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楔子

妖異奇談抄 初相遇

楔子

都市的夜總是太亮,顯得燈火輝煌處的陰影更深,更闇。

陰影處,多少罪惡和邪祟露出爪牙,獰笑著,想要撕碎一切無辜的靈魂。受害者的微弱悲鳴,被這華美卻污穢的市聲掩蓋了,誰也沒聽見。

【Google★廣告贊助】

她眨了眨眼,對自己絕佳的聽力有種無奈的感覺。鐸鐸的高跟鞋敲打著小巷的街心。她背光,在充滿臭味和垃圾的小巷中,朦朧的發出一點點微光。

幾個男人正壓住了個少女,瞳孔的興奮瘋狂像是野獸一般,兇狠的回頭看是誰敢打擾他們的樂子。

她仔仔細細的看了一下,又輕嘆了口氣。

「呦,是個大美人呢。」這群不良少年笑了起來,呼吸中有種比垃圾更令人難受的惡臭,「剛好這個小子不夠用,大美人,來找點樂子吧。」

「我不想傷害你們。」這次她的嘆氣聲更大了些,「放過這個小朋友好嗎?他看起來還沒成年…」真的就是個小孩子而已,「而且我想,他大概不同意讓你們…呃…」她努力思索合適的字句,最後放棄了,「而且,這是違反法律的…」

一聽到法律,幾個不良少年的臉都變色了。「媽的,妳是警察?」他們急速的張望一下,發現只有她一個,「哼哼,警察又怎樣…」

呼的一聲,除了抓住被害者的兩個人以外,其他的不良少年都跳了起來,抽扁鑽的抽扁鑽,秀刀子的秀刀子。看起來是頭兒的拿著刀子上下拋著玩,「警察小姐,妳太多管閒事了…我們兄弟陪妳玩玩如何?」

她認真的思考一下,搖搖頭,「你們玩不起的。」

這倒是激怒了那群不良少年,一起衝了過來,帶頭的那個俐落的將刀子刺向這個多管閒事的女人,想在她身上製造點傷口教訓一下。

沒想到她沒後退反而迎了上去,刀刃插入她的手臂,幾乎沒頂,卻一滴血也沒流。

月亮上升了一些,黯淡的照進這個暗巷,朦朧的,像是一個惡夢。

插進她手臂的刀子被一股極大的力量吸住,怎樣也拔不出來。向她招呼而來的棍棒、扁鑽、甚至是拳頭,都讓濃密的黑髮給擋住、纏住了。

濃密的黑髮像是有生命一般,擋住了所有的攻擊,稍一使勁,便將所有人都扔飛了。在黑髮纏繞下,金屬球棒和扁鑽被擠壓成幾團廢鐵,咚咚咚的掉到地上。

她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們。令人難受的沈默重重的壓在這個暗巷裡。

帶頭的不良少年覺得臉頰溼溼的,摸了一把,發現滿掌的血。那女人的長髮只是在他臉上掃了一下,居然半個臉頰都是細密的血珠。

「妖怪!是…是妖怪!」他慘叫起來,「救命啊~有妖怪~」

「噓噓噓…」女人不安了起來,「小聲點,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嗎…?」往前踏了一步,長髮陡長,將他的嘴摀了起來,那個不良少年的頭幾乎讓黑髮吞沒了,只見他手腳抽搐,一會兒就不動了。

其他的人驚跳起來,想要躲避悲慘的命運。但是幕天席地的黑髮卻無處可躲,整個暗巷像是被龐大的黑髮佔據了,一個個被纏上了頭。

架住少女的那兩個看見頭髮對著自己而來,大叫一聲,當中一個扔出了打火機,希望把這妖怪燒死,卻沒想到自己的夥伴還在髮陣中。

打火機燃起了地上的垃圾,乾燥的天候與滿地易燃的紙屑,讓火熊熊的燒了起來,瞬間半個巷子都陷入火海中。卻沒有燒上看似柔軟卻堅韌的頭髮,但是妖怪卻嘆了口氣。「哎哎,你弄壞我的身體…」

她收了滿天的長髮,頭顱卻從脖子上飛起,耳朵變成了佈滿白羽的巨大翅膀,吹了一口氣,熊熊的火光消失了,地上留著還沒燒完的軀體。

「真是太淘氣了。」一綹長髮將打火機捲起來,瓦斯味輕揚,打火機已經變成粉末。

還清醒著的不良少年翻了翻白眼,昏了過去。

「…所以說,人類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妖怪喃喃著,「這下好了,燒成這樣也不能用了…」她飛低一點,憂愁的看著自己焦黑的身體,「技術還差了點,哎,這種假東西本來就沒有感覺…現在是怎麼回家呀?」

滿臉淚痕的「少女」縮在牆角,張大眼睛。是夢,這一定是一場恐怖的惡夢…今晚發生的事情太不真實了…所以只是夢,不會是別的。

如果是夢,就快醒來吧!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年紀小小不學好。」妖怪用長髮打了地上不動的人一把,那個人低低的呻吟一聲,「還要花力氣洗你們的記憶…算了,順便把你們的惡氣也洗一洗,省得作怪…」

