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相逢之章 第三章(二)

他幾乎是悲痛的跟愛鈴泣訴。愛鈴同情的聽完,安慰的摸了摸他的頭髮,「…君心,你真是個好人。舅舅都叫我們別理他呢…」

「…是呀,也可以不要理他是不是?反正吸血族又不是上吊就會死。」他有些氣餒的抹抹臉,「小曼姐也說我對眾生太好了。」

他有些悵然,「…在我還小的時候,遇到許多善良的眾生。我曾經以為,眾生都是這樣溫柔善良的…甚至比人類好。只是長大起來,這種毫無戒心卻…卻被利用了。」他的心情低沈了下來。

【Google★廣告贊助】

「你想說嗎?」正在剝扁豆的她拍拍旁邊,君心悶悶的坐下,幫著她剝,「你想說的話,我在聽。」

「…其實也沒什麼。」他熟練的剝著扁豆,「上高中的時候,狐影叔叔要我離開都城去磨練一下。所以到外地念高中…我認識了不少人類的朋友,也有不少眾生的朋友。當中有一隻半妖…他的祖上曾經獻祭給龍,傳下他們這隻血脈。」

想到這段往事,他的心還會微微抽痛。

他和那個半龍少年結交成莫逆。在淒慘的學校生活中,這是第一次,他敞開心扉接受一個同年紀的「朋友」。而這個開朗的半龍少年也跟他非常投契,常常拉著他到處去玩、去瘋,著實讓他享受到所謂的青春時光。

但是眾生,即使不同於人類,卻有著跟人類相同的自私和卑劣。只是眾生的妖力高強,為惡的時候更勝於人類的破壞力。

他要求君心替他卜算,說是對某些少女有好感,想要知道哪些女生適合他。君心雖然覺得好笑,還是幫了朋友一把。沒多久,這些少女中有人開始出了「意外」。或是車禍、或是溺斃,屍身往往不全。

君心只覺得為什麼學校會出這麼多意外…懷疑是妖魔作祟,很認真的去追查,但是總是遲了一步。而且…這些少女的名字他幾乎都知道…最少他的朋友都給過他。

他不願意懷疑,但是良心的不安卻越來越大…最後他在倖存的幾個少女身上安下追蹤符…這次他還是遲了一步,少女的心臟已經失去了。

月光下,他的朋友冷笑的叼著心臟,「唷,到今天才發現?你也沒有傳說中的那麼了不起嘛。」那隻半龍少年露出讓鮮血沾滿的白牙,「謝謝你幫我找到最適合我的食物呀…我就要變成龍了…變成真正的龍了!」

他在月光下嚎叫,身形慢慢改變,變成了臃腫蹣跚的惡龍。然後撲上來,在呆若木雞的君心脖子上,惡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若不是潛修中的邪劍驚覺有異,不聽號令就從君心體內飛出,削過了惡龍的半個頭顱,君心可能沒命了。

「…為什麼?」君心摸著脖子上的血,愣愣的問。

「為什麼?人類本來就是我的食物。」瀕死的半龍少年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太可恨了…只要吃下你,我就可以飛升了…我要你的內丹,我要啊!」他奮起最後的力氣,醜惡的龍爪幾乎要貫穿君心的腹部…

結果邪劍俐落的切下他的手爪,不耐煩的提點君心,「主子!你愣著等他開腸破肚嗎?!」

「我…我想問他…」君心眼底的迷惘更深了,「難道一切的友誼、歡笑,都是假的嗎?他和我當朋友,只是因為…?」

邪劍閃著微輝,「是啊。不然呢?他是隻渴望飛升的半龍。還有什麼比吞服你的內丹更快的途徑嗎?」

半龍少年喘息了一會兒,失血過度讓他恢復了人身。他深深懊悔自己的失算…他以為耗竭過度的靈劍們只能在君心體內潛修。

「救救我…君心…」他伸出僅餘的一隻手,「我錯了…只是我太渴望得到強大的力量啊!你也知道半妖受盡欺凌…我不甘心平凡過一生!只要你救我,我以後都聽你的…」

看著君心的茫然,他有些焦急,「救救我啊!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君心看著他…眼中掠過一絲悲憫。半龍少年心裡冷笑。人類真是種軟弱的生物,輕易的被友誼這種無聊的感情束縛…

他的念頭還沒轉完,只覺得頸項一涼,君心頰上的淚是映入他眼中最後的光景。

君心殺了他第一個朋友。

從那天起,他不但對人類抱持著戒心,也對眾生開始保持著遙遠的距離。他終於明白殷曼的話…眾生善惡不一,他不能拿幻影咖啡廳那票叔伯阿姨當範本。

而且,他是罕有的修道者。貪求他的內丹、元嬰的眾生非常非常多…他非小心不可。

隨著他年紀漸漸增長,這世界矇懂安全的表象也漸漸褪去。他看到了真正的「真實」。

貪求他的力量、想竊取他的力量的…越來越多,越來越疲於應付。他漸漸明白狐影為什麼要他離開安全的都城,出來歷練了。

他在接連不斷的戰鬥中,學會怎麼隱匿在人群中,不再顯露自己的力量。

只是,他的隱匿,也讓他成了一個孤獨的人。既不相信人類,也不相信眾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