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六章(三)

漸漸的,小咪了解到,她和愛鈴極為相似,但是愛鈴擁有「情感」這個弱點,她沒有。

所以愛鈴甘願成為父母眼中的廢人,一個破碎又黏合的不太好的瓷娃娃,並且為了自己不像人類而苦痛著。

【Google★廣告贊助】

小咪沒有這樣的苦痛…但是因為沒有情感的羈絆,她卻感到人生漫長沒有邊際的無聊。

她不知道自己比較幸福,還是愛鈴比較幸福。

嘆口氣,她啃了一口香脆的梨山蘋果。很小一個,卻無比的鮮甜。似乎只有這種芳香才可以讓她覺得活著還有意思。

***

愛鈴的爸媽來幾天,天使公寓就雞飛狗跳幾天。

住在天使公寓的眾生,都接受過楊瑾的請託,而且愛鈴跟他們朝夕相處,從來沒有眾生與人類的分別,在他們心中,愛鈴早就是家人了,所以願意事事遷就,不讓愛鈴困窘。

但是這對人類夫婦實在令眾生受不了!

徐先生的生意的確做得很大,大陸設廠一家設過一家。但是天使公寓到底不是他的商業王國,在這兒做起威福會不會太離譜了?

一下子嫌茶冷、一下子嫌飯燙,小咪服侍這個客人,服侍得非常不耐煩,總得默念「他是愛鈴的爸爸、愛鈴的爸爸…」數十次,才能壓下毒死他的念頭。

葉霜更是乾脆躲在房間不出來。君心幫他送了幾天番茄汁,實在很無奈,「…他不會除妖,也不會吃了你。」

「我知道他不會吃了我。」葉霜悶悶的接過番茄汁,「但是他再對我大呼小叫,罵我是廢物,我怕我會恢復吸血的本性。那可就不能再這兒安心創作…楊瑾非把我趕出去不可。」

最倒楣的是女郎。她又不能一直請假,只好素著一張臉去上班(這是她最痛恨的事情)。她又是特種行業的小姐,難免會帶著酒氣和脂粉味回家。徐爸爸一面罵她鬼祟不知廉恥,一面又用眼睛貪婪的打量她。

「我受不了啦!」她抓著君心哭,「真的受不了啦~那賊老頭一面罵我一面在心裡剝著我的衣服…我可不可以打碎他的腦袋,挖出他的賊眼睛?嗚…」

君心無奈的拍拍她的頭,「…不行。」雖然他是滿贊成的啦…「楊瑾會討厭妳喔。」

女郎哭得更大聲,非常委屈的。她實在很喜歡人類,就算在風月場所被吃豆腐都可以覺得有趣…大家明明白白,多麼爽快。她就是受不了這種鬼鬼祟祟的傢伙。

「他們還要住到幾時呀~」

說真的,君心也很想知道。

他的命運並不比其他人好。正因為他是人類,不用怕被看破手腳,所以被推出去陪著徐先生徐太太吃飯,甚至還要充當司機,用他很破的駕駛技術開著楊瑾的車,送他們東奔西跑。

看著車子處處擦痕,他滿沮喪的。不知道楊瑾看到車子,又要訛詐他看多久的家…

這些其實都還好。只是飄飄熬不住這樣關在房間,偷偷出來晃蕩幾次,結果徐太太大驚小怪,硬說他留了女人過夜,狠狠地訓了他一頓。

「年輕人不學好,什麼樣的野女人都讓她進來睡…我這房子還能租給你嗎?看你長得清清秀秀的,怎麼這麼下流跟野女人亂來?!我怎麼能讓愛鈴跟你同屋子住呀~」徐太太嚷得整屋子都聽得到。

「…那我搬出去好了。」謝天謝地,他終於找到個好藉口搬家了…雖然覺得不太舒服。

「嗯?」小咪冷淡的掃他一眼,「你能跟楊先生交代,你就搬走好了。」

「念你幾句也是為你好,你就拿搬家威脅我?」楊太太跳了起來,「要搬就搬!我們家也很不希罕你這點房租!」

「徐太太,」小咪冷靜的回嘴,「這是楊先生的房子。要不要他搬走,楊先生才能決定。再說,你說有女人在他房裡過夜,是誰看到了?我在這裡這麼久,從來沒看過君心帶誰來過。」

