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第五章

第五章

殷曼脾氣暴躁的醒過來。

自從回到都城以後,她就陷入叫也叫不醒的狀態。到底是誰來接他們的,還是君心用了什麼辦法回來,她既不知道,也不想問。不過君心還是嘮叨了很久,對於有義氣的花神朋友千恩萬謝,但是到底說了些什麼…她不是在打瞌睡,就是左耳入右耳出。

好不容易回到都城,君心先到學校因為曠課被師長罵得耳朵長繭,回來補寫功課補得昏天暗地,沒空囉唆她,她也心安理得的陷入嚴重熟睡狀態。

【Google★廣告贊助】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功課都補完了,一清早開完吸塵器吵她,然後開始把小封陣裡的東西都丟出來,丟得乒乒乓乓,走進走出…

她突然覺得吸塵器真是種安靜的機器。

「吵什麼吵?人家還想睡啦!」她抱怨,聲音顯得意外的嬌嫩。

捧著一堆盒子的君心差點摔倒。他瞠目看著殷曼,掏了掏耳朵。「…小曼姐,剛剛是妳在說話嗎?」

「不然還有哪個鬼?」她陰沈著臉,不開心的從她睡慣的細繩上飛下來,「我餓了,有什麼吃的?做什麼吵死人呢?」

君心揉了揉眼睛,他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若說以前的殷曼是二十五六歲的小姐模樣,也不過就是睡了幾天…她現在看起來倒像跟自己差不多大,儼然是個嬌俏的少女。

原本雪白透著珠光的臉頰,現在顯得更潤滑、細緻,染著淡淡的紅暈,微翹的唇更粉嫩,帶著櫻花似的光澤。

咦?他用力的看了幾眼,就是覺得眼前的殷曼有點陌生。

「盯著我幹嘛?」殷曼瞋了他一眼,「我餓了!」

…小曼姐喊過餓嗎?他呆了一會兒,殷曼不滿的喊,「君心~」

這句愛嬌的抗議害他馬上滿臉通紅,狼狽不堪的打開冰箱,「有有有,我每天都有準備…」

糟了,今天買了櫻桃。殷曼最討厭吃剝皮吐籽的水果了…正猶豫要不要將那碗櫻桃端過去,殷曼已經歡呼一聲,一髮奪走了整個玻璃小碗,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小曼姐一定是病了!她居然「勤奮」到會自己把碗端走…

吃了東西,殷曼的心情明顯好了很多,「君心,你剛剛在做什麼?一大早就吵…」她嬌聲的抱怨。

這嬌滴滴的聲音害君心差點就被番茄噎死,大咳了兩聲,「…咳,我、我我我…我正在整理小封陣裡的東西…」一想到那堆高級垃圾,他的頭就痛了,「我若不整理,小曼姐,再過一千年妳也不會去動它…」轉頭發愁的看著在地板堆得像是小山的法寶今丹,還真想不出有效率分類的方法。

大多數的東西都看不懂,這是這麼整理啊?

「錯了。」殷曼把櫻桃吃完,拍拍翅膀,飛回屋頂的「床」,那根細繩,「再過三個千年我也不會去整理。多麻煩…」

「…小曼姐,妳還要睡?」君心真的覺得不對勁,「妳已經好幾天沒做早課啦!這樣會荒廢妳的修行的,趁現在太陽剛升起,我們應該…」

「不要吵啦~人家想睡嘛~」殷曼用頭髮抓住細繩,翅膀把自己包覆得緊緊的,「討厭…」

…討厭?小曼姐用那麼撒嬌的聲音說討厭?

糟糕了啦~小曼姐真的生了重病啦~

***

聽了君心緊張兮兮的探問,狐影笑到前仰後俯,不住的捶吧台的桌子。

「狐影叔叔!」君心很不滿,「我是真的很擔心…」

狐影又笑了好一會兒,才喘著氣停住了笑,「殷曼也有這麼一天…哇哈哈~笑死我了~」

「狐影叔叔!!」君心吼了起來。

「好好好…」狐影拼命忍住,深呼吸了好幾次,「咳,其實真的沒什麼,你不用擔心…她只是進入了化人的階段…還真的要恭喜她…」一想到那個連表情都不多,一直冷冰冰淡漠漠的殷曼會嬌聲說討厭,他一肚子的轟笑又差點炸了起來。

「…她沒有長出手和腳啊?」君心瞪圓了眼睛。

狐影有些好笑的看著君心,「這是妖類才熟稔的變化,人類又怎麼知道呢?化人有三個階段:胎結、孕化、成形。要到最後階段才有人身呢。不然你以為是怎樣?先長出手腳?還是長出個小小的身體,然後澆水慢慢長大,跟發芽一樣?」說著說著,他又笑出聲音。

