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六章

當翦梨提議君心負責「幻影徵信社」的時候,君心差點把正在搗的硫磺引爆了。

實在是狐影眼明手快,在冒出青煙時火速使了冰凍術,雖然說君心和藥缽都蒙上了一層白霜,好歹他的店安然無恙。

他已經非常痛恨修理屋頂了。

【Google★廣告贊助】

全身霜白的君心吐出幾顆冰塊,「…什麼?」

「妳們做任何異想天開的提議時,可不可以選擇安全的時段?」狐影快氣瘋了,「還有你呀!一個修道人可以這樣嗎?一點點驚愕就可以引爆能力?真是夠了沒有,九娘是怎麼教你的…」

「關我屁事!」猛灌咖啡校稿的九娘怒目,「是他太笨怎麼又變成是我的錯?小孩子玩什麼爆裂物?讓君心幫我校稿不就沒事了?」

「他又不是妳的長工!妳叫妳家雷恩校不會?」

「他除了打雷和電人會幹嘛?」九娘發怒了,「君心過來!幫我看一下二校稿!這死女人除了錯字落字,連自己的主角群名字都搞錯…有沒有天理啊~我一本付她五萬以上的稿費,她給我這種亂七八糟的稿子~」

「就跟妳說他不是妳家長工了!」

「有事弟子服其勞。不然老娘花大把時間教他結界教心酸的啊?」

「妳才不想教他!是我威脅利誘妳才…」

「但我也教了他呀!這是不可抹滅的事實…」

這一天,幻影咖啡廳依舊熱鬧非凡。熱鬧到最後,越吵越火大的狐仙和狐妖大打出手,毫無意外的又炸了屋頂。

「誰再打我殺了誰!」怒氣沖沖的上邪握著菜刀衝出來,「打的都是灰塵!我的麵團摻了灰都發不起來了!通通不准吵了~」

他的怒火引發了妖雷,就地找掩護的熟客難逃一劫,每個「人」都被電得毛髮捲曲,饒是他客氣,不然恐怕幻影咖啡廳已經成了一堆灰燼。

「…我的頭髮!」狐影慘叫起來,感雷度最高的他頂了一頭的米粉頭,「我的頭髮~我才剛剛燙直的啊啊啊啊~」

心有餘悸的君心從翦梨的背後探頭出來,整個咖啡廳只有他和兩個花神無恙。花神們有避雷訣,很順便的照顧了君心。

但是沒被照顧到的眾生,真是哀鴻遍野。

「…我怎麼解釋頭髮這麼捲!」工作到脾氣暴躁的九娘仰天常嘯,「無良老闆會以為我蹺班去燙頭髮~幹~」

「再打我全劈死你們!」上邪怒火熊熊的回到廚房,「他媽的!這個工作環境真是爛到有剩!」

他剛走回廚房,脆弱的屋頂轟的一聲,又塌了一塊下來。

大半個屋頂都塌了,萬里無雲的晴空蔚藍的像是在嘲笑這群眾生。

灰頭土臉的熟客很自動的去拿了掃把畚箕,掃地的掃地,抹桌子的抹桌子,拖地板的拖地板,還有人把沒破的杯子收一收,默默的去櫃台洗杯子。

哀悼頭髮的狐影,紅著眼眶重煮免錢的咖啡補償熟客,九娘在瓦礫堆裡尋找飛散的二校稿。

翦梨輕嘆一聲,和石榴相視一眼,很一致的祭起仙法,屋頂立刻竄出鮮嫩的枝枒,茁壯、開花,彌補了破裂的屋頂。

「太陽下山前,要把屋頂修好。」翦梨無奈的攤攤手,「太陽下山,這個暫時的樹屋頂就會枯萎了。」

狐影臉朝下的趴在櫃台上不想起來。

「好啦,君心,你的回答是什麼?」翦梨托著腮,「要不要接幻影徵信社呢?」

…這還真是很難回答的問題。

樊石榴和高翦梨是東方天界婚姻司駐台辦事處的負責花神。婚姻司本來就是小到不能在小的賠錢單位,更何況被流放到這個小小的島嶼。二十一世紀,不但生育率節節下降,連結婚率都低迷到可怕的地步。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更可怕的是,離婚率一飛沖天,簡直像是愛情黑死病大流行。

這樂了絕情司,卻讓婚姻司的赤字越來越大。婚姻這樣的大事,全台只有兩個花神在辦理,簡直是慘絕人寰的事情。

人手嚴重短缺還不是最嚴重的,更嚴重的是…她們的經費少到一年只有兩萬塊新台幣,還不斷的被催逼業績。

沒人沒錢,連房租都快繳不起…是可以有個鳥業績?!

