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千年微塵 第九章

看見檢察仙官三言兩語讓狐影殺得大敗,流英豁然站起,「庭上,檢察司要求更換主事檢察仙官。」

臨陣換將?執法仙官鼻尖冒出冷汗。他努力想了想,有這種例子嗎…?

「根據乾號卯字第一九八四○號案例,當值案檢察仙官身體不適,可臨時更換之。」流英不耐煩了,「這位檢察仙官身體不適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我?我哪有?檢察仙官愣了一會兒,馬上恍然大悟,「是是是!我、我…」我生了什麼病?「我我我…我肚子痛!我肚子好痛好痛~大概要拉上三天三夜得請病假!」他馬上奪門而出,開始千幸萬幸額手稱慶。

老天有眼,終於讓我脫離那個倒楣的法庭,阿彌陀佛…

執法仙官幽怨的看著澇跑的檢察仙官。他肚子也很痛,能不能也用這招「屎遁術」…?

台下諸仙暗暗的比了中指。

「檢察司要派哪位檢察官後補?」執法仙官有氣無力的問。辦完這個案子,他考慮退休了。

「我。」流英很自動的走到台前,煞氣十足的瞪著信心滿滿的狐影。

兩人交視處,像是要引起火花。執法仙官又抹了抹汗,他其實很想叫檢察仙官和被告律師去門外打個你死我活,贏的人就判他勝訴。多麼簡單明瞭。

當然,他不能這樣辦。真是太可惜了。

「請問被告律師,在你看來,婚姻司沒有絲毫過錯囉?」流英咄咄逼人的詢問,「因為貪污的金額小就不構成貪污?枉顧天庭律法的雇聘因為微罪所以無須懲罰?天界的司法尊嚴可以這樣侮辱嗎?」

「回答流英仙官的問題。」狐影皮笑肉不笑的,「您所謂的貪污就是增加的五千塊預算?」他亮了亮手裡的光碟片,「這是婚姻司駐台單位的帳冊記錄,每一筆支出收入明明白白,甚至我還保有百年來的單據。駐台單位赤字已有百年歷史,申請增加預算也有六七十年,只是預算總是被砍到剩下這丁點。請問各位,這叫貪污?增加一丁點的預算填補百年來的赤字叫做貪污?我們對貪污的定義是這樣?」

「帳冊的真偽還需要嚴格求證!」流英揚高聲線。

「我領有天界會計師的資格,你懷疑我的專業!?」狐影也提高聲音,「小心!你污蔑的是我的職業尊嚴!」

「那聘雇引起天譴的邪道人類怎麼說?」流英咆哮起來,「聘雇條例可沒有允許聘雇的準則!」

「也沒有不允許聘雇的準則吧。」狐影笑了笑,「如果你對這條例有疑問,應該申請大法官解釋,而不是貿然拘捕收押月老,無端興訟吧!刑部的大主管。」

「你這是強詞奪理明知故犯!」

「我倒覺得你打不贏官司開始耍蠻橫滾地哭鬧了呢…」

「兩位兩位!」執法仙官拼命敲槌子,「請安靜!尊重一下法庭吧!關於聘雇法則的問題,列入申請大法官解釋的行程。待解釋出爐,再行判決婚姻司聘雇有無缺失。」他轉頭吩咐書記仙官,「把這記下來。請大法官解釋條例吧。」

流英恨恨的瞪著狐影,又瞥見君心和殷曼。「庭上,的確要請大法官解釋條例。但是,」他指著殷曼和君心,「這兩人的確是天界機關的聘雇人員。我要求庭上扣押這兩人,嚴格調查引起天譴的原因。聘雇人員若觸犯天條,也應該以天庭法律嚴處之。」

「是天怒,不是天譴。」狐影的目光森冷起來。

「如果是天之怒,那把神器交出來當證物。」流英的眼中流露出掩飾不住的貪婪。

原來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狐影恍然大悟。繞這麼大的圈,你根本不關心婚姻司有沒有貪瀆、聘雇是否失當,你只是想趁這個機會霸佔君心的神器,或是天之怒的祕密。

