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微塵補遺

番外篇

一切都要歸究,那晚太美的月色。

他在台北近郊的荒野遊蕩著,即使過度開發,人類能夠觸及的地方卻少得可憐。許多妖仙法力保護的荒野,人類總是一無所覺的認定不曾存在過。

他徜徉在滿月的光下,滿心寧靜。萬物默睡,間或有幾個遊蕩的妖仙天人,也同樣醉在美麗滿月的魔力下。

【Google★廣告贊助】

所以,細微的兒啼才能在俱靜裡被他聽見,早他一步找到的野狗,和他虎視眈眈的對峙。

野狗露出牙齒,狺狺而吠,不願意放棄嘴邊的美食。他沒有動,只是顯露出本相。發出銀光的九尾狐,只是一個凝神,已經將所有的野狗妖魔驚得滿地亂竄,這寧靜的夜因此騷動不已。

望著已經讓野狗扯散的襁褓,一張跟滿月相似的嬰兒面容,映著銀輝。她頰上細細的淚珠,像是米粒珍珠一樣。

一切都是月色太美的緣故。

他發現了她,一個人類丟棄的嬰兒。身上的臍帶還沒脫落,血跡尚未乾涸。只是草率的用件外套包著,沒有任何線索,隨便丟在郊外的嬰兒。

從此就註定這生和他牽扯不盡。

***

不是沒有試過,將女嬰交給人類的父母撫養。雖然不放心,仍然偽裝成女人過去當保姆。若是為了那張粉嫩的小臉,當女人又有什麼關係?

終究放心不下,還是帶了回來。他到底習慣了這個小女孩的體溫,夜裡相偎而眠,少了她,他睡不好。

不過她回來的時候,多了個人類的名字,叫小英。

小英漸漸長大,漸漸會叫人。她第一個叫的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而是…

狐影。

像是一株小小的花苗,細心的澆灌,緩緩的舒展嫩綠,抽高長大,漸漸有了花苞,待放。

上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他小小的女孩,從幼兒的嬌憨,到少女的清麗,他一直覺得時光太快,來不及留住哪一刻,這蜜樣的年華。

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的身分,小英這麼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她甚至也學了幾招法術,好在那些大臣長老意圖不利的時候,能夠自我防衛。甚至這個什麼也不怕的小女孩,硬要狐影現出本相。

原以為她會害怕,沒想到她卻現出欣喜的眼光,欣賞不已的撫摸銀光燦爛的九尾狐,緊緊的抱住他,將臉埋在頸毛裡,含含糊糊的說,「我最喜歡狐影。」

呵,我那聰慧的小女孩,如花緩緩綻放的小女孩。

她知道不能告訴愚昧的人類,引起他們的恐慌。一直信守著和狐影的約束。

她這樣溫柔又誠摯的愛著自己。這樣日日相依,每一日的甜蜜裡,他卻有種苦澀的恐懼。

因為,他越來越無法用父親的眼光看著一手帶大的小女孩。一向以禮自持的千年狐仙,從來不妄動心思。

現在他卻對著自己的養女,有種可恥的愛慕。而且,與日俱升。

這樣是不對的。他吃驚而且自責。我養育她並不只是一時的憐憫,養育她也並不是為了當我的紫之上。

我只是…無法將滿月光輝的孩子留下來,只是希望她跟別人一樣,也能享受生存的喜悅。

但是…她小鹿似的敏捷,修長光潤的四肢,花般極綻的笑顏,卻讓他的獨佔欲越來越深,像是一種心魔。

在心魔還沒吞吃他的理智之前,他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小英,包括自己。

***

看著成績單,狐影微微笑,「小英,我知道你盡力了。」

她嘆口氣,「是嗎?只是我沒想到數學老師耍賤,只因為我糾正他的錯誤,居然讓我的數學不及格。」她猶然忿忿不平,向來成績優異的她,視為奇恥大辱。

「…台灣的教育不太適合妳。」狐影溫和的說,「要不要去美國唸書?」

「美國?」小英臉孔一亮,「真的嗎?我們什麼時候去?」

「只有妳。快的話,下個月可以出發。我已經替妳申請好學校了。」

她的眼睛黯淡下來,「為什麼狐影不去?」

「因為我不習慣美國。」他淡淡的,不讓難過流洩出來,「不過妳還小,剛好去見見世面,多認識些人。假期也不用急著回來,妳想去哪裡旅行,告訴我一聲,我會安排…」

「沒有狐影的地方,我永遠也不會習慣!」總是笑容滿面的小英,激烈的喊出來,「我哪裡也不去,沒有狐影,我哪裡也不去!」

望著她跑進房間的背影,狐影愣住了。雖然已經有了少女的樣子,她…畢竟還是個孩子呀。

長長的嘆了口氣,耐心的等她出來。但是這次,活蹦亂跳的小英,卻關在房間裡一整天。

他還是敲了門,發現她沒開燈,抬起滿面淚痕的臉,發著奇異的瑩白,「…我一直期待自己趕緊長大。」

「妳十七歲了。」狐影坐在她的床頭,輕輕摸摸她的頭髮。

「比起『胡英』這個名字,我更喜歡『狐火』。」她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句,又啜泣起來。

「妳永遠是我的狐火。」

她漸漸寧靜下來,擦了擦眼淚,「等我三年。」拉著狐影的袖子哀傷著,「三年後我就長大了…你要等我…不可以先喜歡上別人…」

她咬咬嘴唇,勇敢的說出來,「因為,不會有別人比我更喜歡你!」

小英…狐影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能輕輕的,像是發誓一樣,吻了吻她的額頭。

送走了遠行的她,她這樣祈求的望著他,像是要把他的身影刻畫在心裡。

我喜歡你。

這句話在他心裡蕩漾著,像是初相逢那夜的美麗月光。

啊,九重之上,天狐之母神。我將把這句話當成願望,而不是誓約。因為我太膽小,不敢接受誓約破裂的那天,我的心將會碎裂成什麼樣子。

但是啊,天狐之母神。請接受妳的子民,深沈的懇求。懇求那狐之養女,也得到妳的榮光庇佑。不被這願望限制,真正的尋找到她的幸福。

雖然她選擇了任何人,都將讓我心碎。但是她的幸福,我願用一切來交換。心碎算什麼?

天狐之母神呀…

那夜的美麗月光,一直在他心裡漂蕩,漂蕩。

永遠無法止息。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