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異奇談抄 初萌 第八章(上)

第八章 初萌

學校突然有了大規模的轉學潮。

先是那隻饕餮轉走了,然後半蛇妖沒幾天也轉走了。陸陸續續所有的半妖幾乎都轉學出去,但又轉學了幾個有些道行的妖怪進來。

殷曼察覺有異,卻又有幾分了然。但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子平穩無波,就算大火燒到眼前,她也只會倒退個幾步思考如何逃生,不太會去驚慌。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周明也要走了,這倒讓她感傷起來。說起來,她很喜歡這個大剌剌的文藝少女,不管她是什麼種族,都是一起讀書的好友。

周明低著頭,喃喃說著言不及義的道別,正眼都不敢瞧殷曼。她收拾好書包,就和臉孔蒼白的母親一起離開,連話都不多說一句。

殷曼望了望他們班上越來越多的妖怪同學,大約有點底了。她知道應該有些什麼在醞釀,而他們觸碰了「不周之書」這樣的禁忌之後,這種事情本來就難以避免。

但是她在書包裡找到周明偷塞的紙條,又很感動。

「殷曼,大票妖怪要你們的命,還要放火燒城。萬事小心。」

她將紙條化了。或許她不害怕,但她不希望這張善意的紙條危害到善良的好友。晚上她跟君心說了,口氣平淡的像是在討論天氣,「我想我知道龍王說得防神不如防妖的意思了。」

「大概也怕其他神明知道不周之書的存在?」君心也沒什麼害怕的樣子,「只是奇怪,人馬越聚越多,怎麼不動手呢?楊瑾叔叔,你要不要考慮調去其他醫院一陣子?」

楊瑾埋在報紙後面,「我在這裡還有病人要看。為什麼我要怕那群雜毛小妖?」他翻過一頁報紙,喝了口茶。

殷曼他們不知道的是,這紙追殺令在妖怪中引起熱烈的討論和爭執。固然有反對的,也只是舉家遷徙避禍,更多的是覬覦殷曼的魂魄和王母甜美的獎賞。對這些修煉多年,卻不得天門而入的妖族來說,殷曼的魂魄和王母的保障,等於是進入天庭的門票,將可與諸仙神平起平坐。

這讓許多家族明爭暗鬥,互相牽制。有些按耐不住的小妖單獨對殷曼或君心出手,但都吃了大虧回來。這才驚覺,魂魄幾乎散盡的大妖和以妖入道的人類少年不是好吃的果子。

看起來,只能一起對付他們。被角宿委託的幾個族長招開了會議,會議裡頭卻爭執不斷。

「我說,」火妖先忍不住,「還需要婆婆媽媽開什麼會?大夥兒一起上,宰了他們倆,放把火燒得乾乾淨淨,不就可以覆命領賞?還開什麼會浪費時間?!」

「說是說一起上。」狸精冷笑起來,「怎麼我家孩兒去挑戰那個道士,你家姪子不分青紅皂白的將我小孩燒個焦頭爛額?」

「那是誤傷!」

「我看你是想獨佔功勞!」

一時之間,吵得更兇猛,更熱烈,開始丟東西,砸桌椅,幾乎把會場變成戰場了。

「好啦!你們是吵夠了沒有!」蛟精族長大喝一聲,像是憑空響了記焦雷,「這事情是角宿交代下來的,承不承認這起功勞,還是得看角宿怎麼說,現在爭怎樣的?!」

眾妖不大甘心的安靜下來。倒不是蛟精能服眾,而是角宿出身蛟精,總不好太礙了主人的面子。

蛟族族長也很煩心。這樁事情茲事體大,若是他傾一族之力去辦,未必辦不下來。但眾妖在人間可無人管轄,尤其封天絕地之後,神魔絕跡,妖族更各行其是,誰也不用服誰。若他們追捕殷曼和李君心之際,其他妖族也來搗蛋,豈不是更事倍功半?這才邀了其他各族一起助拳,沒想到只是將暗鬥提升到明爭,還越演越烈。

「腦袋只有三個。」蛟精族長凝重的說,「咱們自己窩裡先亂起來,是要辦到何年何月?」

「我倒是有個提議。」一直閉著眼睛假寐的梟怪出了聲,「這法子大家願意的話,先論了行賞先後,就算不幫手也別搗蛋,如何?」

「老梟,你就說看看吧。」蛟精族長疲憊的往椅背一靠。

「這三個凡人,咱們也都知道他們的背景。殷曼,化人失敗又魂魄幾乎散盡的飛頭蠻。但她這種狀況,還可以打得你滿地找牙,聽說朱嬸子的大兒子和三兒子都吃過她的虧?

李君心,聽說他可是扛過帝嚳分身的神威,現在以妖入道,道妖雙修了。上回他不是打爛了狗熊李的臉,讓他躲在家裡養傷不敢出來?