「天之怒也是有搞錯的時候。」狐影按耐住想狠狠揍流英一頓的衝動,「他引發的天怒只是巧合。」

「這需要扣押下來嚴格調查。」

「你到底想查什麼?」狐影的怒火越來越高張。

「天界的名譽不容邪魔外道污染墮落!」

「邪魔外道?我請問你從什麼地方看出來他是邪魔外道?」

「我有第一流的調查團隊。」流英冷冷的瞪著他,「肉眼和心眼都不夠正確。」

「不夠正確是嗎?」狐影點了點下巴,「流英仙官,請問你是男是女?」

為什麼突然話題轉到這兒?他本能的回答,「自然是男的。」

「哦,是嗎?」狐影轉頭喚著,「君心,去把他的衣服剝光。」

啊?君心瞪大眼睛。

「…什麼?」流英仙官大怒了,「你說這什麼污辱神聖法庭的話!?」

「不剝光我連靠肉眼和心眼都不足以證明你的性別了。」狐影高聲,「你讓我剝光證明你的誠實,我就讓你扣押無罪的人類!」流英最後被殺得大敗。執法仙官宣佈貪污罪嫌不成立,聘雇條例疑問由大法官解釋後決定合法性。

這場官司,是狐影等的大勝利。當然,也讓君心大開眼界。他從來沒想到天庭也有精彩的法庭戲。

久未歸天的狐影和眾老友寒暄,君心問了法警,帶著殷曼去洗手間。正在門外等的時候,經過的仙女對他一笑。

他望了望四下無人的空曠,匆促的也笑了笑。

「我叫董雙成。」她柔若無骨的靠在牆上,「事實上,我是使者。」

使者?誰的使者?

「你…想要見見天孫嗎?」

天孫?君心猛然抬頭,怔怔的望著董雙成。

「或者,你會想見…」董雙成靠近他,吐氣如蘭的在耳邊低語,「他還捨不得鍛造成神器,收在他體內的飛頭蠻。」

君心無法思考。這是陷阱,無疑的。

「據說她還有神識。」董雙成離遠一點,「她自己說過,她的名字…」

「叫做小咪。」

君心像是被雷霆劈中。小咪。

「你要來嗎?」董雙成嬌笑。

「…我要。」

董雙成點起蠟燭,搖曳的火光在牆上映出她的影子。她招了招手,君心跟了上去。

穿過了牆上的影子,他們走入無盡的黑暗中。只有董雙成手上的燭火閃爍著微弱的光。

他不該跟來…他懂,他完全懂。這絕對是陷阱,他也非常明白。

但是…小咪。為了他犧牲生命的、由內丹誕生出來的另一個殷曼。小曼姐是他的寶貝…哪怕是一根頭髮、一片指甲,他都寶愛異常。另一個殷曼、那個總是冷冰冰的小咪…

其實也是他心愛的寶貝。

她居然還保有神識,記得自己的名字…這到底是殘酷還是恩典?他無法眼睜睜看著小咪獨自在那惡魔的身邊受苦。

最少最少,他得去看一看。不然內心遺憾哀慟的波濤永遠無法止息。

無盡的黑暗中,除了董雙成手裡微弱的燭火,在遙遠處,有種溫潤的光亮在閃爍。

他們穿過了陰影,到了專門拘禁王孫貴族的「南獄」。

除了失去自由以外,天界的王孫貴族依舊保有錦衣玉食的幸福,依舊有侍兒服侍照顧。但是王孫貴族犯了罪,刑期卻是其他仙神的好幾倍。也就是說,被關在這個錦衣玉食的南獄裡頭,幾千甚至幾萬年,可能到漫長的壽命終了都沒有自由的希望。

進南獄和下人間流放,通常罪神都選擇流放,因此南獄空空盪盪的時候居多。但是天孫自從上回違了封天令無詔下凡,被都城管理者巧計捕獲、解送天庭後,被天帝判了兩萬多年的刑期,這裡幾乎成了天孫永遠的宮院。

然而他趁天誅日附身人類獵殺無辜眾生,讓他的刑期更永無止境。

君心迷惑的隔著禁制望著靠著迎枕的天孫,迷惑轉成心酸、憤怒。

「你這不要臉的小偷~」他憤怒的敲打著過不去的透明禁制,「小偷小偷!!」

天孫淡淡的笑著,用著和殷曼相同的臉孔。

「偷?」天孫托著腮,「我只是覺得她很美,用了她的臉孔。妳說是嗎?我親愛的小寵物?」

原本長髮垂著臉孔的女子抬起頭,眸子裡滿是茫然。她的臉和之前的天孫一模一樣,但是悽楚恍惚的眼神,卻讓她應該陰柔的容貌顯得楚楚可憐。

臉孔騙不了人…最少騙不了君心。「…小咪…?」他大叫,「小曼姐,小曼姐~」

「她不認識你了。」天孫將小咪抱在懷裡,愛憐的摸著她脖子上的寶石項圈,「為了她,多關幾年也值得。」

「放她走。」君心的雙眸通紅,「放她走!」

小咪抬頭看了他一眼,馬上又低下頭。「還記得我嗎?小咪…」君心輕輕的說,「我會救妳的…我一定會救妳的!」

「我想你會連命都拼掉,設法救她呢…好感人。」天孫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總有一天,你們會重逢的…等你將另一個殷曼的魂魄微塵收集齊全,你們就會重逢。」

