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四章(四)

氣悶的飛行,只見天使公寓就在眼前,女郎大喊,「停車!停車停車!」

…妳當我計程車啊?君心不禁惱火,「停什麼車?快到家了,就算要上洗手間也回家再上吧!」

「就是快到家了才要停車啊~」女郎開始掙扎,「算了,讓我下去!我自己下去!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Google★廣告贊助】

狼人的確力大無窮…君心被她的掙扎拖得忽高忽低。拜託,下去?妳想摔成一團肉餅?「為什麼非下去不可?快到家了啊!」

「因為他可能在家啊!」女郎停止掙扎,開始哭泣,「你看我的妝都花了…讓我下去啦…」

他?君心瞠目看著哭泣不已的她,心突然軟了。「…妳是想去哪?」

「…前面有個加油站,讓我去洗把臉…」女郎帶著哭聲,低低的說。

君心不語,捏了個手訣施隱身咒,在沒有人發現的情況下落地,恢復原本模樣。女郎如獲大赦般奔向加油站簡陋的洗手台,開始卸妝、洗臉,仔細的往自己臉上化妝。

看了好一會兒,君心觸動了憐憫。「他…該不會是楊瑾吧?」

女郎手一震,口紅畫出了唇,在臉頰拉出一道可笑又悲酸的口紅印。

看起來像傷痕。

「不要讓我分心!」她慌張的拿出面紙來擦拭,「怎麼可能?你胡說什麼?他是天使、是神靈。我是什麼?我連妖術都不會,沒有希望修仙的妖怪…你不要隨便侮辱楊瑾!」

她狠狠地擦著臉頰,口紅印拭去了,但是用力過猛卻在臉頰上留下更深的紅。她滾著眼淚拿出粉餅試圖掩蓋,只是眼淚又沿著臉頰蜿蜒。

君心沒有看她,卻說,「別哭了。哭會讓妳的眼線暈開,然後像是瞳孔流出來一樣…很恐怖。」

「我用的是防水眼線!」女郎怒聲,卻因此停了眼淚,重新補好了妝。

「我…看起來,怎麼樣?」左顧右盼,她不大放心的問君心。

帶著憐憫看著這個痴心的女郎,「妳很漂亮。」

她露出一個羞澀又悲傷的微笑,讓君心也感到同樣的悲傷。

「散步回去好了。」折騰了一整個下午,夕陽歸晚,天色猶然明亮,但是熾熱的風轉為柔和清涼。這是個散步的好時間。

「嗯,好啊…」女郎凝視著遙遠的天使公寓,「你想,他今天會不會回來?」

情天恨海,困住了眾生不盡。君心感慨,很感慨。

「妳叫什麼名字?」一起住了一個多月,他還不知道這位都會女郎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楊瑾取的。」她臉頰湧出兩抹霞紅,「我姓施,施女郎。」

確定了哪幾個字,君心有些無言。還真的叫做女郎勒…「楊瑾是西方天界的,難怪…」難怪不懂中華文化。

「我跟他說,我想當個人類。他說,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女郎低下頭,「本來要姓老師的師,他說這個姓太冷僻了。他說想要成為什麼就要像什麼,要我師法人類的女郎。」

她不太確定的抬頭,「我像嗎?我還像是一般的人類女郎嗎?」

「…妳很像。不對,妳完全就是個生活在都會的女郎。」君心很鄭重的說。

她笑了。

生為一個純種狼人,她的命運是很悲慘的。一般狼人族的孩子出生,是以幼狼的形態誕生,但她卻以嬰孩的模樣來到這世間。

她的出生引起父母劇烈的爭吵,後來族長確定她的血緣是狼人,但是近親通婚或者是其他的緣故,她無法變身為狼,也無法學習妖術。

在人狼的家鄉,她備受排擠輕視和嘲笑,連父母親看到她都嘆氣,不願多看她一眼。

後來她在山區迷路,被人類拾獲,被賣到紅燈區。但是她很快樂,她突然快樂起來。

人類愛她,會擁抱她,稱讚她的美貌。妖怪對於人類的道德本來就很漠然,她也不認為出賣靈肉有什麼問題。尤其是當男人抱著她的時候,她感覺得人類是這樣的需要她,愛惜她。

後來一個常客愛上她,付了一筆錢,將她帶回家。

她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愛,但是她懂得被愛的感覺。為了被愛,她願意做任何事情討他歡心。