百般無奈下,花神們開始兼營副業,開了「幻影廣告社」,很神奇的,她們透過仙法加持的廣告社業績不但蒸蒸日上,還意外刺激了「幻影婚姻介紹所」的業績,居然促成了幾對佳偶,勉強繳得起房租水電瓦斯電費,只是沒錢裝冷氣罷了。

(如果不是心腸軟,老是做免錢的,別說裝冷氣,要住到什麼豪宅也不是夢)

但是她們仙法加持過的廣告單,卻常常引來一些眾生血緣濃厚的人類。

會弄到看得出廣告單特別的這些人類,通常是遇到了人類警察或徵信社不能解決的問題。剛開始,翦梨和石榴會當副業接下來,但是現在她們廣告社的業務越來越多,已經有凌駕本業的趨勢,再搞到徵信那邊去,真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以前天使翩行者轉生的陳翩還在的時候,這些業務幾乎都是轉包給她的。自從她去梵諦岡留學,這些業務往往要很可惜的放棄。

錢耶!這些都是錢耶!

(花神小姐們…妳們是不是窮瘋了…?)

所以,她們現在充滿期待的看著君心。她們眼中看到的,大概是大把的佣金收入吧…

君心被看到毛起來,「我我我…我還在修業中…」他實在不太想跟這兩個專業惹麻煩的花神阿姨扯上什麼關係。

「不要馬上拒絕嘛…」石榴很熱心的勸誘,「待遇不錯呢,不但享勞健保,讓你入乾股,每年還有百分之十的紅利…而且,你是社長喔!」

「雖然算是幻影集團的子公司,但是我們經營權分得很清楚的,絕對不會干涉你的運作。」翦梨馬上接棒說服,「我們只抽百分之五十的佣金,很公道的!而且你在幻影咖啡廳消費,可以享受八折的優惠喔!」

「幹嘛扯到我這裡?!」狐影叫起來,「妳們盜用『幻影』兩個字我都沒告妳們了,為什麼我的咖啡廳還要列入妳們的福利範圍!?」

兩個花神根本沒甩他的抗議,「而且,你在解決案件的時候,很可能會遇到殷曼的微塵。就像這次的事件一樣…」

絞盡腦汁正在想藉口拒絕的君心愣住了。小曼姐的微塵?

花神們看他猶豫,不禁精神為之一振。打中要害了!此刻不上更待何時?「而且,幻影徵信社好歹附屬在婚姻司駐台單位之下,聘雇人員可是享受著仙神的保護條款。只要不觸犯天條,無良仙神是不能對你們下手的啊~」

換狐影愣了一下。沒錯,婚姻司再小再賠錢,也是天界的對人間單位。聘雇人員的確視同仙神,擁有仙神的尊嚴和保護。

他火速回想了一下聘雇人員條款,很意外的發現(很可能只是疏漏),並沒有限制聘雇人員的種族。

(但也沒有說除了仙神以外可以聘雇吧…)

像高翦梨。她原本是絕情司的高手。因為違逆了絕情司的老大被解雇了,原本和她是死對頭的石榴趁隙把她聘雇過來。無職仙神接受聘雇是再自然也不過了,這點權限石榴還算有。

但是聘雇一個人類?

「順便也把殷曼帶過來嘛。」石榴覺得太划算了,「她也適用聘雇條款的保護喔!」

聘雇一個化人失敗的千年大妖?!