「就是不懂才要問的嘛…」君心咕噥著。

但是你懂這個做什麼呢?人妖殊途,這樣關心一隻妖怪又怎樣?這個少年,是有些不尋常。狐影笑著睇了他一眼,還是細細跟他解說了。

原來妖類修煉有幾個法則,除了出生的種族不同,妖力也因此有所上下,但是入手不外乎採補、吸收日月精華、服食丹藥等。只要熬過三到五次天劫,內丹完滿,就可以轉換妖體為仙。

但是妖類修行或許先天擁有妖力,但是卻沒有經脈可以修煉。若是循正常妖類修行的途徑,起碼要修行三五千年才能夠成仙。就算是修行最快的採補,也需要一千餘年才有大成。

所以,由妖化人最為便捷。只要初期工夫做足了,進入化人的階段,再用人身修行百年,就可以順利成為妖仙。幾乎有心修行的妖類都從此入手。

「殷曼是烏龜性子,直接從日光精華修行,所以才用上千年的光陰進入化人。」狐影含笑,「若是採補妖的話…大概不到一半時間就成了。」

「採補?到底什麼是採補啊?」這詞兒倒是常常聽到,但是君心一直糊裡糊塗。

「採陰補陽,採陽補陰…就是採集生物的精氣神囉。」狐影對他擠擠眼,「尤其是人類的最好。」

君心朝後一跳,臉孔發白的。

「怕什麼?我吃素。」狐影聳聳肩,「我也是從月光精華開始的。這種正道比採補妖仙根基紮實,打起架來才叫好呢。不過我有些族民同修的確是在人間開妓院,光明正大採補的…」

「什麼年代了,哪有人叫『妓院』?」正在烤蛋糕的帥哥師傅很不屑,「現在都叫『應召站』啦!」

「哦?上邪,你很熟嘛。原來你的道行是這樣來的啊…」狐影打趣著蛋糕師傅,「晚上你還偷偷去打工?我要跟你家主人說。」

「吼,我需要用那種偷偷摸摸的方法修煉嗎?」上邪氣憤的一摔麵團,「告訴你,格老子的我可是大大方方的吃人吃妖配合日月精華修煉出來的!打架修煉兩不誤!我看你這吃素狐狸早不順眼了,到現在還不加薪水?!來來來,咱們打來打過,打贏了你得幫我加三成薪水!我可是要養我渾家的!」

「什麼年頭了,還有人叫老婆叫『渾家』的?」換狐影嘲笑回去,「打贏了也是沒薪水加的,順便跟你家那口子告狀。嗤,旁邊去…修了五千年還修不成妖仙的笨老虎。」

「你就是討架打就對了!」上邪氣得把廚師帽摔在地上,「我要加薪!」

「五點就準時下班的點心師傅加什麼薪水?」狐影冷冷的看著他。

「就告訴你我要陪我渾家了!」

「老婆就老婆,什麼渾家?」

一妖一仙在櫃台裡面打得很熱鬧,冰刃風刀呼嘯,時有閃電飛沙,看得軍心一愣一愣。咖啡廳的客人倒是很習慣的看著燦爛絢麗的法術,開始掏出鈔票賭輸贏。

只有這個時候,君心才真正的體悟到,這群「移民」,真的是妖怪沒錯。

不過法術倒是放得很好看的,學會了應該可以省很多煙火錢。

鼻青臉腫的點心師傅倒是沒忘記他的烤箱,若不是烤箱那聲輕輕的「叮」,他可能會一直打下去。狐影也很高興上邪的注意力被移轉了,他嗤牙咧嘴的摸著頰上的瘀青,不禁埋怨,「這年頭,沒夥計尊敬老闆了。」

「『員工』啦!」上邪瞪他一眼,「什麼年代了,還『夥計』勒。跟不上時代的掃把狐狸…」

想要搶白兩句,想想上邪的特重拳,狐影沒好氣的住了口,「君心小弟,我剛說到哪?」

君心倒是哭笑不得。奇怪的很,都是本事這麼大的妖和仙,行事脾氣跟小孩子沒兩樣。說起來,他這個人類少年還比他們老成三分。

「說到採…不是,是說到『妖類修煉』。」他開始謹慎的斟字酌句。

「哦哦,」狐影拍拍腦袋,到了杯曼陀蘿茶喝,君心看著那杯詭異著冒著煙,連杯緣都有點腐蝕融化的藥茶有點驚心,狐影倒是喝得很樂,「對,妖類修煉要從化人才快。但是化人…好比毛毛蟲成蛹。殷曼每經過一個階段,心性都會有點改變…」