天孫眼神迷離了起來,透過宛如琉璃的禁制,撫著君心的臉龐。「我很少收集男人的眼睛。他們的眼睛總是太死、充滿貪婪,不夠美麗。但是你和狐影…是我唯一想要的男人眼睛。」

他好想要,好想要君心的眼睛和魂魄。將他人類的部份摧毀殆盡,他卻用妖氛混合著努力,讓這雙眼睛這樣繁複而美麗,在他眼中,絢爛綺麗宛如最深的極光。

「我會讓你們…」他耳語似的,「在我的神器裡重逢,永生永世不會分離。」

「你想都別想。」君心失去理智的破壞力要發作了。

「我在禁制裡並不是…」天孫微笑著,旋即臉孔沈了下來,「流英,我沒喚你來。」

流英謹慎的靠近,禁制應該很可靠。他笑著,「師尊,我是來抓這個打擾你安寧的小子。」

「讓他走。」天孫冷淡的看著他的大徒弟,「我喚他來是要看看他而已。你不知道,這是我要的人嗎?」

他會放君心走的。他知道,這個痴心又愚蠢的人類會奔走許久許久,讓另一個飛頭蠻完整。他什麼都要全部,不要一半而已。他要整個完整、美麗、堅強又妖力高深的飛頭蠻。

然後將君心和殷曼一起投入他的神器中,成全他們愚蠢又令人憐愛的愛情,永不分離。

但是流英好像不把他當一回事。他太想要神器了…不是普通的神器,而是能夠引起天怒,完美的神兵利器。

這個不人不妖的小子打造出來了。他只是運氣好,根本沒辦法讓極致神器發揮。但是我可以。流英想著。我可以讓極致神器發揮到無人可及的玄妙地步。

「我會讓他走的。」流英保證著,「只要他把神器交出來。」

「你違抗我?」天孫的語氣溫柔起來,像是愛嬌的小孩。

「師尊,我不敢。」流英謹慎的退後幾步。

「沒有小咪,我不走!」君心暴起,狂風開始飄揚,狐火妖雷電光閃爍,隱隱如野獸的怒吼。

流英的眼底透露著貪婪和狂喜。君心若是在天界惹禍,他就有機會羈押。管他有什麼靠山、狐影多會舌燦蓮花,他逃不過被羈押的命運。

鬧啊…使用武力啊!只要你在南獄動武,撼動了禁制一點點,誰也不能阻止流英羈押李君心。

「我還沒殘廢。」天孫淡淡的說,憑空彈了彈指。

君心卻覺得氣流像是子彈一樣猛烈的撞擊了他的心臟,讓他的心跳幾乎沒了。他的暴走赫然停止,疼痛像是高壓電一樣貫穿全身,讓他猛然反弓,然後倒下。

事實上,天孫對他非常留情。相較於流英被天火焚燒得只剩下一堆灰燼,天孫對君心的確很慈悲。

「…你又妄開殺戒。」遲了一步的太白星君沈重的嘆了口氣。

「哦,是他硬要送上門給我殺的。」天孫厭倦的望著星君,「不然呢?天帝幾時要宰了我?」

到底是他瘋了才被天帝關起來,還是關太久導致他發瘋呢?太白星君幾乎是看著天孫長大的…那個好奇心旺盛,熱愛製作器具的可愛小男孩,什麼時候變成人人懼怕厭惡的敗德天神?

他曾經貴為代理天帝,滿懷野心和抱負,那樣熱誠的勤於政事。到底是為了什麼讓他漸漸殘酷、墮落,瘋狂的凌虐一切?

