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一章(一)

第一章 有著天使的奇異公寓

她當然不可能是殷曼。君心鬱鬱的想著。雖然他費盡苦心打聽到她的資料…絕對是不可能的。

照年紀來推算,時間不過過了六年,殷曼照人類生長的時間,應該去國小找,絕對不可能到大學來當他的學妹。

唔,學分班的學妹。

【Google★廣告贊助】

再說,她有名有姓,還有身分證。甚至他還查訪到她的高中畢業紀念冊…甚至有國中時的通訊錄。

她,只是君心思念過度產生的幻象投影,一種悽楚而美麗的誤會。

現在他比較需要煩惱的是他的期末考,而不是再去費心捉摸那個美麗的誤會。拍了拍冷氣,掉下了一堆嗆人的灰塵。該死的…每個學期都要繳這麼貴的房租,電費還一度四塊錢新台幣。

卻修個冷氣得等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爛此志不渝…

還保證絕對不來修!XX的…等這個學期結束,不搬家他的名字倒過來寫!

只有一扇小得可憐的窗戶,電風扇送來的都是熱烘烘的風…他覺得自己根本是隻煙薰烤鴨。正念得心浮氣躁要揍人的時候,他的房門很自動的大開了。

愕然的,他和光頭的房東面面相覷。

「喔,你沒出去喔。」房東老實不客氣的走進來,招呼著來看房子的學生,「沒關係沒關係,進來看沒關係…就剩這間了。看看喜不喜歡…喜歡的話先付訂金。」

「不是還有人在住嗎?」學生怯怯的不敢進來。

「不要緊啦,他不住了。」房東很泰然自若。

我是不住了沒錯。君心的火氣幾乎張口就噴出來。但是你需要這樣帶人來參觀嗎?好歹我交了這個學期的房租欸!

「房東先生,我的房租到月底才到期吧?」君心眼中射出殺人的目光。

「欸,你們這些學生以為聲音大就贏啊?」房東聲音比他還大,「公告欄我貼啦,不續租就請二十五號搬出去!今天都二十號啦,難道還不讓人看房子?不給看?不給看就續租啊!」

…貼公告?他愣了一下,用神識溜到樓下看了一眼公告欄…好樣的,那公告貼上去沒有五分鐘吧?糨糊還沒乾咧!

「你什麼時候貼的?」他簡直氣歪,「我明明繳房租到月底,為什麼二十五號就要搬走?我期末考考到二十六號欸!」

「合約就是這樣寫的!」房東兇惡起來,「不然就給下學期的房租,再不然就搬走!」

那個學生縮著脖子悄悄的逃走了,君心覺得他真是好狗運,提前看到惡房東的嘴臉。為什麼他當初來租房子的時候沒看到這警世的一幕啊~

「你看,你把我的房客嚇跑了!」房東惡狠狠的責怪他。

「…你到底講不講理啊?!」君心火了。

「講理?我很講理啊!」房東更惡霸了,「在我的房子裡,我就是道理!」

………沒錯,是他不對。在冷氣壞掉,飲水機沒有水,網路藕斷絲連,半夜瓦斯就突然氣絕,寒冬裡只能沖冷水澡「靜心」的時候…他就該把房子找好了。

課業太忙不是理由,房東普遍太爛不是藉口,重要的是…

他要如何在五天內找到可以搬家的房子啊啊啊~

接下來的幾天,他像是神經病一樣,一邊拎著書,滿頭大汗的到處看房子。你知道,學校處於山區,已經是種折磨了。山區特別的悶熱,房東特別惡,房子特別糟糕…

那種熱情的隨便開人房間的房東他不敢要,有良心的房東房子又不敢租給他,他在這種青黃不接的時刻特別淒涼…

二十四號這一天,他真的要絕望了。同學們只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你趕緊搬家喔。那個房東有名的爛…可能你回家的時候,傢具行李被亂丟在人行道上…」

