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四章(二)

大白天的,就在籬笆邊出現妖怪。正在朝花圃澆水的君心很無言。

看起來也是有幾分道行的妖怪,瞧她那種懶洋洋、嬌滴滴的風情,八成是隻老貓。但是這隻仍有耳朵尾巴和爪子變化不過來的女妖,不潛入屋子找愛鈴麻煩,卻在飄飄面前哭了起來。

「…他怎麼可以不相信妳?」貓妖握著手帕哭,「男人真的好沒有良心…」

【Google★廣告贊助】

「可不是嗎?」飄飄也哭著,「他一直懷疑我跟他的好朋友有染…哪有這回事?只是他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愛屋及烏不懂嗎?我怎麼知道他的好朋友會到我們公司來?上下班時間一樣難道也是我的錯?他完全不相信我是那麼的愛他…嗚…」

「妳真是太可憐了!」貓妖用力擤鼻涕,「妳怎麼這麼傻,為了那種破爛貨結束自己美好的生命…」

「我、我愛他愛到無法自拔呀…」飄飄泣訴著,「離開他我生不如死,不離開我死不如生,實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只好一死了之。就算死了,我也捨不得他,這才在這裡束縛這麼久。請妳不要傷害他的孩子…她是我愛的人的孩子呀…」

「什麼?那個人類少女是妳愛人的小孩?」貓妖擦了擦眼淚,「妳…真是太令我感動了!即使是個妖怪也要對你肅然起敬!我明白了…哪裡找不到好的採補對象呢?又不是非要這個少女不可…但是妳還是趕緊投胎吧…活著是多麼美好,忘記過去的痛苦吧。我會多燒些紙錢給妳的…」貓妖忍不住嚎啕了起來。

飄飄勉強忍住哭泣,終究還是忍不住,「時光可以帶走一切,帶不走我對他怒濤般的愛意啊~」

一鬼一妖抱頭痛哭,最後貓妖顫抖著雙肩泣別了。

兵不血刃,三言兩語打發了一隻看起來很厲害的妖怪。

「…我能不能叫妳唬爛第一名?」君心無語問蒼天。有飄飄這個唬爛大師在,根本用不到他看家吧?

「唬爛這種事情,本來就是讓專業的來比較好。」飄飄擦了擦眼淚,若無其事的飄回樹蔭午睡。

…他早該知道,言情小說家就算死爛了骨頭,就剩一條舌頭還完完全全,可以舌燦蓮花。

「妳到底還有幾種版本啊?!」他起碼也聽過三種以上的版本了!但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這個言情小說家的真正死因啊!

「據說我寫了六十幾本書。」飄飄像是趕蒼蠅一樣揮了揮手,「別吵。昨天晚上我去說書說了一夜,很累的…」

「…妳不要沒事就跑去後山的墳堆唬爛新鬼!」他真的越來越受不了這個滿嘴謊話的死傢伙了。

(事實上,她的確死很久了…)

「你男人家懂什麼?電電啦。」飄飄不耐煩的翻身,「不然你讓他們做什麼好?我唬爛新鬼他們才有一些樂趣,肯乖乖安眠不去騷擾活人。我這是做功德你懂不懂…」

……做功德是這樣做?將來不要燒紙錢了,直接拿你的書去燒就好啦!

他覺得跟這票眾生同居真的是很違背他的常識。

澆完了水,滿屋子靜悄悄的,幾乎屋裡屋外的人都在午睡…連小咪都穿著短褲小可愛倒掛在樑上睡覺。

(是說,這真的很違反常識啊!這鬼屋…)

夏日炎炎正好眠。或許他該趁著飄飄躺在外面的時候也去睡個安心的午覺…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喂?」陌生的手機號碼,不是推銷就是民調,「哪位?」

「嗚…帥哥,我被綁架了…」電話那頭傳來抽泣的聲音。

「去死吧!」君心火大的掛掉手機。這年頭…詐騙集團真是越來越囂張了。隨便找個女的就想訛詐我嗎?

過了一會兒,手機又響起來。他沒好氣的接起來,「喂?我說你們想騙人也想點新招…這招已經過時了好不好?」

「…我想我是不會死。」電話那頭還在啜泣,「但是他們快死了…怎麼辦?我不是故意出手這麼重的…萬一真的死了,楊瑾會打死我啦!哇~」

欸?這…這聲音…這聲音怎麼那麼像女郎的聲音?

「…妳在哪?」君心跳了起來。

「我、我在金錢豹附近的大樓…頂樓的出租小套房…」她哭著報地址。

人命關天。就算是綁匪的命也是命欸!怎麼有那麼笨的綁匪會跑去綁一隻妖怪?何況她是狼人呀!該死的今天是滿月…幸好現在是白天…

他急著團團轉,騎摩托車一定是來不及了…

不管行嗎?平常雖然打打鬧鬧,氣得他七竅冒煙,但是…畢竟是自己家裡的「人」。說起來,君心是很護短的。

好吧…他抱著胳臂冥想片刻,頭髮慢慢的長長,耳後隱約的翅膀漸漸成形、舒卷,巨大宛如天使的翅膀。

他終於可以控制變身,但實在不喜歡用這種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捏了個手訣,他施展了隱身咒,但這只能瞞過凡人的眼睛,卻無法瞞過眾生。

他從天使公寓起飛時,可以感覺到無數眾生的眼光緊緊盯著他這個道妖雙修的修仙者。

強忍住不舒服,他隨著夏天熾熱的南風翱翔,飛入了都市的高樓之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