「妳是說我誣賴他?」徐太太跳得更高了。

放著能言善道的小咪和徐太太力戰,君心悄悄的躲回自己房間。發現飄飄拎著綠色小包包,忿忿的正要從窗戶出去。

「…妳去哪?」

「誰跟你有苟且!?」飄飄怒氣洶洶的吼著,「這簡直是污蔑我的鬼格…不能祟殺那對狗男女,我走總可以吧?」

「妳要走去哪?」君心頭疼起來。

「後山的林投叢!」飄飄簡直快要氣炸了,「我去林投姐那兒躲幾天。記得天天來幫我上香火!」

…為什麼我得到處送飯?為什麼我就特別倒楣啊?!

君心無力極了。唉…徐爸爸徐媽媽,你們看了愛鈴那麼多天了,請你們快回大陸當神仙眷屬行不行?天使公寓都快被你們拆了…

沒想到這對夫妻居然樂不思蜀的一住兩個禮拜,還開始帶客人來家裡喝酒打麻將,天哪~

只有徐先生徐太太在牌桌上忙的時候,愛鈴才可以鬆口氣。這兩個禮拜,她被母親纏得死死的,片刻安靜都沒有。

「我對大家很不好意思。」她疲憊的低下頭。

君心有點不忍的拍拍她的肩膀。驚覺經過半個月的折磨,她又消瘦許多。「…父母又沒得選。大家都明白的…反正他們也不會一直住在這裡…」

愛鈴抬頭,虛弱的笑了笑。那美麗卻脆弱的笑容,讓君心一陣陣的抽痛。

小曼姐…也曾經這樣笑過。

硬生生的別過頭。不成,她不是小曼姐。現在的心動是絕對不應該的。雖然他想保護愛鈴,照顧愛鈴,這也只是因為移情…不該有別的。

絕對不是愛上她的。

正強自克制,愛鈴卻驚跳的撲到她身上,也讓他嚇了一大跳。「…好、好可怕…好可怕的人…」她簌簌發抖。

他不曾看過愛鈴害怕。但是有種氣氛…有種邪惡的氣氛籠罩過來,讓他覺得這朗朗的夏日午後變得陰險。

抬起頭,他從廚房的窗戶望向門口…一個戴著呢帽的老人家,笑容可掬的看著他。不管過了多少年,他都不會忘記這張臉孔。

君心憑空虛畫禁符,「我沒有邀請你來!你不能進我的領域!」他喝斥,「立刻離開我的門首,羅煞!」

羅煞斂起笑容,冷淡的用拐杖將呢帽推高點。這個道妖雙修的小子長這麼大了…若不是當年讓殷曼重創,他這點子禁符,哪拘得住我羅煞!

可恨就是內傷未復,加上死亡天使的法力,才讓他進不了這個妖怪窩。啐,東西神界都墮落了,窩藏偏袒這起該死的妖孽,神不成神,仙不成仙了。

他冷笑一聲,眼底露出怨毒。高聲對著屋子喊,「徐先生可在家?」

徐先生聽到他的聲音,像是聽到聖旨一樣。「羅大師?啊呀,這麼偏僻的小地方,怎麼自己來了?我會派人去接你呀!請進請進快請進!」

禁符瓦解了。君心冒火的想乾脆宰了那個笨蛋。若不是他開口邀請,羅煞進不來天使公寓。

羅煞勝利的看了看他,踱入天使公寓。貪婪的眼光轉向縮在君心背後發抖的愛鈴。

「她不是。」君心無聲的回答,「她只是個尋常人類。」

「她現在不是。」羅煞冷笑幾聲,「現在的她,什麼都不是。」然後走入大門,讓徐先生客氣崇拜的迎進大廳。

這一天,天使公寓來了不想邀請的訪客。君心突然沒了把握。

他不知道會不會有違楊瑾鄭重的托付。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