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七章(二)

陰森森的風吹過,讓帝嚳神通附身的羅煞鬼魅般飄進廚房。他或許很想殺了那隻飛頭蠻,但是他對這隻蝙蝠妖也很有興趣。

或許法術行為氣息很類似…但是他見識過許多混血妖魔,無疑的,這個名為「小咪」的蝙蝠妖是當中最出色的一個。

也是這個妖怪窩唯一有能力阻礙他的妖族。

【Google★廣告贊助】

他縱起狂風如利刃,桌椅宛如豆腐般被絞得粉碎,冰箱呻吟一聲,發出巨響而爆炸,小咪眼見無法倖免了…

只見她耳後縱出巨大的蝙蝠翅膀,冷著臉翱翔在狂風之上。憑藉著低吟的歌聲,她輕巧的閃過狂風的襲擊,像是影子般閃出廚房的門,要再縱飛…她的腳踝被緊緊的抓住。

回眸一看,徐先生流著口涎,像是癡呆的狂徒般,緊緊的抓住她。

「我的意志,就是他們的意志。」羅煞輕笑,聲音宛如鳥鳴般動聽,卻有著說不出的恐怖,「除非死,不然他不會放手的。」

他很享受這殘忍的一刻。他的確有所疑心。妖族化人之後,必須重頭修煉。但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內丹只會沈眠,不會消失。

但是他找到了那個小蠻女,她卻是「空的」。她的內丹哪裡去了?說不定,他的疑惑快要解開了。

「縱然是借胎,妳還是得叫他一聲爸爸吧?」羅煞冷笑。

小咪冷淡的在他臉上轉了轉,「你是不是搞錯了?我不是愛鈴。」她一腳踢向徐先生,他卻只是偏了偏頭,依舊抓住小咪的右腳不放。

「我說過,除非是死。」羅煞像是貓抓老鼠一樣逗弄著可憐的獵物。

「那就去死吧。」小咪下了重手,縱翅飛向二樓,連頭也沒回。

「妖孽就是妖孽,妳竟然弒父!」羅煞一揮手,利刃般的狂風襲向她,小咪張口,發出人耳無法聽見的尖銳聲音,混亂了狂風。

終於不那麼無聊了。她想。她終於感到威脅、恐懼,甚至有些興奮。在席捲的狂風中,她輕巧的翱翔飛行,尖嘯著十指箕張,準備撕開羅煞的喉嚨…

羅煞穩穩的將手半推,她感覺到空氣像是凝成了硬塊,明明一無所有,她卻宛如撞上了石壁,即使翻飛也無法卸去強勁的力道,踉踉蹌蹌的跌了下來…卻是在愛鈴的懷抱裡。

吐出一口鮮血。這是小咪有識以來,第一次嚐到失敗的滋味。

她的感情沈寂,所以不懂什麼是神威。但是在座的人類或眾生,都深深感到令人窒息、動彈不得的威嚴。

神的威嚴。

她伏在愛鈴的懷裡喘息,奇怪為什麼所有的人都這麼靜。「…愛鈴,快逃。」她明白,她打不過這個古怪的人類。但是有君心在,愛鈴應該逃得了。吃力的抬頭,迷惑的看看呆若木雞的君心,又看了看動也不動的愛鈴、葉霜,和女郎。

他們不知道很危險了嗎?為什麼不逃?為什麼像是雕像一樣動也不動?

羅煞笑了。他被巨大的勝利感所激昂。擁有神力是多麼美好的事情!你看不論人類還是眾生,只能匍匐在他的面前,任他宰割。

要誰生、要誰死,都只隨他的意志…

「你們只會發呆麼?」冷冷的聲音劃開了凝重,翻飛的書頁獵獵作響。飄飄鬱著臉孔,凝於半空中,驚破了羅煞虛偽的神威。「走!都給我走!快把愛鈴帶走!我當初答應過楊瑾的!」

君心打了個冷戰,清醒過來。在巨大的神威之下,他才了解到自己的渺小無力。但是他怎麼能夠拋下飄飄…

但是書頁飄起了一張、兩張,無數的書頁從需空中飄起,獵獵的像是蝴蝶展翅,居然將整個樓梯口堵了起來,宛如無瑕的結界。

「快走吧。」葉霜的身影緩緩模糊,霧化的穿過書頁構成的結界,「不要讓我們成了背信之徒。」

「但是我不能拋下他們…」君心想爭辯,卻不敵女郎的怪力。她硬將君心拖住,一點也不讓。

「我們通通加起來,也打不過一個古老的神。」她有些傷悲的笑笑,「小咪受傷,愛鈴又是個人類。你不帶她們走,誰來帶她們走呢?她們的命,都在你手上喔。」

他第一次發現,女郎的眼睛這樣清澈無邪,像是無辜小動物的眼神。

這一刻,他為了自己的無能為力,流下了眼淚。

***

瞥見葉霜居然穿過結界,拿著素描本坐在地板上,飄飄無聲的嘆了口氣。

滿空書頁翻飛。她所寫過的每個字都在飛舞。

「妳以為一個鬼魂可以攔住至高無上的神祇嗎?」羅煞神化後俊秀非常的臉陰沈了下來。

「你以為神祇就不會屈服於妄想嗎?」飄飄淡淡的笑,在飄飛如蝶、如秋葉的書頁中,「而我,一生都在書寫妄想。」

一張兩張,三張四張。越飛越多的書頁,她寫過的每個字都在跳舞。她這一生,都在編寫妄想、操弄妄想。

她連自己的死因都訴諸於妄想,沒讓人知道過。

說來可笑,她居然是因為節食過度,冬天泡澡的時候引起心臟衰竭,溺死的。

架構出最得意的妄想結界時,她在迷宮似的陣心默默的想著。

似乎,她用漫長的一生,換了這六十幾本書當墓誌銘。這一生…她用妄想逃避現實,現實卻沒有輕饒過她。年少時,她讓沈重的經濟壓力追逐,費盡苦心絞盡腦汁,每個月都出稿,卻還是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但是除了寫,她又什麼都不會。為了忘記現實的困頓,她更逃避進入書寫的妄想中。寫得越多,日子卻越窮困。

為了謀生,她書寫可以賣出去的稿子;為了逃避兇悍的現實,她書寫自娛卻賣不出去的小說。她日也寫夜也寫…漸漸的寫出名氣,終於有人說她是名作家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開始穿名牌,用名牌,狂熱的追求美貌和窈窕,超乎自己經濟能力的買了這棟別墅。

就為了要跟「名作家」這個名號可以相襯。

然後為了應付這些昂貴的帳單,她更拼命的寫,壓縮所有睡眠時間的寫。她像是著了魔似的愛慕現實的虛榮,然後終於讓虛榮反噬了。

其實她有機會求救的。在驚覺自己沒辦法爬出浴缸的那一刻,手機剛好擱在浴缸邊,不斷響著,冷光螢幕閃爍著編輯的號碼。

其實她有機會。

但是她累了。她任由手機響著,任由自己的心跳劇烈到幾乎突破胸腔,然後漸漸停止,任由自己緩緩的滑入清澈而寬大的按摩浴缸中。

她只是,累了,倦了。

太厭倦身為一個人類,太厭倦現實了。或者說,她不想去天堂也不想去地獄,這兩個地方,她的妄想早已踏遍。

成為一個鬼魂,其實是她的選擇。當羅煞終於撕破妄想的結界,貫穿了她的魂魄…其實這樣的消逝,也是她的選擇。

仰天輕輕的嘆息。謝天謝地,她終於可以停止糾纏到死後的妄想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