她低低的輕鳴一聲,倒像是珠玉撞擊的聲音,昏倒在地上的人從嘴裡冒出一團團的黑氣,讓瑟縮的「少女」抖得更厲害。

這種氣息…這種帶著惡意殘酷的氣息…她很熟悉,也非常恐懼。

妖怪輕吟著,像是唱歌一樣吟誦著聽不懂的詩句。當她雪白的翅膀極展,嬌嫩的唇吐出最後一個字,暗巷裡居然下起一陣珠雨,隱隱有著和諧的音律,溫柔的洗滌著所有污穢和悲傷。

「少女」瞪大眼睛,望著入手就消失的珍珠雨滴,一陣陣朦朧的光如夢似幻,襯得半空中的妖怪如在雲霧中,發出聖潔的柔和,雪白的翅膀和嬌嫩清純的臉龐,像是天使的容顏。

只是這個「天使」卻只有一個頭顱。

當珠雨停止,暗巷又晦暗了,「少女」卻覺得有些惆悵。

他多麼希望再看一次那場美麗的、洗滌哀傷的雨啊。一點水跡都沒有,像是夢去不留痕。

「呼。」妖怪飛了下來,突然咒罵了一聲,「該死!我新買的LV包包!死小孩就是死小孩!我真討厭人類的莫名其妙…我的包包毀了啦!」

她似乎非常沈痛的翻撿著焦黑的皮包,「眾生裡再也找不到比人類更莫名其妙的生物了。哪有這樣隨便逼人家交媾的…就算猴子也不會這樣!還放火燒好心的妖怪…笨蛋!一群笨蛋!」

她瞟了一眼,又更仔細的看了看那位嬌怯的「少女」。「…真是笨到沒藥救。連雌雄都不會分辨嗎?就算強迫人家交媾,好歹也找個雌的啊!這隻明明是雄的…」

「他們知道的。」他不知道為什麼開了口,或許是那場珠雨太美,美到他幾乎忘記恐懼,「他們勒索欺負我很久了,他們知道的…」他強忍著,眼淚不住的在眼中打轉。

妖怪看了看他,有些驚訝的,「…奇怪,你應該一直發呆,發呆到我離開呀…然後把所有的事情都忘了。」她飛近些,端詳著這個奇異的人類。

他害怕的貼在牆上,美麗的眼睛流露出恐懼,和一絲絲的好奇。

「…你年紀很小。十二歲了嗎?」妖怪很親切的問。她倒是怎麼想也沒想到,這孩子可以抵禦洗滌記憶的忘珠雨。

他更害怕的點點頭,望著妖怪青色的瞳孔,他似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不知不覺的開口,「…我叫李君心。」

「李?」妖怪皺了皺眉,卻不想再去多管什麼。她今天晚上已經管太多閒事了,管到自己的假身都燒了。「我叫殷曼。」

在人間生存很久了,但是,她實在還是很不了解人類。眼前這個孩子手腳纖細,就算是從妖怪的眼光來看,也相當美麗。居然是個少年,而不是少女。

「你是那種希望變成女孩子的男生嗎?」她一眼就看出這孩子擁有很好的資質,而且,他身上的那種氣也令人相當舒服。只要不要走上邪路…「如果你希望…」

殷曼過度氾濫的同情心又發作了。她想到自己還有幾根瑤草,若是這孩子想當女性,她是幫得上忙的。

「我才不希望!」君心怒吼起來,一面擦著眼淚,握著小小的拳頭,「我是男生!我真的是男生呀!為什麼我要遭遇這種…這種欺負?就因為我打不過他們?我恨死了這種身體這種長相!我…我…」

他突然哮喘起來,滿臉眼淚鼻涕的吃力翻著書包找呼吸器。他從小就有嚴重氣喘的毛病,所以一直弱不禁風。加上他面貌姣好,個性又內向,所以讓學校一群不良少年盯上了。平常還有零用錢可以勉強應付他們,今天剛好忘記帶錢包,這群血性方剛精蟲衝腦的混帳就想拿他當女人發洩。

殷曼一「髮」打去他手裡的呼吸器,「哇勒,你們人類靠吸食毒物來延長生命喔?有命都治到沒命了。」

「妳…妳…」君心又氣又急,氣喘發作是很痛苦的,連好好呼吸一口空氣都辦不到,因為這個纏綿已久的痼疾,他連堂體育課都不能好好的上,從小就被人欺負輕視。

「哎,我真討厭我的多管閒事…」殷曼發著牢騷,突然吻了君心。

他只覺得腦子一片空白。柔軟的唇跟人類是一樣的啊…不過,有股清新的氣息從唇齒間吹了進來,像是身體內的污濁都被這口氣吹出去,透過每個毛細孔飛出一縷縷極細微的黑氣。

等殷曼似笑非笑的離遠些看他,他撫了撫自己的胸膛…

氣悶不見了。像是以前都是沈睡著的身體,突然清醒了。原本陰鬱的世界,突然煥發無比的光彩和各式各樣的顏色,全身充滿了無比的力氣,這樣舒服,這樣的生氣蓬勃。

「有點奇怪…」殷曼喃喃著,「真的是有點奇怪。」她心裡有些不安,像是不小心破除了某些禁制。但是這麼弱小的禁制…她也不想去在意。

「小朋友,我就幫你到這裡了。」她揮動長髮把地上焦黑的軀體絞成粉碎。「我度了口妖氣給你…我想,你會很長一段時間是沒病沒災的。但是呢,這到底是我的妖氣,而不是你的。你若好好鍛鍊,這口妖氣應該可以讓你抵抗別人的欺負,若是貪懶,妖氣可是會消失的唷。」

她展翅飛了起來,「哎哎,我的包包…靠!我的身分證也燒到了!真討厭欸…人類真是莫名其妙…」

只見光一閃,她就消失了。

君心呆呆的坐在地上,摸著自己的嘴唇。

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夜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