冰跳,眾法術齊下,煞是好看。只是身在法術圓心的眾生不太好受而已。

連淡漠的殷曼都忍不住笑出來,悄悄拉了拉君心,離開了咖啡廳。

「小曼姊,這些金丹怎麼辦?」君心捧著大包小盒的丹藥,又好笑又好氣。好歹都是修煉者,為了粒精沙大打出手,跟幼稚園的小朋友沒啥兩樣。

「用任意門收起來囉。」殷曼隨口說著,口誦真咒,喚出一個小封陣,將金丹掃了進去,凌空就消失了。

看君心張大嘴,不禁好笑,把那顆固源丹扔進他嘴裡。心裡有些感激這個啥都不說的狐仙。論理,他是仙而殷曼是妖,狐影要擺架子,誰也莫奈他何。但是這個隨和的妖仙卻和她這個妖怪平起平坐,朋友相稱。

連她這個古怪的小徒也沒逃過狐影清澈的眼底,反而送了顆於君心有大益的固源丹。

之前君心的修煉,都是殷曼默默護持,以妖力導引豐沛洮然的真氣,開溝引渠,導入經脈而不使氾濫。但是這種做法實在是前所為聞的,從來沒有妖類助人類修煉,誰也不知道有什麼後遺症。

現在有了固源丹,像是有個氣海裡的指南針,就算是君心自己修煉,也不至於出岔子了。

只是他們不知道,殷曼的妖力還是很巧妙的混雜到君心的真氣裡,使得君心的根本起來非常微妙的變化。原本人類無法吸收日月精華,但是因為這淡薄的妖力,居然讓他能夠道妖雙修,進展更是一日千里。

這個時候的他們,什麼都還不知道。

***

這個夜,還是很靜。

為了陪君心回家,殷曼沒有隱身飛回去,乖乖的用假身慢騰騰的走,一面跟他講解小封陣的用法。

君心一聽懂了,馬上使了一次,高興得幾乎跳起來。他原本少年心性,一路走還一路呼喚關閉,拿進拿出,殷曼也沒阻止他,只是輕誦了個隱蔽法,不讓人看到他拿進拿出的東西。

對於這個小徒,君心實在是溺愛著的,只是嘴裡從不說什麼。見他領悟得快,殷曼也覺高興,嘴裡卻是淡淡的,「這種小玩藝兒算什麼?你若真的喜歡,我教你怎麼使法術好了。這種東西玩耍倒是不錯的,只是太平盛世,沒什麼大用處…」

她突然停了下來,黑髮陡長,刷地佈下一個防禦結界。

「果然是千年大妖,道行不同凡響。」陰影裡有著朗朗笑聲,走出一個和藹可親的老人家,他後面跟著一個俊秀的小女孩,捧著一個其大無比的鳥籠。

殷曼不做聲,只是戒備著。君心看著那個小女孩,過分精緻的容顏和四肢,感覺有些親切…對了,跟殷曼的假身很接近。

那個小女孩是式神吧?他精神緊繃,不知不覺放出真氣。

老人家輕哼一聲,輕蔑的看看君心,心裡也有些犯疑。這小鬼不過到開光期,是怎樣誘使這個千年飛頭蠻與之同行的?大約是這小鬼的祖先於這小蠻女有恩,而妖類又是那種蠢笨性子,一路護持後代到現在。

他把注意力放在殷曼身上,興奮得有些顫抖。他追獵飛頭蠻已經很久了,沒想到天劫前可以找到飛頭蠻,而且還是個修煉千年的飛頭蠻。

殷曼對這種貪婪的目光卻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淡淡的,「老道,你都是要應劫的人了,何必來找我麻煩?在都城你動輒得咎,可別觸怒了這邊的管理者。」

「可不是?我們應該尊重這裡的管理者…」老人家不屑的撇撇嘴,「管理得真好啊。讓個都城成了妖怪的巢穴!」

「就算是妖怪,在都城也不敢做惡、爭鬥。更遑論修道者了。」殷曼不願意和他多說,「我勸你就此離去,趕緊去準備天劫吧。」

「我自然會離去。只是讓你們見個面兒。」他做了個手勢,身後的式神面無表情的揭開鳥籠上的罩布。

殷曼呆了。

兩個只有拳頭大的小小飛頭蠻尖叫哭泣著,掙扎著在鳥籠裡飛撲,翅膀上被細細的鐵條撲出一條條的血痕。

「他們…還是嬰兒啊!」從來不動怒的殷曼怒吼了出來,妖氣夾雜著怒氣,隨著張狂的黑髮,直撲老道的門面。

「小曼姊!」一旁看得驚心的君心大叫,他雖然不知道管理者是怎樣的人,但是嚴禁在都城裡死鬥,這個他是很清楚的。

黑髮絞擰如利刃,凝在老道的面前。殷曼咬牙切齒,狀如鬼神。

老道胸有成竹的笑笑,搖搖頭,「小兄弟,你該讓她先攻擊我…」若是這樣的話,他收了這隻飛頭蠻,就算是管理者也不好說什麼,「太多嘴了。」

沒見他誦咒抬手,君心已經飛了出去,若不是殷曼的長髮將他捲了回來,卸去了衝力,恐怕君心已經受了沈重內傷。

「我在海南恭候大駕。」老道陰沈的笑了笑,最初的和藹可親全像是影子般逃逸無蹤。「若要這兩個小飛頭蠻,妳最好快來,別躲在管理者的裙子下發抖。可要快點…不然這兩個小鬼可是撐不久了…」

朗朗的笑聲聽到殷曼的耳中像是魔鬼的笑聲。她的心受到很大的衝擊,將君心放下來以後,突然哇的一聲,吐出碧綠的血,明媚的雙眼突然湧出鮮紅的血淚。

假身頹然的再也無法支使,縮小成一個木偶。受了輕傷的君心趕緊抱住殷曼,聽著她崩潰悲慟的哀啼,覺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一股蓬勃的怒氣陡然而生。因為了解殷曼的悲傷,所以他的怒氣更如火般的旺盛。

用外套裹住殷曼,他一步步的,走回殷曼的家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