「我能不能先把家當搬去你那兒?」君心燃起來微弱的希望。

「如果讓你搬進來,」同學很坦白,「可能換我連人帶行李被扔到人行道上…」

微弱的希望熄滅的這樣迅速確實。

「天啊,我該怎麼辦~~」他對著天空吶喊,真是無助的青春…

沮喪的呆立在電線桿前面,一張嶄新的廣告單吸引了他的注意。詭異的是,這張廣告單是黑色的,上面書寫著白色的字跡。

黑底白字咧…有個奇怪的mark,看起來像是晴天娃娃長了兩個翅膀。

「天使公寓招租現有套房一間,採光佳,冬暖夏涼。前後有庭院,離東大只需要兩分鐘。停車方便環境清幽。意者請洽楊先生。」

底下剪成條狀,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張電話號碼。

他狐疑的撕下最後一張︰「0913-990990」。

好奇怪的電話號碼…他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搔了搔頭,還是掏出手機撥了電話。忐忑的等電話通了,「喂?楊先生嗎?」

「租房子是吧?」電話那頭的聲音帶著悅耳的磁性,君心卻忍不住想掛了手機。別唬他,他可是身經百戰,見多識廣。但衡量了一下…

他覺得身為人類的房東和露宿街頭比較可怕。「是,我要租房子。」

「嗯,及格了。」楊先生告訴他地址,「你今天搬進來吧。不然明天我房子也不能租你了。」然後就把電話給掛了。

怎麼可能這樣就搬進去?他總得看看房子對吧?君心嘀咕著,走回自己的小窩…差點傻眼。

今天二十四號欸!房東居然將他的大門打開,工人進進出出的準備開始油漆了!

「喂!你們在做什麼?!」他怒吼了。

「開始油漆啊。」房東很理直氣壯,「叫什麼叫?有幫你蓋報紙啦,怕什麼…」

「我怕你好不好?我怕了你!」君心氣得發昏,「好好好,給我一個小時,一個小時就好!我馬上搬家!」

他懷著壯士斷腕的怒氣拿起話筒,開始撥打抄起來很久的搬家公司電話號碼。他認了…就算住到妖怪窩也比住在無良惡房東的屋子裡好…

等他將傢具和雜物搬上小貨車,突然惡從膽邊生。他悄悄的捏了個口訣,念了聲「唵」。這戶有氣無力的地基主拄著杖,老態龍鍾的爬了出來。

「大人,有何吩咐?」地基主彎了彎幾乎到地的腰。需知地基主的道行和戶主的德行息息相關。若不是君心憐憫他,時時供養,他這個陰神都快降格成孤鬼了。

「老地,我在這兒也受了你不少照顧。」君心拍拍他的肩膀,「如今我要搬家了,恐怕照應不到你…」

地基主眼淚都快掉下來。「您…君心大人,您這一走,老兒可就等著當孤鬼兒了…」說著不禁老淚縱橫。

「老地,別說我不顧交情。」君心故意沈吟了會兒,「我這搬家車會經過土地廟…他那兒雖小,還是有些香火。老土和我什麼交情?你也是知道的麼…你要不要去他那兒委屈做陣子的客,等我安定下來,幫你找戶福澤深厚的人家定香火?當然我也是建議…」

「去去去,老兒當然去!」地基主一把抱住君心的大腿,「萬望大人超生老兒…老兒再也受不住這戶的惡氣啦!」

君心心裡冷笑,撮起地上的塵土作為媒介,帶走了這戶的地基主。

「你在幹嘛?」搬家公司的年輕人看他呆呆的站在門口,好半晌不動。

「哦。」君心漫應著,「我在緬懷過去的點點滴滴。」

「有什麼好緬懷的。」年輕人嗤笑,「這戶房東有名的惡質,每年都有可憐的新生讓他騙。誰讓他風水好,離校門口沒一分鐘路途?」

「風水好不起來了。」君心惡意的一笑,「再也好不了了。」

的確,君心搬走以後,這棟學生公寓…開始沒完沒了的鬧鬼,成了東大附近的傳奇鬼屋。

這是吃齋念佛的惡房東想破頭也想不出道理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