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七章(一)

第七章 告別天使公寓

不知道楊瑾是不是早就預知這樣的變化?君心不禁這樣想。被尊為「羅大師」的羅煞這樣堂而皇之住進天使公寓,佔據一樓的另一間客房。

愛鈴會懼怕他也是應該的…羅煞帶著太多殺孽。為了修仙這樣的執著,他固然誅殺餓鬼邪妖,但也無情的掃蕩只想安靜度日的善良眾生。

【Google★廣告贊助】

他的血腥味這樣的濃重…濃重到令人噁心。君心有些不懂…這樣一個不懂慈憫的人類,為什麼也是個即將飛升的修仙者?到底修仙的標準是什麼?

君心只知道,他之所以會修煉不懈,是為了跟殷曼有重逢的一天。為了那一天,他不能輕易的死,但這不代表他可以看著身邊的人身在險境而苟且偷生。

他幾乎是寸步不離的跟在愛鈴身邊,連愛鈴回房睡覺他都會守在樓梯間嚴防著。就像他會錯認了愛鈴,很明顯的,那個死老道也錯認了。楊瑾既然將愛鈴交到他手上,他就得保護她到底。

過了幾天,葉霜離開他的畫室,對著濃重黑眼圈的君心說,「你去休息吧,我們輪班才不會有人倒下。」

君心搖頭,「…我不放心。」

「你若倒下,那就沒什麼放不放心的問題了。」葉霜掏出素描本,「不是只有你承諾過楊瑾,我也同樣承諾過的。若有什麼萬一,我必定會叫醒你。」

第二夜,女郎來替葉霜的班,他們就這樣輪流守著愛鈴,像是守護脆弱的水晶玻璃。

「…你們不要這樣辛苦。」愛鈴最初的懼怕褪去,又恢復安然,「要來的總是躲不掉。」

「我不會讓他傷害妳。」君心只說了這句。

在這種風聲鶴唳的緊張氣氛中,唯一沒有影響的只有小咪。她泰然自若的打理家務,冷靜的應付徐氏夫婦,和危險的羅煞。

她的確不怕羅煞。就算羅煞貪婪的打量她,她也只是冷漠的回望。她知道,羅煞對她有興趣,也對愛鈴有興趣。而他的興趣,往往伴隨著殘殺的血腥。

儘管來吧。小咪心底冷笑著。她正無聊得要死,羅煞的危險只讓她感到興奮,卻不恐懼。或許有個人可以讓她打發這種痛苦的無聊。

只是很詭異的,徐氏夫婦一直沒有回大陸,羅煞也一直沒有離開天使公寓。他和徐氏夫婦結為莫逆,每天都有人登門拜訪問卜釋疑,原本寂靜的天使公寓幾乎要被踏穿了門限。

他到底想幹嘛?羅煞究竟想幹嘛?君心越來越不安,「…愛鈴,我們離開這兒出去躲一躲如何?」

她遲疑了一會兒,「不行。我爸媽不會讓我出門的。」

「這是性命攸關的問題!」君心急了。

「我知道…我知道…」愛鈴安撫他,望著在大廳說笑打麻將的母親,「…你們可以離開躲一躲。」

「我們躲幹嘛?他的目標是妳呀!」他不禁生氣起來。

「你知道,我也知道。」愛鈴的語氣不無絕望,「但是我爸媽不知道,也不會知道。」

這就是身為人類的牽絆和無奈。她就算靈慧到可以與眾生溝通…但是,她不能讓什麼都看不到的父母親憂慮。

說真的,她對羅煞的感覺,與其說是懼怕,還不如說是強烈的厭惡。厭惡到連呼吸相同的空氣都令她作嘔。但是她不明白這樣的嫌惡是怎麼產生的。

無疑的,羅煞雙手沾滿了眾生的血腥。雖然說殺生這種行為,幾乎人類眾生都不可免,但是惡意的殺生卻勾起她的嚴重反感。

葉霜殺生、女郎殺生,但是她不曾嫌惡過他們。羅煞…讓她很討厭,非常討厭。

但是再怎麼討厭,她也不能夠違背父母的意思逃離天使公寓。她總是切切的提醒自己,身為一個人類的女兒,她就該有人類的反應和行為。再說,她很怕看到母親的傷悲。

「我不能離開。」她頹然的垂下頭。

君心焦急的噯了一聲,卻死心不再去勸她。只能一面嚴防,一面祈禱楊瑾快快回來。