「呃…這個…」君心求助似的看著狐影,他不知道怎麼辦。聽起來很美好…唯一的缺點是…

這兩個專業闖禍的花神老闆。

對,這兩個闖禍完全是專門的。狐影沒好氣的瞪著這兩個到處惹麻煩的花神。不知道為什麼,花靈修煉為花神以後,每一個對闖禍都超級有天分,他和這群花神為友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霉。

但是她們闖禍歸闖禍,卻都是單純沒心機的。滿天自保的仙神,也只有花神諸友敢公開表達反抗天孫的態度。

(所以才會被貶到各個賠錢的單位…一輩子也沒有升遷的機會。)

花神闖禍已經變成常例了…誰也不會意外。狐影心裡動了動。包庇人類和飛頭蠻,也算不上什麼特別的事情吧?

「答應她們吧,君心。」狐影笑了笑,莫測高深的。「我作主。殷曼有什麼話,叫她找我就是了。」

君心瞪大眼睛,「呃…」這樣真的好嗎?

但是翦梨已經快手快腳的抽出了合約書,石榴馬上遞上筆。

簽下自己名字時,君心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他是不是簽了不該簽的賣身契啊…?

懷著複雜而淡淡後悔的心情,他把合約書拿回去給殷曼看。以為殷曼會罵他…沒想到殷曼只是抬頭想了想,笑著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狐影也真是為我們費盡了苦心。」她淡淡的說,「這種保護雖然是鑽漏洞,天界也未必承認,但是拿出合約書來,還有得折辯呢。」

自從重慶歸來,她埋首玉簡,雖然不見得都吸收了,卻也略窺天界的點點滴滴。簽下這紙合約,擔下關係的,不只是諸花神,因為狐影也加入了什麼幻影集團。

從來不出門的她,意外的去了幻影咖啡廳。

「…狐影,為什麼為我做了這麼多?」她困惑了,「我知道我們是老友。但是老朋友卻擔下這麼沈重的干係…」

望著殷曼成熟幾分的稚嫩臉孔,狐影不是不感傷的。

「…在我成仙之前,我愛上一個人類的女子。」他擦拭著玻璃杯,「一開始,我只是用尋常大夫的身分接近她。」

一個,從胎裡帶來不足的村姑。不怎麼美,也不怎麼有特色。年紀還小的她,已經滿頭銀絲。這是陽氣極度不足,所以連髮色都沒有。

那時的狐影化人修煉已經有了成果,沒幾年就可以飛升了。他到那個貧窮的山村駐診,只是為了想找個清靜的地方靜待飛升的時機。

一時憐憫,他為那個少女村姑看病,陽氣衰竭,心脈無力。如果可以修道,說不定可以延年,但是她的經脈脆弱到無法修道。

可憐她孤苦無依,狐影幫她調藥輸氣,她因此好轉一些,可以下床做些簡單的工作。她的回報是,到狐影家打理家務,煮飯洗衣,雖然狐影要她別掛懷。

「我希望能夠付一點藥資。」她蒼白的臉孔泛起一些紅暈,「但是我沒錢。」

「用不著。」

「人都是有原則的。」她很堅持,「這是我的原則。不可以欠人什麼。」

在平凡的外表下,她有顆堅強而充滿希望的心。病痛沒有拿走她魂魄燦爛的光彩。從她的眼睛看出去,這個世界無比美麗。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上她的?狐影也說不清。當他驚覺的時候,那個叫做火兒的人類女子,已經在他心頭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我不是人。是狐妖。」他決心坦白,「我化人修煉是希望可以成仙。」

「我知道。」她白皙得沒有血色的臉孔湧起燦爛的笑容,「我娘說過,少年白頭的人可以看到另一個世界。我娘是對的,我一直都看得到。」

他愛著火兒,愛到連成仙都忘了。他多少次佈下妖陣抵抗閻君的使者,違逆天命也在所不惜。哪怕是火兒日漸蒼老,皮膚皺縮,他依舊愛她至深,像是將狐妖天生的多情奔放的灌注在一個人的身上。

