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後記

後記 再見,是為了再見面,而不是不再見面。

君心甦醒得比翦梨預期的早很多。當狐影和楊瑾趕到時,這個痴心的孩子,抱著已經冰冷的殷曼,不顧自己沈重的傷勢,像石像般跪在漸乾的泥濘中動也不動。

他完全不肯相信殷曼已死。她額頭還有暖意,容顏還未損壞。或許因為死亡損失了一部份的魂魄…但有一部份讓他拘法留住了。

她並沒有真的死去。

【Google★廣告贊助】

沒錯,這完全是自殺…他拼命鼓動奄奄一息的內丹和元嬰,使盡殘存的所有法力,想到的不是他的死,而是殷曼微弱的生機。

若要救這孩子,就該把殷曼帶走不是?畢竟她已經像是個碎裂的琉璃盞,灌注多少生氣都是徒勞的。

但是這些心思纖細的仙神卻被他的痴心震動而哀傷,誰也不忍心。默默的環繞著,陪伴著,靜靜等待殷曼斷氣的那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君心連最後一點生氣都榨不出來,他抵著殷曼漸漸冰冷的額,盤據在心裡碩大無朋的悲哀卻漸漸麻木,消失。

茫然望著天空,他突然惶恐了。

為什麼如此巨大的悲傷會漸漸淡去?他若忘記這股悲哀,他還剩下什麼?如果連悔恨和錐心都隨著死亡消逝,他對殷曼的愛和存在的意義,到底還存不存在?

「…悲傷夫人,不要奪走我的悲哀。這不是妳的糧食,而是我剩下的所有!」他以為自己在憤怒怒吼,卻只是沙啞的氣聲。

但是這微弱的抗議卻感動了古聖神。

為什麼呢?悲傷夫人問著自己。這世界有這麼多的悲哀,為什麼她放不下這個孩子?甚至不應該的,憐憫起殷曼。

她開了門,讓君心到她面前來。

這孩子在她的世界裡流淚,抱著氣絕的死人。悲哀源源不絕從破碎的心裡流出來,濃郁的像是仙酒,深刻宛如最深的天之傷。

他透明的淚落入泉中,卻滲出血絲,漸漸染紅了她的泉。

「人類的孩子啊…」她的聲音深深的震動靈魂,落下水晶般的淚水,「殷曼已經死了,讓她在我白髮下安眠吧。」

「不不不!她還能接受我的生氣,我也拘住了她剩下的魂魄!」君心緊緊的擁住她,「她還可以活下去,她還可以…」

「她失去了內丹,又失了部份魂魄。」悲傷夫人眼上蒙著白布,「看」著他,「她已經毀滅了。讓她走吧…」

「我不要!」君心頑強的抵抗,「就算小曼姐剩下一點碎片,她還是我的小曼姐!哪怕是一隻眼睛一根骨頭,都還是我的小曼姐!」他嗚咽起來,「就算她只剩下一點微塵,也還是、也還是我的寶物啊…」

他嚎啕的哭起來,像是在指控這世界,包括她這個吞食悲哀的悲傷夫人。

為什麼…她從創世以來就存在,比任何眾生都古老…活過這麼漫長到接近虛無的日子…她還是會為了人類這種純粹的情孽而落淚不已?

這只能活過一剎那,出生就準備要死亡的短命生物…為什麼能夠發出這麼強的情緒,讓她這個古老的聖神為之感動哀泣?

創世者…請原諒我使用聖力。請原諒我違背妳的教誨。我…是這樣的喜愛人類,喜愛到只願啖食他們的悲傷…

但這份醺人欲醉的悲傷令人掩面。請原諒我…

令人盲目的白光過去…他感到懷裡冰冷的殷曼滾燙的像是一團火…

***

自從悲傷夫人無緣無故帶走了殷曼和君心,引起了狐影等人的驚慌。

悲傷夫人關門不見任何人,不知道送上了多少奏章,悲傷夫人還是沈默著。狐影終日奔走到病倒,楊瑾則因為濫用職權,被革職了。

任憑花神翦梨的追蹤術再怎麼奧妙,也沒辦法跟君心取得聯繫。

大病一場的狐影消瘦許多,整天都坐在咖啡廳裡發呆。他在思索,思索成仙的意義在哪裡。

或者說,仙神是什麼,有什麼權力玩弄眾生的命運。

但是他不敢想到君心,想到心底就一股刺痛。那個原本怯怯的孩子,漸漸長大,茁壯,經過叛逆的青春期,顯得有點暴躁,歷經悲歡離合,卻在達成夙願的時候…

同時也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懶洋洋的午後,外出購物的上邪從信箱裡拿了一疊信,往櫃台一扔。

狐影沒什麼力氣的翻著…廣告單當中,卻夾了一封沒有郵票也沒有住址的信。他愣住了,手指不斷的顫抖。這微弱的氣息…卻是君心的氣息!

「狐影叔叔:

哈哈,對不起,讓你擔心了。等塵埃落定後我想了很久,決定還是帶著小曼逃走了。我知道我已經失去所有的修行,元嬰潰散,內丹也只剩下一點稀薄的影子…不過能夠活下來就很好了。

最重要的是,小曼現在在我旁邊睡著,呼吸很均勻。

悲傷夫人幫我救活了她。雖然失去內丹和部份魂魄…但她總算活過來了。只是失去的魂魄太多,所以沒辦法維持原狀,她退化到七八歲的模樣,心智可能更小一點。

而且,她連話都不會說,所以我也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我。

但是對我來說,這樣已經太好了。只要她還能呼吸,還有心跳,那就夠了。那怕她再也記不得我…她還是我的寶貝。

我已經放棄修仙這樣的念頭了…我只想跟著小曼過著平常人的生活。什麼眾生、仙神,那些我都不想碰了。請原諒我的忘恩負義,不回去跟你們道謝。我知道狐影叔叔和楊瑾一定會設法保護我們…

但是請讓我們像是平凡人般的生活吧。我再也無法忍受跟小曼分開,孤獨的長生我也看不出什麼意義。雖然我會不甘心,不甘心小曼就這樣被撕成兩半,但是我卻無法忍耐她再次被奪走。

我只想過著平凡的生活,和她一起。

原諒我這樣忘恩負義,我來生有識一定報答。非常感謝你們…

君心」

***

不知道狐影叔叔收到那封信沒有?在寬廣的鋼青色天空下,君心默默的想著。眼前的道路延伸,伸入遠方模糊的城鎮中。

或許去那兒歇歇腳,也說不定,就這樣住下來。

「小曼,來。」君心伸手,小小的女孩茫然的抬頭,眼神空洞而溫柔,卻有一點點遲疑。

她望著君心很久,才將自己柔軟的手伸出去。

手心透來的溫暖,讓君心微笑了起來。或許這樣就夠了,這樣就夠了。

(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