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八章

天怒發生後,君心幾個狐族師父車輪著把他痛罵了一頓。若不是殷曼在旁邊,說不定還會血濺五步。

熟客們和花神倒是把七把飛劍借去看了,面面相覷。就一個修道不滿三十年的人類來講,這七把飛劍的確是好的。但怎麼看也是很普通的道器。這種道器引起天怒?怎麼有可能!

【Google★廣告贊助】

「原來天怒也會出錯?」翦梨大惑不解,「我還以為自然引發的天怒不會出差錯。」

「馬有失手人有亂蹄,吃芝麻哪有不掉燒餅的。」石榴不大有把握的回答,「天怒總是有機率搞錯的。哪有百分之百的正確…」只是這機率未免也太倒楣的微小了吧?

這次「烏龍」天怒事件就這樣落幕了。不過心有餘悸的幾個狐族師父特別把時間空出來,活像填鴨子似的拼命把這個不求甚解的笨徒弟教到會。

奢求殷曼好好教他?不管她有沒有記憶,魂魄全不全,那股順其自然的嬌懶從來也沒有改變過…君心讓她教,不知道還會弄出多少天兵事件,他們的心臟很嬌弱,受不了這種嚴酷的考驗啊!

歷經兩次聯考磨練的君心,苦著臉面對更艱辛的考驗。九娘每天都窮罵他的古文跟結界一樣爛。

我又不考古時候的狀元。為什麼非要古文很厲害呢?面對著古文寫作,君心愁白了好幾根頭髮。這種焦頭爛額的情形之下,惹麻煩第一名的花神老闆又丟了好幾個達到麻煩極致的案子給他…

他終於明白,水深火熱長什麼樣子了。

花神們倒是很開心的。自然有了君心,她們的業績雖然沒什麼成長,但是麻煩的事情推給他就是了,多了不少時間去咖啡廳鬼混避暑。

就是混的太兇了,葛仙找她們找了好些天,好不容易在幻影咖啡廳找到,早已經滿腔怒火了。

「我應該管妳們去死!」和諸花神交好的葛仙破口大罵,「妳們老大為了妳們這兩個麻煩精差點沒頭路了,妳們還在這裡吃冰淇淋吹冷氣!辦公室也找不到人,手機也不接,電話也不通…」

「就、就忘記繳費了。」石榴訕訕的笑,「葛大哥消消氣…狐影,再來一份漂浮冰咖啡,記我的帳!」

狐影沒好氣的瞥了她們一眼。妳們喝的哪一杯飲料付過錢…記妳的帳?他還是做了杯漂浮冰咖啡。

「現在是吃冰淇淋的時候嗎?」葛仙牢騷滿腹的坐下來吃,「妳們大禍臨頭了!共工參了妳們一本,說你們無詔雇用了一個危險的邪派人類,還引起天譴!天帝下令詳查,你們家老大月老已經被刑部叫去好幾天了,還沒回來!妳們還不知死活的吃什麼冰淇淋…」

石榴和翦梨的臉孔都轉為煞白。

坦白講,她們的老闆月老糊塗又脫線,年紀老了,紅繩亂綁亂牽,造冊造得亂七八糟,在婚姻司這種冷門又賠錢的單位當主管,升遷加薪自然無望。但他總是笑嘻嘻的,人際關係極好,八面玲瓏。花神們當他的部屬惹出多少麻煩,他也笑笑去處理,活像個慈祥的肯德基爺爺。

舌燦蓮花的肯德基爺爺會被拘去刑部好幾天…這可是很嚴重很嚴重的事情!

「別說我沒提點妳們。」葛仙匆匆的擦嘴,「先想想怎麼答辯,找個好一點的律師吧!」他壓低聲音,「妳們花神諸友也真是的,天孫的徒弟殺了個花仙,妳們跑去刑部告天孫律徒不嚴?說妳們呆,還真是呆到有剩!刑部掌印的罔象會啥?那個只會討王母歡心的弄臣什麼都不懂,通通都是他的軍師流英在作主張。」

他抹了抹汗,連聲音都忘記壓低,「流英可是天孫在人間收的第一個弟子!心性跟他那師父像到十足十,妳們去告流英的靠山?!」

「這天界就沒有王法了嗎?」翦梨忘記了懼怕,怒火狂燃,「殺了我的族女、拘了她的花魄為奴僕凌虐侮辱!這就是天孫高徒幹的好事…若是天界不制裁他們,我自己來!」

「噓噓噓!」葛仙驚出一身汗,「嚷什麼嚷?過去都過去了,案子也結了,怨也夠深了。流英恨妳們恨得要死。這次的案子根本是借題發揮…」他深深頭痛起來,「妳們誰不好找,去找了個人類當聘雇人員?還是個引起天怒的怪怪人類!哎啊,天哪…」

