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八章(二)

身不由己的「飛」了出去,君心感到自己碎裂成億萬個金塵,飛速的劃過黑暗的虛空。這是非常沈重、滯怠,又無比空虛輕浮的感覺。

像是自己粉碎了,卻又被緊縮成極小的點,無盡的擴張和內縮。這種比痛苦還飄渺的感受…只有在狐影將他送往南海的時候出現過。

但是比起那時候,更漫長、也更難受,連維持清醒都是種奢求…

【Google★廣告贊助】

他往下想看看愛鈴和小咪在不在…只看到無數飛逝的光點,晃悠的像是黑夜裡疾行的火車,窗外狂奔而去的燈光線條。

然後他昏了過去。

所以他不知道,女郎畢生最精彩也是最後的挪移大法,將他們送到仙界的入口處︰廣寒宮。

廣寒宮其實不在月球,就像天界不在天上一般。只是月宮憑藉著月光的法力,開拓了通到通往人間。自古以來,都是迎接飛昇成仙者的入口大門。

但是這一次,卻因為女郎爆發的妖力,破例將尚未成仙的人類送到了廣寒宮。他們就這樣昏暈在廣寒宮大門,引起素娥們的騷動。嫦娥出來看了看,也驚疑不定,趕緊回宮請示太陰星君。

正是滿月時分,以月光修煉的太陰星君正是最美的時刻。只見她雪襟飄袂,悠閒的梳理一頭長可委地、燦若綢緞的銀絲長髮,光潔的臉孔一絲瑕疵也不曾有。

自從人類妖族都冷淡了修仙之途,她的月宮果然如名字「廣寒殿」般相稱,成了一個寬廣、寒冷,門前冷清車馬稀的仙家宮殿。

但是對生性淡漠的太陰星君來說,毋寧要這樣的寂寥冷清。當然,年紀還輕的素娥們不免寂寞。但是她這樣修煉已久、世事皆不掛懷的仙人,那樣熱鬧繁華不啻是種苦役。

看了看嫦娥滿臉狐疑驚恐,她放下了梳子,「成了仙人這麼久,還是這麼慌慌張張的。有什麼事情值得這樣變了顏色呢?」

嫦娥款款跪了下來,「…星君,咱們門口來了三個人。」

三個?這倒是大新聞了。星君納罕著。隨著人類理性和機械文明的進步,感染了妖族,越來越沒有眾生修煉了。近百年來,也只聊聊的收了幾個妖仙,人類成仙的一個也沒。

「是人類?」她站了起來,「名冊可有登記?」

嫦娥遲疑了一會兒,「是…兩個人類?」其實她也並不是很有把握。「還有一個肯定是妖族。」

「人類?妖族?不是成仙者?」太陰星君訝異了,急忙出宮去看。

創世未久,古聖神猶存的時代,她就已經誕生、修持。連她自己都不記得歷經多少歲月。見多自然識廣,眼前這幾個眾生,卻給她一種強烈熟悉的感覺…

但是細思索,又覺得茫然不可追尋。

她蹲下身,溫潤的手探出,微弱的法術氣息尚未散去。這是人狼的挪移大法。人狼族與月宮關係甚深,說起來,和她的法力也有遙遠的淵源。但是長居人間的人狼妖族歷經數百代,業已凋零。

是怎樣不世出的人狼天才可以將俗骨凡胎送到月宮呢?

低頭尋思了一會兒,嫦娥怯怯的看著這三個不在常理範圍內的凡人妖族,「…擅闖天府是有罪的。星君,我們還是將他們交給南天門處理吧…」

這話其實有理…但是星君不想這麼做。「我們這兒只算天府的大門外,連天門都沒進,算得上擅闖天府嗎?」她橫了依舊昏暈的人,「讓他們死在這兒反而晦氣。叫素娥們將他們帶進來吧。」

「可是…」嫦娥想爭論,看到星君的眼睛,又訥訥不敢言。雖然星君說得有理,但是她總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不應該出現在這兒的人物出現,一定是有什麼地方不對了。她有不祥的預感,卻還是吩咐素娥將這幾個人救進來。

天空依就是極深的藍,宛如夏天潔淨的夜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有股陰森森的寒,侵入了翠袖。

嫦娥打了個冷顫,趕緊將月宮的門關起來。只是那股寒意,一直徘徊不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