剛開始,她嚐到了一段無比甜蜜的愛情生活。但是人心…宛如春花秋露,凋敗得如此快速。在她還不明白為什麼之前,她的男人又愛上了別人,要將她趕出大門。

失去理智的她想問為什麼…卻在怒火中殺死了愛人。

她不知道怎麼辦好…只能倉皇逃去。但是愛人的血腥味卻一直留在她的身上。

在人間四處流浪,漸漸學會了人類的行為模式、漸漸的學會了人類的生活習慣,學會了如何使用金錢。她從這片土地流浪到那片土地。等她到了這裡,五十年已經過去了。

她不明白的是,她還是重複著相同的罪行。被愛,然後被棄。失去理智的怒火讓她殺了人…愛人們的血腥味越累積越濃厚…

明明她這樣的喜愛人類。

她第一次和楊瑾見面時,即將氣絕的愛人躺在她膝上。這次她沒來得及殺他…他已經快被心臟的痼疾帶走了。

茫然的像隻暴風雨下的小動物,她瑟縮的看著這個無比燦爛光亮的死亡天使。

「他的壽終,使妳少犯了一次罪行。」楊瑾靜靜的說。

「你能讓他活過來嗎?」女郎虛弱的請求,「請你讓他活過來,我馬上離開…只要我不來找他,就不會殺了他…我會盡力不去想他、找他。請你讓他活過來好嗎?」

楊瑾頓了一下,終於正眼看著這個身上有著血腥味的狼人。

「我喜歡人類。我從來不想殺任何人…活著的人我才能有交流啊…」她哭喊著搖著氣絕的愛人,「醒來啊!醒來!我不想殺你,我也不會殺你了!我明白了,現在我明白了!我走就好了不是?你還會活下去…總有一天,我不生氣了,還可以看看你,跟你說話啊!不要這樣就走了…你不是愛過我嗎?」

她淒厲的哭聲感動了死亡天使。原本要落下的薄鐮刀也因此收了起來。

眼前的這隻狼人,只是迷途的眾生。她犯的,是世間痴心女子會犯卻無力去犯的過錯。不幸她擁有能犯錯的能力。

「妳喜歡人類?妳想成為人類嗎?」楊瑾悲憫的按著她的頭頂。

她拼命點頭,「我想,我想!我想成為人類!慈悲的天使…你可以幫助我嗎?」

「想要成為什麼,就要先像什麼。雖然在我眼中,妳已經是個人類的女郎了。」

抱住了死亡天使,她大哭。所有的傷痕和罪行都在淚水和天使的悲憫中洗滌。

她也第一次,了解了什麼是愛。雖然她明白,楊瑾愛她宛如他愛人類一般。但是她需要的也只有這麼多。

可以看看他,對他笑,這就是女郎最大的滿足了。其他的擁抱或親吻,她可以從其他人類身上獲取,而不會去褻瀆她全心愛慕的天使。

她的故事說完,他們也到了家門口。天色微亮,宛如天之傷的弦月已經出現在寶藍的天空中。

女郎失去平常那種活潑輕佻的態度,帶著幾分擔心、幾分羞赧,「…你會告訴別人嗎?」不知道為什麼,女郎下意識的喜歡並且信賴這個老是大跳大叫的修仙者。

或者表象不同,但他擁有一種氣質,讓她想起楊瑾。

「…不,」君心揉了揉她的頭髮,「我不會告訴任何人。」

因為…

情天恨海,困住了眾生不盡。而他,困得最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