「老葛,那個怪怪人類是我的徒弟。」狐影皮笑肉不笑的說。

葛仙吃了一驚,咽了咽口水,「呃…」

「有什麼不是,我們自己會去領。」他冷冷一笑,「我可也算是婚姻司的一份子了。」

石榴看著僵成一片的氣氛,緊張的出來打圓場,「葛老,感謝你來通風報信…這我們曉得了。狐影,你幹什麼…弄出那副要殺人的樣子很應該麼?」

「諸仙神都怕天孫,我可不怕。」他忿忿的將抹布一摔,「狀紙我自己寫!好歹我也有天界律師執照…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

很有勇氣,真的很有勇氣…他又抹了抹汗。滿天仙神都畏懼厭惡天孫,只是暗幹在心口難開。就只有這幾個傻裡傻氣的妖仙花神敢這樣公然反抗。

「…狐影,你當這麼久的神仙還是學不乖。」葛仙反過頭來勸狐影,「政治,天界生存需要有政治智慧啊!誰不討厭那個傢伙?但是這樣公開的反抗只是以卵擊石…我看你們還是賠個不是,把那個人類解雇了,認個錯。那不挺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我是狐仙,不是神仙。」向來笑嘻嘻的狐影難得的恚怒,「我骨子裡是妖怪,妖怪不懂什麼政治不政治!」

沒幾天,傳票真的寄來了。

「傳票?」石榴拿給狐影看,滿眼迷惘,「我還以為會五花大綁把我們綁回去。」

「有種他們就試試看。」狐影冷笑,「敢在都城綁人我就佩服他們!他們有人有靠山,我們沒人沒靠山?舒祈就是我們的靠山!」

「靠北啦,靠山咧!」趕來的得慕開罵,「惹了這樣天大的麻煩誰能給你們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已經避嫌避的很辛苦了…」她受不了這些惹麻煩第一名的眾生,也受不了嘴裡說討厭麻煩,行為卻完全不是那回事的舒祈。

「舒祈不管這件事情?」石榴大驚。

「…會被你們害死。」得慕的臉色很難看,「她要你們帶著君心和殷曼,從她的電腦上天赴開庭。」

花神們張大嘴,狐影嘿嘿的笑了起來。

舒祈嘴裡說不管不管,結果還不是管了?有種就去管理者的家裡擺弄他們暫離了魂魄的肉體!

他寫了文情並茂合情達禮的答辯狀回寄,又去通知了君心和殷曼。

「…什麼?」殷曼大大的驚訝,「管理者要讓我們借道?」這不合理。管理者很少干涉天界魔界的事情,這違背了她中立的原則。

你們不了解舒祈,狐影可是住在她的城市很多年。這任的管理者能力最高,這些年的磨練更沒人敢惹。她嘴裡說不想惹麻煩,其實多少麻煩她擔了下來。

舒祈最恨不公不義,這件事情都齊全了,想不理,她自己會狂怒。

狐影非常有把握的、帶著浩浩蕩蕩一行人去了舒祈亂到沒地方下腳的工作室。

「事情了了,要幫我打掃。」亂髮蓬頭埋首電腦排版的舒祈,連頭都沒抬,淡淡的丟了這一句。

「行。」狐影很慷慨,「君心會幫妳打掃。」

「…我?」什麼?為什麼是我?

「會打字嗎?」舒祈終於轉過頭,眼睛底下充滿了疲憊。

「會,還滿快的。」狐影打包票,「放心,現在的大學生都受過網路虧妹訓練,打字跟飛一樣勒!」

「我沒受過那種奇怪訓練好不好?」君心叫了起來。

難得的,舒祈笑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幫你們。或許我欠人打掃和打字吧。」她輕嘆一聲,揮了揮手,「去吧。」

眾人只覺得眼前湧起金光,一片白茫茫。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他們已經置身於網路飛逝如流星的光亮狂流中。

結界的確不是狐影的專長(雖然也是很厲害了),但是不要忘記,他擅長療癒,安撫狂亂的亂流也是他的專長之一。他氣定神閒的安撫光流,撿回被沖得七葷八素的眾人。

像是乘在無形的小船上,他們用驚人的速度飛渡了網路光流,直抵天界。

在天界管理網路機房的仙官看到又有人劈破防火牆闖進來,緊急調派軍隊圍剿,該死的舒祈!妳就不能夠規規矩矩的從正常門戶進來?妳是要破壞我幾次防火牆啊~

等看清楚了是狐影等人,他氣得有點暈。「…我記得你們似乎是開庭應訊的。」

狐影亮了亮傳票,「是呀,這是傳票。」

「你們…你們不知道有南天門這種地方嗎?」仙官怒吼了,「一定要劈壞防火牆才甘心?該死的舒祈~天殺的第三勢力~」

「這兩個是凡人。」他指了指君心和殷曼,「不方便以凡軀進出。而且舒祈領有通道許可證,從她那兒進出天界是被許可的。」

「我知道被許可!」仙官差點暴跳起來,「但不是隨便哪邊打個洞就可以進出!你們是把網路安全性放在哪?拜託你們不要胡亂打洞…明明我有開個固定的門戶讓你們來去的,需要這樣嗎~?」

