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十章(二)

只剩下最後兩個時辰。

佔據羅煞身體的帝嚳望著紅塵滾滾的凡間。他在看,卻不只是用眼睛。這世界宛如一疋極大的織錦,一經一緯都息息相關。在這些經緯中,他看得到逃走的獵物,他們微弱的氣息透過這匹織錦,纖細卻清晰的透露他們的所在。

雖然只剩下兩個時辰。

【Google★廣告贊助】

他的能力一直被壓抑著。從神魔戰爭之後,他隨心所欲的日子就告終了了。那些倦於征戰的神祇,居然和各天界達成共識,將他當成首席戰犯,驅趕下帝位。

都是一群沒用的東西。他本來可以打敗一切,取下人間,讓魔界臣服。甚至他還可以征服其他的天界,將這世界統御在他的手下。但是這群無能的廢物,忌憚他的優異,居然拱出那個退休的老不死,將尊貴的天孫囚禁起來。

那個老不死什麼也不是,只是個處處阻撓他的老傢伙。居然趁他睡夢中時,穿了他的琵琶骨,囚禁了他大半的神力。囚居的歲月這樣漫長無聊…他只能製造優秀的神器打發這種無盡的無聊。

製作神器,最需要的是,美麗的眼睛和靈魂。他獵殺靈魂和眼睛時從來不會愧疚。正因為他的巧手,原本會消逝的美,將成為神器而永恆。

但是這個老廢物只因為幾雙美麗的眾生眼睛,一而再、再而三的懲罰他,甚至將他貶下凡間,成為廢渣似的人類!

早晚他會殺了那個老廢物的。既然已經生下了他,那老廢物不該霸佔著帝位和榮耀存在於世。等他一切都佈置好了…

現在他只需要那隻千年飛頭蠻。而這個充滿貪念的人類正好成全了他的願望。

他將羅煞的靈魂像是一團破布的塞在陰暗的角落,非常高興重新有了可驅策的身體。這弟子太懶了…沒好好的修煉,讓他附身得不太舒服。但這是他最笨的弟子,也最得他歡心。

因為羅煞雖然貪婪,卻愚蠢。其他成仙的弟子或多或少都對他有防備,只有這個最小的徒弟對他一點戒心也沒有。

還有兩個時辰…每年的天誅日,是天帝力量最弱的時候。所以他受到的咒縛也最虛弱,給了他自由的時間。只是…天誅日快過去了。

等他飄忽的出現在沙漠,看到了他的目標,帝嚳的心終於放下來了。

兩個時辰夠了。

「過來吧,殷曼。」他悅耳的聲音充滿誘哄,「難道妳不想合而為一?妳若希望永遠不和那個人類分離,就只能來我這裡。」

兩個殷曼都站了起來,臉上有著相同的恐懼。內丹誕生的殷曼,忘記她從經有過的混亂,將另一個殷曼推到她身後。

我是殷曼,但我也是小咪。她突然意識到這一點。我不要…再看到任何家人死去無能為力。

望著這個突然出現的神祇,君心黑髮陡長,耳上的雙翅招展…只是少了半個翅膀。他甚至將七把飛劍都喚了出來,拔出靈槍。

只是,他原本的極度恐怖都消逝了,只剩下一種絕望的平靜。

這是一個天神。不是狐王分身,也不是他對付過的任何一種小妖。他擁有神的威嚴和神的神通,至高無上,僅次於天帝。

對上他,就像是螻蟻對上巨象,君心光要好好站著都辦不到。猛烈的神威像是暴風雪,侵骨的襲來…

但是君心還是面對著他。

「你沒有碰小曼姐的權力。」

帝嚳連正眼都沒有瞧他,甚至連傷害他都不屑,像是看待一粒灰塵似的,從他身邊走過。

君心的靈槍冒出火花,筆直的射向帝嚳。連他向來護體用的飛劍,都宛如流星般襲向帝嚳…

靈彈發出閃光,卻在帝嚳面前蒸發。噹噹幾聲,飛劍像是鐵塊般落地。原本附在飛劍上粗具神識的劍靈,發出尖銳的哀鳴,被帝嚳吸入了身體內…消失了。

就這樣消失了…這些飛劍陪伴他多少年…在他最無助最傷心的時候,一直默默的陪伴他。他忍不住心內的傷悲,大吼一聲,黑髮絞擰成利刃,挾帶著疾驟的珠雨,猛烈的攻向帝嚳。

「不要!」兩個殷曼同時大叫,共鳴的力量互相激發,將君心珠雨範圍擴展得更大,更猛烈,這片沙漠讓瘋狂的珠雨洗滌,激起的黃塵和煙霧使人伸手不見五指。

慘慘黃霧中,君心被貫穿了胸,眼睛和嘴角不斷的滲出血。「小曼姐…快走…」

「還能走去哪呢?」帝嚳輕笑,指著殷曼們,「過來。」

這兩個字就將她們束縛了,愣愣的走向帝嚳。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