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羅煞卻不動聲色,如常的起居,像是享受著他們的驚慌一般。

就在徐氏夫婦住滿一個月的這天,大廳依舊擠滿了問卜談命的富豪名流,羅煞閒閒的喝了口茶,突然笑道,「各位大賢總是猜測貧道的來歷,忒也費心。實在跟各位說,貧道修煉已經有三百年之久,在諸修仙者來說,實在資歷尚淺。能夠僥倖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到即將飛升,實在是因為恩師的關係。」

眾人驚噫一聲,似信不信的望著羅煞,只有小咪不動聲色的垂下眼簾上茶。

「恩師的名諱,做弟子的不敢輕提。四百年前,恩師因為細故被天帝貶到凡間投胎轉世,幸好他天靈不滅,短短兩百年就修煉回天。貧道機緣湊巧,成了他的弟子,蒙恩師厚愛教導,才有今天的成就。可惜天界墮邪,偏袒妖孽,竟又軟禁了我恩師,這才讓貧道失去恩師護法。各位聽聽,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天之將滅妖孽當道!斬妖除魔本是我輩應行義舉,哪知天帝昏瞶,一味偏袒,美名為『眾生』,反將致力誅魔的恩師軟禁,這不是天之將亡的徵兆?各位大賢豈不與貧道同樣憤慨?」

他這話語灌諸了言靈之力,凡人豈能抗拒?只見在座的貴客人人交相憤怒,同聲應和。

小咪微微皺起眉,悄悄的退入廚房。

羅煞看她悄退,噙著冷笑繼續蠱惑,「諸位大賢,斬妖除魔乃一大功德。修煉法門再也沒有比這更快的了。富貴百年終有一死,諸賢難道不懼?無如隨貧道誅魔,永保富貴長生,難道不好?」

這篇荒誕不經的演說,聽在這些貴客耳中,卻句句像是真理。「但是大師…我們都是凡人,怎麼跟妖魔鬼怪爭鬥呢?」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大師!」羅煞將令符焚了,融在葡萄酒裡,每個人斟上一杯,「承蒙恩師賜予法力…」

他興奮得幾乎顫抖。懷著強烈的恨意,他發瘋似的尋找那隻該死的千年飛頭蠻,最後卻在重慶斷了線。這幾年,幾乎踏遍了五大洲,終究還是讓他發現了。

恨只恨與那小妖女相持時,重創了元嬰,連能不能度劫都還是問題。原指望師父出關後可以幫他一把,哪知道師父又被天帝拘禁了起來!不知道費了他多少工夫,才終於和恩師取得聯繫。

身在禁錮中的師父只有在這一天才能夠不受拘管,將神通力借給他。他濃重的恨意驅使他不用這寶貴的神通度劫,只想殺了那個已經化人的妖女。

然而在封天絕地的此時,他只能夠藉助許多人類的心力,才可讓師父的神通降臨。為了這一天,他忍耐這些愚蠢的凡人如此之久!

猛然一拍案,他劇烈顫抖,焚燒文書,他大叱一聲,「請神!」

晴天裡猛劈了個焦雷,電光像是有生命力似的穿過滿座的客人,在痛苦的哀鳴尖叫聲中,電光凝聚在羅煞的身上…他的表情極為猙獰痛苦…然後慢慢發光,平和下來。

電光被他吸納入身,表情漸漸改變…充滿縐褶的皮膚漸漸光滑,像是恢復了青春…

不,他變成了另一個人…或說,另一個神。

俊逸的臉龐溫潤似白玉。緩緩的睜開漆黑的眼睛…

很美。卻美得這樣恐怖。眼睛裡透著清光,清醒的瘋狂。

「…帝嚳?」小咪輕呼出聲。她想不起來在哪兒看過…但她知道這是東方神界最敗德的天神。

她的臉孔慘白了。「愛鈴,快逃!」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