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十章(一)

第十章 重逢是離別的開始。

楊瑾憔悴的出現在幻影咖啡廳,把狐影嚇了一大跳。

「…我不是說,不要來找我嗎?」狐影氣急敗壞的,失去往日的鎮靜,「…她呢?她長大了嗎?」

他們都知道,狐影口中的「她」是誰。

【Google★廣告贊助】

「我把她取名為愛鈴,替她安排了一個身分。現在她名義上是我的外甥女。」楊瑾抹了抹臉,「狐影,我有違你所託。」

這個比女人還要美麗的狐仙臉色大變,一把揪住楊瑾,「…殷、殷曼死了嗎?!」

殷曼?這名字好生熟悉…他在這片小島執行勤務已經有段時間了,有名有姓的妖族幾乎也都耳聞過…

「大妖飛頭蠻殷曼?」楊瑾大吃一驚,「你是說…你將化人後的飛頭蠻交給我?但是…她為什麼是這樣…她應該是個嬰兒的模樣才對!」

「哎,她超過化人的境界太多了!」狐影急得跳腳,「殷曼怎麼了?你說呀!」

「…我不知道。」

「什麼叫做你不知道!?」狐影吼了起來。

「有個奇怪的東方神族來我家殺了我替她安排的看守者,卻不見愛鈴和另外兩人的屍體。我只能確定他們還活著…但是人在哪裡…我實在不知道。」楊瑾扔了片磚瓦過來,「我對東方神族不了解…我不懂他們要愛鈴做什麼。我甚至不知道是哪個神人…」

狐影撿起磚瓦,臉孔變得慘白。這是他想忘也忘不掉的法術氣息。在他還在天界為神時,這個變態又無恥的背德神祇,將狐影宛如野獸般捕捉虐待,他幾乎拼出命不要,才得以逃生。

曾經代理天帝,引起神魔大戰,後來被貶廢下來,卻沒有受到任何處罰…這位身分貴為天帝唯一的後裔,尊為天孫的天神…

帝嚳。

「…不可能的…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狐影勉強笑笑,「他讓舒祈禁錮,逼得天帝將他抓回去軟禁了。他怎麼可能…」

但這塊殘破的磚瓦上面還留著帝嚳殘忍的法術餘波。

冷靜,現在他要冷靜下來。

「我先去找太白星君。」這老小子是天帝的心腹,一定知道帝嚳是不是私逃了,「翦梨,」他懇求的望著坐在櫃台邊的梨花花神,「幫我找出殷曼的下落。」

翦梨遲疑了一下。殷曼化人後,已經和以往不同。再說殷曼千年道行妖力精深,即使她擅長透過世上每一株梨花覓人,也未必找得到。

她撿起磚瓦,另一個令她忿恨的氣息撲來,比帝嚳的邪惡更邪惡。這股濃郁的貪念…曾經凌辱殺死她最心愛的族女。

「羅煞,你也有份嗎?」她冷冷的說,「上天下地,我也要把你翻出來!」

她祭起玉盆,盆內水波蕩漾。丟下一片梨花瓣,像是要炸了玉盆似的激起數尺浪濤,回復平靜。

梨花瓣盤旋又盤旋,許久沒有定位。

楊瑾雖然心急,卻沒有催促。他默默戴上帽子,出了幻影咖啡廳。這是他的過失…不管他心愛的養女是什麼人,他都要找到她。

濫用職權,可能會被免職吧?但是,誰在乎?他只希望愛鈴平安幸福…小咪也可以平安幸福。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

如常的去叫醒愛鈴,卻發現她的身邊睡著和她一模一樣的少女…或者說,艷光還沒被遮掩前的愛鈴。

像是胎兒般蜷縮著,臥在雪白被單中,長長的睫毛在臉頰上落下陰影。

他對東方神妖不夠了解,但也知道這樣不尋常。為了不讓愛鈴產生混淆,他悄悄的將那位初生的少女送走。

最後,她還是被送了回來。因為過度聰慧,人類甚至建議他將小咪禁錮起來。這件事情,他一直埋藏在心裡。因為連他都不了解這種神祕。

越寶愛愛鈴,越對那個喜歡吃水果的妖族少女感到愧疚。隱隱約約的,他明白小咪應該也是愛鈴,但是待遇如此不同。

或許他這麼做會被免職吧?坦白說,他什麼也不在乎了。違背嚴格的誡律,他開始呼喚這世上所有善良的亡靈,要求他們找尋愛鈴和小咪。

為了他心愛的養女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