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三章(一)

第三章 貪戀神祇的魔族少年

雖然說,君心住的房間號稱「套房」,也的確有個媲美豪華飯店的大浴室,舒適到可以兩人共浴的按摩浴缸更是洗刷得閃閃發光…

但是他幾乎沒用過套房內的洗手間,都衝出去和其他房客搶公共浴室…畢竟沒有幾個人可以忍耐浴缸裡躺著一隻阿飄。

但是你知道,人總有晃神的時候。尤其是剛剛睡醒,下意識的走入自己的洗手間也是人之常情…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走入洗手間,發現自己豪華晶亮的按摩浴缸水波蕩漾,當中躺著一個無神地張著楚楚可憐的大眼睛,頭上帶著花冠,身上穿著若隱若現、被水浸透,在水波下載沈載浮的美麗…

「屍體」。

我想沒有尖聲大叫、心臟差點罷工的人應該不存在吧?

剛睡醒的君心讓這淒美卻恐怖異常的景象嚇得頭髮幾乎通通站起來,淒慘的叫出來…結果浴缸裡的「屍體」也跟著坐起來尖叫,場景說有恐怖淒厲就有多恐怖淒厲…

互相叫了好一會兒,君心拔出靈槍,「屍體」一行哭,一行控訴,「我就知道你想幹掉我很久了…先是亂叫嚇死人家,現在又把槍拔出來威脅我…愛鈴!愛鈴~君心又欺負我了…」

驚魂甫定的君心才認出來眼前這隻該死的「屍體」是飄飄扮的,氣得恨不得馬上打爆她的頭,「妳妳妳…妳想嚇死我啊!沒事在這兒裝什麼屍體?!快給我滾出去!混蛋~」

「你居然罵美貌的少女是混蛋!愛鈴~君心罵我啦~嗚…」

君心氣得連話都說不清楚,旁邊又傳來一句幽幽如鬼泣,「…你毀了我的傑作。」

他嚇得跳起來,貼在門上喘氣。只見吸血族少年憂鬱的坐在馬桶蓋上,手裡還拿著素描本。

「完了,完了…」他將畫從素描本撕下來,揉成一團,掩面哭著,「一切都毀了!這是我這段日子以來最好的作品啊~~繆思女神啊…我又失去和妳見面的機會…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吸血族少年哭著,一路穿牆回到他的房間,不久就傳出頻頻撞牆的聲音。

「吼…你糟了。」飄飄溼漉漉的從浴缸爬出來,「他好不容易才有靈感…我們橋好久才把姿勢橋好欸。你不知道,要在浴缸裡載沈載浮難度很高…而且衣服要溼到恰到好處更是門大學問…」

「…你們到底在幹嘛?!」君心怒吼出聲。

「你是瞎子?」飄飄瞪了他一眼,一面擰著裙子上的水,「我是淒美的自殺少女模特兒,擺姿勢給他畫畫啊~」

畫畫?君心狐疑的攤開揉成一團的畫…只見一雙眼睛在左上方,一張嘴巴在右下方,中間畫了個小孩塗鴉似的帆船,還有太陽星星亂七八糟的…

他看過猩猩作畫。坦白講,猩猩畫得比他好。

「妳確定他在畫妳?!」君心直到今天才明白「鬼畫符」長什麼樣子。

「你不懂藝術,君心。」飄飄很義正嚴詞的指過來,「唔,雖然我也不懂。」

…連鬼都不懂,那還藝個什麼術呀?!

正氣個七竅冒煙,不知道怎麼罵人時(是罵鬼吧,君心…),原本很有節奏的撞牆聲停止了。這種寂靜有點不祥的氣味。

「哎啊…又上吊了嗎?」飄飄隱入牆中,「別這樣,快下來呀…上吊不能解決任何問題的…」

上吊?!不要跟我說吸血族為了這種小事上吊…君心慘白著臉過去踹門,一抬頭…差點昏過去。

那個吸血族少年真的「掛」在天花板上。

是說…有這麼嚴重嗎?!

「等等啊!等等!有必要自殺嗎?!」君心拔出靈槍射斷了繩子,吸血族少年匡地一聲大響摔了下來,躺在地板上動也不動。

「喂喂喂!不會這樣就死了吧?醒醒啊~」君心啪啪的打著他的臉孔,「不過就是張畫嘛!再畫過不就是了?男子漢大丈夫…」

吸血族少年狼狽的摀住自己高高腫起的臉,「…我上吊沒死,卻快被你打成豬頭了…我不姓男子漢,也不叫大丈夫。我叫葉霜。」說著,忍不住熱淚盈眶。

「啊…不好意思。」君心有些歉疚的道歉,「你沒事吧?葉霜?」

「…誰說我沒事?」他號啕大哭,「我好不容易有靈感了…你居然破壞我的傑作!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吼~」君心真的受不了了,「橫豎不過是一幅畫!反正畫得那麼差,重新畫過就是了啊~」他指著葉霜叫了起來。

換葉霜叫了起來,「停!不要動!就是這個姿勢,不要動!就是這種猙獰的表情!完全表現出人類的偏見與自私啊!太美了…太美了…繆思女神一定會眷顧我的!」

啊?君心一手指著他,一面尷尬的凝住。他在說什麼?

葉霜抓起素描本,刷刷刷的在白紙上狂畫,「千萬不要動!很快的…」

「…我能不能先去洗手間?」君心開始想掉眼淚了。

「不行!」葉霜猙獰的叫了起來,「你去洗手間我就要自殺了!我會很快的!只要給我一點點時間…」

所謂的很快,是三個小時整。君心僵在那兒足足三個小時,終於在膀胱爆炸之前恩准離開。

…我到底是住到什麼地方啊…天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