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八章(一)

第八章 鏡影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被飄飄的妄想結界隔離保護,女郎催逼他們立刻上頂樓天台逃生。但是妄想結界擋得住神化的羅煞,卻沒辦法擋住成為傀儡的人類。

他們沒有心,所以不會困於妄想。這些木偶似的人類洶湧過來,領頭的是愛鈴的母親。她流著口涎,雙目無神的衝過來,嘴裡呵呵作響,就要撲上愛鈴。

【Google★廣告贊助】

君心將愛鈴拖了過來,卻被另一個客人輪起沈重的雕像打了一記。若不是飛劍護體,恐怕早就沒命了。挨了飛劍一劍反擊的客人,險些削去了半個頭顱,卻還是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和其他人像是瘋了一般撲過來。

女郎一急,丹田猛然緊縮,一股氣竄湧而且,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她的衣衫已經破碎,低頭看到自己巨大的腳爪。

第一次, 她變身了。成為一隻全身雪白,昂首幾乎可以頂到天花板的巨狼。

她伏低發出一聲高亢震懾的威吼。這聲音像是憑空劈了一記響雷,讓這些成為傀儡的人類搖搖欲墜,幾乎站不住腳。

「走!快走!」女郎大吼著,「不走你們要怎麼對得起飄飄和葉霜?你們怎麼對得起我?走!」

「媽媽!」愛鈴尖叫,但是徐太太已經像是野獸一般撲向女郎,咬了女郎的喉嚨。吃痛的女郎也毫不客氣的揮爪,瞬間只剩下女子的半身,軟跪於地。

愛鈴晃了兩晃,暈了過去。君心一把抱住她,看看重傷無力站立的小咪,望著被人群包圍怒吼奮戰的女郎…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腦子亂成一團。

「我們走。」小咪冷靜的說,「我們能做的只有走而已。你若不走,是你的自由。」經過短短的休息,她搖搖晃晃的展翅,拉著昏暈的愛鈴半拖半飛往頂樓掙扎過去。

「我們就這樣拋下他們?我們怎麼可以這樣拋下他們?!」君心追了上來。

「不然你認為該怎麼樣?大家一起死在這裡?」小咪冷冷的看著他。

其實她傷得很重。她的內丹幾乎都不動了…中了羅煞的神威,幾乎讓她比心臟還重要的內丹癱瘓。但是她不能讓愛鈴死在這裡。尤其是她的夥伴…她的家人…幾乎為了信守承諾力戰而死的此時此刻。

是的。家人。不知不覺中,她這個無父無母天地生成的妖怪,已經將這個屋簷下的每個眾生都當成自己的家人。

有種陌生的情緒在她心底翻湧奔騰,幾乎要衝破她的胸腔。那是種強烈的失落和痛苦,怒張成無比的恨意。

神者而無明。憑藉了什麼來到她的家中,殘殺她的家人?!

這股嶄新的恨意化成力量,讓她重傷殆死之際,還頑強的拖著愛鈴往頂樓天台而去。她不要,她絕對不要看著愛鈴在她眼前死去。她也絕對不要趁那個混帳神的心願,就這樣白白的送命。

總要有人活下去,將來好報這個冤讎。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哪!

快到天台,她晃了幾晃,掙扎著落地喘息。君心追了過來,扶住她。「我不指望你幫我,」小咪的聲音失去了冷靜,「你若要逃,就趁早逃了吧!」

「我怎麼可能逃?」君心生氣了,「我只是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辦…」

「帶我們走!」小咪對著他吼,「現在就帶我們走!」

他還聽得見女郎痛苦憤怒的狼嚎,樓下的飄飄和葉霜生死未卜…是,他放不下。他畢竟只是有著軟弱人心的人類。

他深吸一口氣,變身了。耳上舒卷著巨大的雪白翅膀,擁起小咪和愛鈴,就要竄出天台逃生…

只覺得翅膀一涼,傷口處整齊到不見出血,已經飄然半個翅膀落地。好一會兒,劇痛才隨著傷口泉湧的鮮血一起發作起來。

跌倒在地,小咪抱著愛鈴滾開。君心喘著氣,轉過身。面對著讓帝嚳附身的羅煞。他玉般溫潤的臉頰帶著殘忍的狂喜。

難道這就是神真正的模樣?

他的飛劍意隨心走,居然擋不住羅煞的一記風刃。聖劍忙碌閃爍,居然一時療癒不了傷口。短短幾分鐘,君心已經覺得有點頭暈了。

小咪居然還可以在他手底下留得性命…不能說是不佩服了。

「想去哪裡?」羅煞的聲音這樣溫柔,「乖乖留下來吧…道爺還可以賞你個痛快。…」

忽聞腦後風響,羅煞閃過女郎疾風似的攻擊。卻沒想到女郎只是虛晃一招,搶在羅煞之前,堵住通往頂樓的樓梯,擋在君心等人的前面。

「要他們?」她鼻上獰出怒紋,喉間滾著怒意,「除非踏過我的屍體!」

「賤狗!這裡有妳說話的餘地!?」羅煞怒不可遏,揮袖發出風刃。

君心大叫一聲,黑髮陡長,絞擰成髮刃,糾纏住無影無形的風刃。雖是道行微淺不成氣候,卻是大妖飛頭蠻留下的妖氣。縱然被削斷了髮刃,卻緩住了風刃的力道,讓女郎來得及吟唱。

幼年時,她在人狼族的家鄉長大,學了多少她無法使用的咒文。一直到今天,即將殞命的時刻,她才有辦法吟唱出來。

無疑的,女郎的能力只是沈睡,並不是虛空。她在臨死之前,吟唱出人狼最完美的咒文。這幾乎是已經失傳,也沒有人狼能夠完美的施展,但是她辦到了。

當風刃劈到她門面時,她吟出最後一個字,將君心、小咪,和昏暈過去的愛鈴,挪移到其他的地方去。

無形的風刃侵入她的臉孔,化為森冷的寒冰,凍結癱瘓了她的血液。她緩緩的倒下。意識還清楚著,卻慢慢的死去。

痛苦?自然很痛苦。但是更痛苦的是,她不知道來不來得及見到楊瑾,也不知道將君心他們送往何方。

神如果是這等惡質,那她該跟誰祈禱?漸漸死去時,她是如此的迷惘悲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