司徒楨,這小子是正統道門出身的。闖南走北,收拾了多少雜毛小怪。本不足為懼,但現在他躲在北都城的管理者家裡。我說…誰跟天借了膽,敢去管理者家裡敲門要人?」

「你說這誰不明白?」朱嬸子逼緊嗓子,「難不成就別辦了?大伙兒一起上,還有什麼辦不成的?」

「大伙兒一起上當然辦得成。」老梟陰陽怪氣的笑了起來,「問題是領賞的是哪些個?通通都能成仙成佛?」

眾妖默不作聲。這件事情就卡在分贓不均,誰都想獨吞。一人吃不下,眾妖又各有異心,這才讓這三個人平安活到現在。

老梟嘆了口氣,「說真話,王母交代下來,怎麼賞還好商量,怎麼罰才是重頭戲。不過我想大伙兒也聽不進去。這樣吧,擺個擂台,各族派些好手來較量過,定個賽程,就取前三強。那族贏了呢,自格兒去協調族裡誰領賞。這麼一來,大家都能齊心,你們說怎麼樣?」

眾妖先是啞口無言,接著竊竊私語起來。

「照你這麼講,若是輸了,不就白當義工?」朱嬸子先叫了起來。

「若連擺個擂台都輸了,還是別跟著丟人現眼吧。」老梟老實不客氣的說,「拳頭大就是好漢!咱們當妖怪的,難道還跟人類一樣濟貧救困不成?」

這話很合眾妖的心意,一時之間,口哨聲、喝采聲,鼓譟不已。

蛟精族長深思了一下,覺得這倒是好辦法。能進前三強的妖族自然有實力,落敗的妖族就算不幫手,也只能摸摸鼻子作罷。畢竟妖族耿直,拳頭往往出道理。

「就這麼辦吧。」他下了決定,「賽程的詳細規定,擬定後公佈。」

老梟看事情底定了,悄悄離開了會場。

「老狐狸,我看你這人情怎麼還。」他搖了搖頭。

當初狐影急匆匆的找上在都城作客的他,就讓他嚇了一大跳。這隻狐仙向來貪懶,平常躲在咖啡廳裡東摸西摸,或回青丘之國管理國事,莫想看他離開老巢,突然衝到他的下腳處,反而嚇到了老梟。

「…天下紅雨了?」老梟還真的推開窗戶看。

「你跟我做什麼怪?」狐影沒好氣,「我問你,追殺令你接了吧?」

老梟一整個心煩,「不接成麼?你又不是不知道王母那婆娘…接是接了,反正也不差我一個人。我知道你跟飛頭蠻的交情,也不用怕我去湊熱鬧。真要湊熱鬧,我躲在都城這鬼地方做啥?」

「我說,你去湊熱鬧吧。」狐影認真的說。

「…你當神仙當到六親不認了啊!」老梟怒了。

「哎,聽我說。」狐影很凝重,「你認為妖族的情誼如何?」

「明爭暗鬥,一盤散沙。」老梟想也不想的回答。

「沒錯,就這麼簡單。」狐影點點頭,「所以麻煩你發揮你的專長,去挑撥幾句。」

「啊?」

「就擺擂台,用拳頭爭名額啊。」狐影很理所當然,他拉過老梟,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老梟險些暴跳,但是細想想…真不虧是老狐狸。「…這棋很險。」

「險?當然很險。」狐影煩躁的搔搔頭,「你知道,我受天律管轄,只能在都城和青丘之國活動。殷曼和君心又受命不准回都城。我只能拜託你啦!這總比這兩個傢伙被車輪的好。舒祈那死女人太有原則,我講破嘴皮子,她死都不交人。也煩不到那邊去…總之,我對殷曼和君心的實力有信心,你安啦。」

真的沒問題嗎?老梟心裡倒是很不安的。

「喂?老狐狸。」他悶悶的撥了電話,「好啦,事情算是辦了。你確定要這麼做?」

「對。」狐影明顯的鬆了口氣。

「你都這麼講了,我能說什麼?」老梟鬱鬱的,「你知道我這些年信佛了,越來越不愛無謂的殺生啊。」

「好啦,我知道你佛心來的。」狐影敷衍他,「你放心,什麼問題也不會有。」

***

的確,妖族的擂台很順利的開辦了。除了種子隊報名外,還開放現場報名挑戰。這個註定要火焚入地三丈的城市,突然熱鬧了起來,所有的旅館都住到爆滿,每天都有奇怪的人出入。

蛟精族長動用了關係,在近郊圈出極大的結界當擂台會場,熱熱鬧鬧的開了十天的擂台賽,終於選出前六隊,就要競爭最後的三強位置。

「現在還可以報名比賽嗎?」一個稚弱的聲音出現在服務台。

忙到幾乎翻過去的服務人員頭也不抬,「等等會開放挑戰賽,妳先填這個表格…不過前六隊都很強,你想跟哪隊挑戰…」然後他張大了嘴,說不出話來。

他的眼前出現了三個人:看起來十三四歲的少女,大約二十左右的少年,和一個俊逸的成年男子。

所有的妖族幾乎都把他們看熟了,畢竟這個擂台賽還掛著他們的玉照…最少有少年少女的玉照。

少女認真的填好表格,服務人員呆呆的接回來,上面真的就填著:「殷曼、李君心、楊瑾。」

現在…該怎麼辦?他抓著表格,臉色鐵青的衝進蛟精族長的休息室。

「這樣算受理報名嗎?」殷曼回頭問。

君心聳了聳肩,楊瑾掩著嘴,打了個呵欠。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