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九章(四)

然而,他們卻隨著「迷惘」,回到充滿迷惘的人間。

穿過了生與死的碧泉,她們撩癒了記憶上的碎裂,卻帶來了更多的傷痛。緩緩的落地,他們眼前是大片的沙漠。夕陽西下,滾滾沙塵嗚咽,沙漠的熱氣依舊蒸騰,刮過的風卻淒涼的寒。

他們在哪?君心茫茫的看著這片沙漠,很欣慰的是,有處廢墟似的石牆可以勉強躲避寒風,還有口半枯的井。

【Google★廣告贊助】

打了水上來,苦澀帶鹹,但是沒有人抱怨,默默的喝了幾口。這畢竟就是人間的氣味。

君心滿心的話想說,兩個殷曼也欲言又止,卻誰也沒有說出口。

沒想到,苦痛折磨想念不已的重逢,居然是這樣的沈默以對。充滿窒息感的緘默持續著,寒風一遍遍的刮過去,像是鬼在吹口哨。聽這單調的哨音太久,真的會令人瘋狂。

依舊非常混亂的內丹殷曼,一直蜷縮成一團,像是受驚的小貓。所有的回憶都像是被人胡亂填進去的書頁,她完全沒有實感。不管是殷曼的回憶、小咪的回憶,對她來說,都非常衝突而陌生。

只有一件事情是真實的。只有她對君心深切的愛慕,所有良善面的情感,熾熱的在她心裡燃燒。但是看著君心從廢墟裡翻出陳舊的軍毯蓋在另一個殷曼的身上,這些溫柔的情感立刻轉變成惡毒的忌妒。

他是我的!是我的!

無法克制的,她跳了起來,狂亂的叫著,「這世界上只需要一個殷曼!」十指如刃,幾乎要插入另一個殷曼的身體裡…

但是,她看見另一個自己痛苦而無辜的眼睛,和她眼睛倒映的,同樣悲傷的自己。君心之間的回憶,屬於小咪和愛鈴的回憶…飄飄、葉霜、女郎…

還有總是淡淡微笑的楊瑾。

「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她又哭又叫,「讓我回去!讓我回去當小咪!我要回家,我要回家!這一切只是惡夢而已…我沒有情感,我不需要情感!讓我回去…」

「小曼乖,怎麼了?」君心抱著她哄,「不哭不哭,我在這兒呢…」

她倒在君心的懷裡痛哭,聲嘶力竭的,像個小孩般撒賴。

化為人身的殷曼看著她,心裡有股憐憫,卻有幾分溫柔和憎恨。這世界上…的確不需要兩個殷曼。

她不願意看到君心對她溫柔…即使她也是「殷曼」。

是什麼地方出差錯了呢…?

默默坐在營火邊,她聽著內丹殷曼撒嬌的哭聲越來越低,終究含著眼淚睡著了。撥著營火,她沒有說話。

「…妳在胎結之後的階段,也常常這樣哭鬧。」君心打破沈寂,臉上卻是罕見的滿足和溫柔。

「那是化人的副作用。」她不想多說。最少內丹殷曼還在君心懷裡時,她不想說話。

「那也是妳。」君心誠摯的看著她,「是妳心裡沒有長大的部份。」

「…她想殺我欸。」她不大自然的笑笑。

「妳呢?」

我?殷曼摸了摸自己的臉孔,別開頭。

沒錯,她也有這個念頭。為什麼她不敢看那張滿臉淚痕的臉?是否她誠實的表達自己的想望,而她卻被矜持禁錮住?

「妳們只是有點混亂。」君心一笑,「其實沒關係,就算是兩個人也好。當作重新出生,一起當雙胞胎姊妹吧。」

「…你愛她多點,還是愛我多點?」她管不住自己,問了出來。

「這個…怎麼說呢?」君心羞澀的一笑,「說都愛會不會挨打?但我真的都很喜歡…就算將來妳們都不愛我也沒關係,各自嫁人也好,再也不見我也好…」他的笑容漸漸哀傷,卻是歡喜的哀傷,「妳們只要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讓我知道妳們很平安就好…」

他的聲音顫抖起來,帶著哭聲,「我、我…我一想到妳可能修仙失敗,就這樣消失在世界上…我成仙到底還有什麼意思?狐影叔叔說,妖族就算化人、成仙,靈魂也沒辦法轉世…我若先死了,看不到就算了。若是妳在我不知道的角落消逝了…我…我…」

他低下頭,大滴大滴的熱淚落在內丹殷曼溫潤的頰上。

「…你這樣困於情障,對你成仙之路大大不利啊…」殷曼也跟著哭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