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六章(一)

第六章 不想邀請的訪客

為什麼日影在上,一切顛倒錯置?

君心醒過來,卻覺得景象荒謬而詭奇,不禁哇呀一聲,從樑上跌了下來,險些砸在餐桌上跌斷頸骨…

「別毀了我的早餐。」小咪張開防禦網,將摔下來的君心彈開,瞪了他一眼。

【Google★廣告贊助】

「我還沒有畫完。」葉霜幽怨的抱著素描本。

「這樣睡會比較好睡嗎?」飄飄從樑上跟著飄下來,眼中藏著好奇。

…對。他昨天晚上跟著小咪倒掛在樑上,沒想到睡著了。嗚…他全身都酸痛不堪…

「睡醒了嗎?」愛鈴正在擺碗筷,「先去刷牙洗臉吧。」

………他實在很希望生活在比較正常的環境。他突然有點懷念那個惡房東和那間破爛小房間。最少他可以安心作作早課,認真修煉和唸書。

之前,他每天早上都會邊吸收日光精華邊吐納修煉,然後精神飽滿的預習一下功課。自從來到這個鬼屋…他連靜下片刻的時間都不會有。

幸好現在是暑假。萬一開學了呢?那時候他該怎麼辦好?被諸般眾生干擾,對修行和學業都是雙重的不利,他早就有所體認了!

「…我能不能住到正常一點的地方?」他盥洗後,沮喪的摸到餐桌坐下。

正在享受香火的飄飄瞪他一眼,「這裡什麼地方不正常?」

…有妳在的地方,還想正常的了嗎?他悶悶的將烤土司塞進嘴裡。

小咪橫了他一眼,正要說話,突然凝神不動,皺起眉。「…有遠來的訪客了。」

原本鬧哄哄懶洋洋的餐廳突然寂靜下來。愛鈴驚愕的抬頭,臉上憂喜交織,「…我爸媽回來了?」

葉霜將番茄汁一飲而盡,登登登的爬上樓梯,磅地關上大門;女郎更是跳起來往浴室奔去,試圖把滿身的香水味洗乾淨;飄飄二話不說,立刻穿過天花板回到自己房間。

「…現在是怎樣?」君心端著半杯牛奶,有些手足無措的。愛鈴的爸媽?愛鈴的爸媽有這麼可怕?難道他們是什麼降妖除魔的大行家嗎?

「君心,別說我沒叮囑你。」小咪圍上圍裙,把隨便綁著的頭髮梳整齊,規規矩矩的挽起來,「愛鈴的爸媽是真正的人類,你若吐出一字半句漏餡兒,我一定不輕饒你。你那點兒微末道行我還不怎麼看在眼底的。」

…你是叮囑我什麼呀?說清楚點好嗎?

還摸不著頭緒,大門一開,只見一對中年夫婦走了進來。愛鈴又高興又緊張的站起來。起得猛了,她重心一個不穩,險些跌倒。

「小心、小心!」中年婦人奔了過來,一把將愛鈴摟在懷裡,「氣色好得多了…也長胖了些了!寶貝,媽媽想死妳了…」說著就哭了起來。

那位中年先生卻滿臉嫌惡,「怎麼還是這樣子?阿瑾說妳好了…是好在哪?像是四肢沒裝好,連站起來都可以摔跤!妳的堂姊堂妹哪個不是漂漂亮亮、念到國立大學?我怎麼會生了妳這樣的廢物…」

「清序,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的孩子!」徐媽媽不依了,她保護似的抱著愛鈴不放。

徐爸爸沈下了臉,卻沒有說話,只是沈默的抽著煙。轉眼看到小咪,遷怒的罵,「這年頭女佣的架子也夠大了!我們進來這麼久,連杯水也沒得喝?行李還不提進來!就跟阿瑾說了,這鬼地方這麼偏僻,計程車都快叫不到了,也不請個伶俐點的女佣…」

小咪只是安靜的看了他一眼,「徐太太、徐先生怎麼突然來了?我們先生出差,不在家呢。」說著已經泡好了茶,「吃過早飯沒有?若是還沒吃,請坐下來一起用。我這就將行李提進來。」

徐爸爸哼了一聲,在餐桌坐下,看到君心,皺起眉。「你是誰?」

君心正在吃土司,被突然這麼一問,趕緊將嘴裡的食物嚥下去,「我?我叫李君心。」

他看看君心,又看看沈默的愛鈴,突然光火了,「你是我女兒的男朋友?!」腦子有問題就算了,居然連男人都弄回來過夜,這還像話嗎?!

啊?什麼跟什麼呀?「不不,這個…」

「徐先生,君心是這裡的房客。」小咪將沈重的行李輕鬆的扛進來,「他住在二樓的套房。」

「妳那個弟弟,也該好好的說說他了!」徐爸爸轉頭對著徐媽媽發脾氣,「又不是等錢用,招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進來住!我們把孩子託給他,他居然扔下一屋子陌生男人,自顧自的出差了!這傳出去能聽嗎?」

「不然你讓我把愛鈴帶去呀。」徐媽媽也兇了,「你又不讓我帶,除了這個弟弟,還有誰肯幫我照顧愛鈴?你爸媽?還是你姊姊?你們家…」

「放在療養院好好的,誰讓妳接她出院?」徐爸爸暴躁起來,「我怎麼可能帶著她去大陸?好讓人笑我有個腦性痲痹的女兒嗎?」

「不准你胡說!」徐媽媽激動起來,「她好了呀!她完完全全好了!她到底是你的女兒呀!你怎麼可以…」

「媽媽,」愛鈴開口了,她有點緊張的攀著母親的衣袖,「沒事沒事…不要生氣。我在這裡挺好的,小咪照顧著我呀。爸,一路搭飛機很累吧?等等小咪收拾好房間,你先去休息一下…」

「我收拾好了。」小咪開口,「徐先生,一樓的客房我整理好了,要不要先養養神?」

他想發脾氣,看到小咪的眼睛突然迷糊了一下。不知不覺點了點頭,怒氣未熄的進了客房。

「媽媽,」愛鈴有些費力的掙脫母親有些窒息的懷抱,「前年妳種的玫瑰開了呢。我們一起去看好嗎?」將徐媽媽拉到花園去。

端著牛奶的君心看呆了,好半晌才說了句,「哇。」原來愛鈴有這麼「精彩」的父母啊?雖然說,他的爸媽也很「精彩」,不過他們很久以前就各行其是,最後還離了婚,給他安靜的生活。

「哼。」小咪輕蔑的撇撇嘴,「幸好我是天地生成,無父無母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