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二章(四)

令人虛脫的大考考完不久,蟬聲嘹亮的暑假也來臨了。

君心在天使公寓住了下來,雖然帶著很多無奈。這個暑假,據楊瑾說,他必須出差,所以君心別想去別的地方,只能乖乖待在天使公寓。

【Google★廣告贊助】

他已經徹底放棄掙扎了。每天早上在窗下作著早課,已經可以漠然的面對在屋裡爬來爬去試圖干擾他的死阿飄;也可以在女郎佔用三個小時的洗手間時,握著桃木劍去趕人…

(桃木劍的破壞力比較小)

但還是會被躲在樓梯轉角的吸血族少年嚇得跳起來。

「…你躲在這裡作什麼?!」驚嚇過度的君心火速的拔出靈槍。

「找靈感。」少年虛弱的回答,旋即抱住腦袋,「繆思女神…我是這樣愛您,請不要對我這樣殘忍…」然後開始撞牆。

…我想搬家。他絕望的收起靈槍,覺得人生真是佈滿黑暗…

但是他的絕望觸及愛鈴平和的笑容時,又消失得無影無蹤。天氣熱,庭園的花草都需要澆水。她接了水管,愉悅的在園子裡噴灑著水柱。

這個絕對不正常的公寓裡,她的存在像是天使一般。雖然她這樣不起眼…但是有她在的地方,就會有寧靜的空氣。

和勾起他無窮的想念。

不知道小曼姐,現在在何處?百年如此長久…他真有辦法修練成仙,在遙遠的彼岸和小曼姐重逢?他有些鼻酸的感覺。

抬眼看到君心,愛鈴溫柔的笑笑,「還習慣嗎?」

君心沈默了一會兒,「讓我想起幻影咖啡廳。」小時候不懂事,長大一點才知道…這群叔伯阿姨真會害死他。眾生善惡不一,但是他接觸了太多良善的眾生(雖然很雞婆),卻因此對於異類的眾生失去了戒心。

差點因此沒命。此後他對眾生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只是沒想到因緣際會,居然又住到妖怪窩。

「幻影咖啡廳?」愛鈴突然茫然起來,失神的將水管掉在地上,噴溼了他們兩個。

君心狼狽的跳起來,趕緊撿起水管,不然他們倆可能溼透了。不一會兒,他的心突然緊懸…為什麼她聽到「幻影咖啡廳」會失神?

「哎呀,我就是笨手笨腳的…」愛鈴清醒過來,不斷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妳…去過幻影咖啡廳嗎?」君心湧起了一絲微弱的希望。

愛鈴偏頭想了一會兒,突然笑了,「沒有。我想我把『有一間咖啡廳』弄混了。你知道這家嗎?在國際街那邊,離我們不很遠…他們的餐點很好吃喔…幻影咖啡廳是什麼地方?在哪裡?」

微弱的希望熄滅了,取而代之的是更濃重的失望。「…在都城。許多眾生在那兒聚會,沒什麼,很普通的咖啡廳…」他的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絕望。

愛鈴瞅了他一會兒,將水關了,拖著腳步在上門前的階梯上,拍了拍旁邊。君心沮喪的挨著她坐下。

「…君心,你搬進來之前,我們就見過面了。」她的臉孔微微發紅,「其實我該叫你學長。」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叫君心比學長自然多了。

「妳還記得?」君心苦笑起來。

「嗯…你將我誤認成別人…」愛鈴偏頭想了想,「小曼。」

往事如潮水般洶湧澎湃,君心將頭別開,不想讓她看見眼中漸漸濃重的淚霧。

這名字,一直是他心底的一個傷口。一個不願意痊癒也痊癒不了的傷口。滴著血,混著淚,思念不斷的徘徊累積,永遠也好不了的傷口。

「…我會讓你想起她?」愛鈴充滿了悲憫的同情。

「其實,」君心想解釋,「其實妳們一點都不像。我、我…我不知道為什麼會誤認…我很抱歉。」淚霧越來越濃重,幾乎要滴下來。我已經是成年人了,君心提醒著自己。在不太認識的女孩面前哭,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愛鈴沒有說話,只是靜靜望著天空飄過的雲。「君心,有些時候我會失神,不知道飄到哪去了。就算有人靠著我的肩膀哭,我也不知道,更不會記得…」

他一再吞聲,終究還是靠在她瘦弱的肩膀上哭了起來。相思太苦、太苦。每一天每一夜的折磨,他已經挺不下去了。

愛鈴的體貼,讓他終於可以宣洩自己的痛苦。

模模糊糊的淚眼中,他想著。天使公寓裡頭的確住著天使。姑且不去管她的人類身分吧…

她真的是,慈悲天使的女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