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十章(完)

「看到了嗎?」帝嚳臉上有著虛假的悲憫,「我要誰生誰就可以生還,我要誰死誰就得死。你若願意臣服我…我就給你一切。」

他喜歡這具年輕的肉體,乾乾淨淨的,稚嫩卻有無窮潛力。羅煞的身體太老,也太骯髒了。

君心短促的笑了一下,低低的說了一聲。連他這樣尊貴的耳朵都聽不清楚。「嗯?」

【Google★廣告贊助】

只覺得一道閃光令人盲目,君心將他僅剩的生命都化為靈彈,朝著湊過來的帝嚳臉上開槍。

像是一種難解的默契,向著羅煞走去的兩個殷曼,也同時發出最猛烈的攻擊珠雨。她們合力將氣息微弱的君心搶了下來,想要逃走…

卻感到一股強大的劇痛。這痛楚從肩膀傳來,灌注著濃鹽酸似的極寒。這是令人生不如死的痛楚…血液都要隨之凍結。

他們幾乎犧牲生命的合力一擊,卻沒傷害到帝嚳一丁點。他縱聲大笑,充滿了童稚純真的喜悅,「呵~你們真以為團結就是力量,人定勝天?」

他的純真帶著極度殘忍,「我,就是這世界的一切法則。」

得到了。他得到了千年飛頭蠻。這個化人失敗的飛頭蠻將融入他最強的神器中,將分裂癒合成完整…

她的美麗和力量,將永遠存在下去。

「順從我吧。」他狂喜的將殷曼們擁抱在懷裡,「和我合而為一…」

連腦漿都要凍結,一切神識漸漸遠去…只剩下掌上的些許溫暖。她還記得君心的溫暖。成為人類的殷曼已經昏了過去,但是內丹孕育誕生的殷曼…卻緊緊的握住手,怕最後一絲清醒也消失。

她轉動僵硬的眼珠,舉起手,狠狠地在帝嚳臉上抓了一把。帝嚳雖然沒受到傷害,卻訝異了。趁他疏神,內丹殷曼用臨終最後的力氣將他撞倒。不管他神威再猛烈,終究還是棲居於人身。

一腳將昏迷的人類殷曼踹開,她騎在帝嚳身上,用力掐著他的脖子。人身是會死的…內丹殷曼知道自己活不了,但是她也不讓帝嚳活著。

她不要再失去任何家人了。

但是內丹殷曼卻像是沈入沼澤般,發現自己漸漸銷融在帝嚳身上。他笑得那麼歡快,像是天真無邪的孩子。

「妳是我的了。」

這是內丹殷曼消失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她很想轉頭看看君心和另一個自己…卻只能消逝在虛無中。

我保不住她。呼吸漸漸停止的君心用身體蓋住倒在泥濘中的人類殷曼,覺得自己和她一樣冰冷。讓我化為岩石、高山,什麼都好,別讓帝嚳再奪走什麼…

帝嚳想要將君心踹開,抓走另一個殷曼,卻發現幾乎氣絕的君心動也不動,像是和大地融為一體。

他變色了。這提醒了他討厭的回憶。有個神人故意頂撞激怒他的母親,拒絕交出飛頭蠻,死後化為岩石,矗立在崑崙入口。

雖然是王母的命令,但是誰都知道那是溺愛的王母順從帝嚳的結果。幾乎所有的天人都藉故去瞻仰那塊巨大的岩石,深深的同情,默默的譴責他。

他討厭那個自以為偉大的傢伙!

狠狠地劈向君心的天靈蓋,帝嚳決定連他不滅的人類靈魂都一起消滅掉…卻全身一震,動彈不得。

他元神上的禁錮突然緊縮,像是要壓碎了一般。天帝宛如使出最大的神通,準備毀了他。不可能…天誅日還沒有過去。天帝怎麼會發現他悄悄離開?

是誰?是誰讓天帝阻撓我?!他還有半個飛頭蠻沒到手!

忿恨的回望,他不甘心。但是再怎麼不甘心…他還是得馬上回歸天庭的牢籠。

可惡的天帝!總有一天讓你嚐嚐被禁錮的滋味!那一天不會太遠了…不會太遠了!

君心護著殷曼,臥倒在滿地泥濘中。珠雨洗滌過的沙漠,短暫的出現了綠意和生命。

只是他們兩個都像是死了一樣。

井邊枯死的梨樹,抽出新芽,也讓翦梨找到了定標。她傳送過來,見到這兩個幾乎死去的人,忍不住落下眼淚。

她摸了摸君心冰冷的額頭,「…讓我看看她怎麼樣了。」

君心不知道明白還是不明白,但是僵硬的身體突然軟了下來,倒在一旁。翦梨看了看他們倆,心裡更難過。

來得遲了。君心雖然受了重創,好在持修嚴謹,還能勉強保住一命,只是這段日子的修行都付之一炬,恐怕會成了廢人。

但是沒有修煉過的殷曼…失去內丹的殷曼…已經氣絕,連魂魄都開始飄散了。

若君心得救了…她要怎麼告訴這個痴心的孩子呢?

蜷縮成一團的羅煞掙扎了一會兒,茫然的在泥濘中爬起來。他變得更老,老得幾乎站不住,原本挺直的背痀僂,下巴幾乎碰到膝蓋。帝嚳粗魯的侵佔他的身體,幾乎將他的靈魂摧毀殆盡。

他所有的道行都喪失了,而天劫依舊等著他。

「哇哈哈哈~我是神!我成為神了~」他又哭又笑,手舞足蹈,「我成為真正的神了,哇哈哈哈~」

淒涼的雨後沙漠,短暫的生命搶著抽芽開花,但是降下珠雨的人們,卻在漸漸死亡。

一彎月鉤悄悄的西沈。瘋子的狂笑在蔓延,而花神垂淚,設法搶救脆弱的生命。

重逢,原來是離別的開始。

(第二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