「改變?」君心的臉色變了。

「每個階段心智都會年輕一點兒。」狐影嘻嘻笑,「現在應該只是『胎結』吧?化人的變化是由裡而外的。所以現在她的內丹正在孕育化人後的元嬰,現在還算好呢,就是少女心性了些。等元嬰初成,那可會更年輕了…」

「…嬰兒?」君心的臉發青了。暗暗決定等等回去的路上買本嬰幼兒須知。

「嬰兒只會吃喝拉撒睡,簡單多了。」狐影哈哈大笑,「她會開始像個任性的小朋友。就人類的年紀來說,大約七八歲吧?你想想看,一個千年大妖,卻會跺腳滿臉鼻涕眼淚的要玩具…那可就…」

「還真是謝謝你的解說呢。」嬌滴滴的聲音硬裝得淡漠,美麗的眼睛還掩蓋不住怒火,「最好是你化人都不會這樣。」

狐影差點把茶噴了出來,沒想到殷曼居然跑了來,還讓她聽見了自己的幸災樂禍。

「呃…」狐影討好的笑,「哎呀,小曼,妳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年輕呢。來來來,狐影哥哥請妳喝茶…」

「哼。」殷曼忍不住發作,狠狠瞪了狐影一眼,「君心,我們回家啦。不要跟這個討厭鬼混在一起。下課也不乖乖回家,壞孩子。」

還是很不習慣的起雞皮疙瘩。不過殷曼把假身變得小些,任人看了都覺得是個嬌俏少女,和他站在一起,倒是君心還高了一點。

望著她臉頰上霞般的紅暈,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臉也跟著一紅。含糊了一會兒,「…嗯,對。我們回家吧…」

默默的和她一起回家,看她似乎不習慣這樣的假身,走起來似乎有點笨拙,君心遲疑了一會兒,伸出手牽住了殷曼。

…殷曼的法術真不是蓋的。連個假身的手都這樣柔潤如白玉,入手綿軟,害他的心跳得好快。

「怎麼了?」殷曼奇怪的看著他,「怎麼突然牽著我?」

他心慌意亂的說不出話來,好半天才擠出理由,「…我怕黑。」

話一出口馬上懊悔不已…真是遜到令人無地自容的爛藉口!

殷曼愣了一下,綻出燦爛如春花般的笑容,讓他的心像是被重擊過,「君心果然還是小孩子呀,不怕,小曼姐陪你。」

君心只覺得喉頭一陣陣緊縮,乾渴不已,心頭突突狂跳,明明知道是假身…他的掌心還是沁出汗來。

他已經十五歲了,進入青春期。同學們大半早熟,想交女朋友的、有女朋友的,不在少數。他這樣功課好體育佳的俊逸少年,也不是沒收過愛慕信,不少女孩子會在上下學的路上偷看他。

這些…他是知道的。

但是知道歸知道,卻一點興趣也沒有。以前以為幼年修道,所以心如止水…但是為什麼現在卻為了殷曼頰上的淡霞臉紅,為了牽住她的手心跳呢?

以前沒有細細思量過,一但發現,反而分外惶恐。

這可…這可不太好。但是為什麼不好,他也說不上來。半是害羞,半是莫名的擔憂,他說什麼也不敢讓殷曼知道。

沈浸在自己的思索裡,殷曼一開口,倒讓他嚇了一跳。

「這個…我想狐影說過了。」她的聲音帶著少女的嬌脆,分外好聽,「我終於開始化人了…所以心性有點改變。」殷曼神情有些困擾,「早上我還沒真的清醒,所以克制不住。以後…我會注意的。」

「…小曼這樣…也沒有關係。」君心望著她的眼睛,「我沒關係。我會保護妳,照顧妳。就算妳對我使性子,我也不會生氣的。」

殷曼又想笑,勉強克制住了。她內心也有的哭笑不得。修煉經過多少關卡,她都從容應付。偏偏這種少女心性的副作用…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整天下來,她發現自己變得易喜易怒,好像分成兩個人似的。一個是寡言愛靜的殷曼,另一個是愛嬌怕寂寞的少女。

總是靜坐沒多久,就煩躁的滿室亂飛。一直看著時鐘,一面焦慮的想,君心怎麼還不來。

等到煩了,她穿上最討厭的假身去路上走,等警醒的時候,發現自己買了堆莫名其妙的頭飾,不禁好笑,自己倒真成了少女…

這可怎麼好?