他不曾愛過誰,卻把所有豐沛的愛都給了同樣的一個人類女子。火兒…孱弱的火兒,回報他的就是抵死忍耐死亡的侵襲,再怎麼痛苦、衰弱到只剩下一口呼吸也不忍棄他而去。

他用「愛」這樣殘忍的名義,禁錮捆綁了他最愛的人。

「我的老友。」狐影的嗓眼懷著一點哽咽,「是妳陪伴著我,教我什麼是『捨』。若不是妳的陪伴,我可能還讓火兒受著永劫的苦。」

為了火兒受過的苦,他終生憐惜既慈悲又殘忍的人類。人類殘忍起來勝於妖異,但是最終的慈悲,卻是仙佛也不能及。

「我不說謝,但我會永遠記住而且在妳需要幫助的時候,一定在妳身邊,支持妳。」他的聲音喑啞了起來。

終生苦修,都已經成仙這麼久了。他心靈最深的地方,還懷著火灼似的苦楚。

「…所以,你讓狐火…離開你去遠方求學?」殷曼稚嫩的臉龐流露出一絲不忍。

狐影別開了臉。

他的愛,太傷人。而他總是愛上不應該的異族。「…她該有她的人生。」

宛如耳語般,忍受著甜蜜的灼傷。

殷曼呼出一口氣,溫柔的拍著狐影白皙如玉的手。不去看跌落在櫃台上宛如珍珠的淚。

殷曼和君心就這樣成為「幻影徵信社」的員工。

反正廣告社是自己的,印個兩盒名片很簡單。封個「社長」的偉大頭銜也不花錢,只是殷曼謝絕了副社長的職位,兩個花神只好很遺憾的幫她安上「助理」的職稱。

房租?別開玩笑。殷曼有自己的房子不是嗎?雖然是破爛大樓的十四樓,電梯還會抖。但是創業惟艱,能省就省吧。

所以花神的花費只有每個月的勞健保,還有那兩盒名片。

「…就這樣?」君心瞠目了。

「當然就這樣。」翦梨回答得很理所當然,「廣告是我們出的,案子是我們接的,這些費用我們都自己吸收了,不然呢?」

為什麼他覺得有點怪怪的?

「就算你們自己接到案子,也得把百分之五十的收入交給我們喔。」翦梨殷殷囑咐。

「…啊?」君心瞪著這個無良花神老闆。

「那當然,你們是子公司啊。」翦梨回答的很自然,「維繫一個集團的運作是很花錢的呢。記得啊,不要做義工。這是價目表。」

那張非常「高貴」的價目表差點讓君心的眼珠子掉下來。「這會不會太敲竹槓?!」

「慢慢的,你會發現這個價目表一點都不貴。」石榴憂鬱的看著他,「說不定你還會覺得賠錢。」

「你的結界聽說修得很爛?」翦梨嘆氣。

「不是修得很爛!」趕工趕得焦頭爛額的九娘叫著,「是修到要被死當了!出去別說是我的徒弟,根本是丟我的臉!也丟光了我狐族管家的臉!」

「…你可以把修繕費扣除以後再交回。」翦梨苦著臉。

「這樣還會有什麼可以交回的?」石榴以手加額,「別又是個賠錢的單位…」

「沒什麼支出,還好啦…」翦梨安慰她。

為什麼…他越聽越毛?

毛歸毛,遇到案件還是得接的。沒多久,他就領悟到花神老闆的話了。

沒幾次的事件,他們已經被管區和管理員嚴重關切,快要被趕出大樓了。應該慶幸十四樓就是頂樓?這樣天花板炸開來的時候,最少沒有樓上的住戶遭殃。

殷曼看著天花板破裂處的燦爛星空,她的確覺得很美…美得讓人欲哭無淚。

「…下雨怎麼辦?」

「…我會叫人來修理的。」

「那,管理員那邊怎麼辦…?」

「………」

門外一片吵雜,管理員口齒不清的嚷著,「…這邊啦!警察先生,這邊!一定是這一戶啦!他們一定是賣軍火的,不然就是做炸彈的!騙笑欸,不可能是瓦斯爆炸啦~哪有可能一個月炸個三四次的!快來啊~」

急促的敲門聲和電鈴讓他們兩個人沮喪的垂下了肩膀。

「搬家會不會比較好?」殷曼覺得腦門痛了起來。

「…我覺得,搬到平房可能好一點兒。」君心無奈的嘆了口長氣。

…搬家不是辦法吧?你要學會控制自己的能力啊,君心…殷曼無奈的去開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