星君蒼老的臉孔出現了迷惘。

天孫望了他一會兒,發出輕笑。「蠢老頭。」他帶著憐愛呼喚著太白星君,「可愛的蠢老頭,帶著那孩子走吧。他還得幫我做事。我期待…他將另一個完整的飛頭蠻,帶來給我。」

陷入愉快的妄想中,他撫著木偶似的不語小咪,眼神恍惚的陷入遙遠的夢境。

下雨了嗎?君心驚醒過來,和一個白髮白眉白鬚,穿著西裝,長相活像史恩康納萊的帥老先生面面相覷。

這真違反常識…在東方的天界,遇到史恩康納萊。

「我是太白星君。」帥老先生沒好氣,「隨便人拐了就走,你三歲小孩嗎?」

君心茫然了一會兒。他實在是個不滿三十歲的死小鬼,對於一切都跟剛孵出蛋殼的小雞沒什麼兩樣。他知道太白星君,但是不知道太白星君是怎樣神仙。

這位年紀比天帝還大,忠心耿耿的老臣,其實是整個天界穩定的力量。他生性穩重溫和,不喜干戈。多少天界的明爭暗鬥都仰賴他折衝調解,明裡暗裡,他救了多少性命,活了多少生靈。

雖然他法力不算頂尖,職位也不算高,但是天界的仙神見了他都恭恭敬敬的喊他一聲「星君」,更是天帝仰賴的國策顧問,對他推心置腹。

(除了喜愛西裝這種奇怪嗜好以外…他真的幾乎是個完美的神仙)

這個備受尊敬,素有「賽魯仲」之稱的老星君,滿眼複雜的望著君心。「…你…嗐,成什麼仙呢?放棄吧。」

這麼沒頭沒腦的吐出這一句是怎樣?「呃…我不適合嗎?」

「這不是適不適合的問題。」星君有點煩躁,「唉,該來的躲不掉。仔細聽我講,你的案子了了。最少眼下是了了。接下來大法官解釋條例,我會盡力讓你過關。在你成仙之前,不要再來天界了!讓狐影代替你還是誰代替你都好,別再來了!」

君心愣愣的望著他,心底有種複雜的情緒和回憶在轉動。火光、撕裂的痛苦、一雙女人的、怨恨的眼睛。

「…長庚,謝謝你。」他不由自主的說出這句。只覺得一陣劇烈的感情湧上來,讓他莫名的紅了眼眶。

「噓噓噓噓!」太白星君慌得沒處放手腳,「我不認識你,你不認識我,聽到了沒有!?」他心裡激動,差點滴下淚,「凡事忍耐啊…年輕人。有些事情不由你我作主,有些話兒不由你我說。天界是很複雜的,當人類還好得多了。趁現在還沒人看破你,快快返回人間吧。」

他抓著君心疾行,來到了天界巨大的網路機房。

「哦,天哪…」網路仙官絕望的喊,「不要再來了…老星君,你從南天門送他走不好嗎…?你又炸了我的防火牆!天啊~我才剛開始修啊~」

星君粗魯的要將君心推入網路混亂的光流中,君心抗拒著,「等等,等等!最少請你答應我,多少看顧一下小咪~」

「嗐,什麼時候了,你還顧到那半隻飛頭蠻…你早就把命給顧到…」星君勉強把話吞進去,「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去探望天孫的時候會順便看顧她,快去吧!」不由分說得將他踢回人間。

「我的防火牆!我二十四個小時的苦心啊~」網路仙官還在哀號。

「吵什麼吵?」他沒好氣,「開始修而已,總比你修完全了才炸好多了吧?」

「………」網路仙官跪在主機前面,久久無法動彈。他決定,等那票沒網路安全觀念的傢伙通過以後再修。反正他們一定又會跑來大炸特炸…

「這年頭的網管不是人幹的。」他眼淚汪汪的說。

***

君心自己跑回來,當然是被狐影結結實實的罵了一頓。但是君心沒有回嘴,只是悽楚又恍惚的沈思了好幾天。

殷曼沒有問他,只是安靜的陪在他身邊。

「…我是愛妳的。」他終於做出結論,「不管是妳的哪個部份。」

正在閱讀玉簡的殷曼訝異了一下,研究似的看了他一會兒。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然後又繼續埋首玉簡。

君心將臉埋在她背後,緊緊的抱著她,殷曼只是很淡很淡的笑了笑,寵溺的拍拍他緊抱著的手,繼續讀著書。

君心喜歡,好喜歡她這種沈默的溫柔。

或許他可以說,他有小曼姐,而小曼姐也有他。不管未來多麼的不可預知,他們都擁有彼此。

但是,小咪呢?她也是另一個殷曼。

她卻眼神木然的,帶著奴隸似的寶石項圈,被瘋狂的天孫拘禁在永劫的宮殿裡。若是什麼都不知道還算是慈悲…但是她確保有神識,還記得自己的名字。

無法不想到她,無法不心痛。

在和殷曼相偎的溫暖中,他終於痛哭失聲。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