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一章(二)

半路上藉口要上洗手間,他將地基主送去土地公那兒安頓。土地公近來無聊的緊,有個下棋打屁的伴兒怎麼會不好?君心也算是放心的離開了。

老地,你倒好。現在你有了棲身地,我還不知道我要去的是狼窩還虎穴…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貨車開了快十分鐘,終於在曲曲折折的山道找到了地址。

【Google★廣告贊助】

居然是個漂亮整齊的別墅。果然前後有庭院,並沒有用水泥牆隔起來…還是漂亮修剪的樹籬。但是君心一眼就看出,這樹籬的「防盜系統」強過十萬伏特的鐵絲網。

是誰這麼沒常識,弄了一個這樣恐怖的咒術反彈結界啊啊啊~~

「欸,」俊秀飄逸的男子斯文的帶著金邊眼鏡,穿著醫生般的白衣,指揮著搬家的年輕人,「你把傢具雜物在外面下好就好了,別進來。」

「沒錯!」君心跳了起來,「你下在外面就好了!」

「…不用搬進去嗎?」年輕人也跟著跳起來,嚇的。他搬家這麼久,第一次遇到這種的…「東西很多欸…」

「沒關係,」君心臉孔蒼白的開始搬,「搬下來就好、搬下來就好…」他不希望這個善良無辜的年輕人受到任何奇怪的傷害!

年輕人像是看到神經病一樣,火速將東西搬下來,趕緊開車逃亡了。

「你緊張什麼?」楊先生推了推金邊眼鏡,「頂多電昏他而已。再說,我也打算把結界暫時停止…只是怕他摸不進院子罷了。」

看了看院子裡的奇門遁甲加上西洋五芒陣,君心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老天可憐他…他到底搬到什麼鳥地方?

「這是什麼鬼地方?!」他徹底絕望了。

「沒禮貌。」楊先生板起臉孔,「這裡是天使公寓。什麼鬼地方…好啦,我想不用撤結界你也搬得進來吧?什麼年代了,居然還有修道者…真稀奇。」

看了滿地大大小小的傢具和電器…和那棟充滿奇怪結界和亂七八糟禁制的「別墅」,他覺得,這根本是「凶宅」。

真的要搬進去嗎?!

「你再不動手…」楊先生望了望滿天霞靄,「入夜大概會開始下雨。」

他的電腦!他的報告都在裡面,不能夠泡水啊啊啊啊~君心突然奮起神力,瘋狂的往屋子裡狂搬,終於在最後一刻,將所有的家當搬進二樓的套房。

不到一分鐘,開始嘩啦啦的下起狂暴的雨。

環顧他的新家…起碼也有二十坪,還有個旅館似的漂亮衛浴。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方位!這個配置!怎麼看都是「阿飄」最喜歡棲留的「鬼地方」。

「你的猜測是正確的。」楊先生像是會讀心術,對他點點頭,「上任的屋主是女生…我想你不會介意跟無害的『女孩』同居吧?她通常都『睡』在浴缸裡…」

「…你為什麼不趕走她?!」他可是正常人類!就算修仙也還是人類!人類怎麼會喜歡跟「阿飄」同居啊?就算她是女生也…

「她又不會傷害你。」楊先生睥睨了他一眼,「你修仙修到哪去了?眾生平等你不知道?再說,若不是有她,我怎麼可能用市價的三分之一買下這棟大別墅?」

這不是重點吧?

「對,真正的重點是,這麼大的套房只需要兩千塊,還含水電和第四台。」楊先生豎起食指,「而且,還包伙食。」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種可疑的優惠價背後一定有鬼。

(事實上…你的室友的確是鬼啊…君心…)

「…你要我把這隻『阿飄』收了?」君心狐疑的看著這位楊先生。他對西方天界不夠熟,但是這位可疑的房東橫看豎看…

都是西方天界的「人」。難道西方天界收不了東方的阿飄嗎?

「何必收啊?」楊先生聳了聳肩,「有了她,你夏天不用裝冷氣欸…當然這種優惠價不能白白給。主要呢…我想找個有能力的人幫我看家。我最近要常常出差…留下我外甥女一個人有點擔心。」

你外甥女?「…我不會照顧小孩。」

「年紀是不大啦,」楊先生承認,「不過也十九了,不用你餵飯洗澡。」

………

「喂,我們素昧平生,你讓你的外甥女和我孤男寡女…你到底是太相信人類還是沒長腦子?!」或者你乾脆想仙人跳?「我是窮學生,窮學生!!」

「沒有靈氣心地險惡的人看不到我的招租單。」楊先生心平氣和的說,「能力不足打不通我的電話。我們也算是有緣吧…」

…我怎麼覺得你在唬弄我?

「沒辦法,我也不想這麼倉促。但是我的期限很緊了…」楊先生喊著,「愛鈴,我們有新房客了!跟小咪說,晚上添副碗筷!」

「好。」一張清秀平凡的臉孔閃了一下,卻讓君心像是被雷打到了。

明明知道她不是…但是每次看都有相同的震撼。那種感覺就是…「小曼姐回來了!」

這種感覺,真是五味雜陳。複雜到讓他說不出話來。

猛然腦袋挨了一記,「我還以為你是正人君子呢。」楊先生板起臉孔,「修仙修到那去了?看到女孩子就失了魂!」

「她、她是你外甥女?」他猛然抬頭,心裡湧起更多的疑惑和稀微的希望。

「我在人間活動,需要有家庭掩護。」楊先生還是那種一號表情,「既然有姊姊姊夫,那他們的女兒不是我外甥女,那要叫做啥?只是她體質特殊,被許多妖怪喜歡,身為人家的『舅舅』,能夠不管嗎?」

「…她是人類?」君心湧起濃重的失望。

「不信你可以自己看。」楊先生露出不耐煩的表情,「不要跟我說你這樣修煉到有元嬰的修道者,連是不是人類都看不出來。」

就是看得出來…他才會分外的沮喪。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