當然,沒人理會網路仙官的鬼叫的。這群冷血的眾生,更不關心仙官花了三天三夜才把被破壞得幾乎功能全失的防火牆修好。

仙官不是人幹的…網路仙官更是連鬼都不想幹啊~~

***

殺氣騰騰的到了刑部,他們時間算得很準,剛好是開庭的時候。等他們氣定神閒的進了法庭,幾個神仙行色匆匆的衝進來,看到狐影等人不禁一怔。該死!在天門攔人攔半天攔不到,他們是從哪兒進來的?

若是可以阻擾他們進法庭,那就只能以檢察仙官的起訴為準了!到時候把他們關個百年千年有什麼困難的?他們到底從哪進來?

別當我不知道你們這票天孫黨的鬼心思。從天門進出?方便你們攔下我們胡打歪纏?狐影在心裡冷笑。林北又不是昨天才出生,天真無邪的看不透你們搞啥鬼?

在這種暗潮洶湧的情形之下,執法仙官開庭了。

每個人嚴肅的宣誓,只有君心帶著一種極度驚訝的心情瞪著執法仙官和檢查仙官。他還以為是包青天那種古代大堂呢!結果…

這根本是西洋電影才會出現的法庭吧?而且這個古怪的西洋法庭,執法仙官還帶著銀白閃爍的長假髮哩~

這…

他湧起了一種極度奇妙和荒謬的感覺。

這件小小的案件,卻讓法庭爆滿。

戴著銀假髮的執法仙官傻了眼。是最近天界太和平,還是為了什麼他不知道的緣故…這個明顯只是職務缺失的小案子,居然讓天界所有有頭有臉的仙神都到齊了。

以麒麟家長為首的四聖之長相互寒暄的在第一排坐定,和婚姻司水火不容的絕情司老大也面罩寒霜的在最後一排坐下。南極仙翁、福祿壽三星、仙島諸仙熱熱鬧鬧坐了右三排。從各地請假齊聚的十二正花神鐵青著臉,挨著坐滿一排。

天孫那邊的門徒神仙也幾乎都到了,佔據了左邊的前四排。還有王母侍女董雙成等嬌俏仙女也衣帶香風的入席。

執法仙官和檢察仙官互望一眼,假髮下的頭皮一陣陣發麻。真的是…真的是壁壘分明。天孫一黨和反天孫一黨勢均力敵的坐在台下,望著他們兩個倒楣鬼。一個辦個不好…他們兩個不知道要黑個千年萬年才有漂白的希望。

代替天帝監審的太白金星也傻眼了。怎麼?分頭澇人準備幹架?這兩幫人互看不順眼已久,明裡暗裡他不知道費了多少力氣折衝調解。天帝將天孫帝嚳禁錮,才暫時平息了紛爭,現在是…?

會同監審的罔象只覺得很熱鬧,但他的軍師流英卻暗暗的咬牙切齒。他狠狠地看了檢察仙官一眼,檢察仙官縮了縮脖子。

寧可得罪君子,也千萬不要得罪小人。君子將來還會原諒你,小人可是會記恨記到天涯海角。他這個流英上司正是小人中的小人,他沒那膽子得罪他。

抱歉了,不要恨我呀~

執法仙官敲了敲槌子,清清嗓門,「開庭。請檢方陳述事實。」

檢察仙官欠了欠身。他指了指被告們,「查婚姻司花神高翦梨、樊石榴身為婚姻司駐台單位,卻濫用職權,聘雇走入邪道的人類李君心與無職妖族殷曼為外聘人員,明顯有浪費公帑、藐視天界法律的企圖!月老身為婚姻司主管卻默許這種事情,是否有利益輸送的嫌疑應當徹底查辦,但是監督不嚴是無容置疑的。

庭上,天庭法律不容挑戰。諸被告的所行所為看似輕微,事實上是非常嚴重的!自從封天絕地後,駐人間單位應該律己更嚴,然而諸被告卻利用人間天人大量減少,無人監督的情形之下,虛報聘雇人員的額度,在預算上面灌水,這根本就是為了中飽私囊的貪贓枉法!這是可以被容許的嗎?!請庭上依貪污、利益輸送、舞弊等罪行重重量刑!」