偏偏路上人雖多,寂寞感就是趨之不去。她突然很想看看君心…這種心情,是怎麼了?

一人一妖各想著自己的心事,回到家來。那堆亂七八糟的法器丹藥還是堆在地板上。

互望了一眼,倒是有些不知道怎麼相處,各自別開了臉。總覺得滿心有話要說,真要說了,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先把東西整理起來。」君心沒話找話,「不然連走路的地方都沒了…」

「我幫你。」殷曼脫了假身,飛了過來。但是看到那堆雜物就失去興致,卻又發懶,「我告訴你什麼是什麼…比較好歸類。」

丹藥類倒還好歸類,不過倒是發掘出幾種對君心有幫助的小東西,放到殷曼自己都忘了。怎麼服用,怎麼行氣,正好跟他說明。

整理到最後,君心打開一個小黑布包,卻被幾柄亂跳的銀光嚇著了。定睛一看,整整齊齊的擺了一把的小劍,還沒食指長,一柄柄宛如小銀魚,煞是可愛。

「哎呀,我真忘記還有這個。」殷曼玩心一起,叱了個口喻,一柄小銀劍隨氣飛舞,飛入殷曼的口中,像是化了。君心正瞠目著,只見殷曼口一張,小銀劍又飛了出來,繞室盤桓。

「這是飛劍。」殷曼笑道,「之前有個修道者要飛升了,我剛好路過,替他護了法。他硬塞了這包飛劍給我…但是我要這做什麼?飛劍快,究竟是外物,快得過我的髮刃嗎?」

見他愛不釋手,殷曼溺愛的用髮撫撫他的頭。自從她化人階段開始,情感自然流出,也無法克制壓抑,對於君心的溺愛也就不知不覺流露出來,「你若喜歡這些小東西,我便教你怎麼用。有什麼難的呢?不過是套劍訣,以意御氣,人劍合一罷了。」

說著便傳他口訣,見他運轉如意的狂喜模樣,她也教得起勁,索性教他分心多用,御使七把飛劍。

法術這類外道,一來是殷曼妖力深厚,用妖氣取代真氣,運轉自如,二來是她悟性極強,一學就會。所以也從來沒有去理解人類學習法術的根基。

若是有個行家知道殷曼教君心御使七把飛劍,非跳起來不可。需知人類修行雖有經脈,卻總是處於蠻荒未墾的階段,要慢慢蓄氣於海,於有限生年築基修煉,總要到有了元嬰才勉強有足夠的真氣推動飛劍。

饒是羅煞那種不世出的天才,也不過御使一把飛劍,殷曼跟君心完全不懂,胡來蠻幹,若不是君心生來帶著洶湧豐沛的氣海,一般人真氣耗損過度,重則傷身,輕則成為廢人。

這兩個不知死活的開心的玩了半天,殷曼又大膽,每每君心感覺內息不順,便度妖氣幫他開溝引渠,疏通氣海,便又能多御使一把飛劍。

七把飛劍皆能御使的時候,等於殷曼半強迫性的幫君心打通七次經脈。到底相處久了,君心體內淡薄的妖氣早就和真氣融合在一起,就算殷曼的妖氣在他體內胡攪瞎搞,也都能欣然的接受,還融合了一部份下來。

論境界,倒是一口氣從開光度到元嬰初期,真是一日千里了。只是原本淡薄的妖氣這下子可大大濃重,甚至結起內丹,君心成了半人半妖的修煉體質,雖說是道妖雙修,進展神速,但是任何妖或人的修道者看到了,恐怕會啼笑皆非,大搖其頭。

等天濛濛的亮起來,七把飛劍已經能夠自在使喚,君心自然狂喜不已。接納飛劍時,只覺得飛劍化成舒適的沁涼,流入經脈中,張口一呼喚,每劍意隨氣走,速度飛快,每把劍又非相同的銀白,總有淡淡的顏色透出來,煞是好看。

真是好東西呢。君心喜孜孜的想,走在路上不怕警察臨檢,想放煙火的時候也不用弄得幻影咖啡廳碗破盤跌。

而且,熬了一夜沒睡,精神反而健旺,通體舒暢。

真是比板凳更好的七大武器之首啊。

滿室劍光亂飛,和殷曼並肩看著朝陽緩緩的升起來,他發現日光精華真是舒服…流露出跟殷曼一樣物我兩忘的神情。

「糟了。」做完早課,君心輕輕喊了一聲。「我今天要請假…」

「你睏了嗎?」殷曼奇怪的看他一眼。修到他這種境界,還睏?

「…玩了一夜,我功課忘記寫了啦…」

「…………………」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