執法仙官摸了摸下巴,聽起來還滿有理的…「被告或被告律師有什麼要答辯的嗎?」

高翦梨怒氣沖沖的舉手,不等執法仙官說話就站了起來,「我只想說,一年兩萬新台幣的預算增加到兩萬五千塊,大概繳電費都不夠,更不要談房租。我猜檢察仙官不食人間煙火已久,大概不知道人間的生活費漲到什麼程度。多那五千塊連修漏水都不夠,可以貪個鳥?」

「妳這是人身攻擊!」檢察仙官嚷了起來。

「人身攻擊?」翦梨瞪起眼睛,「我若說:『檢察仙官小小軟軟好快好可愛』才算是人身攻擊吧!?」

「妳!」檢察仙官漲紅了臉,「妳根本就是胡說~」但是底下的仙神已經笑倒一片了,連天孫黨的仙人都笑出來。

忍笑會內傷的…執法仙官努力咳了兩聲,把笑意壓下去,「…別胡說了,當心我以藐視法庭懲處妳!被告律師還有什麼要答辯?」

狐影緩緩站起來,「庭上,我是本案被告律師狐影。」

「抗議。」冷冷的聲音從監審席冒出來。流英舉著手,「庭上,我抗議被告律師的資格問題。本案為婚姻司幻影集團人事舞弊,幻影咖啡廳亦加盟幻影集團,視為關係人。關係人自動失去辯護律師資格!」

情報做得挺好的嘛。狐影魅麗的臉孔彎起一彎嬌媚的笑容,「我比較想知道流英仙官用什麼身分抗議。您是監審大員,理該保持緘默而中立的立場。抗議我的資格,理當是檢察仙官的事情。」

「我是檢察仙官的上司,現在檢察司由我負責。我也是檢察仙官的一員,雖然不是我的案子,在庭上亦有發言權。」

「哦…」狐影踱了兩步,背手回頭,「請問您何時從刑部軍師,又兼任了檢察司負責人?」

「現在。」流英冷冷的回答,「人事調度原本就由我主管。請不要轉移話題,你已經失去辯護資格了。」

台下一陣騷動。哇靠,徇私到這種地步…看他高興一句話就可以變更職務…?刑部還真的是軍師當家哩!

「好威風,好神氣喔。」狐影鼓了幾下掌,「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刑部最高主管果然有氣勢,佩服佩服。」

這句話讓神經大條的罔象都紅了臉,又轉鐵青。他低低的埋怨,「…你調動人事最少也跟我報備一聲。」

流英瞪了他一眼,讓罔象縮了回去,心裡又羞愧又氣憤。

「拖延是沒有用的,」流英淡淡的說,「你已經失去辯護資格,退下吧。」

「流英仙官,您的情報雖然靈通,但是卻沒仔細去了解我用什麼身分加入幻影集團。」他秀出副本,「這是合約副本。我是以法律諮詢既經營示範顧問加入的。幻影咖啡廳為經營指導機關加入,我個人則接受了婚姻司的法律諮詢聘雇。換句話說,我是合法的婚姻司法律顧問。請問庭上,我有沒有資格答辯呢?」

傳閱了副本,執法仙官啞口片刻,「請被告律師狐影上前答辯。」

流英氣得差點咬碎牙齒,氣定神閒的狐影冷笑了起來。

當初兩個天真的花神要聘雇君心時,他就料想到未來必定有需要爭辯折衝的時候。婚姻司不是一群小糊塗就是老糊塗,君心天兵的要命,殷曼記憶和魂魄都嚴重不全…不是老弱、就是婦孺,他這個男子漢不出來費心打算,難道要看他們隨便人欺負?

當年在天界無聊考的證照現在都派上用場了。他好讀書,天界又閒閒沒事幹,幾乎是可以考的證照他都考完了。律師資格和經營輔導不過是多如繁星的證照中微小的兩項。

(由此可證,多讀書沒壞處,多考證照也沒壞處…XD)

他風度翩翩的上前,先對執法仙官一笑,又對台下旁聽的諸仙神笑了笑。他本質是狐族,平常都克制的將狐媚收得嚴謹。但是當他打起精神,準備施展渾身解數的時候…

他翩然的風采,立刻魅惑了全場諸仙神,除了君心和殷曼沒影響,真的是風靡全場,安靜的瘋狂了所有諸仙的心。

努力收斂心神,流英怒叫,「抗議!使用魔魅法扭轉司法正義,這是擾亂法庭!」

「魔魅法?」狐影困惑的點點下巴,這麼簡單的動作卻讓幾個仙姑癱軟了,「我既未持咒,上庭亦棄武,何來魔魅之說呢…?」

你明明有!所有的人都在心裡默默的回答。但是狐仙這樣極致馥郁的魅惑!真像是一股靡麗芳香的風吹拂過肅殺的法庭~

「…抗議無效。」執法仙官輕咳一聲,「天生的魅力不視同魔魅法,被告律師請繼續。」

狐影露出絕麗的笑容。這場官司,贏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